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7.7

                材料的叛逆

                李濤利用日常建材和裝置性的組合擺設,將工作室打造成一個在抽象和現實之間游離的藝術世界。游走其中,熟悉感與陌生感并置,各種情緒在此誕生。
                編輯 | 宋楊
                作者 | 夢真
                攝影師 | 雷壇壇

                這是李濤2022年的新作《箱中箱》,材質為彩色GRG。作品是幾個包裝箱的重疊樣態,呈現出附屬品代替內容物作為主體時的價值變化,借此表現價值衡量標準是如何被撼動的。

                李濤的工作室位于順義西田各莊,2003年,他偶然到住在這里的朋友家做客,被村莊由自然包裹的開闊疏朗所吸引,在“地利人和”的機緣巧合下,他的生活和工作重心,逐漸都轉移到了這個村子里。在近二十年的“自然演化”中,李濤的工作室歷經了三次改造,范圍一點點“擴展”,他不喜歡使用“擴張”這個略帶“侵略性”的詞來形容,他笑著說:“我更喜歡一些‘中性’的詞。”目前他的工作室由三部分構成:一座三層的主樓、一座二層的主工作室和一排配房。


                墻上掛著的作品是《彩色波狀板》。

                三層的主要是李濤個人屬性最強的一片區域,經過好幾輪的翻修整理,一點點打磨,終于使得整個空間為他的創作服務。工作室中到處都是一些日常隨處可見的原材料,木板塑料、鋼管、尼龍板、水泥板,在各種裝置性組合擺設中,它們盡可能保持著樸素原生的狀態,帶來開放的視覺感受。他希望利用日常建材的原本材質將工作室打造成似是而非的、在抽象和現實之間游離的藝術世界,借此構建一種超越模仿的與現實之間的對應關系。游走于其中,像是在一個平行于現實的世界里,熟悉感與陌生感并置。


                李濤,當代跨媒介藝術家。他的創作注重自我內心情緒秩序,借助不同的材料與質感,以異樣的形式發散出來。

                除了“材料世界”的構建,李濤還想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做一個空間情緒的實驗,關于空間氛圍的意象與情緒上的共感,以此驗證集體無意識下是否可以達成統一的空間隱喻共識。為此在工作室實際需要的功能分區之外,他設置了很多“無用”的區塊空間,給冥想、沉浸、游離等提供發生場所,并觀察他人是否可以同樣達到某種感覺的極致。他常常在這些區塊里收集自己即刻的情緒,避免有效情緒的流失,這些情緒最終都會與李濤廣闊的材料素材庫相結合。


                在這些“無用”的區塊空間中,李濤最常做的事便是收集自己即刻的情緒,避免有效情緒的流失。他創作的出發點是感受的集結,帶有一些此時此刻的隨機性。《箱中箱I》和《月蝕》都是李濤在2022年的新作,2022年成為他極具創作激情的一年。《彩色波狀板》利用鋁,不銹鋼,鐵的堅硬與波紋的柔軟構成強烈的反差沖突,《月蝕》則利用石膏與高強水泥以材質的觸感復刻月蝕的發生。


                情緒與材料、材料與組合,組合與形式之間,每個分叉都構成了無數可能。對于第一步材料的選擇,李濤具有青春期一般的逆反心理。在他看來,藝術品和材料之間在歷史積淀下形成一種約定俗成的對應關系,在共識和安全的架構之中書寫了亙古不變的藝術史,而他的逆反心理就從這種共識開始突破。他工作室里那些日常隨處可見的原材料讓人思考,塑料和鋼管可以成為藝術品嗎?石膏和水泥板可以成為藝術品嗎?答案是肯定的。他想從日常經驗和藝術常識中抽離出來,做一次新的篩選,形成一種新定義的藝術共識。


                情緒與材料、材料與組合、組合與形式之間,每個分叉都構成了無數可能。李濤早早構建起自己的材料庫,并在日常審美靈感的閃現中不斷充實這個“大倉庫”。

                木板、塑料、鋼管、尼龍板、水泥板和一些與情緒洽接之后的裝置性組合擺設,它們盡可能保持著樸素原生的狀態,帶來開放的視覺感受。

                感受的集結是他的創作出發點,但僅僅當下的個人感受是疏松且虛弱的,李濤考慮的是如何將個人感受融入歷史的體系之中,建立個人化的歷史想象力,增疊自己的感受厚度。如他的最新作品《箱中箱》,是幾個包裝箱的重疊樣態,呈現出附屬品代替內容物作為主體時的價值變化,借此表現價值衡量標準是如何被撼動的。他在2019年金杜藝術中心展出的作品《回聲》,是由其他作品的下腳料拼接而成。


                從四面八方搜集物件在這里形成一種奇特的品位,同時又有種莫名的和諧。

                感受的集結是李濤創作的出發點,他收集的各種感受和材料在此不斷地被重構組合。

                作為被淘汰的產品次級物,卻花費了李濤巨大的時間和精力,這種強烈的反差成為他對“帝國主義式作品”的反抗。這種逆反、對抗的產生,大概因為李濤從來就不是一個安分的人。1998年來到北京后,他在北京城建設計研究院參與過建筑規劃,在中國傳媒大學教過書,還兼任過廣告公司的創意指導……他也并不想拘泥于只做一個職業藝術家,他搖著一頭卷發感嘆道,是創作的本能敦促他持續輸出。現在的他有時還會去做設計,以此保持與當下社會藝術風向的互動,抓住正在發生的當代藝術史,因為它們大多數最后都會消失在正統藝術史的書寫之中,李濤不想錯過。

                傻瓜的房間》靈感來源于東京都市中落日的余暉,在藝博會展場中搭建的似是而非的木制房間,試圖呈現在超速發展的社會中,人類在現代和傳統、機械和詩意、現實和想象的夾縫中無處棲居的懸置狀態。

                墻上掛著的一組由鋁、不銹鋼和紅橡木組成的作品《INDIGO》,是李濤十年前的作品。左側的空間裝置《刑房NO.7》以鐵、氟碳漆營造出禁閉冰冷的氛圍。

                在經歷了前十年的“展開”階段之后,他之后想做一些“回收”的工作,這也成為他2022年九月份即將舉辦的個展主題,包括材料、能量以及感受三個方面的“回收”,在自我消解中完成平衡,從無開始,到無結束,形成循環往復的過程。李濤希望,參觀者進入到自己設置的審美通道中,只需要留下即時的審美體驗即可。他把自己的作品比作“姜太公釣魚”,只期待共感的人“愿者上鉤”。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