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9.10.25

                藝術叩門

                起初,可能只是一種顏色、一個形狀、一根線條,讓他們眼前一亮、心生喜悅,便叩開了藝術的大門,開啟了之后的漫漫收藏之路。誠然藝術有價、收藏有術,但為自的家和辦公室挑選藝術品時,除了“價”與“術”,還需對藝術、 空間、生活、自我的綜合理解,那幾乎是一次對藝術的“再創作”!來源于生活的藝術最終又回到生活中去,這正是收藏的樂趣,更是藝術的能量!
                編輯 | Li Jun、wenting、Kevin Ma、
                造型 | Kevin Ma、Judy Zhu、Chen Jin、Gael Cai
                作者 | 雯婷、Sijia、陳潔薇、sangyu
                攝影師 | 雷壇壇、張偉豪、Boris Shiu、朱海

                主臥的印尼柚木手工木雕門是馬修與Yan在巴厘島旅行途中特別帶回來的,刻的是當地傳統的愛情故事。墻上掛了一幅藝術家孫大量的作品《奶油冰棒》,不禁讓人莞爾。

                柜子上的照片《行動區域(瑞)》是馬修的大兒子參與紐約藝術家Oliver Herring在BANK畫廊展出的行為藝術作品時拍攝的,這張照片也成為藝術家作品的一部分。柜子上放著弟弟在幼兒園的手工作業——用紙做的火山。


                家的靈魂

                為自己家和為畫廊挑選藝術品,對畫廊主馬修和太太Yan來說完全不同。在家里,最重要的是藝術和空間、生活以及孩子們之間的關聯,房子只是背景,藝術才是其中的“靈魂”。

                馬修一家的全家福。馬修于2013年創辦BANK畫廊,他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關注中國當代藝術,曾在滬申畫廊擔任藝術總監。他和太太Yan育有兩個兒子,兩年前家里還迎來了新成員——一只名叫Queens的德國獵犬。

                大家都更習慣叫Mathieu Borysevicz的中文名馬修,很多人知道他是因為他創辦的當代藝術畫廊BANK。他把家安置在離畫廊不遠處。他們在這里已經住了7年,兩個兒子在此長大,兩年前還來了一名新成員—— 一只叫Queens的德國獵犬。走入家里,就如同步入一個大白板,通透而原始,太太Yan笑著說:“在家是最簡單本真的生活狀態,多一種顏色、多一根線,就有了噪聲。”房子原本的格局方正通透,他們又按生活習慣和功能劃分成三塊區域:中間是客廳和餐廳的公共區域,孩子和夫婦兩人的生活、工作區域分列兩側,各自獨立、互不干擾。他們還在客廳與底層天井花園之間架設了一整面落地玻璃,把陽光引進空間,也拉近了花園和室內空間的距離。當然,最令人留意的還是家里的藝術作品,幾乎所有可能的墻面空間都留給了畫!

                馬修家里的很多家具都是按需定制的,客廳里的牛油果綠沙發是點睛之筆。單人沙發則是對老上海沙發的改造。地上鋪著以生命之樹為圖案、象征自然和生命的伊朗老地毯。墻上掛著年輕藝術家余果的作品,大會堂晚宴的情景也呼應了客廳的功能。

                因為經營藝術畫廊的關系,馬修和太太每天都接觸大量作品,但他們為家選擇作品時和畫廊策展完全不同。“我們并不考慮藝術家的名字、作品的價值,而是考慮藝術品和家、生活以及孩子們之間的關聯性。”在客廳,他們將部分墻面剝開,露出了紅磚,這常常會讓馬修回憶起自己在紐約的公寓。他們為這堵裸露的紅磚墻特別挑選了藝術家萬曼(Maryn Varbanov)的兩幅畫作。這位保加利亞藝術家在中國有一段傳奇經歷,馬修和他的女兒也是多年的朋友。兩幅作品雖然抽象,但看起來猶如一棵古老的大樹,具有很多細節和色彩,又富有個人情感。“房子是背景,藝術、家居和生活才是其中承載的內容。如果一個家里沒有藝術,那它無疑缺少了靈魂。”馬修表示。Yan則補充道:“藝術與你怎么看待世界有關,是你內在的折射。”

