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9.10.18

                魔幻霧都

                在中國,再沒有一個城市像重慶一般充滿了熱氣騰騰的魔幻現實主義。山城的地理條件讓它自帶3D模式; 兩江交匯的碼頭文化讓它充滿粗獷的生命力,大家聚攏一處推杯換盞、江湖義氣,用聚集的人情對抗自然的不測風浪。 同時。它又坐擁四川美院這種現實悲憫土壤里開出的藝術之花, 讓它在翻滾的“紅油”中又有了茶樣的“湯底”。而現在,還有了一群人,希望用帶著生活溫度和地域印跡的設計來為這座通常“大行不顧細謹”的城市優化更新,讓這里的日子在有滋有味之外也更有型有款起來。只有當你全身心投入它的至情至性,你方能真的觸摸它、感受它,然后衷心說一句:哦,勒是霧都!
                編輯 | 陳思蒙、余雯婷
                作者 | 陳思蒙、余雯婷
                攝影師 | 雷壇壇

                充滿魔幻主義色彩的重慶夜景。

                提起重慶,要打卡的地方太多:四川美院、洞子火鍋、嘉陵江畔、洪崖洞口......但你最好先到大名鼎鼎的交通茶館來坐一坐。

                俯瞰四川美院新校區,彩色的繪畫外墻尤其引人注目。

                交通茶館藏身在老“川美”所在的黃桷坪,在煙火氣十足的老街上,稍不注意就要錯過。由門洞往下走半層方見真容,千萬不要被它的昏暗老舊嚇倒,之所以能成為重慶年齡最大的“網紅”,憑的就是這股咬定舊時光的倔強。這里原是重慶運輸公司的員工食堂,1987年改成了對外經營的茶館,因茶資低廉,一度傳出經營不下去的傳聞,這可讓“川美”那些教授、學生著了急。對他們很多人來說,一天的“晨讀”時光(大多是從下午開始)必須從這里開始,也有很多人的靈感、激蕩、創作都是在這里發生的。其中有一個叫陳安健的藝術家對它更是情有獨鐘,“黃桷坪這條街上,有梯坎豆花有胡蹄花,有美院有501,有涂鴉有交通茶館,新事物和老傳統在這條街上很和諧;這些樂觀豁達的老茶客和朝氣蓬勃的學生,還有‘黃漂’和外國人,在這個老茶館里面都很和諧,這種生態,拆了就沒法復制了”。他是在20世紀90年代末還在當學生時走進交通茶館的,“我一進這個茶館就興奮了,這里熱氣騰騰的,人員豐富,原封不動就可以畫出來”。2005年,原老板覺得茶館生意沒什么賺頭,想把它盤給別人開網吧。陳安健“穩不起”了,主動把茶館接下來,找了原運輸公司的老職工佘大姐來經營。“他想留住記憶,我想留住茶客,大家都有想留住的東西。”佘大姐也驚訝于14年間陳安健為交通茶館投入了20多萬,但茶館收入卻分文不取。“他只有一個要求——對老茶客不漲價。”

                謝柯的“屋頂頂”咖啡館一角。


                交通茶館 

                重慶黃桷坪正街4號附5號 魯軒畫室地下層

                大名鼎鼎的交通茶館就位于四川美院老校區附近,每天都有全國各地前來打卡的游客混跡在本地老茶客當中,來此偷上浮生半日閑。

                所以現在附近的居民和“川美”的師生還是可以喝到3元一杯的茶。我們還被熟人用2元的“VIP價格”請客。熟人也是“川美”的藝術家,天天必來此地點卯,“不來就像有事沒做完一樣,心頭總是掛到掛到的”。有時候只是象征性來坐10分鐘,有時候一坐就是一整天,他和朋友在這里激昂文字、指點江山,“啥子喜怒哀樂都在這里頭了”聽起來真讓人羨慕。他猶記得茶工歐清平剛來時的靦腆,“現在對了,不僅很擅長插科打諢,還相當會看眼色。”據說好幾部電影在這兒拍攝時,他還游刃有余地穿梭在背景中客串,“這個茶館是徹底把他鍛煉出來了哦!”如果城市是文化的容器,那交通茶館泡出來的大概就是重慶的味道,跟火鍋最配,也正好是這座城的一體兩面。


