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9.11.4

                愛上意大利

                意大利人可能是世界上最自由不羈的一群人!他們熱愛生活、無拘無束,說起話來常常伴隨著歡快的手勢,仿佛隨時就要跳起舞來。這是意大利人的生活日常,也是意大利設計的重要基因。如今,意大利設計穿越時間和國度,在中國遇見了一批年輕擁躉。吸引這些“80后”“90后”的并非家具的名牌或大師光環,而是顯而易見的先鋒、趣味,甚至一點兒瘋狂,這正是中國年輕人向往的與眾不同。一件件意大利家具就這樣被帶回了家,也帶回了年輕人的自我表達和生活主張。
                編輯 | Muriel Xu、Li Jun、Lu Lu
                造型 | Kevin Ma、Judy Zhu、 查吟
                作者 | Muriel Xu、 Sijia、Li Jun、Lu Lu、sangyu
                攝影師 | 王為、朱海、蔡云普、Boris Shiu

                先鋒雋永

                時裝博主Savi與男友的家有200余平方米,共有2層。在1層,客廳與餐廳、開放式廚房相連,另一邊則是這個工作區域,后方連有Savi的衣帽間。在工作區,來自意大利品牌Dassi的長柜奠定下主要基調,左端是由意大利設計師Vico Magistretti設計的Atollo 233臺燈。形似面包的沙發的設計師不詳,卻富有20世紀70年代意大利設計的特征,來自北京中古家具店“回到二十世紀”。Savi也收了兩只意大利設計師Luigi Massoni在1970年為Guzzini設計的置物盤小推車,另有一件Kartell的Portariviste唱片雜志架,是從“閑魚”上偶爾淘到的。

                見到Savi時,她剛完成自己的“30天每天一支Vlog”計劃,從開設自己的Youtube頻道至今,已積累上百萬粉絲的Savi仍然保留與男友2人合作的小團隊,卻非常高效。跑四大時裝周、做讀者見面會、出產內容,統統二人搞定。她清楚大團隊運作方式并不適合自己,也可能會稀釋掉自己本身純粹的個性,這種清晰的自我認知是這個年輕女孩給我們的最大印象。就像她買衣與穿搭,動手新家與選家具,都是秉持自己真正歡喜的態度。這便有了這個新家兼工作室:硬裝從簡、空間劃分明晰,依托精心挑選的家具營造出美感與氛圍。盡管她家中不乏野口勇、Philippe Starck、Zaha Hadid等名家之作,她與設計師家具的淵源卻從一年前準備裝修才開始。她愛vintage服裝,在了解到家具也有“中古”后,常去北京幾家中古家具店晃悠,至此愛上。

                20世紀敢于向主流設計挑戰的一代意大利設計師杰作仍在今天興盛不衰,也傳入中國年輕人的生活。被百萬人關注的vlogger兼時裝博主Savi便是其中一位,就像她穿衣不隨波逐流是建立在清晰的自我認知上,她愛設計出格的意大利家具,與眾不同的“先鋒感”是對她的最大吸引力。

                餐廳區的錯位鏡子是Savi自己定制的,家中還有幾件大理石置物臺也出自她之手。兩把Revers椅深受時裝設計師歡迎,由Andrea Branzi設計。

                “意大利設計給我的感受是非常擁有先鋒意識,經常能出一些實驗性的作品,比如對塑料的運用就非常大膽。”這便難怪在她的選擇里巧合地出現了不少曾經以“實驗性”聞名的作品。在工作區域,一張1970年代出產的Cassina Soriana沙發是意大利建筑大師卡洛·斯卡帕之子Tobia Scarpa及其妻子Afra的作品,滾圓的柔軟造型被金屬框架裹住,Savi不僅愛它們的柔軟令人放松,也愛柔軟與堅硬之間的碰撞感,多了一層維度。客廳里一組沙發氣質相仿,底部金屬結構架住了縫邊的絲絨軟包,觀之就像“面包”一樣。這是她為新家看上的第一件家具,曾被滯留在家具店的倉庫里多時直到被她相中。沙發的設計師至今不詳,但透過其個性,Savi很篤定“這是意大利設計師的東西”。出于衛生的考慮,Savi換去了原本的絲絨面,重新找廠子定做換了新布。“其實老沙發布面的縫邊特別緊致,坐墊的包裹感很強,可見當時的工藝是多么杰出。”值得一提的是,自從Savi家在社交平臺上曝光后,這件幾乎從未在國內流通的老沙發很快被人效仿了。這兩組沙發放在其誕生的年代,都打破了沙發皮質或四方造型的固定形制,哪怕在今天仍然個性鮮明。在大工作桌邊,兩張由意大利設計師Andrea Branzi設計的Revers椅也深受一些時裝設計師們喜愛。僅僅一條曲線續聯起把手與背骨,似是為時裝與家居之間找到曖昧關聯。衣帽間里有一只從“閑魚”上淘到的Kartell雜志柜,由Giotto Stoppino設計,她愛圓方角盒堆疊而成的奇妙結構;在二層看電影的角落里,由Vico Magistretti設計的座椅椅背是一塊狹長的木板手工雕刻而成,形連綿如波浪。細數起來,在Savi初遇這些家具時,對它們的背景知之甚少,完全是憑審美直覺,將這些別出心裁的家具帶進了自己的生活。這恰恰印證了意大利家具跨越時間與國界的魅力。

                盡管Chandigarh Chair的實際創作者仍存爭議,但這不影響它成為近年熱門收藏,柔軟Soriana沙發來自Cassina,后方的手工藝品是某次在成都市集偶然發現所得。

                這幾年來,Savi買家具與她穿衣方式的變化如出一轍。早年還在美國上學時,她便在穿搭分享平臺上自當模特拍照,也想過為了吸引更多人而嘗試私心不喜卻影響廣泛的品牌。當時因搬家頻繁,也“少會打破主流品位做選擇,一般都去商場購買美式風格家具”。如今,她更能完全傾聽內心做決定。“其實關注者追隨我,也正是因本來真實獨特的我。”敢于打破傳統并實現理想,既是20世紀下半葉意大利先鋒設計師留給世界的精華,在很多年后,這種精神也在新一代忠于自我的中國年輕人生活里尋得回響。

                雕塑大師野口勇于1944年設計的茶幾為家具注入木作雕塑之美,后方沙發是“回到二十世紀”店內偶爾發現的,設計師不詳。Ron Gilad為Cassina設計的083 Deadline系列鏡子亦作裝飾畫,Savi偶然入鏡,也成了畫的一部分。


                意大利眼緣

                ZOO22ART主理人朱金樂在工作室里。前側灰色Mila座椅和后排綠色Sparkling椅均出自Magis。橘色藤面椅是TON 30號椅。右邊的黑白椅來自Kartell,紅皮面椅是中古家具。老文件柜上放著Seletti出品的擺件和Flos的Taccia臺燈,墻邊靠著朱金樂的作品《可口可樂的煩惱》。

                “意大利設計的出發點非常單純,這也為我的藝術創作帶來啟發和信心。只要找到一個點切入,有一部分人喜歡,就夠了。”

                “我這里可能沒有一把椅子是舒服的。”朱金樂坐在他位于1930年代上海Art Deco風格老公寓內的工作室里這么對我們說,“但它們很有啟發性”。在這個有著老鋼窗、鑲花木地板的老派摩登空間里,除了他用iPad作的畫,就是他收藏的意大利1950、60年代的大師級家具了。“收藏它們時完全憑借眼緣,后來才了解到這些家具中很多是知名建筑師和藝術家創作的。”

                對雕塑專業的朱金樂來說,家具的“眼緣”在于材料、色彩和造型。他買的第一件意大利家具是Magis出品的Mila座椅。他幾乎是一眼相中了這把運用一次成型注塑技術制成的椅子,還從中感受到西班牙建筑師高迪的靈感。“有人無法理解我為何花2000多元買一把用樹脂做的椅子,”金樂坦言,“但我設計不出這樣的椅子,它對我有啟發,這就值得。”

