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5.16

                無界之界

                不為跨界而跨, 對融合跨界保持著開放心態和謹慎底線: 一件作品的誕生, 不只是一個跨界的行為。 因為“不是藝術去融合一切,而是一切都在與藝術融合。
                編輯 | 余雯婷
                造型 | 遠方
                作者 | 余雯婷
                攝影師 | 王為 / Stylist 遠方 / wvriter & editor 余雯婷

                趙趙,當代藝術家,收藏家,穹究堂創始人,其代表作有星空系列、天空系列、塔克拉瑪干計劃、彌留系列、蔓延系列。他的前方條案上擺放的是一件龍泉青瓷瓶,以及遠方為此創作的花藝。 

                判斷趙趙有沒有在“穹究堂”很容易,就看他的辦公室有沒有點上香,盡管他不常去,但只要他在,點香、泡茶,必不可少。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來看畫或古物,他就將桌子擦拭干凈,將古器物鋪陳開,用不疾不徐的語氣,從5000年前開始講起,而這一講,半天就過去了。 而在他宋莊的工作室,這種融合的濃度則更加飽滿,幾層樓的空間, 被他用數不清的畫冊、資料、古器物、茶道具、大大小小的造像越填越滿,而每件器物都有“靈氣”,仿佛帶著所屬時代的文明記憶,讓人恍惚間不知身處哪一年的空氣里。好在,你還是能從工作室里,那些靠 在墻邊他此時此刻正在畫的畫,養了多年的植物、小動物,切回到當下。他每天就穿梭在這種古今交匯的情境里,久而久之,各種能量也在這個小宇宙里達成了一種平衡。 


                如今跟在趙趙名字后面的稱謂有:藝術家、收藏家、穹究堂的創辦人。這已是今年他給自己的身份做減法后的提煉。此前這個名字后面還有一長串的描述:潮牌創立者、跨界合作......在大融合的商業時代,大眾往往會不自覺地去記住那些即便非主要但有辨識度、新鮮 度的事情和標簽,這常常給不想被定義的創作者們帶來無奈。他說: “我甚至不把自己看做是藝術家,我可以是任何身份,因為我并不想設定為任何一種身份。” 


                拍攝時,穹究堂正在準備《花·· 術家》展覽,展出古代花器、傳統花藝,與藝術家以花為題材創作的作品。左側墻壁上為劉煒的作品《花兒》,右面是趙趙創作的《菊花》,地上是一件李朝的大花瓶,旁邊是一件北齊白石夜叉造像。

                事實上,無論是他此前和路易威登的合作,還是其他跨界藝術項目,又或是當前的各種跨界合作邀約,他都保持著開放的心態和謹慎的底線。這個底線是:能否成為一件作品,而不只是一個跨界的行為。 他不會為了跨界而跨界,那樣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價值“,當我開始介入新的領域或使用新的材料時,首先思考的是,這是不是我的作品需 要的,和我愿意嘗試的。”在藝術與融合成為炙手可熱的話題的當下, 他始終相信“:不是藝術去融合一切,而是一切都在與藝術融合。” 


                “對古代的研究和對未來的想象,是被影響之后所做的反應,我在這個影響之下 做出來的作品,多少會和接受到的 信息有某種聯系。” 趙趙身后是以花為題材創作的作品菊花》。

                在趙趙的心目中,藝術是嚴肅和專業的事情,需要用持續的專注和熱情,高效的工作方式去完成;而不是當你擁有了一定的積累,便可以停下來,左顧右盼,消耗自己。在成為藝術家之前,他曾在不同領域里磨煉,音樂、攝影、甚至是電影,種種嘗試都沒有動搖過他對于藝術輸出的渴望,就像他的少年時代,曾在新疆聽到袁運生的建議,“做藝術就要去北京”,于是他就來到了北京。我們在草場地的餐廳里,遇見十多年前熟識他的朋友,提起他便說,“哦,趙趙啊,當年我們一起工作,大家都在休息,他就是不停地做作品。” 

                從穹究堂空間過道的落地窗向外看,有著非常曼妙的自然景觀。中間放置的是一件宋代的青銅器。

                又比如,他喜歡讓自己周邊的氛圍沉浸在茶、香、建盞,古物建構的世界里,但對他稍有了解就會發現,這不是文人隱士的浪漫情懷,也不是生活方式的附庸風雅。感性的時刻,好像只存在于入手的瞬間,接下來的時間留給理性的分析和研究。他會細致地為藏品分門別類,梳理出邏輯體系和知識脈絡。他的工作室里有一位專職的攝影 師,每天為器物拍照,一件唐或宋的器物,可能會留下上千張照片,不放過任何一個紋樣、細節。他還會從創作者的角度,去思考這些器物是怎么完成的,有什么樣的技術壁壘,而這一切的思考與實踐,最終又能在他的展覽和藝術創作上找到呼應的線索。 


                一層空間里懸掛著趙趙的作品《世界啊》。他如此解讀這件作品“:世界是一個名詞,世界啊’則是一個感嘆詞,它是有限生命面對無限之美的驚嘆。”

                今年初,趙趙有好幾個展覽在進行,上海龍美術館的同名個展, 首爾和曼谷的展覽,以及穹究堂關于花與器物、藝術品的展覽。高頻次的展覽,需要有足夠豐富的作品體系去支撐,而駕馭龐大的作品數 量,背后往往是藝術家對于時間的取舍,這種取舍又必須是智慧的。 他將自己的日常生活壓縮到最簡單,過著“歐洲時差”,中午起來,下 午客人來談事情,干一點瑣碎的工作,晚上開始創作,一直到天亮。除 了喝茶、看書,他幾乎沒有什么消遣,娛樂不在他的字典里。 


                他仍然在嘗試新的創作風格,尤其是在繪畫上,與此前相比,可以看到更多向內走的痕跡。他相信創作的直覺,絕不會在想的清晰明白的時候下筆,而一定要在混沌未開的時刻開始畫,只有這樣,他才會覺得這幅作品可能成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