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9.7.5

                持續前行

                今年的米蘭設計周處處充滿“善意”,對可持續設計的關注已從呼聲發展至實際行動。一線設計師義不容辭呈現出實踐成果,品牌投入大量資本研發、生產,策展機構向公眾普及知識、促發討論,整個設計行業整齊地聯動在一起。米蘭,當之無愧的世界設計之都!
                編輯 | Li Jun
                造型 | Martina Hunglinger、韓健
                作者 | Li Jun、Muriel Xu
                攝影師 | 王為、Mads Mogensen、Patricia Parinejad

                在達·芬奇國家科技博物館的鐵軌上展出了Rossana Orlandi策劃的“Guiltless Plastic(無罪的塑料)”項目,其中建筑事務所Locatelli Partners將廢舊塑料瓶經過一 種特殊工藝快速處理成細條狀,變成一種編織材料,將其圍繞于膠合板屏風、常見的沙灘躺椅等家具上進行編織。 

                一如既往,今年的米蘭設計周仍然相當熱鬧。從主會場的米蘭國際家具展到遍布全城的各大場外展,無不人來人往。參展品牌和設計師里有第一次亮相的新面孔,也有品牌和設計師選擇暫別米蘭。但你千萬不要指望在短短一周內看遍所有的展覽,相比往屆,今年似乎更難令人判斷何處才是亮點集中所在。也許,一場變革正在悄然發生。在我們與不少品牌主、設計師的對話 中,“環保”、“可持續”、“浪費”這樣的詞匯不時被提到。也許是因為全球經濟持續低迷,品牌和設計師都開始對生產和制造表現得謹慎起來,也開始深入思考設計的意義與價值。與此同時,尋找應對過度消費與生產的方法又令人們感到激動。“回收”“有機”“健康”成為很多人主動關注、踐行的方向。

                從行業意見領袖,到品牌和設計師,

                “回收”“有機”“健康”成為很多人主動關注、踐行的方向。

                荷蘭埃因霍溫設計學院基于對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如何改變全球設計、制造和零售做了大量研究,在米蘭設計周期間呈現出一場“Geo Design:Alibaba. From Here to Your Home”的展覽。 

                米蘭國際家具展主席 Claudio Luti對展會的發展依然信心十足:“米蘭國際家具展到現在已經舉辦了58屆,我們努力在創造價值的過程中發揮積極作用,激發新的熱情,讓其成為一個越來越開放、包容的展會,讓這里充滿生活的氣息。”由他掌舵的意大利家具品牌Kartell可能就是具有開放和包容態度的品牌代表之一。在本屆展會上,Kartell重點推出了花費巨資研發的、用生物可降解塑料制成的家具。可能正是這種不滿足于眼前,敢于冒險、愿意為未來投資的精神推動著整個米蘭設計圈始終處于全球最重要的位置。包括Rossana Orlandi、Lidewij Edelkoort、Paola Antonelli這些當仁不讓的業界意見領袖,都在今年設計周期間發起了有關可持續設計的宣言與展覽。Orlandi主導的“Guiltless Plastic”(無罪的塑料)和RO Plastic Prize項目,既得到了Patricia Urquiola這樣的明星設計師的支持與參與,也為年輕設計師提供了發聲的平臺。而作為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研發總監的Antonelli回到自己的家鄉米蘭,在三年展博物館內策劃的展覽集結了多個學科、領域的杰出研究成果,試圖引發全社會對人與自然關系的反思。至于直接進入人們家庭的品牌,包括Poltrona Frau、Natuzzi、FREITAG等也都邀請設計師和藝術家與之合作,將“可持續”的理念真正落地。從知名設計師諸如Michael De Lucchi、Tom Dixon,到來自中國的青年設計師黃謙智、翁昕煜,大家都在不斷深入思考“可持續”。這并不僅僅依賴回收循環,如何設計可以被長久使用的物件、如何讓人對物件保有記憶與情感、如何設計出符合人們生活方式變化而不被快速淘汰的產品、如何改善人們的生活品質......最終,這一切都回到設計的本質。正如設計師Ross Lovegrove所說:“我們不用充當未來世界的超級英雄,也不需要太多高科技,而是需要健康的生活。” 

                在Rossana Orlandi的“Guiltless Plastic”(無罪的塑料)展覽現場,形似阿爾瓦·阿爾托經典的Stool 60凳子以回收塑料壓制而成。 


                Rossana Orlandi:設計的責任感

                在以回收塑料瓶制作的掛簾后,意大利設計推手Rossana Orlandi向我們解釋發起“無罪的塑料”項目的初衷。 

                我們從未迎來塑料如此被高度關注的時刻,無論中國停止進口垃圾廢棄物還是整治環境的呼聲高漲,如今面對塑料,我們不能只是紙上談兵,而是需要切實行動。自去年起,米蘭設計推手Rossana Orlandi發起“GuiltlessPlastic(無罪的塑料)”項目,終于在一年之后,我們見到了眾多設計師重塑回收塑料的成果:年輕設計師們結合回收塑料繩編織掛毯,也有人嘗試將塑料應用于滑板、路燈、物流包裝等各類公共產品中;在達·芬奇國家科技博物館,如Patricia Urquiola、Nacho Carbonell等一眾知名設計師結合舊塑料創作的作品亮相其中。