                客廳一角掛著徐冰的作品,是他設計的新漢字系列。

                這對夫婦對藝術真誠的熱愛也影響了孩子們。兩個兒子一個9歲,一個11歲,弟弟從小就喜歡畫畫,2歲多時就會畫媽媽,現在四年級的語文課本上全是涂鴉。哥哥也有自己的“藝術”收藏,比如從印度旅行帶回來的紀念品。周末,他們常會帶著孩子們一起去他們于上海近郊租賃的農家房子,野生自然的環境里幾乎沒有什么“物質”,哥倆兒經常不亦樂乎地在鄉間合作畫畫,“撒野”創作的畫作現在成了家里的“重磅”收藏。無疑,藝術作為家里天然的一部分,也自然地成為兩個孩子生活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主臥里,墻上掛著Laurent Grasso的木板油畫《研究過去(彗星)》,靠墻則是Lore Vanelslande的作品《融圓》。


                Tips:馬修和Yan的藝術收藏建議

                熱愛很重要,平時多看展覽,多與畫廊主聊天。一位負責任的藏家應該了解藝術家的背景、技巧。當然,相信自己的直覺也很重要。藝術本身具有能量,也要看自己是否與之合拍。有的人家里雖然裝飾品位不錯,但在藝術方面非常隨便,那是因為沒有真正理解藝術。有的人家里全部掛滿了作品,甚至是名家之作,但這和屋主本人沒什么關聯,和生活也沒有密切的關系,家就變成了畫店。

                家里充滿溫馨和愛的地方無疑是餐廳,全家人經常坐在餐桌前吃飯、聊天。馬修和Yan特別挑選了青年藝術家林科的攝影作品《愛》來呼應。

                AD:你們會選擇什么樣的作品掛在家里?

                Mathieu&Yan(以下簡稱M&Y):家不是辦公室、不是畫廊,也不是公共空間,我們希望看到的藝術作品和生活是有關系的,可以與之對話,是看到以后感到舒服的。家里所有的藝術作品都是我們特別為家挑選的、非常個人化的選擇。其中也有BANK畫廊合作過的藝術家作品,但大部分是我們的私人收藏。

                比起嚴肅的藝術品,孩子們更喜歡憨態的猩猩,這是藝術家周軼倫的作品。

                AD:在你們看來,藝術品如何與家具、裝修搭配?

                M&Y:我們會特別考慮藝術作品和空間的關系。比如,進門處餐廳墻面上掛的《愛》是上海青年藝術家林科的攝影作品,BANK曾為他舉辦過個展,它和餐廳周圍家具的色彩、顏色乃至構成是融合呼應的。收藏一件作品有時就像二次創作,你把它融入你的生活,便對它有一個新的詮釋。餐廳也是一家人在家相處最多的地方,會每天一起用早餐,愛擁有治愈一切的力量,這幅作品在這里延續再合適不過。而在大沙發對面的墻面上,我們特別選擇了年輕藝術家余果的一幅大尺寸油畫,作品描繪了大會堂晚宴,偏裝飾性,色彩柔和、輕松自在,從視覺上讓狹長的客廳空間看起來更開闊一些。

                家里的“重磅”收藏是兩個孩子合作的這張大畫。那是一個下雨天,沒法去鄉間玩耍的孩子們在市郊青浦的房子里,穿著雨衣,一起不亦樂乎地畫畫。這個大作在搬家時差點兒被遺棄,他們自己又特地去找了回來。


                收而不藏

                身為復星藝術中心和復星基金會的主席,王津元將個人對于藝術品的細膩感受放在了“機構收藏”的專業態度之下,這也是為何她特別關注公共藝術領域,不將藝術束之高閣,而是與更多人分享。

