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6.10

                建筑有愛

                有些人以“那個甘多的男人”稱呼他。 無論在哪里,2022年新晉的普利茲克建筑獎得主Francis Kéré始終堅信,建筑的意義是利用當地的材料建造屬于那里的房子, 然后讓那片土地變得更好。
                編輯 | Windy田海鳳
                作者 | 許育華Kerstin Yuhua HSU
                攝影師 | Robert Rieger

                建筑師Francis Kéré手繪建筑草圖,以及隨手畫的靈感圖。他喜歡為太陽、樹或云劃上笑臉,因為理想的環境讓人想要擁抱。 

                Francis Kéré的事務所Kéré Architecture位于德國柏林多元文化匯聚的Kreuzberg區。從2005年事務所成立以來,他就像在這里生了根,一直在這一帶工作、生活。在日常生活里,他幾乎不搭乘交通工具,喜歡走路,有時候走得遠一點兒,便會一直走到舊機場Tempelhof的公園里。早晨 的辦公室里飄著咖啡的香氣,10多位來自世界各地十幾個國家的員工交錯說著英語、德語、法語,像一首語言的合奏曲。 


                建筑師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以下簡稱Francis Kéré)1965年出生于非洲布基納法索(Burkina Faso) 2004年畢業于德國柏林工業大學建筑學專業,2005年在德國柏林成立了自 己的事務所Kéré Architecture。現生活與工作于布基納法索和德國兩地, 2022年獲得普利茲克建筑獎。他的重要作品有甘多小學、布基納理工學院、 馬里國家公園、肯尼亞獅子初創園區、布基納法索國民議會等。 

                2022年普利茲克獎宣布后,不只是布基納法索人,整個非洲都歡欣雀躍以他為榮。“我從事建筑這份工作很多年了,不簡單,但總歸做到 了。”在他看來,2022年普利茲克建筑獎榮譽的意義在于一種肯定:肯定了他長久以來作為一個建筑師的所有付出與努力。作為史上第一位非洲 裔的普利茲克建筑獎得主,Francis Kéré的成長經歷就如他的建筑一樣與眾不同,是一個啟發人心的勵志故事。 

                “得獎的意義很大, 因為那意味著 自己做的事真正串連起了人們與土地。”Francis Kéré在他位于德國柏林的辦公室內,其中木質ZIBA坐凳是為2016年米蘭Courtyard Village裝置設計,也是2017年蛇形展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ZIBA坐凳是他從傳統的西非凳子中汲取靈感,用手工工具,由實心乳木果木雕刻制成。


                他在布基納法索甘多(Gando)長大,那是個沒有干凈飲水來源、電力、基礎 建設的小村莊,甚至沒有學校。Francis Kéré是村長的長子,父親希望他學習讀書、寫字,因此他7歲時便離鄉背井到外地上學,是村里第一個上學的孩子,因交通、通訊不便,一離開便斷了聯絡,無法常回家。是什么讓一個孩子忍得住離鄉寂寞,好好讀書,并堅定地、始終如一地努力,直至實現理想?Francis Kéré毫不猶豫地說“:是愛。你愛你的社區,所以你與人們緊密相連。我真心相信,好好學習,再將其用在自己以及與自己相關的人身上是多么重要。如果不愛我的故鄉,我不會再回到那里。”他常說起一個小故事,幼時放假回家,等再啟程去上學時,村里的女人們都會從身上拿出一毛錢給他,鼓勵他,因為他是整個村子的希望。小時候的他看到家人每兩三天就得修房子,以及100多個同學坐在炎熱的學校教室里,沒有通風與采光,室外炙熱如潮時,他想“:為什么我們不能做得 更好?“”想改變”成為他希望做一個建筑師的起點。 


                2014年完成的布基納法索的Léo外科診所和健康中心,由夯土磚建造而成,外墻上設計了凸起的多彩窗戶。巨大的懸空屋頂用于遮陽,并配備了雨水收集系統,可供灌溉使用。 

                建筑師Francis Kéré成立了“Schulbausteine für Gando e.V.”基金會,用于籌建布基納法索甘多小學,后來于1998年更名為凱雷基金會,旨在倡導兒童擁有舒適教室的權利。布基納法索甘多小學是他的第一個建筑作品。

