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4.27

                文心相融

                在璞素品牌初創之際, 他們就頗有遠見地將其定位為“文人家居”, 而非“文人家具”。 當時他們就在店里辦茶席、 開藝術展、售賣老收藏, 可謂其風雅東方美學空間的初代版本。 時至今日,他們沿著這條融合之路不斷往前,走得愈加深入, 也愈加開闊。
                編輯 | 李君Li Jun
                造型 | Peipei Hsu
                作者 | 王小邪Wendy Wang
                攝影師 | 賈睿

                陳燕飛與陳晏平于2011年在上海創立璞素當代文人家居藝術品牌。陳晏平坐著的是璞素出品的云搖椅。在她身前的是靈芝圓茶幾。兩張小凳子是陳燕飛的私人古董家具收藏。茶幾另一側放著邀月憑幾。墻上的畫作為陳燕飛的水墨作品,他自幼熱愛中國傳統書法藝術,后又受 日本現代書法影響,形成了古典與現代相融合的審美觀與創作方式。

                非科班出身的設計師陳燕飛,幾乎完美地向我們展示了何謂融會貫通之道。他自幼學習中國傳統書法,大學時考入廣州美院平面設計系,接觸到日本當代書法家井上有一。被其狂放自由、突破傳統的風格所感染,他開始對書法的立體和空間感,感到好奇,也培養對家具的體量、空間和結構的敏感性。他想轉念室內設計,未能如愿,便開始在課余大量研究明式家具,做田野調查,并開啟收藏之路,這間接地為他日后轉投家具設計行當做好了鋪墊。 


                璞素位于上海寶山中成智谷園區的展廳共有兩層,經由陳燕飛 改造設計。一層靠窗處設計了拱形結構,特別設計的燈帶增加了空間 的律動感。左側是璞素最近出品的疊山書架,使用了傳統大漆工藝。 上面放著宛玉出品的觀音瓶。在毯言織造出品的地毯上放著昊宇工 作室的花器作品,后排是璞素出品的靈芝高低圓茶幾,上面放著潤土 出品的花器。靠墻放著經典的明式圓角柜。

                在決心成為一名家具設計師之前,陳燕飛是一名資深平面設計師,也是一位孜孜以求的書法家。與大多數設計師的職業路徑相異, 是書法真正地啟迪了他的設計。“書法影響了我對抽象韻律的理解, 它讓我對線條運用自如。其實‘書法‘’家具‘’空間’是一個整體概念, 或者說都是在探索‘虛與實’的關系,里面更有‘抽象’與‘具象’的關系,這對于我來說其實是一個必然。”陳燕飛由書法觸類旁通,悟出一套屬于自己的、具有東方禪意的設計哲學。由此看來,璞素于初創之 時便脫穎而出也絕非偶然。 


                說得更具體一些,陳燕飛一直強調其對家具線條的把握得益于書法。書法線條具有永恒之美,家具的搭建也如書法創作,其中的骨骼、疏密、點畫聯系都是一樣的。之前璞素用了很多方直的線條,比如早年的“天地雅直”系列,比較像篆隸,大氣中庸。到現在,璞素還會寫行書、楷書和草書,早已不拘于中鋒用筆,也會側鋒。線條的演變是必然之勢,這種變化讓設計更自由,于是像“玉蘭扶手椅”和“懷山靠背 椅”等更新穎的設計應運而生。 


                二層空間的角落里擺放著陳燕飛的畫室,他正在為璞素即將于寧波開幕的新展廳創作畫作裝置。地上的板凳是他的私人古董家具收藏。

                對于既互為生活伴侶又互為工作搭檔的陳燕飛與陳晏平來說, 習書法、喜收藏、愛茶道,文人式的生活方式原是他們本真的日常,璞 素一開始走的“文人家居”的路線也體現出這一生活態度的自然滲 透。陳燕飛回憶道,2011年,璞素開的第一家家具店,位于上海前法租界的常熟路上,面積不過200平方米。“這個店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 純粹的家具店,當時也賣各種茶器,還有我的書法,也有我收藏的老 家具。我們已經開始做一些小活動,也辦藝術展。”一開始就走融合路線,也與陳燕飛的個人經歷有關。他曾經在家居雜志擔任美術總監, 一有空就泡古董家具論壇,還親自到各地考察和尋找藏品。他發現, 國內玩傳統家具的模式缺少一些人的氣息,更多地從物本身出發,考察其工藝、材料或歷史,但雜志上刊載的很多歐美家居店不是單純賣 家具,而是傳達一種生活方式和生活美學,注重物件在視覺和功能上 的契合、在風格上的碰撞。等到他自己開店時,這種模式也順理成章 地成為參照。“加上當時我們也沒法做一個純粹的家具店,我只設計了十來件家具。”