                墻面擱架上放著眾多畫冊、藝術相關圖書,以及來自藝術家們的衍生品、他人贈送的小擺件。正中是荒木經惟的攝影拼貼作品2THESKY,myEnder。

                對王津元(Jenny)的采訪被安排在她位于BFC外灘金融中心15層的辦公室里,一面巨大的落地窗正對著浦江對岸的陸家嘴中心,標志性的摩天大樓群在強烈的日光照射下閃耀而沉默,仿佛一幅現實主義的巨幅攝影作品。方正的辦公室空間像是一個巨大的白盒子,在素白的墻面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之間,幾十件藝術品點綴在各處,這些形態各異卻具有強大張力的藝術品塑造出一種獨特的空間氛圍。

                入口處是一張女藝術家黎清妍的畫作《等待(兩件事情之間)》:綠衣女子靠在沙發上,右手搭著左手腕,表情曖昧而模糊,說不出是在判斷或等待、失望或猶豫。同一側,巨大辦公桌正對的墻上是一套墻面擱架系統,可調節的黑色線條組合出蒙德里安式的幾何形態分割,又如同畫框,將架上隨意擺放的繪畫以及藝術衍生品嵌入其內。張恩利的《攝影燈》是2010年復星基金會收藏的第一件藝術品,Jenny覺得作品的“尺幅合適,畫面耐看,有一種安靜的力量”,很適合擺放在辦公空間里。

                王津元,復星藝術中心和復星基金會主席。她穿著去年由復星國際及其子公司收購的Lanvin品牌的襯衫。墻上掛著藝術家李杰的作品The Smile。窗邊的Spun陀螺椅來自鬼才建筑師Thomas Heatherwick,他也是復星藝術中心的建筑師。


                Tips:王津元的公共空間藝術收藏建議

                在私人空間里,藝術完全可以是超乎現有空間的獨立存在,不需要考慮任何搭配,只需要空間主人對藝術有感覺。但如果是為公共空間或商業空間選擇藝術品,空間的用途是第一考慮的要素。比如復星藝術基金會曾為一家醫療美容機構提供藝術咨詢服務。在這樣的空間中,我們會建議選擇以自然為主題的攝影藝術作品,比如包含大海、樹木等主題的作品,這樣的作品能夠幫助人們平穩情緒。我們也曾為復星下屬的亞特蘭蒂斯酒店制作整體藝術方案,從大堂到客房空間形成一套完整的規劃布局。這時我們就會考慮酒店在這方面的預算,推薦一些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并以裝置和影像作品為主,它們價位適中,從價值和意義上又遠遠超過一些空間裝飾品。

                從辦公室里可以一覽浦江景色。

                中國女藝術家曹斐的攝影作品《我的未來不是夢02》也是此前復星基金會在海南三亞舉辦的“一沙藝世界”藝術品收藏展上展出的作品之一。

                辦公桌右側的整面白墻上,掛了一張尺幅更大的藝術品:中國女藝術家曹斐的攝影作品《我的未來不是夢02》,這是此前復星基金會在海南三亞舉辦的“一沙藝世界”藝術品收藏展上展出的作品之一,展覽的部分作品被留在了亞特蘭蒂斯酒店,作為酒店的公共藝術展示,而這張被Jenny選中掛在了自己的辦公室。在Jenny看來,藝術品完全可以是超乎現有空間的獨立存在,它與空間之間的關系很微妙,空間中存在的顏色、大小、尺寸其實都不是重點,重點更在于空間的主人對這件藝術品能否感覺到聯結,進而產生一種更深的關注。

                藝術家韓家泉的作品《無題》旁是曾在復星藝術中心舉辦過個展的Julian Opie的衍生品,其下是沒頂公司的雕塑。

                Jenny并不是一位典型的藝術品收藏者,作為復星基金會的主席,她更關注如何將藝術融入諸如辦公室、酒店等公共與商業空間,通過收藏、展覽、空間經營、藝術教育等一系列的運作,讓當代藝術展現出流動的生命力,進入更多普通人的視野和生活。

