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6.6

                時間折廊

                “最吸引我的是海本身, 以及東邊常年被海水侵蝕、拍打的礁石如懸崖 一樣的特殊地貌。那是一個比較詩意、純粹的場地。” 當建筑師華黎談及第一次面對位于膠東半島的這個海灣時, 他的描述,呈現的是彼時眼前那片浩瀚無垠的大海。 觸動他內心的, 還有一艘傾身擱淺在海灣、 銹跡斑斑的老船。
                編輯 | Windy田海鳳
                造型 | 韓健
                作者 | Lotty
                攝影師 | Boris Shiu

                海邊折廊選址于村莊和海灣之間的沙地上,沿著海岸線伸展、拉長,與此同時,又仿佛被海灣兩側的半島所擠壓,呈現出彎折的姿態——向北,將人們的視線引向大海 的不同方向;向南,結合地勢的變化,形成若干個尺度宜人的微庭院——在錯落的村莊與廣闊的海平面之間,小與大兩種尺度在建筑中同時展開。 

                “那艘廢棄的老船是海灣最美的景觀。“華黎笑到。無論船來自哪里,又將被拉去哪里,找個讓人唏噓的廢墟感畫面一直印在華黎的記憶里,也是他對海灣初印象場景的一個標記和刻度。它擊中的是作為一個創造者深埋于心底的復雜情愫,然后只待一個發泄的出口。


                環繞海灣的西側有一個老舊碼頭,大大小小熙熙攘攘的往來船只停靠在岸。華黎設計的海邊折廊就在這個海灣的腹心,面對大海,背靠著一個很大的村落。海灣容納了最原始的自然特質,又包含村落日常生活的瑣碎人文質地與溫度。對 于華黎而言,這種兼容并蓄是一座建筑誕生的最好土壤。漁村、大海、礁石,甚至不遠處的爛尾樓,這些雜糅的多重元素混合在一起,就像一個合集清晰地描畫出這個海濱漁村的景象,隨之新建筑的輪廓也在他的腦海里逐漸構建起來。與亙古 翻滾的大海相比“,身后一直在改變的村落和現實反而成了一種相對定制的狀態”。在變與不變之間,建筑的存在像一個靜默的守門員,見證并參與時間的行進。 


                華黎,跡·建筑事務所 (TAO)創始人及主持建筑師。 其身后是多年手繪的建筑草圖,以及收藏的Giorgio de Chirico的版畫。

                對應海灣沙灘的自然特質,整座建筑的形態像撥動琴弦時產生的聲波,有了讓人動心的折痕。華黎把剛剛落成的這座建筑取名為“海邊折廊”。他并不想一味直白地與自然直接對抗“,我不希望它一眼就能被看到頭,曲折變化的節奏性建筑敘事更能給人豐富的體驗感”。這種欲揚先抑的含蓄回應了東方人內在的性格特質,婉轉的迂回是人的心理需求的慰藉,看不到的地方最是撫慰人心。在折廊里,你可以看到大海,也可以遇見自己。 


                折廊就像漁村在整個海灣的一扇屏風,它和緊挨著的濱海公路就像兩條平行線,從兩側共同延伸至遠方。西側的公 路比沙灘高三四米,與屋頂剛好在同一高度上。這條路可以直接銜接到建筑的屋頂,讓屋頂變成一個自然伸向大海的公 共觀海平臺。人們可拾級而上,在不知不覺中走上屋面,蜿蜒的水平面讓邊界與距離變得曖昧,直至消失在海平面,融入 天與海之間。所有的功能和內容都在屋頂之下。住在村子里的人遛著彎兒從公路穿過建筑,然后到達沙灘與海邊,就像來 到自己家的后花園。折廊成了村民的一個公共中心,就連開車前來的旅行者也有了駐足放松下來的理由。趕海是這里的 生活常態,不緊不慢,跟折廊異常契合。“我覺得這座建筑有一種城市性,里面包含餐廳、咖啡店、買手店、浴場等,就像街道,把城市的好多生活和內容組織在一起,給人歡迎的開放姿態,有著極強的可滲透性。” 


