<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發現 AD DISCOVERY | 2022.5.12

                都市間的清水島

                只要天光還在空間里游移“,光”與“形”便永遠是安藤忠雄的心馳神往,是他將“連接”和“存在”歸于日常的心知所向。就如他在日本大阪的事務所,其所有的復雜與簡單都始于此, 那是他所有建筑的精神之源和一切誕生的原點。
                編輯 | Windy田海鳳、余雯婷
                作者 | 天妮
                攝影師 | photo from Tadao Ando Architect & Associates

                自然光經由5層通高的天井灑向室內,在不同層之間穿梭,成為工作室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也成為建筑師安藤忠雄終其一生最重要的建筑靈魂。 

                在大阪市北區梅田,有一棟清水混凝土建筑。它位于JR線和源光寺附近,周邊是公寓和店鋪。順著圓弧狀墻面,沿緩坡向東,兩扇小圓窗間有一個帶雨棚的推拉門,這便是建筑的入口了。街巷旁的 電纜微微垂落,連同樹影映射在狹長的玻璃窗上,目光所及之處嵌著一塊窄小的門牌,上面寫著“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Tadao Ando Architect & Associates)”。除開窗和幾條表示高度的線腳外,立面上再無其他。建筑樸素、內斂且稍顯克制,近乎封閉的水泥墻在都市的拐角界定出清晰的一隅。 


                安藤忠雄,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創始人,1995年普利茲克建筑獎獲得者。

                這里原是一對夫婦委托安藤忠雄設計的住宅,最早叫老富島邸。20世紀70年代,他買下此處用于辦公并親自設計,取名為“大淀工作室I”(Atelier in Oyodo)。20年后,既有建筑被拆除,并歷經多 次改造“,大淀工作室II”誕生。現今的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有地上5 層,地下2層,占地面積為91.7平方米,總建筑面積為451.7平方米。與 強調并切分出獨立體塊的現代辦公模式截然不同,幾十年前,相互 連通已成為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的關鍵詞。他說:“我的辦公桌在五層中庭的底部。也許是因為在一個傳統的日本小排屋中長大,我更喜歡洞穴式空間的避難所,而不是過于開放的房間。在設計工作室時,我最看重的是團隊空間的統一性。在狹窄的場地上,建筑物必須達到地面以上5層。在中庭,我可以通過大聲呼叫來聯系工作室 中的任何人。從樓梯穿過中庭,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大家的臉。 究其原因,也許是我將自己也置于客戶的角色吧。” 


                幾經改建,安藤忠雄建筑研究 所建筑平面和外觀基本延續了之前的狀態,清水混凝土的材料讓其自然融入整個社區,和諧一體。

                安藤忠雄認為,即使技術快速變革,設計仍需由人與人直接 的溝通來完成。也正因如此,安藤忠雄最新完成的在中國的第一 家餐廳設計“和美術館餐廳”中,微妙地演繹空間的不同對話。安藤忠雄說:“為了擴展現有博物館的想法,與畫廊同心的圓形體 量與二樓的長體量相交,所以我在這里設計了與博物館相同的 百葉窗,讓人們可以感受到光影的戲劇性時刻。正如博物館展覽 是與藝術對話的場所,餐廳是人們交流的場所。我希望參觀者可 以在山水自然的存在和光影的風景中進行對話。” 


                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的團隊從開始創建到現在,一直保持比較穩定的狀態,這也是其一直創造優質作品的重要原因。

                研究所的各個工作層以樓梯相接,并借由書架圍合出內向型 的辦公區。自由開放的對話成為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的內核。5層 通高的天井將充沛的自然光引入室內,隨時間變化,在混凝土墻面 上投射出流動的光影。天井西側纖薄的樓板并非垂直,而是呈階梯 狀逐級后退,同時以儲物隔墻打破冗長感,既保證了視線的連續通 透,又形成了錯落變化的完整體量。 


                一眼望去,工作室由直線統合,幾根纖細的圓柱和位于盡頭的 螺旋樓梯為全部的曲線。樓梯用簡單的金屬薄板制作而成,上旋串 聯起4層和5層。動與靜、硬朗與柔和在這里達到了微妙的平衡。天 井東側的大樓梯是另一個主要部分,平臺常用于方案展示。與此同 時,擋墻也被充分利用,這里掛著喬治·尼爾森的幾何時鐘,還有拳 王的簽名手套——要不斷迎接挑戰,要持續突破,“把麻煩變成樂 趣”的精神已融入安藤忠雄的血液,成為他的生命底色。弗蘭克·蓋 里的瓦楞紙椅斜放在樓梯轉角,搬一把椅子,讓人在方寸間即可小 憩,靜坐其中,感受時間的流動。簡約且延續的直角欄桿不加掩飾地暴露在外。


                天光映射在清水混凝土墻面 上,賦予空間溫暖與靈動。安藤忠雄滿墻書籍的辦公室是一切建筑實踐開始的起點。 

                東西長墻和樓梯背后的全部墻面都是書,層層疊疊。 安藤忠雄的工作區位于他最喜歡的天井下方,他說:“我最喜歡的 空間是我的辦公桌,當我從桌前抬頭看時,便可以看到天窗外的天 空,感受來自上方的光影。我在這里凝練了對建筑的所有感知。”這里,一張超大白色方桌上常年疊摞著模型、圖紙和書刊,彩筆也必 不可少。他經常抄起紙就畫,或許某個不凡的創意就誕生在信封背 面或餐巾紙上。 


                有人說安藤忠雄個性剛強堅毅,就像他擅用的混凝土。關于和 混凝土的相遇,他說:“我注意到這種材料源自路易·康的薩爾克生 物研究所。”于他而言,混凝土獨特的質感與長久的力量——由厚重 生出的精巧、由清冷生出的溫潤、由純粹生出的豐盈——是其設計 初衷的表達,亦是他對自我的挑戰、對抗與超越,更以接近本源的 哲學之美傳遞出直擊心底的精神意象和人文內涵。在安藤忠雄看 來,清水混凝土可以讓建筑呈現“秀外慧中的統一飾面。它極具多 元的表達方式和塑造力讓我能創造出任何想要的東西。這也是我 今天仍然堅持使用這種材料的具體原因”。他為自己設計的工作室 同樣選擇了不做表面處理和外覆裝飾的鑄造混凝土,結構細部依 然直接咬合,由內及外,全無矯飾,清簡得只有空間本身。 


                我最喜歡的空間 是我的辦公桌,當我從桌前抬頭看時, 便可以看到天窗外的天空, 感受來自上方的光影。我在這里凝練了 對建筑的所有感知。” 室內結構直接銜接,沒有任何冗余裝飾。儲物書墻作為功能性遮擋, 亦是整個工作室的靈感寶藏地。


                他崇尚秩序和邏輯,探尋美與自然,且充滿斗志,從未改變。現 今,安藤忠雄建筑研究所仍以傳統藝術家工作室的方式運轉,數十年如一日。他說“:我相信這種堅定不移的品質是我的工作室的特色 之一。在經歷兩次大病和多次手術之后,我每天都刻意安排時間離開工作。早上散步,下午閱讀,這是我獲得靈感的好時機。”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