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5.05.20

                上海·跟著感覺走 Male Intuition

                做律師的Andrew收藏中國當代藝術已有20余年,談到收藏,他是絕對的“直覺派”,“跟著感覺走,對我來說,藝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東西,它就是生活本身。”
                編輯 | 夏金婷
                造型 | Pete Bermejo
                作者 | Alla
                攝影師 | 雷壇壇
                • 客廳的空間方正而敞亮,如同一座小型的美術館,朝南的落地窗正對著精致的花園,一方池水里立著男女擁摟的抽象現代雕塑。右側墻面的大畫是曾梵志于2006年創作的《游泳的人》。

                  客廳的空間方正而敞亮,如同一座小型的美術館,朝南的落地窗正對著精致的花園,一方池水里立著男女擁摟的抽象現代雕塑。右側墻面的大畫是曾梵志于2006年創作的《游泳的人》。

                • 墻上的畫作來自藝術家黃奎;畫面前景的裝置作品來自藝術家計文于。

                  墻上的畫作來自藝術家黃奎;畫面前景的裝置作品來自藝術家計文于。

                • 20多年前第一件收藏的作品,充滿記憶和情感,是要掛在每天吃飯的餐桌旁的。餐廳的這幅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之一是Andrew收藏的第一幅作品,是1990年代初香格納畫廊還在復興公園的時候,他在附近吃飯時偶得的。每每談起這第一次收藏,主人都會開心一笑。

                  20多年前第一件收藏的作品,充滿記憶和情感,是要掛在每天吃飯的餐桌旁的。餐廳的這幅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之一是Andrew收藏的第一幅作品,是1990年代初香格納畫廊還在復興公園的時候,他在附近吃飯時偶得的。每每談起這第一次收藏,主人都會開心一笑。

                • “我選作品很簡單,能感覺到藝術家有話要說,而且,他有說的能力。”墻上的畫作是曾梵志畫的另外一位藝術家劉小東。對頁Andrew和太太齡齡以及他們的兒子。墻上的“窗”是藝術家李青的作品(《泄密的窗》,2011年)。

                  “我選作品很簡單,能感覺到藝術家有話要說,而且,他有說的能力。”墻上的畫作是曾梵志畫的另外一位藝術家劉小東。對頁Andrew和太太齡齡以及他們的兒子。墻上的“窗”是藝術家李青的作品(《泄密的窗》,2011年)。

                • 主人:Andrew Ruff是職業律師,與太太齡齡共同收藏了眾多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紐約長大的Andrew從小就和父母經常出入各大美術館,并在心里時常演練“如果可以,我要收藏那些作品”,這成了他藝術鑒賞力的最初啟蒙,也培養了一種本能的審美自信。從最早收藏曾梵志開始,一路走來,中國當代藝術界的大名字都被裝進了這個三口之家。

                  主人:Andrew Ruff是職業律師,與太太齡齡共同收藏了眾多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紐約長大的Andrew從小就和父母經常出入各大美術館,并在心里時常演練“如果可以,我要收藏那些作品”,這成了他藝術鑒賞力的最初啟蒙,也培養了一種本能的審美自信。從最早收藏曾梵志開始,一路走來,中國當代藝術界的大名字都被裝進了這個三口之家。

                • 右手墻面的大畫來自藝術家申玲,Andrew于2000年收藏了這幅《幸福》。旁邊兩幅小的“瓶子”來自藝術家王玉平。這兩位藝術家剛好是夫妻。

                  右手墻面的大畫來自藝術家申玲,Andrew于2000年收藏了這幅《幸福》。旁邊兩幅小的“瓶子”來自藝術家王玉平。這兩位藝術家剛好是夫妻。

                • 男主人愛畫,女主人愛花,“奉獻給自己的愛好,完全不是辛苦,而是一種幸福。”墻面畫作來自藝術家何森;裝置作品《花園內外》來自藝術家計文于,2006年購得。

                  男主人愛畫,女主人愛花,“奉獻給自己的愛好,完全不是辛苦,而是一種幸福。”墻面畫作來自藝術家何森;裝置作品《花園內外》來自藝術家計文于,2006年購得。

                • “對藝術家過多的了解有時候也會是種干擾,我更喜歡讓作品自己說話。”畫作來自周子曦2007年創作的”中國1946-1949“系列作品之一《沉船》。樓梯下方是一幅攝影作品,來自藝術家王寧德。