                游藝無界

                位于黃桷坪的四川美術學院老校區內的舊雕塑倉庫。

                沿著黃桷坪老街,從鐵路醫院步行至501藝術庫,是很多重慶本地人都會選擇的散步路線。在這條全長1.25公里的老街上,你會看到各色雜貨鋪、火鍋店、居民樓與“川美”學生天馬行空的藝術涂鴉作品交融的奇幻街景。這里是四川美術學院老校區的所在地,它不僅作為中國當代藝術的西南重鎮培育了一大批享譽國際的藝術家,也將藝術氛圍延展至校園之外,融于本地文化,走入大眾生活。

                猶記得曾在北京拜訪藝術家張曉剛,聽他回憶起母校生活時說:“我在川美上學時,每天都看見霧蒙蒙的天,又常去江邊碼頭散步,那種感受特別魔幻,揮散不去。”重慶這座極具魔幻現實主義氣質的城市,對他的創作是有非凡影響的,尤其是在色彩、氛圍的營造,以及對于社會深層次的人文關懷與感知力上。而在他的作品中,那種陰郁厚重的質感與傷痛的隱喻,也是最打動人的地方。

                四川美術學院虎溪新校區成為重慶的新地標,其中的代表性建筑——羅中立美術館上貼滿了彩虹馬賽克磚。

                其實不僅是張曉剛,厚重、悲憫,甚至是鄉土情結,恰恰是從“川 美”走出來的藝術家作品中常見的一種精神色彩,正如川美的現任院長、藝術家龐茂琨所言:“川美矗立在中國西南,它的血統和氣質自成一體,是帶有泥土味、厚重感、悲壯和嚴肅性的。”

                我們從黃桷坪的老校區移步川美的新校區,在龐院長的這間油畫工作室里聽他談起川美的前生今世。在他眼中,川美的獨特氣質與重慶這座城市的發展軌跡是不可分割、交織前行的。“多年來,川美的藝術家們圍繞著地域文化創作了大量作品。這種‘在地性’創作,直到現在都是川美在藝術實踐上的重要角度,而關注社會問題,用藝術創作來反思現實,更是川美的藝術血統。”他也坦言,重慶以前是個工業城市,當年對藝術類院校其實并不是很重視,反倒給藝術家提供了一個相對自由寬松的創作土壤。

                羅中立美術館與同色系的“彩虹梯田”、工業感十足的“虎溪公社”相連接,帶給人視覺美感。

                羅中立、張曉剛、何多苓......一批誕生于川美的藝術家,成為享譽國際的藝術領軍人物,亦見證了中國當代藝術的興起與繁榮,“他們作品中所飽含的思想分量與藝術形式上的創新,是極具先鋒性的,也影響著川美的藝術后來者。”事實上,如果你在川美的新校區及周邊社區里逛上一圈,便會深刻感受到一種革新的、多元的、開放性的藝術氛圍彌漫在與周邊環境仿佛不設邊界的校園里。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坐落在新校區虎溪公社旁的羅中立美術館,碎瓷磚拼貼的外墻,不僅極具視覺上的藝術震撼,也為川美的“在地性”做了新時代的最好注解。據說,當時關于美術館外墻的設計方案其實有好幾種,包括用石頭、花崗石等材料來做,但都被否定了。最后,設計團隊經過多次推敲,決定用廢棄的碎瓷磚做材料來拼貼外墻。這些碎瓷磚,全部是川美到各個工廠去收購的“廢品”。

                四川美術學院院長、藝術家龐茂琨在他的工作室里,后方是他的油畫作品。

                漫步川美新校區,與黃桷坪老校區帶給你的凝重感受是不一樣的,這里流動著更為年輕的血液,清新蓬勃,甚至帶著些許時髦,很多來重慶旅行的游客或是藝術愛好者,都會將這里作為“打卡”目的地。重慶起伏的山城地形,與校園里疏朗有致的樓面規劃,又讓它看起來像一座無界的藝術公園。新校區里有一大片區域,都被劃為獨立的藝術工作室,老師和學生都可以租用,這種自由與便利的條件,為藝術創作與研究提供了先天的環境氛圍。龐院長解釋:“藝術創作 一定要有單獨的工作室,這個太重要了。我們不僅為創作方向的師生提供工作室,美術理論研究方向的師生也擁有工作室,理論和實踐互相影響,能形成流動的藝術循環能量場。”

