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5.5

                夢里造夢

                策展人的工作,是聆聽、 整理不同的故事,也創造不同的故事, 既能爬升到陽春白雪的理想里, 又能跌落到瑣碎的現實里, 還有太多身不由己。“在藝術家的夢里, 再去完成一個自己的夢。”
                編輯 | 余雯婷
                造型 | 遠方
                作者 | 余雯婷
                攝影師 | Boris Shiu

                崔燦燦,策展人、寫作者。從2012年開始由他策劃的主要展覽和活動近百場,近 年他所策劃的群展包括九層塔、新一代的工作方法、小城之春等。策劃的個展包括陳 丹青、陳彧凡、陳彧君、馮琳、韓東、何云昌、 黃一山、姜波、厲檳源、劉韡、劉港順、劉建華、李青、李季、李占洋、牧兒、馬軻、毛焰、琴嘎、秦琦、隋建國、史金淞、沈少民、譚平、 王慶松、尹朝陽、袁運生、宗寧、政純辦、張玥、張永和、趙趙等藝術家個展。

                崔燦燦的過敏很嚴重,他笑稱這是常年以“打雞血”狀態奮戰在 搭建、刷墻的展覽現場所付出的身體“代價”。他幾乎每年都要策劃幾十個展覽,從嚴肅的學術展到先鋒的藝術項目。作為策展人,他的名字與勤奮、高產、高質量、新思維聯系在一起。剛過完35歲生日的他感嘆“:人對價值感的認同很重要,沒人會真的在乎你的名字,你自己不 愛惜名字背后的品質,誰會愛惜呢?” 

                我們恰好在春節后,他尚且能“喘口氣”的間隙,走進他的工作 室。即便這樣,工作室也以原生態的方式透露著他的工作軌跡:幾塊寫滿了即將開展的文案黑板,隨意摞放的厚重畫冊,待客時未吃完 的水果和來不及收拾的茶具,拎包便可出差的行李箱......他常在中午打車過來,先不進屋,就站在院里抽根煙、發會兒呆,感受北方的四 季,尤其是秋冬的衰敗之景。他感嘆,去溫暖的南方辦展,酒店門口那 些常年不敗的嬌艷鮮花,曾讓他感到不適“,對我來說,自然不是讓人 愉悅的,而是教會你如何去理解生命的意義。”對萬事萬物保持敏銳, 提煉出價值和觀點,這是策展人必備的素養,而他的言語,無不成型在一條從感性認知到理性升華的路徑里。 


                崔燦燦在工作室的日常工作,便是不斷的看和梳理藝術家的畫冊資料,然后在紙或黑板上記下思考的邏輯線索。

                下午常有藝術家朋友來談工作,晚上是他寫作、做方案的時間,結 束后再看一部電影。看似有序的安排,又穿插著無數個電話會議,切換在不同的藝術項目上。但他又笑說“:我其實挺閑的!但你怎么去理解‘閑’呢,你對時間的要求是什么?”他希望自己的時間是高效、有質量的。而融合性的多線工作,是他對擁有高質量時間的一種選擇“。我一 年做十幾個展覽,每次都在調動一種新的認知,一種新的狀態。”他很 羨慕電影中神父的職業“,在一個小房間里聆聽不同人的故事,做策展也是聆聽不同人的故事,創造不同的故事。”策展人的工作,既能爬升到陽春白雪的理想里,又能跌落到瑣碎的現實里,還有太多身不由己, “你需要在藝術家的夢里,再去完成一個自己的夢。” 


                “當我們的工作方式越多元、融合, 越擺脫程式化的束縛,我們便越接近時代的本質,這個本質是多元與復雜的, 也越接近能激發創造力的臨界點。” 

                工作室里有一整面墻的書架,放置 著崔燦燦的書和畫冊。他每年都要添置新的書架。書架的臺子上,擺著他曾獲得的各種藝術獎項。墻上的作品為陳彧凡的《無題》,布面丙烯,2015年創作。 

                這樣的夢,始于他從江蘇的小縣城走到南京,成為美術雜志的編輯,跳脫于他辭去這份穩定工作來到北京,在黑橋做起實驗藝術 項目。而如今這個夢變得更加深遠廣闊。2021年,他在深圳坪山美術館的展覽項目“九層塔”,便搭建了一個復雜的“夢中之夢”。他邀請建 筑師、藝術家做各自擅長的事情,再整合成一個融合式的作品。他說: “對我來說,好的創意融合,要把想象力落到實處,形成一種合力,解決或探討一個普遍存在的問題,就像是一次專家會診,而不僅僅是拓展藝術家、建筑師各自的邊界,它需要有更大的社會價值。” 


                即便是為陳丹青、袁運生、羅中立這樣功成名就的藝術家辦展, 他依然渴望跳出固有的模式,找到新的思維線索,保持“小白”的狀態。他說:“我希望在不同的展覽里,保留好奇心和興趣,進入不同藝 術家的世界觀里去。我們常思考如何提升創造力,創造力不是擺在桌子上隨時就有的,而是磨煉出來的,是你不斷跟新事物發生關系,再 反饋給你的。” 他愛用手寫的方式,抓取瞬間的靈感,無論是在本子上,還是黑板上,這是他多年的習慣。疫情之前,他常一個人背個雙肩包,帶上水和漢堡,流連在世界各地的美術館、博物館,像建筑師、設計師一樣,手繪展覽的動線、布局。他打開一個抽屜,里面滿是記錄的小本,這是他累積的 養分,最終又都化作解局的靈感鑰匙“。這幾千個展覽的學習、淬煉,常讓我在面對展場瑣事時,三分鐘內給出好的直覺方案。” 


                崔燦燦身后的鐵柜里裝滿了他用來寫策展思路的資料紙張他說自己的寫作都是先打手稿在紙上先把主要框架寫出來然后再去豐富他背后為宗寧的攝影作品故事》,2019年創作

                他毫不回避自己對于表達的欲望,以及他的野心和能量。他很欣賞《牛虻》里的一句話:有限的生命,無限的事業。我一直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但雄心勃勃也是一種品質。我們常說未來感這個詞,它意味著你感到前面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還有一個遠大的目標,同時也要保持一顆謙卑之心。他亦承認自己常年焦慮,陷入難以控制又 無多大意義的自我分析里,而他的解憂之道便是,唯有實踐,用新的狀態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