                在米蘭的達·芬奇國家科技博物館,由知名設計師們創作的塑料裝置呈現在舊鐵軌上。寓意工業革命開端的火車與源于工業大生產的塑料”垃圾“對比巧妙。 

                Rossana也發起RO Plastic Prize大獎表彰優秀設計,獎項的設置脫離了依據產品類型劃分的傳統做法,而是從設計師的工作方法出發——“與傳統的產品設計不同,對塑料的回收再利用設計是很復雜的,它需要設計師通過設計思維去融匯貫通各行各業的人,建立一個系統。因為環保需要社會全員共同努力。”因此Rossana將獎項設置為“設計”(Design Category) 、“家居面料”(Home Textiles Category)以及“創新自覺”(Conscious Innovation Projects Category)、包裝方案(Packaing Solution)四個類別,分別摘得前三項桂冠的德國設計師Alexander Schul、埃及設計工作室Reform Studio以及荷蘭設計師Dave Hakkens盡管實踐方向不同,年輕的他們卻都呈現出關心社會公益、熱衷扶持少數群體的共同點。1994年出生的Alexander曾在肯尼亞一所學校做過志愿者,在目睹垃圾遍地的海灘后,他立志去學習產品設計并將回收塑料視作主攻方向。這次獲獎的燈具由再生塑料板“高抗沖聚苯乙烯”制成,造型簡練而精湛,并經久耐用。“在很長一段時間,主流的設計是為消費服務的,這一切即將改變——越來越多的設計將致力于拯救生命,保護地球。” 


                Paola Antonelli: 自然與愛

                “破碎的自然:設計承載人類的生存”策展人Paola Antonelli在展覽現場,展覽以兩個赤裸的猿人相互擁抱作為尾聲,帶給人們關于“愛”與自然的思考。 

                我們如何將人類近幾百年,尤其是近幾十年來從自然中獲取的一切返還給自然世界?談到第22屆米蘭三年展,新任主席Stefano Boeri如此發問。正在三年展設計博物館舉辦的展覽“破碎的自然:設計承載人類的生存”(Broken Nature:Design Takeson Human Survival)便深入探索了多年以來人類與自然環境割裂或受損的聯系。展覽的主策展人、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研發總監Paola Antonelli是米蘭人,對在家鄉舉行展覽頗為激動:“我在紐約住了22年,但我的職業生涯是從這棟大樓開始的!在我20歲出頭時,我成為這里的實習生。”作為當代設計的資深策展人,Antonelli表示她的策展想法都來自生活:“在現在這個時刻,我們與環境、自然、其它物種的關系相當重要,因為我們的生活方式并不可持續,也不負責任。”

                “最終一切都與愛有關如果人類終有一天會滅亡,

                我們何不設計出更優雅的方式來應對消逝?” 

                “破碎的自然:設計承載人類的生存”展覽現場展出了過去30年來全球各地100多個項目,橫跨多個學科與領域,提出了對“破碎的自然”的解決方案。 

                除了委托作品外,展覽呈現了過去30年來全球各地100多個項目,涵蓋時尚、信息技術、建筑等領域,用創新技術與理念勾勒出對“破碎自然”的解決方案。展覽還突破了人們對于“環境”的狹義認知,將人類、動植物、產業、政治、經濟等社會體系納入了探討語境。“我希望觀眾能深入了解我們所居住生態系統的復雜性、相互聯系和多樣性,并在這里找到屬于自己的可持續方式,”Antonelli說道,“除了回收,還有很多方式能讓我們的生活更為可持續 ,包括改變我們的說話方式,都能引起行為的改變。比如我們可以停止使用‘消費者’這樣的詞匯。”正常展覽以“愛”收尾,Antonelli這么解釋:“最終,一切都與‘愛’有關。如果人類終有一天會滅亡,我們何不設計出更優雅的方式來應對消逝?讓下一個物種對我們心存尊重?正如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們應該像準備葬禮一樣提前為人類的滅亡做好準備。” 


                Lidewij Edelkoort:回收的藝術

                自1984年創辦自己的同名時裝品牌開始,美國服裝設計師Eileen Fisher就致力于為服裝界注入更富思考的消費方式。除了她本身可以持久穿著的設計,她還在2009年推出“Green Eileen”項目,以每件5美元的價格回收品牌舊衣物,并根據衣物情況分類,用于二手衣出售或制作新的面料。如今,在品牌創意總監、藝術家Sigi Ahl的策劃下,這 一項目進一步發展為跨界設計藝術項目“Waste No More”,由Sigi運用品牌回收衣物,進行藝術創作。

                由全球知名趨勢專家、Trend Union創始人Lidewij Edelkoort和Philip Fimmano為Eileen Fisher品牌策劃的展覽“Waste No More”的入口。 

                在Rossana Orlandi的空間里,全球知名趨勢專家、Trend Union創始人Lidewij Edelkoort 和Philip Fimmano為Eileen Fisher策劃了一場特別展覽。空間被全部涂白,播放著舒緩的音樂,墻上懸掛著Sigi Ahl創作的白色系畫作,這些極富詩意的作品的材料竟全部來自Eillen Fisher的回收衣物!

                Lidewij Edelkoort向觀眾介紹Eileen Fisher創意總監、藝術家Sigi Ahl用品牌回收衣物提煉的織物創作的藝術作品。 

                在參觀了米蘭設計周熙熙攘攘的展覽后,當人們步入這個空間時,立刻就能感受到一份平靜。而Lidewij和Sigi本人也都穿著白色的衣物在現場為觀眾介紹。“我其實特別喜歡白色!”常以一身黑衣示人的Lidewij笑著說道,“是我提出了用白色作為展覽的主基調。白色是一種簡約、富有靈性的色彩,給人們帶來很多靈感,讓‘回收’看起來很美,也能提升消費者對每年時尚行業產生的大量紡織廢料的再利用意識。”談到自己經常參展的米蘭設計周,Lidewij坦言:“米蘭設計周現在有點兒像馬戲團,很多發展并不是必需的。我覺得其實在街頭都有很多好設計!” 