                龐茂琨的油畫工作室里擺放著許多西方古典家具,和一些已完成或正在創作中的畫作。這些家具常常作為“道具”出現在他的作品中。

                作為教育管理者和藝術家雙重身份的龐院長,如今能夠用來創作的整塊時間非常可貴,“我常常要從各種會議的空隙中抽出時間來作畫”,而每個寒暑假和小長假,他都會將自己完全奉獻給工作室,“假期哪兒都不去了,除了吃飯、睡覺,所有時間我都放在這里集中完成作品。”他半開玩笑地感嘆:“作為一個藝術專業院校的院長,你必須要保持較高的專業水平,如果自己都畫得不好,那你會覺得整個學院都沒有臉面。”即使已經是功成名就的藝術家、院校的管理者,你依然能從他的身上感受到毫不松懈的藝術態度,以及自我專業度的嚴苛要求。他亦補充,“但畫畫的時刻,依然是我感到最幸福和最舒服的狀態。”這或許正是藝術之于人的魅力所在,也從某種側面呈現了“志于道,游于藝”探索精神。


                巴山新綠

                位于“重慶房子”架空層的戶外茶歇座位。

                打車穿過繁雜的老城區來到兩江新區的一段坡地上,很難想象在這里藏著一座早被“吹爆”了的網紅綠建筑。直到頗有點宮崎駿漫畫中那種堆積感城堡模樣的“重慶房子”展現眼前,盡管已過了花期最盛的時節,但它垂直滿覆的植物外墻還是即刻為我們答疑解惑——它不僅十分適宜拍照,更有著現今都市難得的呼吸感和自然性。

                從坡地對面的小區望向“重慶房子”,它的之字形綠色棧道非常醒目。

                主導策劃者陳航毅在多年的國有設計院的工作經歷后,決心要一償自己作為建筑師的初心——設計一幢自己的房子,為重慶也為自己。“當時就決心把‘綠色’作為剛性前提,‘被動’地去建設。”所謂“被動”即指順應自然,與城市和天地親密結合。4年打磨方得始終,“我覺得它是個對得起這塊土地、對得起這個城市和我自己的作品”。為此,陳航毅花了大量時間來分析這個城市、分析此區域的交通、地勢、朝向、空間、形體、材料等。建筑所在的西側坡地為公園,眺望著園博園。陳航毅通過從建筑上部外墻一直延伸而下的之字形棧道將建筑本身和坡地下的園博園輕軌站連接起來,令建筑內的人可以步行直達交通點,由此形成新型的山城步道,讓建筑與城市發生關聯、融為一體。而正臨該坡地的一面,建筑底部的6至10米空間被演繹成“山城吊腳樓”概念,以此形成的800平方米的架空層空間也成為自然天成的開放式文藝展示空間。架空層之上的建筑主體則強調了山地建筑的堆積感造型,看似雜亂隨意,實則有著它清晰的建造邏輯。“我是一個看重民間智慧的人,重慶這個城市因其地形而有各種豐富的變化,這里的建筑更似一個三維的雕塑,從價值觀到細節都是深植于土地的。”所以在建筑內部,每一層的平面上都擁有自己的院子或露臺,再加上下沉式庭院,建筑空間本身的“氣息”也相當順暢、活潑。而他對這座建筑與城市關系的把握也反映在對本地材料和傳統工法的運用上,“我們用了很多重慶和四川的石材,同時幾乎沒用‘貼’的外墻,而使用‘壘’的外墻,來增加它的地域性”。陳航毅不喜歡給它“穿金戴銀”,“我想做得親民一些,這也更符合重慶自然樸實的城市氣質,同時還充滿了個性和力量”。

                “我們向來有‘巴山蜀水’的說法。在重慶,我們就是要充分把‘山’這個主題做好,讓它既與這座城市的特點相融,又自帶綠意。”