                紅色座椅來自Terje Ekstr?m在1980年代設計的Ekstrem Chair,墻上掛著朱金樂創作的作品。

                從2017年搬來上海后,朱金樂買入越來越多的設計家具,而和他有“眼緣”的很多都是意大利設計,其中有不少出自為設計界帶來革新的意大利設計兄弟Achille和Pier Giacomo Castiglioni,比如由拖拉機椅座改造的“佃農椅”,猶如三腳怪的“登月椅”、Luminator落地燈、RR226音響等都被他納入囊中。“直到后來,我才發現這些竟都出自同樣的設計師。”朱金樂也開始思考,為何意大利設計有這么多奇特的創意,“意大利品牌很包容,愿意和不同的人跨界合作,當用藝術的方式表達設計時,設計的維度也更廣泛了。”

                意大利的奇思妙想也在朱金樂的空間里獲得充分表達。他的辦公桌是房東留下的一張普通老上海寫字臺,他搭配了日本建筑師坂茂為Artek用10個L形模塊拼成的“10 Unit System”,以及Frank Gehry用瓦楞紙盒和硬紙板為Vitra設計的“Wiggle Stool”這樣兩把椅子,空間的氣場也就迥然不同了。生活在大師作品中,朱金樂時時審視和檢驗自己的作品。“好設計是需要從多維度反復推敲的,差一點兒就不成立。藝術也具有同樣的微妙性。”

                三把椅子由近至遠分別是Gaetano Pesce為Broadway設計的座椅、Moustache出品的Bold Chair和Frank Gehry為Vitra設計的Wiggle Stool,墻邊靠著朱金樂的作品《山海經》和《非洲的花》。

                在旁人眼里,朱金樂是一個另類藝術家。2015年他開始用iPad Pro和Apple Pencil作畫,無論去哪兒參展,只要有云端服務器,就能打印輸出。這令他遭到諸多質疑。“藝術家其實就是要用最合適的媒介來表達想法。”這可能也是為何他會和意大利設計產生眼緣。“這些設計的出發點非常單純。比如‘登月椅’用三個很小的支點就能撬起整個空間,并不太多考慮誰來坐的問題。”這些已經載入設計史冊的“離經叛道”的設計也給朱金樂的藝術創作帶來啟發和信心,“只要找到一個點切入、有一部分人喜歡,就夠了”。


                趣味至上

                “崖空間”創始人Moyna(右)拿著Ettore Sottsass設計的Tahiti臺燈,另一位創始人秋萍依靠在Sottsass設計的Carlton書架上。前側地上,中間是Martine Bedin設計的Super燈具,右邊是Michele de Lucchi設計的Oceanic臺燈。

                “像我們這樣的‘90后’正成為中國社會消費的主力,我們喜歡有個性的東西,也相信這些富有趣味的設計會越來越受中國人歡迎。”

                兩年前,當Moyna為自己的新家尋找合適的家具時,她偶然在國外社交平臺上發現了一盞造型古怪的落地燈,并為之一見傾心,她毫不猶豫地聯系上賣家。經過漫長的等待,燈具抵達了Moyna位于天津的家。“它令我如獲至寶,在中規中矩的人生里看到了濃厚的趣味性。”

                也是在購買燈具的過程中,Moyna了解到它的設計師Gaetano Pesce。這位意大利國寶級設計師總是在突破材料的極限。在陸續買了十多盞Pesce設計的燈具后,Moyna“順藤摸瓜”,發現了他曾加入的意大利后現代主義“孟菲斯”設計小組(Memphis Group)。這個只短暫存在于1980~1988年的小組因其戲謔的設計風格影響深遠。“它們強調生活趣味,而不只是實用性。”Moyna這么解釋她被吸引的原因。于是,Ettore Sottsass、Peter Shire、Michele de Lucchi等“孟菲斯”大師成了她每天工作之余認真研究的名字,她也將視野轉向了富有個性的家具和家居用品。

                地上放著Moyna收藏的Gaetano Pesce設計的燈具,以及Georage J. Sowden設計的陶瓷花器。后排是Masanori Umeda設計的Ginza儲物柜。

                好設計越買越多,Moyna萌生了將其與更多人分享的念頭。她聯系到遠在泉州、同樣喜歡后現代主義設計的閨蜜秋萍,商量著一起將“孟菲斯”及其他打破常規的設計作品帶來中國。去年,她們從經營“孟菲斯”設計的公司處獲得了其中國代理權。“直到米蘭設計周開始前10天,對方才回郵件同意見面。我們二話不說,立刻預訂機票、酒店上路了!”盡管語言不通,這兩位遠道而來的中國女孩最終用滿腔熱忱打動了對方。她倆還從不少國外私人藏家處淘寶。“他們往往非常熱愛設計,想要出售又很舍不得。”要說動對方,除了誠意,無他秘訣。“我們提前對設計作品做了大量功課。除了能夠接受不菲的定價,我們也讓藏家相信,我們欣賞并會好好愛惜這些設計。”

                桌子上放著Matteo Thun設計的花器,一旁是Bruno Munari設計的Danese落地燈。

                Moyna和秋萍用于推廣后現代主義設計的“崖空間”即將在杭州開業,完工之前,她倆在上海舉行了一場小型展覽。光是為了萬無一失地運輸其中一張由Pesce設計的絕版座椅,她們就先為其購買了高鐵兒童票,帶著它從嘉興的倉庫來到上海,再租了一臺商務車親自“押鏢”至展覽現場。對自己即將從設計買家正式轉變為賣家,Moyna和秋萍對這些與眾不同的設計充滿信心:“像我們這樣的‘90后’正成為中國社會消費的主力,我們喜歡有個性的東西,也相信這些富有趣味的設計會越來越受中國人歡迎。”

                由左至右分別是Nathaliedu Pasquier設計的Marmo靠背椅、Michele de Lucchi設計的Flamingo邊桌、Georage J. Sowden設計的D'Antibes儲物柜。


                意大利制造

                有人說,經典是一場輪回。回望時,你總能在曾經找到與此時相對應的時刻。對于持續創造經典的人來說,經典從未是輪回中靜止的一點,而是永遠隨著時間流轉而緩慢進化著的過程。不同于快時尚行業的迅速更迭,家具設計是一個漫長且昂貴的過程。制造經典對于家具行業來說似乎更加艱辛。是什么讓這些意大利家具企業成為意大利經典設計和風格的代表?他們如何在時尚的洪流里維持一貫的經典姿態?又如何在快節奏的消費市場面前秉承精益求精的態度?在“全球可持續”的環境下,他們是否能實現對環境保護的一份責任?而最終,他們又如何打破空間界限,實現與中國消費者的深入交流?有關意大利制造最鮮活的思考,《安邸AD》向17家最具代表性的意大利家具品牌提問......


                “我們從不盲從時尚,只堅信品質與優雅。”

                “可持續”一直以來都是品牌的核心內容。除設計和品質之外,我們更是對環境有著源自內心的尊敬。持續不斷的技術創新讓我們品牌持有最先進的工藝流程。而這一先進的流程不僅在我們品牌的家具產品上有所體現,在家裝配飾、壁爐和浴室配件上也能感受到我們的精湛工藝。

                消費市場的變化趨勢顯而易見,但Antonio Lupi從未受其影響。在我們產品的變化原則中,風格與獨一無二永遠是指導原則。我們從不盲從時尚,只堅信品質與優雅。

                VITREO是由Cristalmood打造的一體型臺盆。透明的材質和10種可選色彩讓VITREO系列可以毫無違和地融入任何背景環境之中頗具棱角的形態令其在光下與周圍環境交相映襯。

                “與時俱進”于我而言意味著用最先進的科技去創造更加優秀的產品,比如我們采用Flumood和Cristalmood兩種最先進的材料,而Azimut Showerhead與Mayday Tap的設計也都融入了工程學思考。在我們的生產中,先進的科學工藝幫助我們在不折損原有功能的前提下,實現了更加優越和更加經典的產品。革新是Antonio Lupi的內在基因,不論產品開發還是材料研究,甚至在產品空間展示方面,我們都堅持展現創新精神。但我們的革新性絕不僅僅體現在產品方面,公司的每一位員工都深刻感染到公司的創新精神,我們在踐行產品和品牌的革新性時,公司的員工也都實現了自我提升。

                幾年前,我們開始努力探索中國市場,也深刻了解到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在已經開設的中國線下實體店中,我們感受到中國市場對于我們產品的熱情,因而中國實體店的數量在不久的將來會成倍增長。與此同時,我們也會盡力配合這一市場,并打造出更特別和更加契合中國人的產品。

                Andrea Lupi   CEO


                “‘經典’并不意味著‘陳舊’,一件具有經典性的作品,不論在任何時間和場景下,都能脫穎而出。”

