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8.2

                瞬間與持續

                如今,不少年輕設計師的手腳被束縛,他們在提出新點子時必須遵循市場部門的營銷策略,為特定消費者設計出價格 合適的商品。我希望新一代設計師能從孟菲斯設計運動的 回歸中汲取靈感,突破傳統,貢獻新穎、深刻的藝術創意。
                編輯 | 李君
                作者 | Margault Antonini
                攝影師 | Laura Fantacuzz,Maxime Galati-Fourcade

                左側是Ettore Sottsass1984 年設計的Holebid咖啡桌,右側為Aldo Cibic于同年設計的Castilian書架。

                Cabana 雜志的創始人兼藝術總監Christoph Radl最近迎來了復活“孟菲斯設計運動”的機會,他在米蘭三年展博物館舉辦的沉浸式展覽“MEMPHIS AGAIN ”(孟菲斯回歸)是2022年米蘭設計周期間不可錯過的活動。乍看之下,你很難想象衣著低調的Radl20世紀設計界最鼓舞人心的運動有關。然而,事實確實如此。Radl在瑞士出生,在奧地利成長,隨后在20世紀70年代來到米蘭。在那里,他開始了作為平面設計師的職業生涯。加入Ettore Sottsass的工作室后,他見證了意大利著名設計團隊孟菲斯集團(Memphis Milano)的崛起,并參與了團隊宣傳冊、海報和標志的設計。在Sottsass的帶領下,這個團隊與身邊諸如Michele de LucchiBarbara RadiceAndrea Branzi等天才設計師開展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孟菲斯設計運動”,旨在打破“常規設計”,即當時盛行的、強調功能性的極簡主義美學。他們認為,拘泥于“標準”的家具品牌有太多條條框框,所以設計師如果想完全獨立地設計出他們想要的作品,就必須跳脫出傳統的生產模式。他們獲得了家具品牌Artemide創始人Ernesto Gismondi的資金和后勤支持,并制作了第一個物品系列。該系列在1981年米蘭國際家具展(Salone Del Mobile)上展出時獲得了熱烈反響。孟菲斯集團作品的特點在于其鮮艷的色彩、抽象的圖案、前所未有的形狀和不拘一格的材料,其中圖騰狀的Carlton書柜、Plaza梳妝臺和Tahiti臺燈都是著名的代表作。正是這種承載著生命與活力的設計運動,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兩年之久的設計界感受到莫大的鼓舞與共鳴。“如今,不少年輕設計師的手腳被束縛,他們在提出新的點子時必須嚴格遵循市場部門的營銷策略,為特定的消費者設計出價格合適的商品。”Radl 說道,“我希望新一代設計師能從‘孟菲斯設計運動’的回歸中汲取靈感,突破傳統,貢獻新穎、深刻的藝術創意。” 


                “如今,不少年輕設計師的手腳被束縛,他們在提出新點子時必須遵循市場部門的營銷策略,為特定消費者設計出價格 合適的商品。我希望新一代設計師能從孟菲斯設計運動的 回歸中汲取靈感,突破傳統,貢獻新穎、深刻的藝術創意” --Christoph Radl策展人Christoph Radl站在米蘭三年展博物館內“MEMPHIS AGAIN” (孟菲斯回歸)展覽入口。他在瑞士出生,于奧地利成長,20世紀70年代搬至米蘭,畢業于米蘭工業設計學院。他在20世紀80年代結識了孟菲斯集團創始人Ettore Sottsass。他于1984年創辦Italian Communication事務所。1993 年,他創辦專注于藝術指導、傳播和設計的R.A.D.L.&.工作室。2014年,他與他人合作創辦了Cabana 雜志。

                作為“MEMPHIS AGAIN”(孟菲斯回歸)首席策展人和藝術總監,Radl將他的愿景帶到了臺前。他沒有側重致敬前輩設計師,而是希望將作品置于特殊的氛圍中,以至于觀眾會忘記自己身處博物館。在他的推動下,三年展博物館的Curva畫廊搖身一變,成為一家“迪斯科舞廳”,觀眾可以一邊聆聽美國DJ Seth Troxler演奏的20世紀80年代風格音樂,一邊在長達100米的展臺上欣賞孟菲斯集團在1981- 1986年創作的200多件作品。這也是這批作品首次同時展出,令人了解孟菲斯風格的多樣性。燈飾、陶瓷、吊燈、餐桌、書柜…… 這些風格迥異、天馬行空的作品反映了每位設計師的個性和獨特審美。


                在此次回顧展上, Christoph Rdl主要關注的是孟菲斯設計運動如何顛覆當時的實用主義設計理念, 他希望當代設計師可以持續從中獲得啟發。本次展覽共展出了200多件孟菲斯集團的作品,它們均被放置在如T臺般的展臺上。中間的Diva鏡子由Ettore Sottsass設計,右側的Danubio花瓶是Matteo Thun的作品,前排的Madonna 桌由Arquitectonica設計。


                在此次回顧展上,Radl主要關注的是孟菲斯設計運動如何顛覆當時的實用主義設計理念,他希望當代設計師可以持續從中獲得啟發。他說:“‘孟菲斯設計運動’告訴我們,椅子不僅僅是用來坐的,還是用來感受的。”早在1985年,Sottsass就曾說,這項運動就是曇花一現,就像當年的立體主義,也是在繁榮了幾年后就讓位給其他藝術潮流。他認為想法本身就足夠震撼,時間不宜長久,因此,孟菲斯集團很快就解散了。然而,孟菲斯的理念被保留了下來,同時保留下來的還有設計師在項目中合作的習慣。當時,Sottsass在世界各地尋找人才,日本的雅則梅田(Umeda Masanori)、法國的Nathalie du Pasquier、英國的George J. Sowden等都被他納入智囊團。這種新穎的合作方式啟發了當時的設計行業,讓跨國交流合作逐漸變得普遍起來。近40年后,孟菲斯設計運動的作品不僅經久不衰,它對待創作的思路始終適用于現代設計和藝術創作,這何嘗不是對“可持續” 設計的另一種注解。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