                Michele De Lucchi:“地球站”首秀

                意大利知名建筑師Michele De Lucchi在Poltrona Frau的米蘭旗艦店中首度呈現他多年來的概念項目“地球站”(Earth Station)。

                當你在米蘭設計周期間進入Poltrona Frau的旗艦店,難免不會大吃一驚——這里并沒有用來展示新品,反而被改造成了“地球站” (Earth Stations)。這正是意大利知名建筑師Michele De Lucchi富有遠見的概念項目的首次落地。他將整個展廳空間根據不同功能分隔開。入口處是一個可以共享辦公、交流想法的區域,步入走廊,你可以仔細觀看“地球站”的效果圖、模型和視頻,最后你可以來到庭院休息片刻。去年11月在米蘭國際家具(上海)展覽會期間,他曾在主辦方與《安邸AD》合作的大師班上與大家分享了他的“地球站:未來共享架構”想法。在他看來,科技革命正在迅速改變人與人之間互動與溝 通,未來人類的居住以及建筑師的角色無疑需要被重新定義。“‘地球站’是一個富有生命力的建筑物,用以創造更為簡單的關系網絡、重塑城市建設的節點。在不斷進化的生活方式中,人工智能的普及讓人們可以從煩瑣的重復性工作中得到喘息,并被賦予更多的機會表達個人自由意志,感受科技賦能。”而在過去7年中,Poltrona Frau對于這個項目給予了很大支持,讓“地球站”終于得以在現實中呈現。Poltrona Frau總經理Nicola Coropulis表示:“我們堅信‘地球站’作為一個媒介,Poltrona Frau通過它將會為家居、辦公環境和公共空間進行更深的探索和創新。” 


                Roberto Lazzeroni:椅子魔術

                年近70歲的意大利設計師Roberto Lazzeroni依舊高產,今年為老合作伙伴Poltrona Frau創作了4件新作:Martha扶手椅、Glenn矮凳、Fidelio條桌以及Bolero Ravel桌子。 

                “我喜歡看魔術表演,這次我也在家具中‘賣弄’了一些魔術技法!比如座椅的靠背或桌面恰似懸浮著。”現年69歲的Roberto Lazzeroni非常精神抖擻,愉快地向我解釋本次為Poltrona Frau設計的4件新作中的玄機。Martha扶手椅的座板和扶手是一氣呵成的,略微傾斜的靠背不僅貼合人的坐姿,視覺上看就像飄浮在空中——它其實是通過內藏式系統固定在外殼上的,卻給人輕盈的感覺。出生在比薩的Lazzeroni已與Poltrona Frau合作多年,他年輕時求學佛羅倫薩,那座文藝復興之城培育了他常年從藝術、音樂等不同創造領域尋獲明知的習慣,就像Martha扶手椅的支腳源于傳統的木制畫架結構。而全新設計的Bolero Ravel桌子打破了過去大理石給人的沉重感,臺面通過桶形模具從一整塊石板中鑿出,邊緣呈楔形,看上去異常狹長纖細,仿佛懸浮在桌腳上。這里亦有妙方——桌面通過間隔件與下方桌腳相連。此外,Roberto Lazzeroni還設計了Glenn矮凳,并為Poltrona Frau專注收納柜的Fidelio系列加入一張新條桌。“家具不僅創造美與舒適,還可以擁有自己的靈魂——這需要細致精湛的工藝去表現,Poltrona Frau一直以來都擁有這樣的才能。”Lazzeroni與Poltrona Frau的不少工匠們是老友了,他深知復雜而膚淺的外形設計只會“消耗”工藝,簡單、一步到位的設計反而可以讓其發揮至極致,“至于藏在家具里的魔術秘訣,找對一個就夠了”。 


                Tristan Auer:優雅的坐墩

                法國設計師Tristan Auer今年為Poltrona Frau設計了Grant坐墩系列,擁有3種尺寸的坐墩便于移動,并發揮出品牌優異的皮革材料與技藝。 

                或是操刀設計過如Hotel du Louvre、Les Bains等諸多設計酒店的緣故,法國設計師Tristan Auer在生活中也是個愛好旅行的人,世界各地歷史悠久的酒店時常啟發他的設計靈感。“我喜歡處在多變、漂流不定的狀態中,這能讓我跳出固有思維去思考眼前的每一件事。”向來在室內設計中手筆精細而優雅的他,今年首次與Poltrona Frau合作帶來一組“Grant”坐墩系列——精致落墨在細節,軟皮帶編織出坐墩底部的外周結構,其中一版有垂直的綁帶包裹住座板,配有兩個按扣,用于固定額外的軟墊。大規格的金屬按扣構件不免令人聯想到日常的皮革手袋。這組坐墩大量采用了Poltrona Frau標志性的Pelle Frau?皮革,這些皮革產品是由品牌的研發中心團隊與意大利頂尖的鞣皮廠共同研發完成的,防水、透氣,耐磨、耐污。整組坐墩系列共有三種尺寸,分別是60cm×40cm的小號坐墩、以及110cm×110cm、140cm×80cm兩種大號版本。這組坐墩較于沉重的沙發等坐具可以非常靈活地移動,長方形版本甚可作為一張單人床,讓人在軟度適中的皮面上小憩。“家具因為搬動不易,位置經常是固定的。唯有小板凳、小墩子或是懶人沙發因輕巧而能隨時拖動,經常被我們依賴。我很喜歡這種靈活的家具,只是它們的形態是否可以通過皮革表現得更優雅一些呢?這個思考成為我本次設計的由來。”當Auer如此說著時,正有觀眾放松地在坐墩上躺下,他心滿意足地笑了。 