                看似隨意的堆砌感實則是設計師陳航毅的有意為之,他希望塑造一種山體的堆積感,讓這座建筑充分體現出重慶的城市特征。

                既然是綠建筑,“綠”的部分在設計之初就被擺在了首要位置,“被動綠色”的幾項要素:太陽能、雨能、地能、風能等來自大自然的資源都在此被物盡其用。譬如屋頂上除了種植物和安裝太陽能設備以外,還做了雨水回收系統,“這些回收來的雨水被用來澆灌植物墻上的花草,也算是一種自然循環。另外我們用的新風系統是利用建筑地下的能量來順勢引導以供空氣的交換和循環,目前看來效果也相當好。”同時,他也利用主樓與副樓設計時特意留出的L形風槽來引導風從西北向進、東北向出,并由此順勢做出了不同功能空間的布局。至于讓它蒙上“網紅”屬性的植物外墻都選擇了易活的植物,生命力強大且自帶季節接續性。“我們的這面植物外墻自有它的生命周期,重慶冬季寒冷,光照時間少時植物會枯死;夏季光照太強,植物又自然舒展生長來為人們進行遮擋。這就是自然的生態規律。”架空層和建筑外立面的之字形樓梯部分則選用了竹,“竹子屬性很雅,性格也好,再者它生長快、養護成本低,也是另一種‘綠’意。”

                今年3月,重慶房子榮獲了Construction21國際“綠色解決方案獎”。據項目實施效果監測數據顯示,該項目年綜合能耗僅為國家約束值的50%,節約自來水近20%,室內環境滿意度達到97%以上。恰如陳航毅所言:“我們向來有‘巴山蜀水’的說法,在重慶,我們就是要充分把‘山’這個主題做到淋漓盡致。”


                在“屋頂頂”上吹風

                壹集生活美學館一角。

                即便肌肉緊實、形貌粗獷,謝柯還是那種很“松”的人。這種“松”是獨善其身的自在,也是無為而治的逍遙,是偏安西南一隅而無“死 線”逼迫的安逸狀態,更是重慶江湖里的四兩撥千斤。謝柯的這種狀態從心到人,再到設計,連貫始終,羨慕不來。就像此刻我們坐在他 非主流的咖啡館——“屋頂頂”上聊天,清風徐來,霧都也露出半刻晴爽來。

                在“壹集”里閑逛,消磨掉一整天也嫌不夠。這里總有種片場的感覺,

                架上機器,選好角度,一場關于生活之美的大戲隨時可以開拍。

                謝柯,重慶尚壹楊裝飾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總監,重慶著名打卡地——家居生活館“壹集”、咖啡生活館“屋頂頂”、酒吧“山頂頂”老板,重慶“土著”。他畢業于四川美院油畫系,后從事室內設計,代表作有既下山·大理沙溪酒店、既下山·梅里酒店、重慶新山書屋、重慶滟設餐廳等。

                “屋頂頂”真的在屋頂上,遠離城市中心,躲在一個園區內。樓下是謝柯自己集家居買手店、展廳于一體的空間“壹集”,慢慢從一層“晃蕩”上來,這個“屋頂頂”恰如一個能將真實的藝文生活開展其間的生活美學空間。人在其間行、坐、臥,飲、食、談都極其自在,這確是設計師的功力了。“我們這個選址是反商業的,平時很少會有重慶人到這樣一個園區來喝咖啡或吃飯,我們想這樣可能會規避掉一些蕪雜,為這個城市帶來些優化,讓重慶人有個周末的悠閑去處。”他沒想到的是,這種“反商業”的思路卻讓“屋頂頂”一躍成了“網紅”,不僅周末一位難求,平日里也熱鬧非凡,讓人在感嘆西南地區這些“時間超人”的幸福之外,也要承認一個空間與一座城市的文化氣質之間起承轉合的重要性。來客中有樂于在每個角落擺拍的年輕KOL,也有來看“稀奇”的中老年“意見領袖”,更有不遠千里慕謝柯之名來看設計的“粉絲”,但不論哪一種人,“舒服”都是他們來到“壹集”和“屋頂頂”的總體感受。眼下這個世界異常豐富,任何物質都能唾手可得,但“舒服”往往求而不得,它要你的心轉。

