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1.5.19

                榫形關系

                多年來,雕塑家、湖北美術館前任館長傅中望都創作都在「榫子」發力,深植武漢的土壤,再向外不斷毒舌。她觀察自然,社會環境,以及人文、生活背景的微妙,將「榫子」這個力量轉換的工具,轉變為讓事物產生關聯的藝術載體。
                編輯 | 朱雋、余雯婷
                造型 | Judy Zhu
                作者 | 王雪
                攝影師 | Boris Shiu

                傅中望,出生于湖北武漢,畢業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特種工藝系裝飾雕塑專業,國家一級美術師。長期從事雕塑與公共藝術的創作,多次參加國內外重要的當代藝術展,作品被多個美術館和藝術 機構收藏,并被列入各種版本的當代藝術史出版物。其身后作品為在合美術館 展出的傅中望個展里的《楔子11號》。


                拜訪傅中望工作室時,正值武漢的冬天,如同長在了深秋的延長線上,一場雨雪澆打著滿地落葉,亦為空氣罩上一層藍綠色調的濾鏡。此 時,合美術館的白色立方體建筑,以及插入它外立面的多個紅色五面體,一同跳脫于霧蒙蒙的景深之外,對比下顯得格外搶眼“。去那個插著楔 子的建筑里看看”成為不少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常說的話。這些巨型五面體就是“楔子”——插入空隙中用于緊固的小工具,也是傳統榫卯結構中 最為重要的部件。它僅靠單一結構,可以將縱向力量轉換為橫向力量,對物體進行鞏固、加強與鏈接;但如若用力過猛,則會產生噴張、分裂、破 壞的反向效果。將巨大的楔子猶如藝術裝置般“釘”入建筑,形成引人入勝的視覺關系,正是在此處進行的展覽“楔子:傅中望個展”的寓意。


                傅中望工作室一景“:楔子插入樓 梯上擺滿的書籍之中,亦暗含文學作品中引言楔子的意味。樓梯下擺放的藝術作品為傅中望創作的《面鏡》。

                藝術家、湖北美術館前任館長傅中望是經歷過“上山下鄉”的知青,后來被派到湖北省博物館協助考古人員進行漆器、編鐘的出土復制工 作。恢復高考后,他考取中央工藝美院雕塑系,畢業后再度回到湖北省博物館負責展覽的陳列與修復“。楚文化的出土文物,頭是頭、身子是身 子,由榫卯結構將它們結合在一起。再比如編鐘,更是集合了最好部件進行裝配的藝術裝置......”他說,創作是跟個人的經歷和興趣有關的,從 1988年開始,他便以榫卯結構作為靈感進行當代藝術創作,至今幾乎研究遍了所有榫卯結構的相互關系和可能性。他認為,榫卯結構體現著中 國造物、造型意識的根本,蘊含著中式建筑、家具、農業生產工具的豐富“DNA”。


                如藝術裝置般的巨型紅色楔子插入在武漢合美術館的外立面。

                以當時人們對雕塑藝術的理解來看,這可謂是一次“叛逆”:不雕不刻,還是不是藝術?傅中望回應道,“整體來說,藝術是關于創造的歷 史,當代藝術家都在建構自己的藝術史。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沒有先人的創造就沒有現在的傳統。我在這個時段做我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將 千年文化遺存轉化為當代藝術,是我基于現實的表達,我覺得很真實。”


                工作室里的墻面上方懸掛的作品為《瞬間的結局》,下方擺放的作品為《物以類聚》。

                做了十余年榫卯結構之后,傅中望也曾中途停下,進行自我審視,怕作品陷入重復的圈子,會走向風格化、樣式化甚至抽象雕塑的固有模 式,背離“與現實和當下產生關聯”的藝術初衷。他因此提出“異質同構”的概念,為的是從固有造型之中“走出來”。他解放作品的材料限制:傳統 榫卯結構使用木材,他便以木材與石材相結合,甚至與生活用品相結合。創作過程中,他還提煉出一種普遍存在的“穿插關系”——存在于各種 材料、形式的構合之中,也存在于不同個體、生命之間。具有厚重文化背景的榫卯結構實體,轉換為傅中望通過藝術途徑對現實進行“辨證追問” 的思維方式。


                 合美術館傅中望個展現 ,編織作品為《無邊界》“;立式作品 為《天柱》;離散、平鋪的作品為《世紀末 人文圖景》。

                也是在對榫卯結構的沉浸研究中,傅中望充分感受到楔子的作用“。早先我在立體、平面的維度認真尋找自己的造型語言,還不想把楔子 作為獨立的藝術提出來,因為那個時候說楔子是藝術,太過觀念化。但在我做了這么多年榫卯結構后,再把楔子提出來,是符合當下語境和創作 邏輯的。”做得多了,才能深扎下去,傅中望的藝術,是將本土化的視覺語言充分學習、了解之后,再進行突破的成果“。當代藝術家僅僅憑借感覺 是不夠的,而要帶著問題進行思考。”傅中望說,傳統藝術圍繞“唯美”這個話題,要使質感、色彩、體量、結構、比例皆符合美的視覺規律“。但當代 藝術更是提問的藝術。”


                合美術館傅中望個展現 場展示的《大木作》,蘊含了中式榫卯結構的各種可能性。


                傅中望工作室擺放的《束之行者》。 

                從榫卯結構中,傅中望提出的問題是普遍存在的相互穿插與介入的關系,再到關系中必不可少的“楔子”,他已經將問題打磨得更加直接。 “因為就是五面體,相當于沒有造型了。”他解釋道“。楔子”個展形成對傅中望過往創作的整體回溯,各種“有形”的榫卯和楔子作品鋪陳了合美 術館的各個展廳,甚至穿插在走廊、通道的邊邊角角“。我希望通過展覽啟發人們思考無處不在的‘無形’楔子,甚至于,我們每個人都是楔子,相 互用楔形關系連結在一起。”如今,傅中望外出時總會裝幾個楔子在身上,在他覺得有意思的地方都會插上這個工具,再拍照記錄,而這份豐富的記錄,也成了藝術創作的一部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