                在整個辦公室里,Jenny最愛的作品其實是這塊留言板,上面滿滿記錄著朋友和同事們的祝福和掛念。

                從2010年到現在,復星基金會陸續收藏了300多件藏品,Jenny為其制定了相當明確的收藏線索,即當代藝術,同時強調藏品的公共藝術性,能與公眾發生聯系。除了舉辦展覽,復星基金會所有的藏品都不會被束之高閣,它們被陸續不斷地引入人們生活的公共空間,比如BFC外灘金融中心S1大堂里有一個固定的ANNEX藝術空間,常年展出復星基金會收藏的年輕藝術家們的作品,Jenny笑稱故意將空間設在辦公室人群出入餐廳的必經之路上,為了創造更多人們“遇見”藝術品的機會,營造一種潛移默化的藝術氛圍。

                AD:選擇一件藝術品的標準是什么?在決定購買之前,你會做些什么功課?研究背景、請教專家,還是與藝術家直接交流?

                Jenny:我會做很多功課,首先是去研究藝術家的背景,分析藝術家在行業內的地位、展覽的記錄、代理畫廊的水準,或者是哪些機構在推廣他,還有藝術品的一級市場價格和二級市場價格,然后看具體這件作品是否符合復星對于公共藝術的原則,經過這些綜合考慮之后,才會去收藏一件作品。

                藍色沙發上放著分別以青年藝術家胡子的畫作圖案、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標志性的南瓜圖案制成的衍生品。綠色單人椅出自野獸派。墻上掛著藝術家黎清妍的作品《等待(兩件事情之間)》。

                AD:你會選擇什么樣的藏品放在辦公空間?會經常更換嗎?如何拿捏藝術品和空間之間的比例?

                Jenny:就我給自己的辦公空間選擇藏品來說,任何我喜歡的作品都可以!我會經常更換作品,尤其是當剛做完展覽或基金會購入新藏品時,一般會先在我的私人辦公室放置一段時間。在藝術與空間的關系上,我覺得最重要的原則是寧少勿多,空間里有一件最吸引人的特別作品是最重要的。收藏是一個有趣的過程,猶如藝術創作中的“留白”,作品可以慢慢增加,而不是一下子塞滿空間。

                AD:在你實際體會下來,藝術品會在辦公空間為人們的工作感受帶來怎樣的變化?

                Jenny:對我來說,當代藝術相當具有實用性,能在空間中展示出其動人的感染力,為身處其中的人們帶來或平靜,或積極的情緒,甚至還會鼓勵創造力的發揮。


                被藝術包圍

                Lily的家是一番被藝術包圍的好風景。對她來說,每日零距離地凝望、欣賞家中的藝術品,不僅是審美享受,更是一種提醒,讓她不斷思考著變化的世界。

                小鴨被“請”進屋,凝神欣賞樓梯上方懸掛著的劉韡的畫作《白塔》。

                自然與藝術,常常是交織相融、無法割裂的詞組,前者關乎花鳥魚蟲、星辰大海,后者關乎愛恨表達、宇宙萬象。步入Lily的家,自然與藝術,以帶著些許生活滋味的幽默方式,自成一幅凝聚了田園風光與都市感的好風景:院子里養的雞、鴨,偶爾會被孩子們“請”進屋,它們也得以一睹藝術的“芳容”;一池子金魚自在地在戶外水池中的裝置作品間游來游去。家中的氛圍,既感性松弛,又理性深遠,這也一如Lily這些年的收藏體會,她會感性地去挑選那些真正打動她、感染到她的藝術品,亦會用理性的方式去做調研,了解每件藝術品背后所蘊含的某種思考。

                Lily的收藏生涯從2013年開始,她會感性地挑選自己喜愛的藝術品。水中放置的藝術品出自徐渠。

                Lily成長在一個極有藝術養分的家庭,父母都愛畫畫,她中學時代便前往美國上學,盡管大學所學專業和藝術不沾邊,但畫畫始終是陪伴她年少歲月的內心歸處。從喜愛畫畫到收藏藝術,對她來說,既是成長與生活的累積,也是個人情趣的順理成章。她笑說:“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只是喜歡畫畫,畫得還不錯,但跟真正有藝術天分的人比相距甚遠。但對藝術的喜愛,是沒有好壞之分的,是非常個人化的體驗。”回國之后,她辭去曾經極為忙碌的工作,開始真正有時間去看展覽,靜下心來欣賞好作品,又恰因裝修房子的契機,開始收藏藝術品,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整面墻的落地窗設計將屋外的一片蔥郁引進室內。