                因為愛老木頭和手工感,謝柯每年五六次地往東南亞跑,慢慢地收藏累積,

                方孕育出“壹集”這么一個空間,與其說它是家居展廳,不如說它是個生活場景片場。

                謝柯是那個早早就“轉”了的人。工程師背景的家庭里卻熏陶出兩個學音樂和藝術的表哥,他從小耳濡目染,也順理成章地進了“川 美”學畫畫。但從畫冊上看到的色彩、形體和光影帶給他的不是大師的想象,而是室內設計的啟蒙,以至于畢業數十年后的今天提起其名,“川美”龐院長還“一針見血”道:“謝柯啊?他畫畫不見得很好,但‘裝修’搞得很好!”又因為從小愛耍——逛小街小巷,逛菜市場、聽叫賣、吵罵的市聲......這個城市最真實的面貌總是給他無限靈感。“又因為常跟重慶的木工師傅混在一起,他們真正領我進了這個門,現在二三十年了,有的師傅還在跟我合作。”正是跟這些手作人一起,謝柯大學時就幫同學設計了他們的家,而手工特有的人情和驚喜更是他一直珍視的,以至于心心念念以后要給這些師傅們一個木工坊,讓他們安心地用手和時間去摩挲這些自然材料,木頭——大概就像他設計里的魔法石,點一下就能讓全盤活過來。也是因為 喜歡木頭和手工感,于是他一年五六次地往東南亞跑,漸漸收集累積那些動人的家具、裝飾品,方有了著名的“壹集”。

                “壹集”里展示的家具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東南亞的老木頭、手 工制家具帶著濃厚的時光感。

                與其說“壹集”是個家居展廳,不如說它是個生活場景片場,慢悠悠地逛、品,隨意地觸摸、體驗,用一天時間還嫌不夠。而場景式的擺放設置更讓人有種穿梭片場的恍惚,任意選個角度,架上機器就能開拍!如今有了“屋頂頂”,“壹集”引起的視覺和觸覺上的極度舒適又蔓延到嗅覺和味覺上。這里的主管佳佳是個典型的重慶妹兒——漂亮、能干、爽快、酒量極佳!她對一杯咖啡的口味和一塊甜點的造型之精益求精,與其說是工作自律,毋寧說是人性本能。看她在這里行事、說話的舒展做派就像這塊頂層空間的氣質,氣韻鮮活、光鮮明媚,而穿插在這流淌的光線和空氣中的綠植又滋潤又生機勃勃。“太陽和植物的氣息帶給我的靈感要遠高于其他物質。”謝柯為了這重慶城里的太陽,著實是守在“屋頂頂”的施工現場,把設計方案邊看邊改。“院子一開始 的設計更封閉一些,所有窗戶都是平開的。后來我蹲守現場,跟著一天的日頭看這個光線的移動變化,臨時又改了方案。現在我用的都是劃窗,隔斷盡量打開,讓空間連貫起來也更能呼吸,這種空間的氣場自然供養了店里的植物,讓它們能夠如在自然中野蠻生長一般自由。”他說每一個項目都如同一次城市的命題作文,你看到的重慶、理解的重慶、期望的重慶是什么樣,你最終呈現的空間就會帶著它的氣息。

                “壹集”里隨便一處景致都十分入鏡,足見主人對生活之美的觀察入微。

                “屋頂頂”是個非主流的咖啡、輕食生活體驗館。盡管已經成為

                重慶城中的“網紅”打卡地,但它自然而然的舒服勁兒總有魅力讓你欲罷不能

                “屋頂頂”就在“壹集”的屋頂上,用“壹集”的老木頭家具布置出來,再添上滋潤沃若的綠色植物,簡直舒服極了!

                20世紀90年代初,謝柯也曾前往北京,“那時的北京文化氛圍很濃,但沒有生活”。于是愛生活的他趕緊就跑回了西南,先待在成都,“天氣一好,外面的竹椅子上就坐滿了人,5角錢喝一杯茶就可以坐一下午,隨時都能喊到朋友出來,一出來就能待一天那種......”這種場景在大城市已經很難想象了,也是這種體驗讓謝柯找到了自己設計的魂——“城市里情感的連接尤為重要,室內設計里的材料也會引發這樣的情感連接。”而差不多在同一時期,謝柯的搭檔支支也從東北來到了重慶,度過起初的一段陌生期后,這個北方男人以極快的速度享受起了這座城市的至情至性。“2007年,我們相繼開公司失利,于是決定之后不做工廠了,只做設計,結果反而更加順利起來。”

                謝柯在“屋頂頂”里做了很多四兩撥千斤的設計。

                曾經在很多商業化的項目上也收益頗豐,但漸漸地,他們發現這種從商業本位出發的設計做多了,人和心都會麻木、失去判斷力,那回到重慶、為重慶做設計的初衷又何以為繼呢?“好幾年前的一天,我們突然意識到身邊圍繞的人都開始變成商人了,我們是有點惶恐的。于是我們就試著去厘清到底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從大型商業項目轉做小客棧、小酒店,二人才慢慢豁然開朗:“于是我們決定,從此只做那些跟‘人’發生關系的項目,我們要做作品,而不是產品。”大概也是因此,上周他們剛剛拒絕了一個1萬多平方米的項目,而接了一個100多平方米的酒吧設計。