                Ross Lovegrove:“有機”本質

                當Natuzzi邀請Ross Lovegrove為其設計“有機”家具時,Lovegrove反問道:“什么是‘有機’?”帶著這個問題,雙方開始了這場合作,并在此次米蘭國際家具展上推出了首個家具系列Ergo,包括床、躺椅、吊燈、衣物架、臺燈、地毯以及鏡子。“我當然可以設計出‘有機’的造型,但更重要的是產品應當運用‘有機’、無毒害的材料!”身材健美 的Lovegrove在展會現場直言。

                Ergo系列完全采用具有可靠認證來源的可再生材料制作而成。無論可持續經營森林采伐的木材、無溶劑膠水還是可回收金屬,每款家具的每個元件全部滿足嚴格的環境、社會以及經濟準則,飽含了對大自然的尊敬。在形態上,Ergo系列的線條獨一無二、光滑流暢。Lovegrove告訴我們這些家具的造型都來自人類的行為形態,“我認 為它們是‘零設計’!”

                科技革命正在迅速改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溝通,

                未來人類的居住以及建筑師的角色無疑需要被重新定義。

                 受邀為Natuzzi進行設計的Ross Lovegrove帶來首個Ergo系列家具,不僅造型有機,在材料、制作等方面都相當有機。

                這些正是他眼中真正的“奢侈”:“‘奢侈’并非金光閃閃,而是凈化的空氣、優美的線條、舒適的材質,還有一夜好的睡眠...... ”Lovegrove尤為關心臥室的設計。他曾研究發現,室內的空氣質量常常比室外還要糟糕5倍。“我們不用充當未來世界的超級英雄,也不需要太多高科技,而是需要健康的生活。”

                他對還將與Natuzzi繼續合作相當激動:“要知道,這是一個正在經歷重要進化的國際大品牌,只需做一點點改變,就可以產生很大的影響。” 


                Martino Gamper:廢材的美

                還沒踏入Nilufar畫廊,你就能從櫥窗里看到一組色彩漸變的墻面。Martino Gamper黑白色彩的家具“Post Re”系列與設計師Michael Anastassiades的5組燈具,以及攝影師Brigitte Niedermair的致敬知名藝術家的拼貼裝置共同組成了一組“Piano Nobile”場景,其中的面料由Dedar提供。整個場景猶如一塊富有節奏的立體色板。參觀者們紛紛驚嘆于色彩的奇妙組合,站在一旁的Martino Gamper卻有自己的“小心思”,他的家具其實完全取材于廢料,以此來證明“廢材中的美”。Gamper告訴我們:“我一直在思考材料的貴賤屬性。通常,人們認為運用貴金屬、寶石等材料設計的產品就很貴,這種推導有點兒簡單。有些機構為研發可回收材料付出了巨大努力,這類材料其實一點兒也不廉價。如何定義材料的‘奢侈’值得探討。”在他看來,設計師面臨的挑戰正是研究各種材料,并加以改造,賦予材料全新的意義。

                “人們通常認為運用貴金屬、寶石等 

                設計制作的產品就很貴,這種推導有些太過簡單。” 

                米蘭設計周期間正在Nilufar畫廊展出的場景“Piano Nobile”,由Martino Gamper、Brigitte Niedermair和Michael Anastassiades共同完成。 

                作為設計畫廊的常客,Gamper告訴我們,其實早在20年前他剛畢業時,并不那么順利,當時全球也沒幾家專注于可收藏設計的畫廊。“過去,人們認為如果一個人不為某個品牌設計,他就不是一名‘設計師’。但我背道而馳。為品牌設計只是我的一個‘愛好’。我一開始就只想為自己工作。好在我有木工專業背景,能在自己的工作坊里制作作品。直到10年前Nilufar畫廊開始為我銷售作品,我沒有任何銷售渠道,僅憑為客人定制作品和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授課為生。”

                設計師Martino Gamper站在自己運用回收廢料制成的桌子前。 

                “制作”對Gamper來說相當重要。相比很多設計師猶如“編輯”一般將想法付諸給工廠生產,Gamper的工作方式是不斷往返于自己的工作坊和工作臺前,他還投資了一些工作坊。“計算機確實可以生成,甚至打印出誘人的產品,但我相信有‘限制’其實是一件好事。我們是家具設計師,制作桌子、椅子,你可以在里面編織很多故事,但這并不會改變其本質。” 


                Michael Anastassiades: 結構趣味

                “如何將設計融入我們的生活?”這是設計師Michael Anastassiades一直試圖回答的問題,他堅持風格極簡,也兼顧蓬勃生命力。這次他為B&B Italia設計的全新桌子Parallel Structure (平行結構)也沿襲了同樣的設計理念。桌子本身個性鮮明、外形硬朗簡約,僅憑兩條平行的鋁結構梁連接起桌面和桌腿。桌腿和桌面之間的縫隙給人帶來一種互不相連的錯覺,從遠處看,桌面仿佛飄浮在空中。“我覺得‘結構’非常有意思,它可以讓我理解事物是如何組合的。”Anastassiades表示,“人們有時會問,這種結構怎么可能實現?這就是設計的有趣之處。”