                Lily說自己一直從直覺出發,非常感性地收藏。“我還記得收的第一件作品,在干凈的畫面上有一個很小的電線塔,莫名讓我產生一種親切感。”后來她才了解到這件作品出自出生于20世紀70年代的波蘭藝術家Wilhelm Sasnal。“我收藏的作品,很多來自出生于20世紀60年代末到80年初的藝術家,我會覺得跟我自身的成長有某種關聯。”盡管挑選作品時從感性出發,但她的整個收藏過程卻是理性而平穩的。“我好像從來沒有特別癡迷或是瘋狂、一下子要買很多件作品的時刻。我覺得不管是收藏還是對藝術的熱愛,都像是長跑,是一條延展的長線,我希望自己能一直收藏到老。”

                藝術作品裝飾著屋內的各個房間,餐廳里懸掛的這一幅是Jannis Kounellis的Untitled 2012 。


                Tips:Lily的藝術收藏建議

                最初就是要多看好的作品,逛一逛知名的藝術博覽會,看到大量的作品,對初學者很有幫助。和其他的收藏愛好者一起討論也很重要,互相探討和分享,為什么喜歡和不喜歡一件作品,我覺得這種思想上的碰撞,都是學習的過程,也會帶給你新的啟發。另外,配合展覽讀文獻,也是提升藝術鑒賞力的方式。如果想深入了解一位藝術家,去參觀藝術家工作室,看藝術家個展,是最好的途徑。

                書架上的五幅系列畫作是劉曉輝的《勞作-站立的木工》。

                AD:每天都會與家中的藝術品互動、神交,它不僅是展示,也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帶給你的作用是什么?持續收藏的熱情和動力來自哪里?

                Lily:每天和藝術品互動,不僅是一種欣賞,也是一種提醒,讓我不斷地思考變化著的世界。持續收藏的動力來自于我對藝術這種表達形式的熱愛,它帶給人的,不僅是審美上的體驗,而且藝術作品背后折射和蘊含著很多觀念,這種表達的方式是我喜歡的。它與人們通過讀一篇文章、新聞那種相對直白地獲取信息和知識的渠道是不同的。

                過道上懸掛著的藝術作品是何翔宇的《55個檸檬》,而房間內的藝術裝置是汪建偉創作的《好像... No.1》。

                AD:你偏好哪一類的藝術品,會怎么看待藝術品的市場價值?

                Lily:我喜歡偏觀念的作品,不管是架上作品還是裝置、影像作品,首先要符合我的審美,它是好看的,但這個“好看”并不代表漂亮,而是有深度、有思考的;其次,我很在意作品背后的故事,是不是能打動我。我剛開始收藏的時候,也會關注作品的價格和藝術家的名氣,但現在不太關注價格因素了,因為我的收藏是一種愛好,而不是把藝術品當成工具,靠升值來賺錢。

                廚房島臺一側的墻面上懸掛著洪紹裴的畫作Painting 23。

                AD:當不同國家藝術家的作品,不同類型的藝術品共處一室時,如何調和氣氛,讓藝術品的氣場不沖突?

                Lily:其實沒有太多規則,依據個人的審美,作品的顏色、氣場,自身所傳達的觀念,與空間功能的使用有沒有沖突,是感性的選擇過程,也是不斷調試的過程。在為家中的不同空間搭配藝術品時,我也經歷過不斷的嘗試,比如之前也看好了一些畫,打算擺在家中某個位置,結果運到家里后,發現和想象的完全不同,因為光線、觀看距離和角度,都會影響藝術品和空間之間的關系。我覺得作品的寓意和空間的功能有一定關聯性,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希望擺在環境中的作品,能給我帶來一些思考和影響。