                如今的“屋頂頂”已然是重慶城中一座難求的熱門去處。

                “要做酒吧的那幾個年輕人很有意思,提出的很多想法都很有趣,價值觀也跟我們能吻合,你知道這個才重要。”看他們如此說道,我想謝柯的確說得對,西南地區的人大概是天高皇帝遠,對金錢的欲望比較小,又愛玩,于是優渥的自然條件養出了一群更加感性的人。“他們會出現一些沖動,有種當下的判斷”,而江湖兒女的義氣又讓他們有著把這種“當下”堅持到底的豪情,所以會有很多意外的精彩。

                雖然以設計見長,但“屋頂頂”的飲品和餐食水準卻一點兒也不馬虎。

                “其實每個人都需要搞清楚自己真正在意的是什么,在你做選擇時就去找你最在乎的那個。就像穿衣服,它再貴、再好看,穿上讓你不舒服也不行,畢竟自在、舒服是最真實的。”謝柯說的是做設計,也不僅僅是做設計。選定離手不貪更多,這是這個重慶男人的智慧和福氣。


                山城新書

                新山書屋的書架細節也足見用心。

                重慶是山城。書山有路,學海無涯,就連這里的書店也愛跟“山”字沾上關系。“新山書屋”藏在重慶商業區內的一幢現代商務樓里,其前身是一代山城人民的記憶——重慶購書中心。書屋在二層,開門、推窗都見不了山,但從頗老派的門口進入,閉門即是深山。

                設計師謝柯接下這個項目也因對這個老牌書店的情感記憶,但要讓如此龐大蕪雜的購書中心變身集閱讀、交流和新零售業態為一體的生活美學復合空間并非易事,遑論把閱讀的人情找回來。于是從空間梳理上下手,他首先將不同空間通過書架、階梯和過廊既貫通又軟性分隔開來,開放與私密在不大的空間內和諧共存,人在其中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和自在。書籍作為主體從進門開始就鋪展眼前,自然過渡到唱片、文創產品的區域,再進入書架后的咖啡區。如此動線不僅沒有令人反感地搶戲,反而像深知來者的心理自然而然生成一般。但最精彩的還在書屋靠建筑外墻的一側,全落地玻璃的設計不僅為室內帶來絕佳的自然光線,也讓市景的繁忙與書店內的安靜形成一組對比。沿玻璃墻邊設置一整排座位,這里也成為來客最愛的閱讀區——你在里面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外面看你。

                新山書屋二層的區域有很多在此“自習”的人。

                新山書屋的出現讓這座俠氣有余的城市也體會到書里書外的美與生活。

                書屋雖小,奉出的卻是高山大海。

                臨窗的座位是這里最緊俏的,即使落地玻璃窗外的城市景致稍顯繁亂,但讀書人眼中、心中看到的風景卻天清氣朗。

                老木頭的運用是謝柯一貫的拿手好戲。木質書架、木質書桌、木質咖啡柜臺和木質餐桌椅,襯著質樸干凈的白墻背景,老木頭那種被時光摩挲過的質感跟書店的氣質完美匹配,甚至都能聞到內里那股屬于舊時光的香。他還特意將書架之間的間隔縮小到能讓人擦肩的距離,為那種在書影間的美妙邂逅創造可能。

                舊時光里也藏著新想法。書屋的書籍展陳與文創產品的展示采用“提案”的形式來重組、分類,再主題性地進行表達,閱讀的同時也是學習和梳理的過程。而這種新零售的模式和期望通過書籍、設計、服務、物品、活動來營造一種新興生活方式的概念,又在紙質書籍的老月亮里添上了一道全新的光。


                自然呼吸

                臻瑜伽的正廳休息區外有一處大露臺,直面山谷清景,環境可遇而不可求。

                即便早知道重慶是山城,我們還是被幾分鐘車程就從住宅區與辦公樓圍合起的都市叢林中抽離到“飛鳥相與還”的真實山間而驚嘆。重慶的照母山就是這樣一座長在城市中心的“深山”,山不在高,有“心”則靈。于是“臻瑜伽”的主人有心帶大家脫離紅塵喧囂,把自己的瑜伽館建到了照母山頂上。“若從商業考量自然不是最佳,但能暫別塵世煩擾,幾分鐘的車程不會阻擋大家的追求。”主理人是一位典型的重慶美人,巧笑倩兮,像舒云修竹停駐山間。在她看來,愛瑜伽便是愛自然,愛自然就更該來自然中練習瑜伽。