                設計師Michael Anastassiades坐在他為B&B Italia設計的全新桌子Parallel Structure(平行結構)上。 

                Anastassiades更為人所熟知的是他為Flos設計的燈具。 “照明一直是我的熱情所在,但我很高興現在有機會嘗試家具設計,”Anastassiades向我們透露,“燈具有80%的時間處于關閉狀態,當它亮起時,空間氛圍會發生變化。家具則是相對穩定的產品。我在設計時,運用的是同樣的理念與手法。” 


                André Fu: 香港年華

                尚未進入香港設計師André Fu的展覽空間,就已經被耳邊傳來的《花樣年華》調調的音樂所吸引。拾階而上,只見在藍色調的空間里擺放著木色家具,將外面米蘭設計周的嘈雜隔絕于此。

                我會去考慮一個人在一天里不同時段 

                對生活的需求,用我的設計來滿足這些需求。” 

                香港設計師André Fu在米蘭設計周首次推出自己的個人家居品牌André Fu Living。 

                這不是André第一次亮相米蘭設計周,但這次對他格外重要,這是他的個人家居品牌André Fu Living第一次在國際舞臺上全面展示。在這個靜謐的空間里,他展出了150件生活時尚系列,涵蓋了家具、燈具、餐瓷、布藝等生活方式的各個領域,看起來猶如一個完整的家。“我參加了很多年米蘭設計周,發現現在展出的臨時裝置都快比家具產品更多了。也許是為了吸引媒體的注意,展覽布景和裝置日益夸張,那我還不如認真辦一場有關家具的展覽。”

                從建筑與室內設計向產品設計“跨界”,André已經“預謀已久”。在過去的6年中,他已被不少頂級家居品牌邀請合作,包括眾所周知的他為路易威登Objets Nomades系列所做的設計。為客戶設計建筑、室內還是產品,都是在為他人講故事,André希望在設計領域找一個新的窗口,透過設計,講一些和自己成長有關系的故事。對于André Fu Living的未來發展,他希望“這是一個國際生活方式品牌”,“我會去考慮一個人在一天里不同時間段對生活的需求,用我的設計來滿足這些需求。” 


                Patricia Urquiola: 家具的觀點

                今年的Cassina展廳被無數設計迷“踏破了鐵鞋”——因一場回顧柯布西耶、Charlotte Perriand、Pierre Jeanneret于20世紀50年代的印度昌迪加爾城市規劃項目的展覽,僅僅是大師之名便足有號召力。Pierre Jeanneret作為當時的駐場建筑師亦參與設計住宅項目,其中誕生的多款結合印度傳統工藝的椅子一度在收藏市場中被競相爭搶——今年Cassina與柯布西耶基金會合作,重新潛心研究當時的檔案資料,試圖找到究竟誰才是這組經典家具的設計師。“我們都認為是Pierre Jeanneret,但這點依然存疑。”展廳中引導我的Cassina檔案研究員向我解釋道。

                Cassina藝術總監、西班牙女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正在Cassina今年于米蘭展廳的展覽上,面前是由法國Bouroullec設計兄弟二人組設計的新作145 Cotone沙發,而其身旁來自“孟菲斯小組”成員女藝術家Natalie du Pasquier的畫也為展覽增色。 

                在展廳入口處,由Patricia Urquiola策劃的“Cassina Perspective”展覽也同樣人氣高漲,家具、藝術品與墻面之間碰撞的色彩讓人從任何一個角度觀之都似一幅畫。Patricia精選了兩位女藝術家的作品為空間注入藝術成分,她們都擅長表現色彩,德國女藝術家Regine Schumann通過熒光顏料表現光的魅力,或是“孟菲斯小組”成員中擅長繪畫的女藝術家Nathalie Du Pasquier提煉了孟菲斯式大膽活潑的色彩——她們的作品與寶藍色瓷磚墻面結合,空間的氛圍也因色彩變得濃烈飽滿。Patricia Urquiola設計的571 Back-Wing扶手椅、Bouroullec設計兄弟二人組的Cotone系列沙發及扶手椅等新品則在其中奠定舒適的基調。Rodolfo Dordoni設計的291 DRESS-UP!沙發在入口區域以濃烈的紅色吸睛,如其名字,這組沙發的靠背與扶手縫線借鑒了高級時裝,優雅而精致,重新定義了靠墊邊緣的縫合技術。“家具本身是可以表達觀點的——就像你能從它們身上解讀到女性主義,這就是家具身上的意識形態,有時它甚至脫離其設計師而獨立存在。” 


                Tom Dixon: 餐廳即展廳

                英國設計師Tom Dixon在自己的餐廳The Manzoni的綠洲叢林空間里,天花板上懸浮著由鋼條組成的新品燈飾Spring,具有記憶力的鋼條可以讓顧客根據喜好塑造出多款 外形。 

                作為米蘭設計周的常客,去年,英國設計師Tom Dixon15年來第一次缺席。今年,他帶著新想法卷土重來——在米蘭市中心靠近著名的斯卡拉歌劇院的空間,開設了一家名為The Manzoni的餐廳。這不再是他過去嘗試過的臨時游擊餐廳,而是一家真正的餐廳。“在米蘭設計周期間,全球設計品牌、設計師都興師動眾,把最新展覽帶來米蘭,一周后又撤展清空。這是去年我決定不再參展的原因”,Tom Dixon告訴我們,“但米蘭仍然是一個活躍和吸引人的城市,我想是時候在這里建立一個固定的據點了!”