                不論在材料應用方面還是在生產工藝流程方面,“可持續”都是我們一直以來關注和探討的課題。材料運用方面,我們在天然織物和纖維的研究上投入頗多,而以這種類型材料打造的家具不僅能豐富品牌的產品,也可以取悅我們的消費者。

                Starman系列沙發意味著突破,意味著打破自然環境中的秩序而創造出新的東西。設計師Ludovica + Roberto Palomba從不會無所事事地等待靈感的降臨,即便是瞬間的靈感迸發,也可以被他們捕捉并帶回到我們的生活中。Starman系列沙發有著反常規式的低椅背、優美廓形、優雅曲線和飄浮般的形態,這些個性以頗具思考的方式實現了全新的平衡關系。

                我們品牌有非常確切的用戶定位,因而快消市場對我們的影響并非絕對。作為非快時尚設計公司,我們每一個產品系列背后都有非常專業的流程工作,并持續不斷打造擁有獨特風格的產品。我們保持對市場變化的敏感度,但從不降低產品品質及每一個工藝環節的質量。與此同時,我們也在不斷拓寬產品在設計與功能性上的維度。

                “經典持久”與“與時俱進”并非兩個對立的概念。相反,我們會利用這兩個看似“矛盾”的概念來打造具有兩種并行氣質的獨特產品。“經典”并不意味著“陳舊”,作品的經典性體現在經典元素和材料的獨特運用。一件具有經典性的作品在任何時間和場景下都能脫穎而出。

                中國市場無疑是占有主導地位的,因而我們也一直在積極應對,并推出了一系列針對中國市場特性的產品,不論沙發尺寸還是餐桌形狀,這些有針對性的產品都更加契合中國的傳統和中國人的喜好。

                Lorenzo Cattelan   CEO


                “在Cassina看來,優秀的家具作品不應該只在博物館展覽,更應是活躍在居家生活里的必需品。”

                對家具來說,“耐用持久”才是“可持續”的前提,這也是Cassina的設計哲學。探索與創新是一個公司不斷成長的動力,我們也總在探索中挖掘新的材料和找到新的工作方式。在我們巴黎旗艦店中展出的一系列以蘋果為材料的家具產品,就是Cassina與設計師Philippe Starck共同探索皮革替代品的第一步。而這個名為Cassina Croque La Pomme的實驗性項目也只是剛剛開始,我們會繼續與米蘭理工大學合作探索和研發更多未來材料。

                在快節奏的消費市場面前,家具行業有著非常特殊的屬性。對多數家具消費者來說,他們的購買習性大多秉持著不變的傳統,即仍然將“耐用持久”作為他們挑選家具的前提。因此,家具行業的快節奏更多體現在家具市場的信息傳播,以及從產品研發到上架市場的整體流程上。

                始于1928年的LC4躺椅毫無疑問是世界上最經典的一把躺椅。三位鼎鼎大名的設計師Le Corbusier、Pierre Jeanneret、Charlotte Perriand將對使用者的感受放于首位,提出形式和功能只有圍繞人的舒適度來設計才具有真正意義。

                在Cassina看來,優秀的家具作品不應該是博物館中的陳列物,而是活躍在居家生活里的必需品。因而我們樂此不疲地與設計師、基金會等不同機構合作改良一些經典設計,讓這些經典作品更易融入當代生活,也在應用新材料和新尺寸的同時,為這些經典作品注入全新活力,更是通過全新的方式來繼承和致敬這些經典設計。與此同時,我們也不斷地投入精力去研究和探索,并與最具當代性的設計師合作來打造完全屬于這個時代的經典作品。

                我們非常看重中國市場,也因此與中國的合作伙伴們簽署了很多重要的戰略協議。The Cassina Perspective就是我們在中國的戰略之一。我們用經典的和具有顛覆性的Cassina產品來打造更加全景化的生活體驗空間,讓中國消費者感受到完整的生活氛圍,也為他們提供更為全面的空間解決方案。如今中國市場的消費者越來越傾向于當代風格的設計,對大師之作和高端家具有特殊需求,這也是我們面向中國市場的趨勢之一。

                Luca Fuso  CEO


                “無論是行業趨勢還是生活方式,都在不斷影響著消費者和他們的喜好,而具有高品質與可辨識概念設計的產品,可以在這種變化迅速的市場中存活。”

                “可持續”是一個家具品牌塑造未來形象的必要準則。我們的產品長久以來都注重其飾面的獨特性,更在意耐久性以及對環境的尊重。我們產品的取材大多來自擁有悠久歷史的發源地,對材料和成品飾面的處理也充分考慮到產品的耐久性。當一件產品的品質可靠,外觀上又具備可識別性時,它就會變成一種符號,更加會成為一件受歡迎的商品。

                Hessentia系列是品牌當代家居產品的最新代表。由金屬、手工水晶玻璃、柔軟皮革、工藝陶瓷細節和珍貴木材相結合打造的產品在彰顯當代性的同時,亦掩藏不住它的獨特性。

                無論行業趨勢還是生活方式都在不斷影響著消費者和他們的喜好,而具有高品質與可辨識概念設計的產品則可以在這種變化迅速的市場中存活。與此同時,科技的進步幫助我們不斷完善傳統的工藝,而那些代代相傳的工藝品質也必將成為當代設計的點睛之筆。

                面對中國市場,我們的態度是積極配合和盡量滿足。中國消費者一直對美有著獨特的追求,這與意大利人如出一轍。消費者不斷積累的消費經驗讓他們在家具的選擇上越來越“挑剔”,越來越有自己的見地,也越來越注重不同場景下的家具匹配性。因此,一件好的家具作品不僅在于其產品本身的優秀品質,也必須同時展現其在不同場景中較高的適應性。

                Franco Cappellinii   CEO


                “產品的耐用性是解決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問題的關鍵之一。”

                在電器、汽車和家具的更迭速度趨于穩定的當下,Flexform依然堅持設計和工藝的品質,以及成品的恒久性。產品的耐用性是解決資源浪費和環境污染問題的關鍵之一。在Flexform的產品線中,我們始終堅持使用最先進的制造設備和最優秀的原材料,不論織物、皮革、木頭還是金屬材料的選擇,我們始終堅持的原則是“選材考究,就地取材”。以品牌最知名的鵝絨枕為例,我們一直堅持使用由Assopiuma Gold Cerficate意大利權威認證的鵝絨來打造這一奢品。這一認證的權威在于它十分在意鵝絨選取的途徑,在不傷害動物和不污染環境之間取得平衡。

                產品的耐用性與“可持續理念”不可分割 。在Flexform推出的Colorado織品工藝系列中,這些看似平常的手工編織材料其實全部來自回收的PET塑料瓶。材料的特殊性使這種織品可以完美貫穿室內外生活,且多彩的顏色為產品增加了多重場景適應性。

                我們反對一切“跟風式的沖動消費”。Flexform是一個不被市場與時尚趨勢所主導的品牌,我們的聲譽是建立在對產品的投入和對品質的承諾之上的。消費市場及全球范圍內新消費階級的需求變化不能改變我們品牌對自身特性的堅持和對目標客戶群體的真誠。而客戶對品牌堅持“經典永恒、極致優雅、當代設計、意大利制造”價值觀的認同更是我們的驕傲與動力。“經典持久”和“與時俱進”并非對立,恰恰相反,兩者的結合往往能打造出更具革新性的產品。“恒久經典”從來都是我們品牌堅持的設計哲學。盡管一定會有人逐漸對我們的產品失去興趣,但想到那些依然為擁有一件Flexform作品而欣喜若狂的人,我們又有了堅持的動力。

                中國市場在全球范圍內的增長速度無疑是最快的,也是最具主導地位的。為此,我們將旗艦店開在上海、北京、深圳、杭州、成都、重慶、蘇州、溫州,也正在計劃著開拓和開設更多的家具展廳。我們非常尊重中國市場,對中國市場的探索能拓寬視野和增長經驗,但我們對待產品和設計的原則始終不變。Flexform的產品是Made in Italy的完美體現,我們始終堅持品牌基因不變,更不會讓自己淹沒在潮流趨勢的洪流里。

                Pietro Galimberti    Founder&Design Director


                “我們試圖打造的質量體系,可以以‘換表不換里’的方式實現產品的自我更新,同時也完美地維持了產品的核心質量。”