                光線從不同的縫隙與窗戶中涌入,將空間雕刻成型。在這里,空間與人互為彼此的風景。 

                在被線性拉長的建筑中,隨著空間的收與放、光線的明與暗,人們在行進中感受建筑深沉而有節奏的呼吸。“彎折”的動作讓人們對建筑的體驗不斷被轉向。在此處,大海成為人們空間感知的重要坐標


                在折廊的南北兩側,華黎植入了不同的微型庭院,讓它產生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向北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舒闊, 向南則是內向的安寧與靜謐“。分散的體量形成眾多分岔的路徑,人們可直接穿過建筑,抵達明亮的沙灘,也可以走向未知的陰影深處,在迂回曲折的游走中,不斷地以新的角度與大海偶遇。”當被問及為何不用當地的石頭時,華黎說“:用混凝土完全渾然 一體澆筑出來的建筑可以塑造一種自由延伸的一體感,牢牢地嵌固在場地里。它是屬于大地的,但同時它也可以完成部分建筑體的懸挑,在重心向下的同時,兼具向上升騰的氣質。這兩種狀態要同時存在,這是石材難以達到的。”砌筑的建筑,其石頭與石頭之間的分縫有被海風穿透的疏離感,那種穿透力似乎帶著被吞噬的強烈張力,在北方的海邊讓人稍有不安。 


                海邊折廊以匍匐親吻大地的姿態完全消融在天際線與海平面之間,華黎說“:就像在自然中創造了一個人工的平面, 它浮在空中。在這個平面的邊緣,你能夠看到海、看到山......實際上,它讓你與現實中的大地脫離了,產生了一種和遠處的關聯。這是由近及遠的心理創造”。在他看來,任何存在于自然中的建筑,其最根本的意義來自它和大地、天空的關系。 這一點似乎都已經被忘卻或者被覆蓋。重新談論這一點,其實也是在提醒大家,無論走多遠,我們終將回歸初心。 


                跡·建筑事務所(TAO)創始人及主持建筑師華黎在位于北京草場地的事務所接受了《安邸AD》 的采訪。

                如果說折廊是一條線,那么與之遙遙相望的浮亭就是輕落在東邊的一只海鳥,亦像守望著折廊的瞭望臺“。它不像一座建筑,更像一個裝置,很輕,好像只是臨時待在這個沙灘上,隨時要飛起來。”折廊和浮亭更像是一個人的兩面,它兼容了兩種性格:一部分屬于大地,是向下的堅如磐石,穩重如底色;另一部分屬于天空,向上輕如鴻毛,心向自由。這種聯結就像那艘擱淺的舊船,它們有著宿命般的相似。 


                對于華黎而言,建筑永遠要回應和面對的一個問題是:時間里的永恒性與瞬間性。在時間的秩序里建筑要表達什么樣的態度極為重要。這也是老建筑會打動人的原因。它是一個從舊到新的連續體,包容了自然事物的有機生長過程。 


                浮亭位于海邊折廊的東邊,與海邊折廊遙遙相望,相得益彰。 

                華黎說“:建筑師是一個雜家,建筑學是一門雜學,建筑是一個復雜矛盾的集合體。”因為“于百家之道無不貫通”,所 以海邊折廊的建成既有前期的規劃、建造,也有后期的運營考量。華黎并不對建筑做預先的設定,建筑無論尺度大小,也 無關何地,關鍵在于建筑身后能夠產生更多的社會影響和意義。 翻開他的一本本建筑手繪草圖,我們看到了未來將矗立在不同地方的建筑幻影。那里有關于一個建筑師對未來的全部期許和構想。他說“:設計建筑是一個不斷對抗和尋找的過程,這猶如爬山,只有用身體丈量了每寸山路后,你才真正理解了山,這個過程并無捷徑。”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