                寬敞的客廳墻面上的畫作來自劉韡的《解放》,空中懸掛著的藝術作品是Olafur Eliasson的Europe Compass 。


                在家策展

                住在1930年代的上海老洋房里,珠寶設計師何超球將自己收藏的當代藝術作品裝點其中,讓藝術與藝術產生疊撞和對話,不亞于在家策展。

                客廳裝飾石壁掛的主畫來自Hubert de Watrigant的作品,下方的畫是年輕藝術家石佳韻的作品。

                水波綠紋樣的連衣裙,袖口簇著同色的鴕鳥毛,襯得鉆石祖母綠的長耳環搖曳生姿——第一眼看到何超球的印象是時髦的“時裝精”。她的身后是時尚攝影大師Jean-Daniel Lorieux在1990年代為法版Vogue雜志拍攝的時裝女郎,簡約的背影恍惚就是超球本人。

                何超球,“80后”高級珠寶設計師、Qiu Fine Jewelry創始人。她也是當代藝術愛好者和收藏家。進門玄關處擺放著時尚攝影大師Jean-Daniel Lorieux在1990年代為法版VOGUE雜志拍攝的時裝女郎,和身姿曼妙的女主人形成了有趣的呼應。

                超球的家是建于1930年代的上海老建筑,原先是孔祥熙的家產。客廳有一整面金色調的墻,臨摹了一面《虢國夫人游春圖》,極具沖擊感。“我一眼就看中了這里完好的結構品相、美麗的壁畫和挑高的房梁。”5年前從紐約GIA學完珠寶鑒定的她,回國開始自己高級珠寶品牌的創業,這個老洋房既是她的珠寶工作室,也是生活起居之所。

                藝術品收藏也是從那會兒開始的。觀看展覽本身就是大學主攻藝術史專業的何超球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要有時間,Art Basel、Art Basel Miami、Frieze New York等全球重要當代藝術博覽會,她都會親自去跑。她自己收的第一件作品是攝影大師Bill Brandt的一張舊相片,在藝博會上從一個倫敦畫廊買到的。如今家里的當代藝術收藏主要涉及了繪畫、雕塑和攝影三部分,作品多為抽象,帶著女性特質,優雅又不失先鋒,諸如巴西藝術家Vik Muniz和德國藝術家Wolfgang Tillmans的攝影作品、美國藝術家Mia Fonssagrives Solow的雕塑等,她也收藏馮立、王強、董大為、石至瑩等國內藝術家的作品。

                餐廳一角的壁爐前是馮立的攝影作品和王強的肖像畫,都帶著強烈的女性特質。

                老房子結構雖美,但能利用到的墻面卻十分有限。家里窗多墻少,大尺幅的作品沒法很好地呈現,超球就用小幅精致和獨特的作品組合,來增加體積感。陳列的方式也十分隨意,掛在墻上、擱在地上,“It’s right there,and I’m happy”,超球輕松又滿足地說道。她還會專門請藝術家創作家具。客廳里那個白色、極富肌理的茶幾,就是委托藝術家朋友Thomas Canto從他的裝置作品衍生而來,摩登極簡,也是家中的可收藏設計。

                買的東西越多,跟藝術的關系越密切,作品是何時陳列,如何擺放,這些思考都不亞于一次策展。而藝術也滋養了超球在珠寶設計方面的靈感,建筑、設計、藝術、生活和大自然息息相關,讓她打開眼界,一直保持耳目一新的狀態。

                家里被自己喜歡的一切包圍,“有藝術氣息的家就像很美、很詩意的長卷,生活有高低起伏,各階段帶來不一樣的情感撞擊,希望它能呈現我現在狀態里自己想要的樣子。”超球說道。

                綠色的墻壁上掛了同色系的攝影藝術家Wolfgang Tillmans和青年藝術家董大為的作品。


                Tip:何超球的收藏入門建議

                剛開始接觸藝術收藏時,可以嘗試從攝影作品入手,一是價格合適,二是同樣作為藝術的媒介,畫通常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去理解,而攝影作品的實用性很高。多逛畫廊和藝博會,一開始設定好自己的預算,量力而行。藝術是很個人、很情緒化的東西,比起1000萬元的作品,可能幾千元的印刷品更適合你的家,關鍵看它能否代表你的內心。