                “可持續”是Flou當下最關注的話題。我們已經取得相關的環境認證,這意味著在未來的產品生產過程中,我們將持續減小對環境的危害,且我們一直堅持讓產品的每一個零部件都能夠實現回收。與此同時,優秀的設計取材能夠延長產品的使用壽命,從而降低商品生產和流通過程中造成的資源浪費。

                Nathalie床以其獨特的蝴蝶結而聞名。它的床頭板和底座采用完全可拆卸的織物、皮革或人造皮革。系列中斜倚的床頭板版本讓人享受更舒適的支撐方式。床頭枕套既讓枕頭的擺放美觀,又起到遮擋灰塵的效果。如今這款經典的設計已經走過了它的第40個年頭。

                作為首個可以更換面料的軟墊床,Nathalie的設計背后集合了我們的深刻思考。我們試圖打造一個質量體系,這個體系可以以“換表不換里”的方式實現產品的自我更新,同時也完美地維持了產品的核心質量。Flou在紡織品類上的專注是有目共睹的。我們的織品系列年年更新,時刻矗立在潮流前線。所以從某方面來說,Flou的產品一直精準契合快消市場的需求。于此同時,我們用經典永恒的形式和隨時間變化的表面來同時呈現“經典持久”和“與時俱進”兩個概念。所以這兩個概念的矛盾在Flou看來亦是完全不存在的。

                多年來的市場經驗告訴我們,全世界任何地區的高端消費市場都是極其相似的。所以我們不必刻意去迎合某一地理區域內的高端消費人群。我們要以質量、設計、舒適度和耐久性上的成功來征服我們的消費群體。

                Massimiliano Messina   President


                “相比獨具時代個性的產品,我們的產品更具普適性。這種普適性突破了時間、空間和文化差異的限制,讓不同背景下的消費者共享我們的產品美學。”

                我們的產品從來都以生態可持續為切入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此生產出來的“慢消品”脫離了煩瑣的修飾,也擁有良好的環境適應性,具備經久耐用的品質,足以令Jumbo Group旗下幾個時尚品牌的家居產品面對歲月的變遷,抵御潮流侵襲。

                不論食品還是家具行業的消費市場都在逐漸放緩,相比曾經,如今的消費更加關注產品的品質和對環境的影響。眾所周知,生命周期越短的產品,其制造能耗就越高;相反,那些制造或使用周期長的產品則對自然環境的負面影響較小。產品的品質才是決定其能否兼具環保、實用且永不過時的根本。

                LOOP扶手椅以20世紀50年代風格為設計的靈感來源。繩索是這款座椅的特征元素,它貫穿座椅的扶手和支撐,而柔和的椅面色調讓人心情舒暢。

                我們一直試圖在傳統與時尚之間融入創新設計,并打造出新的經典。如近幾年的Gianfranco Ferré Home系列一直走在革新的前沿,以當代性為出發點,在去除煩瑣表面的同時,將關注點回歸產品的本質。高辨識度的紡品紋樣、高品質的細節和工藝技術,搭配頗具建筑感的產品設計,讓品牌特征更加鮮明。相比獨具時代個性的產品,我們的產品更具普適性。這種普適性穿越了時間、空間和文化差異的限制,讓不同背景下的消費者共享我們的產品美學。

                由粉色磨絨面皮打造的Malawi沙發是Roberto Cavalli品牌風格的典型代表。優雅性感的形態搭配了條紋裝飾和金屬飾釘,散發出強烈的誘惑力。

                我們對中國市場的戰略決策基于中國消費者對意大利產品的認可。而這種認可又基于“MadeinItaly”背后的創造性和工藝品質。作為意大利制造的最佳代言人之一,消費者對我們產品的趣味和需求在全球范圍內不斷增長。中國市場在過去短短幾年中表現出明顯的變化趨勢,他們從對經典卻繁復的家具產品的熱衷正在衰減,取而代之的是極簡化的設計產品。與中國市場相契合的是,我們的產品也在向極簡風格變化,但面對龐大的中國市場,這個變化顯然不夠。我們與位于中國主要地區的合作伙伴緊密合作,從線下到線上緊密配合,為我們的產品爭取更高的曝光率,讓我們的產品動向遍布中國各地。

                Livio Ballabio   Partner&Creative Director


                “面對全球數字化時代的到來,Minotti已經迅速調整自己來適應變化的市場環境,而這種針對市場變化的快速反應,也越來越成為一個品牌是否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必備條件。”

                “可持續”一直是Minotti的核心內容。早在幾十年前,我們就針對產品的工藝流程進行完善。我們產品構成的各個部件,甚至外包裝都可以被拆分和回收,且符合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回收標準。與此同時,我們還嚴格把控產品的原材料,如木材、橡膠、皮革以及用于印刷產品名錄的紙張等,對其充分利用,以經典設計和高品質的工藝實現產品的恒久性。這便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可持續”。

                在過去的20年間,全世界范圍內的家具行業都感受到復雜多元文化和經濟環境改變所帶來的行業沖擊。棲身于全球數字化時代之下,Minotti已經迅速調整自己來適應變化的市場環境。而這種針對市場變化的快速反應也越來越成為一個品牌具有競爭力的表現。

                TAPE系列由日本設計工作室Nendo設計。它的外形鮮明而獨特,輪廓輕盈又現代。貝殼形的椅背圍合出扶手,鑲嵌的背部軟墊加強了座椅的整體性。該系列設計包含多變的形式版本,增強了室內搭配的靈活性。

                “經典持久”和“與時俱進”是我們品牌的并行基因。當代科學技術的發展可以令我們的產品兼具優雅外形、傳統工藝和工匠精神,并始終堅持我們“持續創新”的精神。在Minotti的當代設計之下從來都潛藏著獨特的個性,沒有過度的設計,卻展現出精致異常,亦足以突破時代、風格和文化的限制,在古典主義與現代主義之間取得完美平衡。

                我們進入中國市場已經超過15年,以旗艦店入駐的形式深入北京、上海、成都、廈門、深圳、西安的城市中心地區,并形成強大的中國城市銷售網絡。迄今為止,我們基于中國市場的銷售反饋也一次次證明了我們對中國市場的直覺是對的。雖然我們并未有過任何針對中國市場而打造的產品,但基于Minotti產品的國際化和當代性,我們在全球范圍內都可以獲得廣泛的認可。可替換和定制的產品外觀總能為消費者匹配出屬于自己的風格空間。

                Roberto Minotti   CO-CEO


                “我們不吝重復這些優秀的設計作品,希望這些偉大的作品可以真正回歸到普通人的生活當中,而非在時代的變遷中被逐漸遺忘。”

                Molteni&C始終堅持品質與美觀并存,而兩者的結合也無疑將成就經典持久的作品。在最近的米蘭國際家具展會上,我們推出了與Foster+Partners合作設計的Ava長桌。在該設計中,我們與設計師共同探討了材料的溫柔觸感和更為經濟的家具利用形式。這種可持續的模塊化家具形式可以使長桌任意拼接,以適應居住與商業等不同環境的使用需求。一向以打造環保設計聞名的Foster+Partners在Ava長桌的設計中采用了優質的原材料,在為家具賦予環保特性的同時,又以特有的外形令其在不同空間場景中自由切換,八面玲瓏。

                AVA TABLE由Foster+Partner設計,極簡的形態彰顯出結構之美。該長桌以全天然的木制材料打造,以彰顯設計師一貫主張的“可持續設計”。而這種造型的最大優勢在于,它可以在任何情況下任意拼接,可以滿足不同的場景需要。

                2012年,我們重現了Gio Ponti的經典系列。我們與全世界的優秀設計師和建筑師合作,在Molteni&C,你也可以經常看到Gio Ponti、Werner Blaser、Yasuhiko Itoh、Afra and Tobia Scarpa、Herzog & De Meuron、Aldo Rossi、Jean Nouvel、álvaro Siza、Renzo Piano、Norman Foster等偉大設計師的名字。我們不吝重復這些優秀的設計作品,甚至將某些非專為大眾市場設計的單品進行量化生產。我們希望這些偉大的作品可以真正回歸到普通人的生活當中,而非在時代的變遷中被逐漸遺忘。

