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發現 AD DISCOVERY | 2022.9.29

                石我合一

                第一眼見到這間工作室時,它所帶來的嚴肅及 規整感很快會被細節和溫度消解一空,那是因為 設計師唐春光在其中安放的石雕藝術及空間中無數物件的工藝和歷史感,賦以純粹的『凈』以及舒展的『松』。
                編輯 | 宋楊,Beryl
                造型 | 羅楷,秦夕喬
                作者 | 夢真
                攝影師 | Boris Shiu

                唐春光,家具品牌“歷目”創始人、設計師、收藏家。 

                唐春光一直都在從事與美學相關的“手藝人行當”。早期他從事打金、相片擴印,近年來回到溫州,投身空間及家具生產、品牌創立。對他而言,對美的追尋是一段“去繁就簡,追溯本源”,因此在這間工作室中,他也試圖用設計和發生于其中的生活去尋找美學的本質。如漫游探索般穿過互相嵌套的家具展廳后,他便來到了工作室門前,這是一處隱蔽的角落。然而,向里望去,非常規的層高和沿中軸線排列的對稱布局給空間帶來了莊嚴感。

                天花板和墻壁都選擇了老榆木,在自然的紋理間透露出成熟的意蘊,窗邊的桌子上擺放著來自非洲的人臉木雕,它在與整體背景相互交融中又散發出一絲異域的氣息。布藝沙發和木質茶幾來自“歷目”,與地面的尼泊爾手工藏羊毯在質感的交錯中,共同為空間注入了一份舒適與愜意。桌上的茶具來自“見器如常”。

                工作室中正大氣,由兩扇木門分為三部分,由外向內,功能屬性逐漸私密;而將木門敞開時,整個空間被貫通起來,中國傳統空間的氣勢感撲面而來,滿足了唐春光對工作室設計“正”的要求。所謂的“正”是唐春光打造空間的基礎語言,而“生活”如何被安排在規整之下,唐春光認為需要“凈”和“松”兩個境界。在唐春光的創作世界里,“溯源”是一張穿越時間和地域的地圖。

                這里空間布局對稱,呈現規整之氣。 在工作室一隅原始而質樸的石雕, 賦予空間以靈魂和溫度。通過許多有趣的細節和擺件,來舒緩空間氛圍。音響由唐春光帶領的歷目團隊手工定制而成,博朗收音機則是20世紀50年代的中古收藏。落地燈來自西班牙的Santa&Cole,左右兩側對稱而立。同時,在木門兩旁的非洲木雕“守衛”著整個空間的獨特意趣。

                他醉心于設計,早期剛進入家具領域時,從歐洲經典及當代設計中尋找工藝的脈絡,也醉心于收藏來自非洲津巴布韋紹納的石雕,對中國美學巔峰的宋明兩代亦有涉獵,漸漸構成自身的美學世界觀,源于東方,保留東方美學之韻,卻也“去東方化”,通過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及工藝來建構空間及其中的生活美學。這一切是一場無止境的美學溯源,“凈”代表的是空間整體乃至事物所承載的一致的美感,“松”則代表了人置身其中所能達到的舒展狀態。

                時間為器物和空間『包漿』, 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具和藝術營造出工作室里的難得雅趣。唐春光熱衷于室內軟裝的“可拆解性”,希望在搬離空間時,可以帶走留有記憶痕跡的家具,于是他選擇了荷蘭Jansen的組合書柜。白色辦公椅來自意大利的Poltrona Frau,辦公桌來自歷目。黑色藤椅和黑色臺燈,是唐春光的中古收藏。

                要說構成這間工作室空間的“靈魂”是由雕塑生成的也不為過。這些來自地球另一端的古代雕塑在此凝聚了空間的氛圍。唐春光和這些石雕的相遇實屬機緣巧合。20世紀90年代末,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受邀前往朋友在上海的一間會所,在院子的草坪上第一次見到了紹納石雕,簡潔自然的線條、夸張變形的造型讓他一見鐘情,從此他便開始了“義無反顧”的收藏征程。

                在設計中,唐春光一直秉持“正、凈、松”的理念,并將這種理念融入歷目的制物。“正”即中正大氣,“凈”即干凈純粹,“松”即松弛舒緩。 

                最開始,他被紹納石雕的外形所吸引,在后來的不斷溯源中,他逐漸發現這類作品與自身美感及世界觀的相互契合。在唐春光看來,紹納石雕的創作本身就是一個“自然生長”的過程 ,每一塊石頭里仿佛都住著一個精靈,雕刻的目的只是將精靈從石頭中釋放出來。他們從不認為自己是創作者,雕刻只是為了尋找石頭中的某種存在。它們不具有功能性,也不具有宗教目的,誕生于紹納人結束勞作后的休閑樂趣。

                在脫離意義承載的負擔,紹納石雕便具備了通俗易懂和雅俗共賞的特性。這件來自津巴布韋的紹納石雕,名為《盲》。椅子是唐春光的中古收藏,罐子是他早年間在江蘇宜興定制而成的。

                在擺脫承載意義的負擔后,紹納石雕便具備了通俗易懂和雅俗共賞的特性,讓觀者一眼看出其情緒,這恰恰與唐春光對藝術、設計的所思所想完全契合,也正是他所重視的藝術的“在地性”。事實上,在近幾年,他也曾舉辦多次紹納石雕的展覽。與普通展覽不同的是,每個參觀者都可以隨意觸摸展品,這正是他認為人與藝術應該有的互動。

                設計和收藏是為他的美學溯源所服務的, 然而,生活何嘗不是在物我兩忘的狀態中尋找美的本質。黑色椅子來自瑞典的DUX,由Bruno Mathsson設計而成。佛像木雕是唐春光21世紀初偶然間在中國香港的一家古董店收得的,佛像下的黑色木柜是他為擺件特意定制而成的。 

                時光和流行轉瞬即逝,而空間所營造的那個無形的瞬間,意味可以由一些東西來承載,這些“瞬間”顯得自然而然,背后卻是設計師的“刻意而為”。他親自為工作室布局、選材和擺件,每個細節都被精心考慮,呈現的便是他骨子里始終想保持的獨樹一幟,更重要的是整體“不刻意”的放松舒展。身處工作室中,就像與唐春光本人交談一般,充滿舒適和愜意。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