                AD:決定買一件作品前,通常會做什么樣的功課?
                何超球:通常在藝博會舉辦前一個月,我會收到各大畫廊寄來的預覽清單,看到感興趣的作品時會向畫廊索要更多資料。我也會聽取藝術圈朋友的意見。但購買任何作品的前提還是出于自己真心實意的喜歡。除了要了解藝術家本身,很重要的一點是作品的色彩、肌理是否讓我第一眼就被打動。當然,我也會考慮每年在藝術方面的預算。

                AD:遇到自己喜歡的藝術品卻預算不夠怎么辦?
                何超球:這很常見,有些藝術品就是適合放在美術館里,或在真正有實力的藏家那里。我有收藏癖,但沒有占有欲,我覺得能生活在一個充滿藝術感的環境里已經十足幸運。

                《虢國夫人游春圖》的金色墻面前是Alberto Peral的攝影作品,以及來自杜夢堂畫廊的Mia Fonssagrives Solow的雕塑。

                AD:如何讓藝術作品和家里的裝飾搭配?

                何超球:其實我搬到這里后做過多次調整,包括更換過全部家具。最早墻面是鐵銹紅色的,后來我又請人刷成了現在的蛋青色。下半年我打算調整成純白色,讓空間更明亮,更能讓其間的藝術作品成為焦點,加強藝術在空間里發揮的作用。

                AD:藝術會啟發你的設計嗎?

                何超球:今年11月,我將會發布全新的珠寶系列。這也是我個人品牌的第四個系列。之前我的設計靈感偏向建筑和藝術,這個新系列將著眼于奇特的寶石材質和獨特的切割方式,更面向年輕人。

                客廳墻上掛著巴西藝術家Vik Muniz的作品,何超球請藝術家Thomas Canto定制的茶幾上擺著印有插畫師Stephanie Fishwick作品的瓷制茶具組。


                珍藏時光

                “收藏是一條漫漫長路,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終于有一天,你經歷了一次蛻變,跨過了那道門檻,你陡然發現,那里才是真正的桃花源。”

                馬躍家一隅,前方擺放的是文昌帝君圓雕造像,明代,材質為石灰巖。

                在京城的古玩與藝術收藏圈里,如若誰沒有去過馬躍的家,凝望過那滿屋跨越時光的藝術珍品,沒有與他喝過一杯茶,聽他娓娓講述他與藝術收藏從緣起、迷戀到融貫此生的情懷瑣事,那絕對是一大憾事!“生活里,我們稱之為‘趣味’的東西,往往都是來自于一些偶然的機緣,是上天的指引。”馬躍點上一根煙悠然說道。

                馬躍像是時光的守護人,身旁擺放著跨越數千年的古代藝術品。

                他與藝術收藏的機緣,與其說是偶然,不如說冥冥之中某種生活軌跡的自然呈現,而這種生活軌跡,又恰逢大時代浪潮之下的重要節點,他的個人收藏,像是社會從物質匱乏到豐沛之后,向往更高的精神與智性追求的時代縮影。馬躍曾在體制內做科學研究,20多歲時已是成就赫然的年輕科學家,然而他并非只關注技術與數據。“藝術就像我心里的一顆種子萌芽,我很早就去過了世界上知名的博物館、美術館。”20世紀90年代,他“下海”創業,成為第一批“踏浪者”“拓荒者”,從科學家的身份延展為成功的企業家,物質的富足亦讓他“心里那顆藝術種子的信號被找回來了,買點藝術品吧!”