                工業化的生產方式讓傳統的家具制造工藝融入更多科技,也令產品本身更容易適應當代人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作為意大利最具代表性,也最具國際化的家具品牌之一,我們在全球逾80個國家設立超過700個實體店,其中還包括50家品牌專屬折扣店,品牌幾大產品線遍布全球五大洲。作為“Made in Italy”的代表品牌之一,Molteni&C對品牌產品從選材到設計生產的過程都嚴格把控,不斷革新創新,并融入科技和我們的研究成果。如今我們的產品已經足以滿足生活與商業等不同場景下的需求,而我們在中國主要城市設立的旗艦店也讓我們在中國的高端市場中占有主導地位。

                Carlo Molteni   CEO&President


                “你可以根據時代的發展、地域的差異,以及特定的消費群來決定是否改變產品方向;又或者,你可以完全創造一種屬于自己的風格,自信地去吸引全世界的消費者。”

                意識到“可持續”的真正含義是邁向可持續發展的第一步。當談到“可持續”的時候,我們或許會第一時間想到用回收棉織品打造的T恤衫:毫無美感又極其不舒適,看起來十分廉價。但如今不同,我們能用可持續的手法來制造更加美觀和舒適的產品。比如在我們與Ross Lovegrove合作的Ergo系列中,全部材料源自可靠的再生資源,且產品的每個組成部分都嚴格遵循環境、社會和經濟標準,并將產品制作能耗降至最低。這充分體現了我們對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決心和表達對自然環境的最大限度的尊重。2019年,我們憑此產品獲得紅點獎。

                你可以根據時代的發展、地域的喜好差異以及特定的消費群體來決定是否改變你的設計方向。又或者,你可以完全創造一種屬于自己的方式,以國際知名品牌的卓越性去吸引全世界的消費者。毫無疑問,我們是后者。

                ERGO系列五斗櫥擁有與眾不同的外形,它彰顯了設計師Ross Lovegrove獨有的質樸元素和曲折形輪廓設計。這款五斗櫥采用覆蓋有木材片的天然彎曲木材,且兩種材質均通過了FSC?認證。該櫥柜采用天然蠟飾面,不使用任何金屬部件,所使用的水性膠粘劑也不含甲醛。

                作為全世界最知名的家具品牌之一,Natuzzi已經走過60年的歷史。在品牌遵循的室內裝飾理念中,我們將產品設計的維度拓展到臥室、客廳、餐廳及各種家裝配飾中。而作為一家深深植根于意大利南部普利亞大區的意大利品牌,我們得以探索和挖掘千變萬化的文化基因。在自然、建筑、藝術、歷史和美食的包圍下去感受和展現我們的熱情。我不得不說“打造經典”并非我們的品牌基因,相比于此,我們更愿意去打造人性化和飽含溫情的產品,讓產品本身成為一種訴說。

                想要進軍中國市場,就必須了解中國市場消費者的需求、風格趨勢、人體工學偏好和對材料顏色的喜好等。肯定地說,意大利制造在某種程度上征服了中國消費者的心,他們喜歡我們的設計與風格。因此我們更沒有必要去刻意改變。那些植根于品牌最深處的基因正是品牌的價值所在。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正在與中國設計師緊密合作,未來我們將推出一個擁有中國夢想和意大利制造的特別系列。

                Pasquale Junior Natuzzi    Chief Marketing&Communications    Officer&Creative Director


                “廚房也是家庭空間,在具備專業性的同時,也應當匹配日常生活的舒適度。我們致力于打造符合當代生活需求的產品,也并不放棄對永恒風格的追求。”

                生態可持續是我們的核心內容之一。Officine Gullo廚房全部采用貴重金屬打造,如高厚度的鋼材和實心銅。鋼材是世界上最可持續的材料之一,因為它百分百可回收且十分耐用和衛生。與其他需要大量膠水的材料不同,鋼鐵不產生廢物,因而也更尊重環境。而基于永恒的設計和如此高質量的材料選擇,Officine Gullo的廚房設備得以經受住時間的考驗。即便在由消費定律主導的市場面前,我們依然可以占有一席之地。

                Officine Gullo在英國倫敦市中心完成的藍灰鋼廚房項目由高強度漆面不銹鋼制成,又用鍍鎳黃銅飾面,搭配各種廚房設備,整合出高效的烹飪區域。

                如今我們的廚房設計不僅配備了最先進的技術,還融入了源自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金屬工藝傳統。經典的金屬工藝技術讓人回味古老的傳統,而現今的科技讓廚房效率翻倍,讓普通用戶也能享受專業級的廚房。然而,在具備專業性的同時,也應當匹配日常生活的舒適度。Officine Gullo始終站在快消市場的對立面。這種類型的市場由消費主義法則和計劃性淘汰原則所主導,在這樣的消費世界里,產品只使用一段時間就不得不被淘汰。但我們的廚房用品是采用最堅固的材料所打造的,預計可以承受更長時間的使用和磨損。

                面對中國如此重要的市場,我們的戰略是創建一個立足當地的專業團隊。它可以與中國的消費者面對面交流,在進一步了解消費者需求的同時,也可以更好地服務于消費者。事實上,我們一直遵循著與消費者的深度交流原則,如同為他們量身定制一樣無微不至。在設計方面,我們深信優秀設計是讓消費者買單的原因。因而我們并不會刻意去更改我們的風格以求與不同市場的完全契合。

                Andrea Gullo    General Manager


                “一個偉大的企業應將其社會責任感放于首位!”

                一個偉大的企業應將其社會責任感放于首位。早在很多年以前,Poliform就注意到可持續設計的重要性,并一直潛心研究,通過一系列具有革新性的方式來實現這一目標。我們選用低甲醛排放量的刨花板、不含重金屬的涂料、無膠外包裝,并被權威機構授權采用回收再造能源。我們采用擁有FSC認證的木材,并堅持就近取材,減少運輸污染。我們重視能源利用效率,并堅持采用可再生的健康能源貫穿產品制造的全過程。

                迄今為止,Poliform的設計還未受到快節奏消費市場所帶來的影響。這源于我們對產品風格和品質的把控。每一件Poliform的產品都極富美學又品質卓越,能夠抵御時尚潮流的沖擊,也足以經受住時間的考驗。相比于純粹的奢侈品,我們的產品擁有更高的性價比。

                Mondrian系列沙發是Poliform對舒適當代生活的全新釋義。極小的構成模塊和可搭配的多種配件,如扶手和靠背等,促成了居家生活完全自由的沙發組合形式。

                Poliform的產品質量源自對木材的了解,而這一點也深深植根于我們的工藝傳統中。回溯1970年我們決定走工業化規模生產的道路時,我們的目標是將可靠的質量與不斷創新的技術相結合。從家居場景到家具配件,我們的產品可以滿足當代生活的各種風格需求,并不斷演變和適應潮流,與當今的生活緊密相連。是什么讓Poliform的產品成為意大利風格的代表?毫無疑問,是創造力!我們繼承了世界上優秀家具生產的傳統并革新制造技術,而這些對于一個不斷接觸國際客戶需求的公司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特性。

                我們在全球范圍內的800家門店和旗艦店中,有300家在意大利,500家分設于全球超過85個國家。盡管中國市場的地位正在不斷升高,但我們并未針對性地對中國市場出產任何定制的產品系列,就像我們也不會對其他市場特殊對待一樣。

                Alberto Spinelli Partner   Aldo Spinelli Partner   Giovanni Anzani CEO


                “對經典的再詮釋是我們對改變與不變的思考,我們相信這種‘經典再議’能夠讓產品的經典性延續至下一個百年。”

                除設計與美學外,Poltrona Frau也十分關注可持續發展。從原材料供應商的選擇開始,我們便嚴格遵循可持續理念。從工廠及工作環境方面來說,我們對物流、能源利用和廢物處理的嚴格把控展現了對可持續發展的關注。Poltrona Frau是意大利和世界上最早依照ISO社會責任評估執行的企業之一,而這一認證更加凸顯了企業在環境可持續及員工健康和安全方面的努力。

                Ren系列家具由如恩設計研究室設計。設計師借鑒了中國字“人”,用這個字樣為每件家具的側面都賦予了別樣的特色。簡潔的設計、豐富的細節和配飾、功能的多樣性和實用性,以及溫暖的材質,均透露出該家具系列的人性化和親和力。