                陳燕飛臉上掛著溫和的笑。陳晏平則在一旁豪爽地 說:“我們那時膽子真大,說開店就開了。就像命運一樣,很多事是自 然而然發生的,所有的經歷都是財富。” 如今,璞素的核心思想被提煉為八個字:“當代文人家居藝術”。 “就是生活在當下的文人生活品位,我們希望表達文人的審美、生活 哲學和價值觀,通過家具物件和生活場景具體地打造一種當下的生活美學,為生活在信息爆炸的現代社會的人們找回一縷內心的平靜。”除了家具設計,璞素拓展出室內設計部分,還發展出璞素茶事、璞素藝術等分門別類的版塊。陳晏平說“:從品牌創辦開始,我們的分工就很明確。他管設計,設計以外的歸我管。設計的最高決定權在他, 設計以外的最高決定權在我。”

                “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是純粹的家具店, 融合家具物件、生活場景、美食、藝術、美學課堂...... 來表達文人的審美、生活哲學和價值觀, 為生活在信息爆炸時代的現代人, 找回一縷內心的平靜。 “

                一層挑高處設有茶席,桌子為璞素出品的霸王棖天地方桌,主人椅為璞素扶風扶手椅。 右側客人椅為璞素明式圈椅。盡頭磚墻前放著璞素南山屏風,前面為璞素長清抽屜條桌,其上擺著淺堂出品的花器。右側墻上掛著陳燕飛、陳 晏平夫婦的藝術家好友鄭在東的畫作。左下為璞素雅直大禪椅。

                陳晏平不僅是一位管理和銷售能手,同時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沙 龍女主人。如果說陳燕飛從一開始就浸淫在東方文化中,陳晏平則一 直心向往之,與陳燕飛共同創業之后,她得以堅定地朝著這一夢想邁進,仿佛是不知疲倦的永動機。璞素平日舉辦的活動相當豐富“,一周一 席,一周一拍,一月一展”,這樣的頻率和內容令很多家具品牌望塵莫 及。璞素的宋式點茶、美學課堂、風雅市集和藝術展頗受“素友”(璞素的粉絲)歡迎。這不僅增加了用戶黏性,也讓璞素未來具有更多發展可能性,超越了傳統家具品牌。陳晏平說“:我是一個總想折騰點兒什么的人,以后還會做得更豐富,比如晚上可能做一間璞素藝術酒吧。因為我 不僅喜歡喝茶,也喜歡喝咖啡、喝酒。璞素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出于我自己的愛好。如果我看到這個領域里做得很好的人,我會兩眼放光,會想 能有什么合作的,我一直保持這種敏銳性。” 


                與閑不下來的陳晏平一樣,陳燕飛總在琢磨設計上的創新“。‘當代’和‘東方’是我們的兩個關鍵詞,東方是我們的審美基礎,當代是 指一種當代的表現,是希望有所創新的。”璞素新推出的“留·光”當代 漆藝家具便是基于這樣的思考誕生的“。每個設計師都會在不同階段 尋找新的表達方式。對我來說,我設計的第一個階段主要用木頭,橫 平豎直。第二個階段也是用木頭,比較圓潤。用大漆是第三個階段。年輕人的審美已經發生較大的變化,他們更追求色彩、自由的形態和更具藝術感的表達。目前我的摸索只是開端,但我覺得以后這種取向會變得更主流。對于設計從業者來說,我希望保持一種超前的敏銳度。 大漆很有中國特色,它體現了傳統的工藝和表達,但它相比木頭的優勢在于:它的顏色可以很豐富,我們有傳統的紅和黑,也有特別調制的紫和粉,顏色更現代;它可以在各種不同胎底上做造型,質感更自 由,我們結合了紅木、實木和榫卯工藝,還有金屬和石頭等材料,表達 方式更富有當代氣息。” 


                一層空間相當開闊。墻上掛著孫堯的畫作。陳晏平坐在璞素天地圈椅上,身前是璞素純和長方桌。陳燕飛身后是璞素疊山書架,上面放著宛玉觀音瓶。

                在對現在的評估和對未來的憧憬上,陳燕飛和陳晏平的表達毫無二致。我們知道,有些時候,生活的味道如果重一點兒,品牌的調性可能就會下來一點,這是關于選擇與平衡的哲學。現在還談不上完美,但我們最大的一致在于理想需要被落地,要一步一步去實現它。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