                Tom Dixon最新出品的軟墊座椅Fat是The Manzoni餐廳的主要用椅,餐桌上放著半透明球體燈飾系列Opal。餐 廳里幾乎所有家具和裝飾都可打包買走。 

                The Manzoni設有酒吧、餐廳、綠洲叢林以及Tom Dixon同名品牌的最新家具展示區。在餐廳入口處設計的酒吧空間以巨型花崗巖營造出時髦感,熔巖石瓷磚墻面與吧臺呼應,你可以在這里先喝上一 杯,放松地開啟餐廳之旅。主要用餐區是一個以黑白色為主調的長形大廳,搭配簡約的軟木餐桌設計,運用光線增添空間的溫暖氛圍。值得一提的還有洗手間,炫酷的鏡面處理令這里成為打卡勝地。餐廳現場陳列的所有產品,從燭臺、玻璃器皿、餐具到家具,都可以體驗后直接購買。此次Tom Dixon還帶來3個全新產品系列:軟墊座椅系列Fat、鋼條組成的燈飾系列Spring,以及半透明的球體燈飾系列Opal。當然,除了Tom Dixon同名品牌的家居用品,The Manzoni不失為一家有趣的餐廳,這里提供由意大利食物設計工作室Arabeschi di Latte用本地采購的食材精心創作的意大利菜,在菜色和擺盤上融合了餐廳本身的風格,創造出視覺和味覺的美學體驗。“傳統的展廳實在太死氣沉沉了,”Tom Dixon表示,“我希望人們可以放慢腳步,在一個富有活力的環境里充分體驗我們的產品。”這也是Tom Dixon首次在歐洲大陸開設餐廳,在此之前,他曾在自己的倫敦大本營和紐約Soho區開設空間。 


                佐藤大: 無形空氣

                日本設計事務所Nendo為日本家電品牌大金打造的“微風”展覽,以“無形空氣”為概念,在純白空間里排列了1.7萬朵白色小花。 

                無形的空氣可以被如何設計或描繪?此次米蘭設計周期間,日本設計事務所Nendo為日本家電品牌大金打造了一場“微風”(Breeze of Light),以“無形空氣”為創作概念,在一片開闊、純白的空間里,排列了1.7萬朵不同高度的白花,懸掛于天花板的115個偏振式聚光燈,通過電腦控制,將光投射到這一朵朵花上,產生無數的花影變化。花影時而顯現,時而消逝,整個空間沒有設置任何風扇裝置,卻因眼前的光影變化,彷若一片微風吹過了花海,創造出奇幻的錯覺。“大金一直在思考如何創造出舒適的風,這也啟發我用‘風’來表現品牌哲學。不過,用風來呈現風是很常規的做法,我希望可以不用任何風來表達風。”Nendo的創始人佐藤大告訴我們,“在此之前,我總以為光和影有著直接關系,直到了解了偏光鏡片的原理,在相同的光照下,可以產生不同的光影后,就想到了現在的呈現方式。”

                “大金一直在思考如何創造出舒適的風。這也啟發我用‘風’來表現品牌哲學。

                不過,我希望可以不用任何風來表達風。” 

                Nendo創始人佐藤大在展覽現場。 

                從去年夏天開始,他和團隊就開始著力研究展覽設計,今年2月,他還特別組建了一支團隊駐扎米蘭,花費2個月時間在現場安裝、搭建出如今看起來極富詩意的展覽。最大的挑戰莫過于在確保電腦控制無誤的同時,讓展覽看起來一點兒都不高科技。“用2個月時間來完成只持續一周的展覽,確實花費了不少能量和金錢。但如果要計算這些花費的話,我可能無法做出有意思的設計了!”佐藤大靦腆地笑道,“我只想創造過去沒有的東西。”看著參觀者們連連發出驚嘆,佐藤大卻坦言,自己并不是一個喜歡戶外、自然的人。“我最喜歡在家看電視,唯一接觸自然的時候可能就是遛狗的時候了吧!” 


                FREITAG: 設計師的懺悔

                瑞士藝術家Georg Lendorff為FREITAG創作的光影互動裝置,模糊了空間與時間感。 

                這是蘇黎世包袋品牌FREITAG第一次參加米蘭設計周,與瑞士藝術家Georg Lendorff合作了一場“UNFLUENCER - De-sinning the Designer”(設計師的懺悔)。在展覽入口處領一張用來寫下“懺悔”的紙片,你就能進入一個模糊了空間與時間感的光影互動裝置空間,靜靜“懺悔”,再去一旁的“懺悔室”寫下你的感悟,交給工作人員后,即可領取一個環保袋,并用激光槍刻印你的懺悔語錄。使用回收卡車防水布制作包袋的FREITAG因其獨特的環保理念和創意的形象早已贏得全球設計師的喜愛。創始人兄弟之一Markus Freitag這么解釋參展原因:“喜歡我們品牌的設計師都會來米蘭設計周,我們也就來了!我們在此不陳列包袋,只呈現‘FREITAG可循環宣言’,希望設計師們能從我們提倡的價值觀里汲取靈感,運用于工作中。”

                FREITAG創始人兄弟之一Markus Freitag(左)與藝術家Georg Lendorff站在展覽“懺悔室”門口。

                在現場,我們見到墻上張貼的全球各地的“懺悔”,譬如“凈買些打折爛貨”“我不近視,卻為了箍頭發買了一堆眼鏡”“我做設計,只是為了銷售不怎么樣的產品!”......Markus自己的“懺悔”則是“我一直喝并不環保的膠囊咖啡。這次來米蘭,是時候添置一臺真正的咖啡機了”。盡管可持續設計事關各方各面,但在Markus看來,站在供應鏈最頂端的設計師應當為未來創造解決方案,不僅思考產品的首要用途,也要考慮使用完后的“第二生命”。 “比起設計‘產品’,設計師更應設計‘服務’,以此推動可持續發展。”Markus這么解釋“設計服務”:“你想要一臺洗衣機,還是愿意為洗干凈的衣服本身買單?” 