                這六件文物跨越了自距今約4000年的齊家文化至距今約7000年的仰韶文化,獨有的紋飾和造型使其呈現出不同的時代美感。

                起初,在用“文物創匯”的年代,他用外匯券買了不少清代的瓷器,陳設在家里。后來接觸到古玩市場,“視野就被打開了,在博物館看到的一些東西,在這里常能尋見。”他說自己最癡迷的階段,開著董事會,接到古董商的電話,便立刻宣布休會兩小時,開車去看古玩了,回來接著開會。“出于癡迷,也怕錯過緣分!”當年的潘家園鬼市,只要他在國內,每個星期六早上必然會出現,堅持了10年。“在其他城市出差,我也會在星期五回到北京,就為了星期六的鬼市。”


                Tips:馬躍的藝術鑒賞建議

                藝術和文化的魅力,就在于為我們帶來關于美的巔峰體驗。藝術鑒賞第一層是簡單的物我體驗,例如不明緣由會被某件作品吸引,這就是藝術鑒賞的皮毛;再高級的藝術鑒賞是具有專業度的,是鑒賞者對不同的藝術門類、藝術語言的駕馭能力;而巔峰體驗則需要將專業學問和歷史文化捆綁。此時,你若能設身處地揣摩作者本人利用獨特的藝術語言,去表達個體或公眾的體驗,我們就與創作者產生了共振。藝術鑒賞的能力于收藏者而言,確實是一個大課題。收藏者日常的學問積累和藝術浸染會漸漸形成一個完備的評判系統。將這些積累、觀察、思考、梳理提煉后,就可以變成養分,以分享眾人,我本人就是這樣做的。

                后方擺放的是南北朝至唐代的佛教圓雕造像;前面的三只陶器是距今約4000至5300年泥質彩陶、陶鬲、陶甕和彩陶人面罐,是龍山文化和馬家窯文化的具象呈現。

                AD:收藏古代藝術多年,有什么心得體會?

                馬躍:第一要有膽,第二要有識,第三要有錢,第四要有閑,最后一點很玄妙,要有緣,缺一不可。有時候,我們對于收藏著又賣出去的人可能有些微詞,覺得他們的志向不夠高遠,但是這些人沒有那么多經濟收入和來源,所以要以藏來養藏,要賣了三件再去買一件更好的,被賣的這三件就叫緣分已盡。所以,不是我們刻意去收藏什么,而是上天安排撞上來的。就像我家里那尊大佛,佛首是在陜西收的,整個身體是在山西收的,分離了1400多年,最后終于在我家合上。

                泥質紅陶的彩繪墓鎮獸,源自唐代。

                AD:在收藏的過程中有標準嗎,如何累積背后的知識體系?

                馬躍:古代藝術的遺存存量有限,不可再生,要判斷這個東西值不值得收藏,離不開大量的數據支撐。對我來說,國際上知名的博物館、國內的省級博物館,包括遺址博物館,我基本都去過。去一趟,你就知道原始狀態是什么樣,擺在館里又是怎么樣。另外,看大量的書籍、資料、考古發掘報告,都非常重要。這么多年,我看的考古發掘報告數量龐大,只有這樣才能真正了解到底有多少遺存,什么是好品相,什么是高品級,變成數據壓縮在腦子里。

                中式書房里,墻上懸掛的是藝術家方力鈞的早期版畫作品。

                AD:古代藝術品都有強烈的氣場,你如何讓這些珍品與家中的生活氛圍融洽相處呢?

                馬躍:空間設計好之后,藏品進來,相當于“二次創作”,藏品擺在什么地方,需要用什么物件來襯托,都是要下功夫的事情。比如客廳邊桌上這對手的擺件,在佛教中叫作“印”,佛教靠不同的手勢,向信眾傳達不同的精神。當時收的時候,沒有底下那個座板,如果把它們平鋪地放在這,就沒有氣場。所以我配了一個活座,可以調整角度,有了它們的存在,為空間帶來禪意,而且吸引眼球。我雖然以收藏古代藝術為主,但家中也有很多當代藝術作品,也是為了調和空間的氣場,一個舒適的空間,一 定是陰陽平衡的場域,是讓人待在里面覺得舒適的地方。

                前方擺放的這件藝術品是唐代的菩薩造像圓雕殘件,材質為紅砂巖;后方的架子上陳列著馬躍多年來收藏的古代藝術珍品。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