                不論與任何設計師或建筑師合作,至關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始終要秉承Poltrona Frau的不變價值觀。我們將科技與智能應用于制造工藝來進一步充實我們的設計文化,滿足當代人的生活所需,也更加專業和富有創意地詮釋舒適生活。永恒經典的Poltrona Frau 1919扶手椅在其誕生100年之際迎來了全新尺寸的2019款扶手椅。在與Roberto Lazzeroni的合作下,這款經典扶手椅擁有全新考量的高度與寬度,椅背也抬高至更加舒適的尺寸,還增加了腳踏板,創造出一款更加適合當代生活的躺椅。這種對經典的再詮釋是我們對改變與不變的思考。我們相信這種“經典再議”能夠讓這款座椅的經典特性延續至下一個百年。

                中國市場無疑是Poltrona Frau最重要的市場。我們在上海設立了分公司,在銷售、營銷、運營、財務、人力資源等方面都有完整的組織架構。面對中國市場,我們不僅能夠適應產品設計和消費者喜好,還能夠配合商場營銷、市場溝通等。自2016年開始,Poltrona Frau與設計研究室Neri&Hu合作開發了名為Ren的完整系列。除傳統居家場景中的沙發、床、桌子、椅子和櫥柜等,Neri&Hu還設計了一系列如衣帽架和鏡子架等來完成這一整體生活場景。2018年推出的帶有轉盤的Jane餐桌也是針對中國消費者的特別設計。

                Nicola Coropulis   CEO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不認同‘革新’,因為過去和歷史永遠是我們學習的重要部分。”

                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投資建造了自己的森林,除此之外,我們僅購買擁有FSC認證的木材。我們工廠的用電大多來源于綠色的太陽能。而在已經開始的與涂料供應商合作的項目中,我們將所有涂料更改為水溶性涂料,并積極回收和應對生產過程中的一切廢料。

                Thayl餐桌重新詮釋了折疊柱的設計主題。餐桌的胡桃木底座下有12根支柱,再結合厚厚的拉絲銅底座。臺面由4塊扇形大理石拼接而成,并內嵌于實木桌面框,額外搭配的圓形轉臺實用且增加視覺層次感。圓潤的造型十分契合中國人的習慣和喜好。

                “經典持久”和“與時俱進”當然不是對立的概念,因為我們總在設計理念上保持經典持久,但在功能、實用和外觀上實現最與時俱進的思路。雖然產品的外觀和形態更迭不斷,但每一件產品都保持著品牌的基因未曾改變。不得不承認,創造一個全新的經典并不容易,這甚至需要一定程度的運氣。但作為一家以設計為主導的企業,我們的設計產品在不斷進化和發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不認同“革新”,因為過去和歷史永遠是我們學習的重要部分。

                從很多年前開始,我們就深刻思考過進入中國市場的方法。因為對比全球市場來說,中國市場有更特別的喜好,且成長速度非常快,擁有主導世界市場的潛力。為了能在中國市場占有一席之地,我們必須快速調整我們的戰略來適應這里。在市場整體需求、喜好和生活方式快速變化的當下,這一戰略調整也變得十分緊迫。

                Giacomo Allievi   President


                “從去年開始,我們徹底實現了零半成品庫存,大幅度減少了加工浪費和能源浪費。”

                我們建于2000年的生產基地采用全玻璃圍墻打造,大跨度的屋面由玻璃和太陽能板交替組成。得益于此,我們的員工常年在自然光下工作,在不需要大量電能供應的工廠里,我們已經節省了大量能源。我們堅持使用高品質的原材料,再通過生物電廠將木材加工過程中的廢料完全轉化為清潔能源。從去年開始,我們將生產系統徹底革新為精益生產,實現了零半成品庫存,大幅度地減少了加工浪費和能源浪費。

                Modern Mondrian系列由Piero Lissoni與Porro Research Centre聯合設計。該系列置物架展現了虛實空間的組合關系。一系列用于置物的空間在變化的分隔單元中看似無規律地出現,體現了當代生活的靈活與不拘一格。

                當今世界無疑是快節奏的,但不同于時裝行業的季節性和持續性的產品發布,家具設計需要一個較為漫長且昂貴的過程。尤其在Porro的產品線中,創作一件家具作品意味著我們要專注于概念和合理性,并在與設計師合作的過程中去探索每件產品與所處空間的關系。Porro一直追求純粹和簡潔的設計哲學。我們將家具類比建筑,圍合出微空間環境,又以足夠簡潔的線條組合出復雜且多變的整體空間。我們定向設計,卻可以實現無限定制。無論家具飾面還是工藝細節方面,我們的產品都在不斷革新當中。這使得某些經典作品具備了“與時俱進”的特性,而全新的產品系列也飽含經典元素。

                中國市場是成熟又有經驗的市場,這里的消費者不僅追求品質優秀的產品,也更加在意產品與自身個性的匹配度。中國新一代的優秀建筑師善于將傳統與國際化審美相結合,未來我們將會與他們合作。在設計方面,我們為中國市場的室內環境提供從居家到辦公等全方位的設計服務。在市場營銷方面,我們用網站、微信公眾號和微信小程序向中國客戶推廣我們的產品,請品牌優秀設計師親自講解我們的設計理念。通過微信小程序,客戶可以直接與中國當地的合作經銷商取得聯系。在銷售方面,我們在品牌商店打造360°Porro式生活空間,并在北京、廣州、杭州、蘇州等地設有實體店和展廳等。

                Maria Porro   Founder


                “作為一個不斷創新的企業,Turri多年來一直在調整著自己的風格,從經典奢華走向簡潔現代,我們的變化一直與變化的消費者品位相結合。”

                生活離不開自然,作為與自然的溝通,Turri致力于采用天然材料和有機設計來制作家具。隨著新系列的誕生,我們將用天然木材開啟全新的“Turri House”之旅,讓制造工藝與自然環境緊密結合。

                家具市場正以瘋狂的節奏變化著,因而企業需要通過預測消費者的喜好和消費趨勢來迅速變化,以適應市場。而我們在產品設計方面的研究和與不同設計師的跨界合作,使Turri能一直保持與時代同步。

                Turri全新的Vine系列由中國建筑師姜峰設計。系列整體以自然幾何的形態散發著品牌固有的優雅氣質。其中木制的細節與該系列的名字“Vine”相呼應,體現出一種源于自然的美感。這一細節還遍布系列產品的各處,仿佛藤蔓一樣延展出該系列的不同組合配件。

                每一種風格都是獨一無二的,經典的風格總是遵循古典主義的標準,但這種經典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演變后再被賦予新的生命。全新的經典可以保留古典的優雅和精神性,而傳統的經典可以被融入當代性。作為一個不斷創新的企業,Turri多年來一直在變化自己的風格,從經典奢華進入當代世界,我們的變化一直與變化的消費者品位相結合。

                多年來,我們一直關注中國市場的變化和發展,也深知這一市場的重要性。在產品設計和戰略決策過程中,Turri始終將中國市場的需求放入考慮當中,也逐年推出讓中國市場驚喜的獨特設計。到2020年,我們將推出一些專為中國市場打造的產品,期待它們能再次驚艷中國!

                Andrea Turri   President


                “我們所熱衷的‘奢侈’是與其他價值觀之間的良性平衡,沒有什么能比與自然、文化和手工藝的和諧相融更加美好。

                與自然環境的關系不僅是我們持續的創作靈感來源,也是品牌整體戰略準則中最重要的基本原則。我們不斷更新和改進生產流程,以實現最優品質和對環境的最大尊重。自2017年開始,我們的研發部門以綠色植物為主題,從與人親密接觸的沙發和床開始打造可持續系列產品。2019年米蘭國際家具展上,我們展示了獲得FSC認證的8件產品。自2011年起,Visionnaire就獲得了ISO 9001質量認證。

                Wall Street系列由設計師Roberto Lazzeroni打造。這款線條柔美的儲物柜采用彎曲木制工藝,櫥柜邊角采用純手工噴漆,內部裝飾超細纖維內襯,櫥柜周身以皮革裝飾,裸露的縫合線腳展現摩登氣質。

                經典與時效性的關系在我們看來是一種進化關系,而非對立概念。我們對當代家具設計進行了全新的奢侈品定義,這種“奢侈”定義在對某些材料的極致探索上。Visionnaire產品價值并非因一時流行風尚驅使所打造出的炫目,而是能經歷時間的沖刷而日漸輝煌的永恒作品。我們所熱衷的“奢侈”是與其他價值觀之間的良性平衡,因為沒有什么能比與自然、文化和基礎工藝的和諧相融更加美好。