                如恩設計: 可適時代

                Stellar Works創意總監如恩設計(Neri&Hu)在他們以“幕后”(Behind the Scenes)為主題創造的展覽現場。 

                在米蘭知名文化地標Galleria Manzoni,Stellar Works攜手意大利家具品牌Agapecasa,在創意總監如恩設計(Neri&Hu)的指導下,以“幕后”(Behind the Scenes)為主題,用蒙太奇的方式在多個空間呈現品牌最新與暢銷系列。Neri&Hu告訴我們:“這里樓上就是宏偉壯觀的Manzoni劇院,我們從中汲取靈感,用舞臺美術的方式,將底層的每一個房間設計成電影的剖面,每一間都有其獨特的朝向和配色。伴著電影《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的配樂,觀眾可以透過玻璃窗瞥見空間內的精彩,也可以步入空間,成為劇情中的一部分。”主題里 的“幕后”兩字,在他們看來,意味著家具不是單一的,而是與場景有關。“我們已經無法再預測家具設計的未來了!特定功能的時代已經結束。可適性(flexibility)變得非常重要。”郭錫恩(Lyndon Neri)直言,“我們經常在室內設計中創造模糊的空間,家具產品也應當具備模糊的功能。”這也有助于減少浪費。胡如珊(Rossana Hu)告訴我們,兩年前他們為Artemide發布的燈具如今通過不同的支架、懸掛組合,衍變出不同功能。“這其實也是一種可持續的生產方式。”不過,根據Bloomberg的統計,在米蘭發布的家具設計其實只占全球家具生產的6.5%。“那么另外90%多的家具在設計上會是怎樣?”郭錫恩告訴我們,“我最近很想為中國品牌出力,不能等到經濟不好時,再去探討品牌、創意提升價值的問題,有能力同時也要具備遠見。” 


                黃謙智:“垃圾之家”

                在距離米蘭三年展博物館不遠的一棟老樓里,我們找到了MINIWIZ小智研發的意大利辦公室——這個足有400平方米的空間看起來猶如一個富有溫度的家,毫無冷冰冰的高科技感。這可能也正是創始人黃謙智(Arthur Huang)的用意所在。在過去15年間,MINIWIZ小智研發一直與垃圾為伴,致力于研發回收再造技術與產品。建筑師背景出身的Arthur深諳,不論環保技術如何發達,再生材料和再生產品都不能違背美觀的設計準則。Arthur將米蘭的“家”稱 為“垃圾之家”(House of Trash),因為這里是一個不折不扣用本地垃圾回收后打造出的空間,而且不產生任何垃圾。比如,沙發靠包來自回收的塑料瓶,地毯來自回收織物,咖啡桌則用星巴克杯子制成,花瓶的材料是智能手機屏幕......

                MINIWIZ小智研發創始人黃謙智在辦公室內,他身后是用IQOS電子煙回收煙蒂設計而成的空氣凈化裝置。 

                “我們的總部在臺灣,在那里擁有專業的材料研發實驗室Trash Lab。在米蘭設置辦公室讓我們可以將自己在可持續設計方面的技術向我們的歐洲客戶完全展示出來。”Arthur告訴我們,他們同時也計劃在紐約和新加坡設立永久辦公室。毋庸置疑,當你看到全部用垃圾打造出來的家可以如此舒適后,對于再生材料的商業運用的疑 慮也會打消一大半了。

                MINIWIZ小智研發位于米蘭的辦公室,從墻上的藝術作品、沙發靠包到地面鋪設的地毯......整個空間都用回收垃圾打造而成。 

                “哪里最可能產生污染,我們就去哪里。”Arthur表示。他告訴我 們,海洋垃圾中30%是香煙塑料濾嘴。他們便和電子煙品牌IQOS合作,在瑞士設置了1000個垃圾桶,專門用于回收品牌的煙頭,將其制成模塊化分子結構造型空氣凈化裝置“Anything Butts”,放回IQOS的店鋪里。在今年的米蘭設計周,MINIWIZ小智研發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倡導可持續設計的重要設計展覽上。他不僅為Rossana Orlandi的“Guiltless Plastic”(無罪的塑料)項目提供材料支持,還成為RO Plastic Prize大獎唯一的華人評委。美國環保服裝品牌Eileen Fisher也通過他們研發的織物提煉設備,將回收衣物轉化為藝術創作的材料。通過與業內重要設計師和品牌的合作,MINIWIZ小智研發也得以將自己的前沿技術運用到實際生活中,讓人們充分感受到垃圾的魅力。 


