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2.8.3

                “易逝”的反面

                “為什么市場上有這么多過時產品? 原因 在于設計錯誤,它們在尺寸、舒適性和成本 上有失平衡,所以無法持久……如果能 避免疏忽和缺陷,就能使它們更有可能長存。可持續,意味著遠離短視的行為, 也許通過努力,我們能把缺失的道義與 誠意重新帶回設計的世界。”
                編輯 | Beryl Hsu
                作者 |  Isabel Margalejo
                攝影師 | Laura Fantacuzz,Maxime Galati-Fourcade

                意大利建筑師、設計師Antonio Citterio,在全球建筑及家具設計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他的設計雋永且經得住時間考驗,這也使得他和選擇與他合作的家具品牌之間保持著長久永恒的共贏關系。圖為他在2022年米蘭展期間為Flexform設計的米蘭旗艦店。Antonio Citterio與Flexform的合作關系已有半個世紀之久。

                Antonio Citterio作為設計師活躍了40年,創作了650項設計,其中有很多成為至今仍在生產的經典。例如,他為B&B Italia設計的Diesis沙發,自1979年以來從未退出品牌產品目錄,直到現在依然熱賣。這款沙發的黑色皮革版也是他純白底色辦公室里的主角。他的辦公室設在其建筑工作室所在大樓的頂層,寬闊且通透,相連的露臺上擺放著他的設計作品,但也有一些從小市集尋獲的不知名作品,因為“美存在于任何地方”。這間工作室附近就是米蘭Durini街區,他合作的多個品牌的展廳也在這片區域。如果說他的作品具有永恒的美,能夠經久不衰,那么不得不說,他的私人與職業關系也都相當持久。他的妻子Terry Dwan是他的第一位工作伙伴;他與Patricia Viel2000年共同創立ACPV工作室,此后一直是合伙人;他與合作的公司也都保持著一種超越承諾的關系。如他與B&B Italia合作超過40年,與Flexform合作了50年,2022年他為Flexform設計的新旗艦店,最近在米蘭開幕,而Technogym自從與他結緣,10年來眼中就只有他…… 

                米蘭Flexform的全新旗艦店是Antonio Citterio及其事務所ACPV的新作。在800平方米的空間里,來自維琴察的大理石地面及以手工打造的灰綠泥墻面為整體帶來靜謐優雅氛圍,而隨處可見的地中海綠植為空間帶來無限生機。

                2022年,米蘭國際家具展迎來60周年,但Citterio開始參加這個展覽時,它還不是國際展會,只有意大利國內的少數品牌參加。“我在1969年第一次參加米蘭家具展,當時的名字是米蘭博覽會(Fiera de Milano)。那時我19歲,還非常年輕。我在20 歲時開設了自己的工作室,并在當年的家具展上展示了我為4P公司設計的Poppy沙發。后來,我又與Vieffe公司參展,1975年我是和B&B Italia參展。”他回憶道。“如今,設計精神發生了變化。在我剛起步時,從事設計的人并不多,但是當時有不少當之無愧的大師,如Achille CastiglioniGio PontiCaccia DominioniCarlo Scarpa……沒有人復制別人,更重要的是設計師會嚴格地審視自己的作品,設計不與他人雷同。但現在,這種敬業精神在年輕一代當中很稀缺,甚至有些公司不顧商業道德,只追逐市場,尋求即時的、短淺的成功,被社交網絡支配著設計思考。幸好,可持續意味著遠離短視的行為,也許通過努力,我們能把缺失的道義與誠意重新帶回設計的世界。”談及本屆米蘭國際家具展的主題時,他如此回答。當然,Antonio Citterio的設計都站在“易逝”的反面,小心地與潮流保持距離,不因一時一刻的風向而改變,目光聚焦于風尚之上的存在意義。在他的設計生涯中,那種永恒如新的美,那些純粹、精準的線形似乎是他握在手心的最好籌碼,讓他始終立于不敗之地。而永恒美學也是實現可持續的必要條件。不過,這位意大利大師把重點放在工藝和材料上,他的家具作品從構思到制作都意在耐久, 形式并非首要考慮。這就是他能創造當代經典的秘訣:“當你做的東西背后有實在的理由支撐時,要制作出不過時的產品就容易得多。最終,審美會自然而然地體現出來。”他的設計解決方案總是出色的,永遠冷靜、克制、簡潔,選擇的色調多在灰色、米色、淡褐色、白色等中性色范疇內,體現出一種內斂的優雅。“我成長在一個日常生活與家具密切關聯的家庭里(他的父親是意大利Meda市的一位家具匠人,專事制作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家具),這讓我在制作椅子時不可能不首先考慮舒適感。但我這么說,不等同于說功能是最主要的考慮,舒適感未必在于功能性。當然,產品總是需要回應和解決問題的。”他細說道。


                他的設計是具有安靜之美的當代經典, 美在微處, 低調無奇Antonio Citterio 及他的作品之所以能長久, 是因為他的設計是有效且完善的。下圖 2022年戶外家居系列由Antonio Citterio打造,其中包括Academy餐桌、Crono餐椅(近處)以及Camargue椅。


                可持續的議題對他來說并非新事物。“從二十多年前開始,可持續就是我的設計工作中著重考慮的方面。比如我在2010年設計的這把椅子(他指向VitraID椅)是完全可拆卸的,你可以把鋼和塑料分離,重復使用。今年我與Knoll合作推出的系列中,使用的木材都經過環保認證,繩索是純棉的,而桌子可以完全拆卸,材質是不銹鋼,沒有使用鉻(其工藝流程中會產生污染),只是拋光處理。我為Cassina設計的新沙發,雖然里面的海綿仍然是聚氨酯,但是他們正在研究、尋找合適的替代材料,而外面的框架是鋁材……可持續不是留到未來做的,而是我們現在已經在做的。它不是意識的問題,而是實際行為。它也不只是市場需求,目前建筑及設計領域已經有多項相應的法規要求。我們仍然沒有完美的方案能立即解決所有問題,但我們都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作為職業建筑師和設計師,Antonio Citterio的工作主要側重建筑方面。他的工作室有150名建筑師,在全球多個城市建造酒店、公寓或商場項目。“現在,我不再需要說服任何人。我做一些細微的設計,這是我的愛好,周末我也在做設計。設計很有趣,是一種快樂。” 他的靈感來自哪里?“來自我對事物的反應。有時我看到一些東西,它會促使我思考。創意不是坐在桌前看著一張白紙就會出現的。它出現在我觀察時、與某人交談時、看見細節時,或者在制作過程中……靈感是一種反應,就像一場乒乓球的對決。我喜歡看雜志、看書……我不會去復制我看到的東西,但它們會觸動我。”做設計時觸動他的、永遠驅動他的就是渴望解決問題的熱心。“設計是需求,是策略,是解讀需求的視角,而不是為了營銷。設計的演進背后是生活方式的轉變。例如,20世紀80年代,我開始制作更大的沙發,回應新技術出現后人們如何在客廳里生活,在客廳里看電視,以及喜歡坐在沙發上吃東西。廚房里也一樣,當我為Arclinea設計Convivium系列時,我設計了餐桌與廚房島臺嵌合銜接的組合家具。但對于這些我首先是為自己和家人構想的,我和我家人的需求就是我的第一個市場。”他幽默地說。 “為什么市場上有這么多過時的產品?原因在于設計錯誤,它們在尺寸、舒適性和成本上有失平衡,所以無法持久……如果能避免疏忽和缺陷,就能使它們更有可能長存。”這是設計大師分享的誠摯箴言。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