                從公司成立的第一天開始,Visionnaire就立志要做與眾不同的事。我們的產品系列一直以營造舒適氛圍為目標,為打造真實且個性的生活空間而努力。我們在定制私人住宅、私人游艇和私人飛機方面有非常豐富的經驗,我們可以以最專業的意大利定制工藝,為這些空間提供整體概念的解決方案。任何你想擁有卻未曾在任何地方見過的奢華家具,Visionnaire都可以幫你實現。我們始終相信,真正的奢侈品不僅僅是漂亮的房間擺設,而是一種完全沉浸式的生活體驗。

                我們相信自己擁有一些獨特的個性,這并非僅僅因為我們的設計哲學,還因為我們愿意接受全新的設計挑戰和合作伙伴。我們能將來自全世界不同的供應材料變成讓人自豪和讓人信任的產品。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好的工匠和工藝,他們也足夠勇敢去面對任何市場的任何需求。

                Eleonore CavalliArt   Director


                中國合伙人

                他們最初只是喜歡意大利設計,后來又將喜歡發展成了事業,成為意大利家具在中國推廣的重要“合伙人”。在和意大利品牌、中國市場打了多年交道后,他們找到了與設計國合作的竅門,不斷探索意大利家具和中國生活融合的方式,也感受到了中國年輕一代的品位成長。中意之間因為設計連結起的紐帶越來越緊密。最好的時刻,即將到來。

                H.N.LIN空間美學館聯合創始人Tiffany Shi坐在Cassina出品的沙發上,她面前的玻璃茶幾出自Fiam,站在她身旁的是聯合創始人Jason Lin。

                casa casa創始人Nelson Leung站在Achille&Pier Giacomo Castiglioni為Zanotta設計的Mezzadro凳子旁,前面的白色茶幾是Nendo為Moroso設計的Cloud。

                AREA Living創始人Vivian Zhu坐在Giorgetti出品的Galet沙發上。

                “態思”(Tales)聯合創始人Jessica正坐在Seletti Wears Toiletpaper合作系列的地毯上,在后方,聯合創始人Terence正舉著同個系列的標志性圖案雨傘。


                癡迷意大利

                “現在很多中國年輕人不喜歡四平八穩的設計,他們喜歡具有個性的,甚至有點兒瘋狂的設計。”

                H.N.LIN空間美學館聯合創始人Jason Lin和Tiffany Shi在自家位于上海市郊的展廳里,他們即將從這里搬遷至巨鹿路上的全新展廳。墻燈出自Foscarini,單椅由Cassina出品,單椅旁的邊幾出自Flou,立柜是古董收藏。

                自從14歲時跟隨父親首次前往米蘭國際家具展,Jason便沒有落下過任何一屆。那時,少年Jason的興趣點無關產品、更無關生意,他只是單純地享受著與人交流的快樂,設計師的天馬行空和設計背后的各種軼聞讓他如癡如醉。設計師Vico Magistretti在世時,曾與Jason分享過自己為Cassina設計Maralunga沙發的故事:品牌主向設計師提出的需求是“打造一張前所未有的沙發”,Magistretti苦思冥想數月后,從香煙包裝的開合中受到啟發,設計出帶有折疊式頭枕的Maralunga。“它完全顛覆了沙發的形態,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產品。”Jason說道,“那時的意大利家具品牌主和設計師總是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先做出來再說,而不是先考慮好不好賣。當時我就覺得意大利設計真牛!”

                左側黑色單人沙發出自Cassina,兩個圓形茶幾、長沙發和吊燈都出自Baxter,落地燈出自Bottega Veneta,黑色茶幾由MDF Italia出品。

                2008年,Jason把父親林憲能在中國臺北創辦的H.N.LIN空間美學館帶到了上海。創業期間,他遇到了妻子Tiffany,還“慫恿”她轉了行。Tiffany本來就是意大利設計的粉絲,但直到在工作中看到意大利設計在真實生活中被使用的場景,她才深刻體會到它們的意義和價值。有一位空間美學館的臺北客人讓Tiffany記憶猶深:這位年輕女士擁有兩把Mario Bellini設計的“413 CAB”馬鞍椅,都是媽媽給她的嫁妝:一把是媽媽用了20多年的,另一把是全新的。一新一舊兩把扶手椅令Tiffany感受到了兩代人之間的幸福傳承。正是一件件走進千家萬戶的家具無形地連接起了品牌、設計師、用戶,構成一部動人的敘事。

                Jason和Tiffany每年都會去米蘭國際家具展。“確實厲害,不得不服”,他們總會發出相同的感慨。“意大利家具行業擁有全面的產業鏈,為設計提供好的土壤。新品牌能在友好的大環境中茁壯成長,每年展會都會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創新設計。”不過,那些曾令Jason父親癡迷的知名意大利家具品牌近年來陸續由外部基金公司介入經營,相比過去只考慮“設計”,這些品牌也開始越來越看“數字”,設計風格日趨平穩。因此,Jason和Tiffany漸漸將視線移向介于藝術和設計之間的可收藏設計。“它們具有實驗性,不強調功能,更不可能迎合大眾。”在與“千禧一代”中國客人打交道的過程中,他們發現把這些設計帶到中國的時機已經成熟:“現在很多中國年輕人不喜歡四平八穩的設計,他們喜歡具有個性的,甚至有點兒瘋狂的設計 。”

                沙發、茶幾和地毯都由Moroso出品。臺燈出自Foscarini,吊燈來自Brand Van Egmond。

                40多年前,Jason的父親把自己為之癡迷的意大利設計帶到了中國臺北;20多年前,Jason和父親將它們帶來上海;如今,Jason和妻子Tiffany又在尋找新的“癡迷”。畢竟,最后是設計本身的奇思妙想令人為之激動和喜悅,帶給生活無限想象力。


                始于直覺

                “當代中國年輕人都很有個性,他們想出挑、與眾不同,曾經廣受中國市場青睞的、平穩百搭的意大利設計在他們眼里已經有些無聊了。”

                AREA Living創始人Vivian Zhu站在自家位于陜西北路的展廳里。她身旁是Maxalto出品的Xilos餐桌,搭配Knoll的Platner椅子。天花板垂下了Maxalto出品的Leukon吊燈。

                Vivian對意大利設計的喜愛始于直覺:“它們的線條、配色、材質總能組合出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場。我從小學習古典音樂,對美可能有直覺式的感知,就是喜歡意大利設計。”

                她投身于家具行業的起點也相當偶然:在裝修新家的過程中,她將興趣和熱情發展成事業。十多年前,當時旅居加拿大的Vivian正在為自己的上海新家收集靈感素材,翻著雜志,一眼就看中了Zaha Hadid為B&B Italia設計的“Moon System”沙發。她先是在加拿大的門店下單,再由海運發往中國,幾經周折,終于將它運到了大洋彼岸的新家。“當時,上海居民想購買這些設計真的太困難了。”留意到市場空缺,Vivian在2010年“頭腦一熱”地開設了家具展廳AREA Living。她坦言,最初并沒有深入考慮經營細節,只是一個勁兒地想把自己欣賞的意大利設計帶到上海。

                靠墻放著Emmemobili出品的Borges HB柜子,前方是Riva 1920出品的Kauri餐桌、搭配同系列餐椅。天花板上懸掛著Jeremy Cole設計的White Flax吊燈。

                AREA Living的發展經歷過一段試錯期。一開始,負責采購的兩位加拿大創意總監挑選的家具在顏色和造型上都鮮明大膽,雖然Vivian本人相當喜歡,市場接受度卻差強人意。經過不斷摸索,AREA Living的選品逐漸趨于平穩、百搭,大地色系和穩重的樣式在年齡稍長的客人中頗受青睞。近兩年,Vivian發現了新趨勢: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尋至店鋪,他們在興趣的驅動下有備而來,不但能準確叫出心儀的意大利家具的名字,甚至對背后的故事和歷史如數家珍。

                “當代中國年輕人都很有個性,他們想出挑、與眾不同,曾經廣受中國市場青睞的、平穩百搭的意大利設計在他們眼里已經有些無聊了。”Vivian介紹道。這也令她想回歸創辦AREA Living時的初心,引入那些大膽、先鋒的設計——好比當年打動自己的那張“Moon System”沙發,它極簡、超前、富有建筑感,不一定適合每一個空間,但一定能讓喜歡的人愛不釋手。Vivian透露,AREA Living正在挖掘更強調設計的新晉品牌,雖然未必能帶來商業上好看的數字,但敢于實驗、勇于突破的設計才是她真正為之激動、想帶給中國市場的東西。

