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5.7

                生之長 精神場

                他持續描繪著一幅市井與大型園林般的城市長卷, 嘗試注入設計的力量,以改變現實的城市面貌, 追尋中國現代新建筑觸類旁通的那一瞬間。
                編輯 | 田海鳳WindyTian
                造型 | Lily
                作者 | Lotty
                攝影師 | Boris Shiu

                位于加拿大密西沙加市的夢露大廈是馬巖松帶 領的MAD事務所在國外的第一個項目。這件作品以建筑的存在性反思了當地城市地域的獨特性考量。 右邊是其概念建筑800米的模型,以靜默的批判性詮釋了高層建筑的現實狀態。

                從MAD事務所的頂層天臺俯瞰北京,溫熱鮮活的城市街角赤裸裸地映照著整座城的新與舊、高與低,以及它所有的樸實與綺麗。馬巖松心中理想的“山水城市”隱隱退去,抽象成一種寫意的精神渴望, 那是他所有建筑的底色。他坦言“:那是不太現實的理想,只能是建筑實踐的一種重要動力。我倒希望自己能跟時代保持一點兒距離,同時 又有點兒獨特。其實我就是想設計那些能改變現實的東西。” 


                中國建筑師馬巖松,MAD事務所創始合伙人。投影是建筑師馬巖松為亞布力企業家論壇永久會址創作的手繪圖。

                站在天臺上,周圍是低矮傳統的青瓦灰磚四合院,遠處交錯著高 低起伏的高密度現代樓宇。MAD事務所像破土而生的“島嶼”,與北京城既遠也近,就如他本人,在試圖跳脫出當下站在高處追逐遙遠的期 待時,又置身于現實解決具體問題。這是每個建筑師內心被包裹的矛盾點。 


                “中國現代的新建筑到底應該是什么樣?”馬巖松無數次問過自己,也無數次在實踐中嘗試回答這個問題。在他看來,中國現代的新建筑不應是西方現代建筑體系的復刻,也不純粹是傳統古典建筑的遷移,甚至不是二者嫁接的折衷主義 。“我們希望建立的是一個既現代、影響世界,又有中國獨特精神的設計。”但現實在很大程度上不僅忽略了東方文化的現代性存在與內在傳承,同時也沒有在高度融合下促進新生命力的接駁。能不能拋棄所有的傳統形式和符號,深入地理解傳統精神?這是一個命題。 


                位于巴黎市中心Clichy- Batignolles社區的UNIC是MAD事務所在歐洲首個開工建設的住宅設計。馬巖松希望通過多變的退臺來模糊建筑與自然的邊界,把公園的自然延續至建筑的立體空間,讓人與自然通過建筑產生對話、相互融合。UNIC猶如多座層疊起來。

                馬巖松曾說,他更希望自己設計的建筑帶一點兒爭議,引發一些討論,從而變成一個思辨的載體,對城市也許更有意義。無論嘉興火車站改造,還是海口云洞圖書館,又或者是百子灣公租房項目,他從 審視和幕后觀察者的視角,用建筑實踐試驗著不同的可能性。他更注 重人們在自由開放狀態下的融合性,那種碰撞是帶著裂變的化學效 應。正如事務所最新完成的第一個社會住宅項目——百子灣公租房, 他在千篇一律的大型住宅項目規劃中,開了一個“另類”的頭。

                 

                他在百子灣公租房項目中嘗試將社區圍墻打開,讓社區與城市相互融合,把社區切塊,讓內部形成開放的街道。同時花園抬升至二層,然后用一個步行體系貫穿在不同的空間之中,由此一來,被街道分塊的社區又通過不同的功能性空間相互連接起來。他在建筑實踐中突破常 規,讓尺度與人更加親近,讓龐大的社區融入居民的生活中,喚醒住宅的社會性。這個設計既包含了人們日常生活的軌跡,也把城市公共空間的原始狀態激發出來。他想要的是把城市交還給市民。 


                建筑師馬巖松的背后是長方形玻璃窗框出的城市背景。這個開闊如畫框一樣的窗戶出現在MAD事務所的眾多 空間中,似乎提醒著每個建筑師,他們建造的正是身后自己所在的城市。

                公共空間跟人的關系本就是直接、開放、平等、親人的,是具有啟發性的精神場。它是人與自然相互融合的渡口。他說“:融合就是互通、交流,是無阻隔的人與人的溝通。”只有文化、觀念等互通了,多元的思維才會萌生。這也是所有進步和新生力量的土壤。把所有的邊界 拿掉,那種山非山、水非水的超現實時空宇宙觀是根植于中國人血液里的生命哲學。在馬巖松看來,建立在功能、技術理性根基之上的建 筑可以是溫情的,其穹頂之下的精神向往是人情感的最終訴求,亦是人們身份認知與歸屬感的根本。 

                “我更希望自己設計的建筑帶一點兒爭議, 引發一些討論,從而變成一個思辨的載體, 對城市也許更有意義。” 

                最新完成的北京百子灣公租房是MAD事務所的第一個社會住宅項目。馬巖松希望能夠在具體實踐中突破常規, 用設計推動中國社會住宅創新,讓空間和建筑服務于人,讓龐大的社區融入城 市和居民的生活,喚醒住宅的社會性。

                建筑師的先鋒性不僅表現在一棟建筑上,還是它背后的思想。所以我的建筑是批判性的,但我并不排斥把更好、更和諧的那個場景描述出來。馬巖松毫不掩飾對大型國家公共建筑項目的渴望,他想用建筑的敘事為城市更多普通人帶來些什么,即便成果極其有限。他 “:我想挑戰自己。千城一面、空無一人的公共廣場、缺乏人性的設 ......如何做出改變,這可能更為重要。在城市建設中,建筑師要像斗士,有些博弈不能放棄。他說“:我覺得自己越挫越勇。實踐與洞察成為建筑師馬巖松的一種習慣,也成為他用行動去 改變的武器。他更想做一個實際的踐行者,讓建筑給更多人帶來有效的社會價值和意義。即便是靜默的建筑,亦有屬于它的觀眾。“ 如果美的創造沒有觀者的共鳴,那么它是不完整的,即使這種共鳴有時需要跨越很長的歷史時空。馬巖松希望自己設計的建筑能夠脫離當下,成為跨越時間的存在,這反而有可能給這個時代增加豐富性。所以我還挺相信源于最 本能的個人主觀的那種力量。這種力量可以穿越時空,很感性,也很 有生命力。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