                蔡烈超: 燈的發明家

                 中國設計師蔡烈超在其新作“馬扎燈”系列下,面前則是“工正桌”系列“。馬扎燈”系列的單一構件為一只12伏電壓燈管,由此可自由組合出豐富的照明裝置。 

                在這個高挑的倉庫空間里,一只只白色燈管呈十字形交叉排列,陣勢浩大;在角落中亦有同樣的燈管兀自豎立擺放著,觀眾可以放心地觸摸它,拿起感受、把玩——這是中國設計師蔡烈超耗時近兩年設計的新作“馬扎燈”系列,或許我們用“發明”一詞會更加貼切。單一燈管為12伏安全電壓,電線被巧妙地隱藏進燈具的懸吊絲線中。“有不少運動及電子科技類品牌興趣濃厚,當場提出了如何利用這組燈具的設想”。蔡烈超回憶著展覽幾日來的盛況。本次他還帶來基于不銹鋼薄板擠壓狀態而生的“壓力”茶幾、受鋁型材啟發的“工正桌”系列。理工科出身的蔡烈超自稱高中時便喜歡研究電路,在與多個家具品牌合作之后,如今他也希望回歸自身最初的熱情,將發明家般的理科思維傾注于設計中。


                YUUE: 單車變身

                德國柏林YUUE設計工作室的創始人翁昕煜帶著他用摩拜單車報廢零部件改造的家居產品在米蘭來了一場“游擊展”。 

                今年設計周期間,德國柏林YUUE設計工作室的創始人翁昕煜每晚入睡前都要先規劃好第二天的行車路線——他和搭檔從柏林開來一輛翻斗車,每天行駛在街頭,用來“傾倒”他運用摩拜單車報廢零部件設計的家居系列。這不僅解決了高昂展位費的問題,更呼應了摩拜單車的“游擊”屬性。他與摩拜單車的合作始于2018年,他回國后發現嚴重的共享單車廢棄現象,于是,他主動聯系了單車品牌,決定用自行車部件重新進行設計。經過上百次設計與調整,他將單車部件幾乎完美地融合到5款家居產品之中:經過多次角度調試,本身就符合人體工學的車架成為休閑躺椅的靠背;四根單車把橫組成了茶幾;輪胎前叉的剎車線成為燈具電源線的固定位置,一款立燈應運而生;前叉被改造為極簡主義燭臺;前叉內部縱橫交錯的加固肋在增加了PC材料后,變成了分工明確的桌面收納器。

                這臺每天行駛于米蘭的翻斗車傾倒的不是垃圾,而是用摩拜單車廢零部件改裝設計的家居產品,

                年輕的YUUE設計工作室讓人們看到了設計的善意!


                自然與科技

                今年是達·芬奇逝世500周年,因此米蘭國際家具展官方與Balich國際展覽公司合作呈現了一個沉浸式水流互動裝置,藏在米蘭市中心的Conca dell’Incoronata運河下方,這個位置有一處達·芬奇監督設計的船閘。而在運河上則以投影的方式展望米蘭未來的水上交通。 

                5個世紀前,達·芬奇將藝術、科技、設計幾近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他的這種精神也影響了我們時代的設計師與藝術家們,在環境問題備受關注的當下,為人們提供美好生活的解決方案。

                為紀念達·芬奇逝世500周年,在其曾經監督設計的運河船閘邊,一片未來米蘭都市

                天際線躍然在運河上。文藝復興巨匠融合藝術與科技的精神在此交匯!

                冰島裔丹麥藝術家Olafur Eliasson為丹麥燈具品牌Louis Poulsen設計的幾何體吊燈OE Quasi,吊燈外部由20個三角形面組合而成的二十面體形狀的鏤空框架,內部是由12個五邊形面組合而成的十二面體形狀的光線反射裝置,內外嵌套,從而形成了雙重十二面體。吊燈外部的鏤空框架是由鋁材制作而成,其中90%的鋁材都是回收材料。未來,當這款燈具被拆卸后,這些鋁材和其他零件又可以再次被回收再利用。 

                冰島裔丹麥藝術家Olafur Eliasson為丹麥燈具品牌Louis Poulsen設計了一款不會為環境帶來負擔的燈具。他從準晶體結構汲取靈感,設計了雙重十二面體吊燈OE Quasi,復雜的結構為生產與制作帶來了莫大的挑戰。吊燈框架選用回收鋁材制成。當這款燈具被拆卸后,這些鋁材和其他零件又可以再次被回收再利用。

                Barber & Osgerby為環保品牌Emeco設計了一組僅重3.8公斤的On&On座椅,這把椅子是由回收的PET塑料瓶材料制成,輕巧堅固,并可以零浪費地循環回收利用。 

                英國設計工作室Barber&Osgerby用回收的PET塑料瓶材料為環保品牌Emeco設計了On&On座椅,兩位設計師深入研究椅子結構令其堅不可摧。椅子的生產過程零浪費,如果椅子不幸破損需要回收,椅身材料還能完整循環利用。

                英國設計師Benjamin Hubert為意大利建材品牌帝通石(Dekton)設計了一件互動裝置,在以一種超緊湊建筑材料打造的隧道中,燈光穿過26只獨一無二的玻璃球,于墻上投下斑駁光影,似流動的水。Hubert希望通過裝置讓人們發現材料應用的可能性。 

                英國設計師Benjamin Hubert與建材品牌帝通石(Dekton)合作,利用建筑外墻材料設計了一 條金字塔形隧道光影裝置,吸引人們觸摸材料,感受其光潔而富有質感的表面。“相比木頭等自然材料,工業合成材料與人的情感是相對孱弱的,但它們同樣充滿魅力。”據了解,該材料具有防污、抗侵蝕的性能,同樣適用于廚房料理臺等室內表面。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