                在重慶的城市中心,只需幾分鐘車程開上山,就有如入無人境的環境,

                臻瑜伽就開在這樣的環境里,依山就勢、借景造園、開門見山。

                臻瑜伽一隅。從這里的設計也處處可見謝柯的風格。

                1000多平方米的面積和正對日月開闔、山氣來去的自然美景著實奢侈。由謝柯領銜的尚壹楊設計團隊便用盡可能貼近自然的材料與設計語言來配合這份天賜的奢侈,在人與環境之間搭一座橋。這同時也是對“瑜伽”在梵文中“連接”之意的無聲體現。從曲徑通幽的小道階石下到瑜伽館中,一路植物盈身,入口庭院似零距離般地直面山景,木柵天頂、玻璃墻體、隔斷漏窗,謝柯恰到好處地運用了漏、透的設計手法,最大限度納入戶外綠意與光線,同時又保證私密性。

                戶外瑜伽區與植物、山景無縫連接,最得瑜伽的精神。

                教室間的墻體可以推拉移動,靈活地進行空間重組。而戶外練習區則更像亞熱帶度假酒店般愜意,大概練習起來也會心曠神怡。木材質必不可少,老木頭與簡凈白墻相搭配,從視覺到觸覺都是溫潤親切的。除了氣韻流通的教學區,謝柯還為這里留出了不少休憩與交流空間,課余間隙,隨處可見師生們輕松慵懶的身影。舒服、自在,這倒真應了瑜伽要賦予人體的主題。


                松間有來客

                玻璃窗上硬朗筆直的格狀線條給人硬朗感,綠色植物的映襯又為整體建筑帶來了柔和與生機。

                車緩緩駛入云霧繚繞的重慶南山,這里有著與市中心截然不同的氛圍,除了山林野趣之外,又因幾間特色書店、餐廳、民宿的到來,讓南山成為江湖之外難得可貴的風雅之地。

                我們在半山腰的一座小院前下車,眼前這棟清新的白色小樓擁有一個充滿遐想的名字——松間。“之前是農民的房子,但是格局卻簡約大氣,像是建筑師的作品,我們一眼就看上了。”老郭一邊在院 子里打理花草,一邊介紹著房子的往事。作為建筑師、創始人之一的老郭,對松間的一花一草一塊磚瓦都帶著感情,他不僅是松間的締造者,亦親手完成了改造設計。他與合伙人小ze,讓這棟小樓從一個普通的農家樂,變身為如今紅遍網絡但絕不空有其表,不論是服務口碑與設計質感都堪稱典范的待客居所。

                松間民宿的建造者老郭,也是“松間”的創始人,此處的建筑改造是由他完成的。

                談起創辦松間的初衷,他不禁感嘆,“現在很多人都有民宿夢,但不能空談情懷,我是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與其說它是一間民宿,但步入其中,你會發現它更符合“第三空間”的概念,不僅僅是針對外來的游客,寬敞疏朗的咖啡廳、餐飲區、閱讀區、親子互動區,讓它更像一個款待八方來客的社交大客廳。

                民宿的家具呈現不凡的質感,有一些來自“寫意空間”。老郭在挑選家具時總是親力親為,即使是挑選一把簡單的椅子,也要親自坐上試一試。

                為了騰出更多的面積留給公共空間,老郭將原本的7間客房改成5間。“從商業角度來講是奢侈的,但我們希望把客戶體驗做到極致,房間多了就要壓縮公共空間的面積,那肯定不是一個舒適的狀態。”他亦注重風景與室內的互動,“每個衛生間都能看到不同的風景和綠色。”

                “看到客人們來到這里時的開心狀態,是我最有感觸的事,

                我覺得設計的價值實現了,為大家提供了一個快樂的空間。

                民宿一隅,灰色墻面與木 紋家具相襯,顯得沉穩而大氣。

                而陽臺的加建、光線照射進來的方式,都在他的設計之中,就像他一直很喜歡建筑大師卒姆托的作品,那種詩意的、融入自然的建筑理念,讓他深受觸動,他也將這種感受營造在松間的待客氛圍里。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