                空間中央放著B&B Italia出品的Mirto餐桌,搭配同品牌的Vol au Vent餐椅和Eucalipto邊柜。吊燈是Louis Poulsen著名的PH Snowball,臺燈是Flos出品的Spun。餐桌上放著Tom Dixon設計的Spin燭臺。

                跟意大利品牌打了這么多年交道,Vivian保持著優雅和恬靜。這份事業還悄悄地影響了她的生活。Vivian回憶,在代理意大利設計之前,自己每隔數年總要更換一批家里的家具,沒想到自從入了行,就再沒有丟棄過任何一件家具。“了解到品牌在創新和制造中傾注的心血,才更懂得它們的價值,也不舍得隨意丟棄。看看十多年前買的家具,依然是好設計!”Vivian說道。


                從跑車到家具

                “現在的年輕人非常有朝氣,品位成長很快。他們熱愛生活、熱愛美,挑選家具時擁抱前衛和先鋒。”

                casa casa創始人Nelson Leung正在示范使用Antonio Citterio為Technogym設計的健身設備Kinesis Personal。墻邊盛放綠植的Urban Garden是Patrick Nadeau設計的作品。

                或許與大多數人的經歷有所相似,最早打動Nelson的意大利設計并非家具,而是跑車。“那線條、那速度,再加上引擎的轟鳴聲,人人都忍不住要多看幾眼,這是本能的反應。”回憶起早年在中國香港街頭看到法拉利跑車時的震撼,滬上知名設計集合店casacasa創始人Nelson笑言道。

                Nelson最早是一名攝影師,機緣巧合下轉了行。 第一件讓他分外心動的家具就是Philippe Starck為Kartell打造的透明“Ghost”椅,如今說起來,Nelson仍不禁流露出對意大利設計的欽佩:“意大利的創造者前衛、果敢,為了讓理想中的設計變成現實,他們樂于嘗試一切新興的材料和技術,沒有任何枷鎖。”

                墻上的壁燈是Flos的265,棕色沙發Bruce出自Zanotta。墻面上掛著藝術家Michel Temman的作品Seas. NorwayII。黑色邊幾和白色茶幾都出自Zanotta,上面分別放著Flos的臺燈,以及Vitra的裝飾花瓶。

                Nelson就這樣信心十足地走上了在中國經銷意大利設計的創業之路,2006年他創辦casa casa設計集合店,Kartell是他代理的第一個意大利家具品牌。當時,國內的消費水平不比今日,Nelson的業內好友紛紛勸他降低定位,他卻堅持用優雅的姿態專注自己真正認同與熱愛的產品。“這么好的產品,這么大的市場,怎么可能愁銷路呢?”

                然而,他還是遭遇了挫折。當時的挑戰來自中意雙方的文化落差:中國消費者對家具價值的判定尚局限于材質和做工,面對Kartell主打的塑料材質,很難用現成的語匯向顧客解釋明白它到底好在哪里;而意大利品牌主對自家產品充分自信,國際市場開發順利,卻在中國碰到了銷售瓶頸,難免因受挫而心急。Nelson作為連接雙方的中間人,自然也承擔著雙向的壓力。

                面對逆境,Nelson依然堅持著自己對意大利設計的熱愛和信念,2008年,他決定籌備Kartell旗艦店。品牌方最初開出的條件非常嚴苛,列出了所有裝修材料都必須從意大利采購等規定。然而令對方沒想到的是,Nelson對店面的設計甚至超過了意方的預想。隨著雙方交流的深入,Nelson的品位獲得了品牌認可,后來的合作也愈加爽快、順利了。對意大利品牌而言,銷售額固然要緊,但合作方的審美和理念是否能與自身保持同一水準——甚至比自己更超前、更銳利才是他們更看重的因素。

                黑色立燈出自Metalarte,旁邊的黑色桌子來自Zanotta,桌上的雕塑品都來自Bitossi,墻上的黑白照片是Nelson的攝影作品《大連》。搭配桌子的棕色單椅、戶外凳子都來自Zanotta。

                十多年前,casa casa的主要客群是旅居上海的外國人,如今本地客戶占據了絕對多數。“現在的年輕人非常有朝氣,品位成長很快。他們熱愛生活、熱愛美,挑選家具時擁抱前衛和先鋒。”今年,Nelson還開啟了與意大利設計品牌Cappellini的合作,在此之前,少有人愿意代理這一從不循規蹈矩的品牌。Nelson精心挑選的首批產品將在今年的米蘭國際家具(上海)展覽會期間抵滬,其中還包括極其罕見的倉右史朗(Shiro Kuramata)在1970年設計的標志性“Bookshelf”書柜。在設計界深耕多年,他對這個行業依然熱愛:“能天天與創新、腦洞、美麗為伴,我覺得生活簡直太美好了!”


                集體血統

                “年輕一代中國人的消費趨向理性,不再輕易被潮流影響。”

                “態思”(Tales)聯合創始人Jessica(左)與Terence,熱愛設計的夫婦二人在2011年創立“態思”,致力于負責、經營及推動部分意大利家居品牌在中國的發展。Seletti、Moroso、Diesel Living等耳熟能詳的意大利品牌都經由他們之手在中國積累了大量擁躉。

                “古羅馬人擅長做貿易,有商務頭腦,要做好出口,需保證品質、建立產品的口碑,意大利人的這個血統直到今日仍在流傳。”已經與意大利人打了多年交道的Jessica聊起這個國度時說道。近十年前,包括意大利在內的很多海外家居品牌陸續進入中國,定價及渠道卻混亂。Jessica與丈夫Terence觀察到這些現象,憑著對設計的喜愛,辭去了各自在地產及4A廣告公司的工作,開設了“態思(Tales)”,為自己喜歡的海外家居品牌制定在中國的品牌策略及宣傳、招商、定價、售后等一系列完整運營系統。歷經對設計、工藝及品質要求的沉淀之后,由意大利出品的家具經常會成為最后的選擇。如今,他們成為很多意大利品牌在中國的“總代表”,運籌帷幄著Seletti、Moroso、Diesel Living等多個品牌。“最初牽線Maoroso是被Foscarini的老板拉去他們展位上推薦,意大利人做生意的團結真是令我們佩服。”自視為國際化國家,樂于與各國優異的設計師合作,無排他性而是開放包容,他們二人如此總結意大利家具業為何得以持續進步。

                在2018年米蘭國際家具(上海)展覽會期間的Moroso展廳。如何在中國各大小展會招商、推廣各個簽約品牌,同時讓展陳方式更符合中國人的生活習慣,也是“態思”的重要業務之一。

                很多意大利品牌和Terence、Jessica創辦態思一樣,是從夫婦創業開始,發展為家族式經營的。“這也意味著其精神和工藝不會斷層,可以持續流傳。如今新一代掌門人又在創新,為品牌注入新鮮的血液。”不僅是工藝有持續性,二人也如此看待意大利的設計,“他們構想產品時,總是會前瞻性地思考。每年4月的米蘭展正是各品牌被市場檢驗的重要時刻,若現場有哪件新品遭冷遇,那么它就不會被投產推出。”采訪時,正逢Seletti在北京頤堤港開設快閃店,已經深入人心的小猴或貓咪燈、風格怪誕又吸睛的Toiletpaper合作產品等共同打造出一個足以激發人們想象力的空間,吸引了不少人駐足。Seletti與態思的合作始于5年前,“我們選擇合作品牌時會考慮其是否具備長遠的生命力”。如今,他們的判斷已經獲得市場驗證,品牌天馬行空式的產品沖擊了國內主流家居審美,尤其在更有獨立主張的年輕人中大受歡迎,“年輕一代的消費趨向理性,不再輕易被潮流影響。”

                在每年米蘭國際家具展上總能與Jessica、Terence偶遇,這是今年的Moroso展位。

                平時二人分工清晰,Terence主領創意、選品選款至品牌在中國門店的設計,Jessica統籌渠道、銷售及公共事務,一周輪番與各品牌在意大利總部開會,他們早已不是品牌的外部智囊團,而是其中的一份子。他們也常會為產品如何更適合中國人的生活出謀劃策,比如提出中國人更喜歡的顏色、材質等建議 。或許,正是這種跨文化的開放交流,令意大利好設計得以細水長流、綿延不斷。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