                1995年,他獲得獎學金,到德國柏林工業大學讀建筑專業,畢業之后,他頻繁來往兩地。2001年還是學生的Francis Kéré便與布基納法索甘多村民齊心協力,就地取材,用當地最常見的黏土一次次手工槌打,經過水泥強化,形成吸收熱量的磚塊,然后用傳統的造屋方式蓋了甘多小學。 他的設計可將涼爽的空氣保留在室內,同時又能讓熱量通過天花板和寬大的懸空高架屋頂散發出去,從而在沒有空調的機械干預下實現最大化的通風效果。建成后的學校舒適、通風且明亮,可以供附近不同村落的幾百個孩子上學。這是他的第一件作品,也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普利茲克建筑獎的評審們評價 Francis Kéré“:以其全部作品向世人昭示,根植于當地的材料,能夠創造無限的力量。他的建筑,為社區而建, 與社區共存,直觀反映出社區的所有方面——從建造、取材、規劃到社區的特質都已融入建筑。”當代綠色、永續建筑被視為Francis Kéré建造中 不可缺少的標志,他總是巧妙地以當地材料聯結并順應自然,渾然天成。人們好奇他的靈感為何、如何處理材料,他感性地說道“:我生長在一 個人與自然共生、人們尊重大自然的地方,在我的文化里,人們相信樹木有靈,它們能帶來生活的和諧;而我在西方接受的是知識與專業建筑教育,我將它轉譯并應用在非洲,成為我的建筑語言,那些建筑是兩者合二為一的我。” 


                Kéré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展示著不同材料,像裝置一樣將它們堆疊起來。

                在事務所的陳列架上展示著用建筑師家鄉特有的黏土材料制作的藝術作品以及部分建筑模型。

                不要因為有錢,你就浪費材料, 也不要因為貧窮,就不嘗試創造出品質。 ”Francis Kéré的事務所創意總監Fabiola 說“:在這個辦公室里,一切都是透明、開放、流動的。Francis常常旅行,到布基納法索工作、到慕尼黑教書、到世界各地出差,但我們永遠都找得到他。


                “利用當地最容易取得的元素與材料”是Francis Kéré最核心的建筑理念。他強調“:不要因為有錢,你就浪費材料,也不要因為貧窮,你就不 嘗試創造出品質。”Francis Kéré在甘多蓋學校、醫院與社會福利中心,當地人以這些房子為傲,外地人討論、想親眼見識,后來,整個布基納法索 都認得這些建筑了。有些人并不認識Francis Kéré,便以“那個甘多的男人”稱呼他,這位來自甘多的建筑師及所作所為改變了這座小村莊的命運。他在在甘多的團隊有100位員工,他們之間像是師父與學徒般的關系。他毫無保留地將蓋屋的技術傳下去,如此便能永續地服務家鄉,而不 只在布基納法索,在非洲的莫桑比克、肯尼亞、烏干達......你都能見到他的足跡。當我們問起Francis Kéré在建筑書籍之外,平時閱讀什么書時? 他打開背包出乎意料地拿出一本《孫子兵法》。2014年Francis Kéré在一場演講上,以管子的“十年樹木,百年樹人”,解釋自己在家鄉的建筑理念, 顯然,他不只游走西方與非洲文化間,東方哲學亦為這位謙遜的建筑師帶來靈感與啟發。 


                Francis Kéré在德國柏林Kreuzberg區的事務所辦公室。 

                正如他的建筑,他溫暖、樸質、真誠、耐心、熱情,總是談著如何為家鄉做更多更好的事。“我現在更有自信,充滿能量,獲獎讓我的聲音更有分量。能持續地做建筑,并通過建筑推動人們創造和完成他們的工作,這樣的喜悅比起獲獎帶來的負擔要大得多 ”。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