                  “對藝術家過多的了解有時候也會是種干擾,我更喜歡讓作品自己說話。”畫作來自周子曦2007年創作的”中國1946-1949“系列作品之一《沉船》。樓梯下方是一幅攝影作品,來自藝術家王寧德。

                • 廚房與客廳相連,是家里唯一沒有畫作的空間。

                  廚房與客廳相連,是家里唯一沒有畫作的空間。

                • Andrew偏愛丁乙早期的黑白作品,客房內的這幅收藏于2003年。床頭的這幅小畫來自張恩利。

                  Andrew偏愛丁乙早期的黑白作品,客房內的這幅收藏于2003年。床頭的這幅小畫來自張恩利。

                • “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將來的某一天把我們的收藏無償捐贈出去,既然我們已經享受到了它們所帶來的至大快樂,那就應該讓更多人一起來分享。”這幅曾梵志于2003年創作的自畫像,畫好不久就被Andrew收入。

                  “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將來的某一天把我們的收藏無償捐贈出去,既然我們已經享受到了它們所帶來的至大快樂,那就應該讓更多人一起來分享。”這幅曾梵志于2003年創作的自畫像,畫好不久就被Andrew收入。

                • 周春芽的《綠狗》掛在主臥內通往浴室走廊兩邊的墻上,2001年收得。

                  周春芽的《綠狗》掛在主臥內通往浴室走廊兩邊的墻上,2001年收得。

                • 樓梯左邊的綠色油畫來自張恩利。

                  樓梯左邊的綠色油畫來自張恩利。

                • 一層與客廳相連的花園。

                  一層與客廳相連的花園。

                • Andrew的審美自信來源于家庭教育,夫婦倆也希望能把這種收藏的快樂傳給自己的孩子。床頭上方的畫作來自Howard Hodgkin,床頭的小畫是曾梵志于2011年畫的Andrew Ruff本人。

                  Andrew的審美自信來源于家庭教育,夫婦倆也希望能把這種收藏的快樂傳給自己的孩子。床頭上方的畫作來自Howard Hodgkin,床頭的小畫是曾梵志于2011年畫的Andrew Ruff本人。

              1. 客廳的空間方正而敞亮,如同一座小型的美術館,朝南的落地窗正對著精致的花園,一方池水里立著男女擁摟的抽象現代雕塑。右側墻面的大畫是曾梵志于2006年創作的《游泳的人》。

              2. 墻上的畫作來自藝術家黃奎;畫面前景的裝置作品來自藝術家計文于。

              3. 20多年前第一件收藏的作品,充滿記憶和情感,是要掛在每天吃飯的餐桌旁的。餐廳的這幅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之一是Andrew收藏的第一幅作品,是1990年代初香格納畫廊還在復興公園的時候,他在附近吃飯時偶得的。每每談起這第一次收藏,主人都會開心一笑。

              4. “我選作品很簡單,能感覺到藝術家有話要說,而且,他有說的能力。”墻上的畫作是曾梵志畫的另外一位藝術家劉小東。對頁Andrew和太太齡齡以及他們的兒子。墻上的“窗”是藝術家李青的作品(《泄密的窗》,2011年)。

              5. 主人:Andrew Ruff是職業律師,與太太齡齡共同收藏了眾多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紐約長大的Andrew從小就和父母經常出入各大美術館,并在心里時常演練“如果可以,我要收藏那些作品”,這成了他藝術鑒賞力的最初啟蒙,也培養了一種本能的審美自信。從最早收藏曾梵志開始,一路走來,中國當代藝術界的大名字都被裝進了這個三口之家。

              6. 右手墻面的大畫來自藝術家申玲,Andrew于2000年收藏了這幅《幸福》。旁邊兩幅小的“瓶子”來自藝術家王玉平。這兩位藝術家剛好是夫妻。

              7. 男主人愛畫,女主人愛花,“奉獻給自己的愛好,完全不是辛苦,而是一種幸福。”墻面畫作來自藝術家何森;裝置作品《花園內外》來自藝術家計文于,2006年購得。

              8. “對藝術家過多的了解有時候也會是種干擾,我更喜歡讓作品自己說話。”畫作來自周子曦2007年創作的”中國1946-1949“系列作品之一《沉船》。樓梯下方是一幅攝影作品,來自藝術家王寧德。

              9. 廚房與客廳相連,是家里唯一沒有畫作的空間。

              10. Andrew偏愛丁乙早期的黑白作品,客房內的這幅收藏于2003年。床頭的這幅小畫來自張恩利。

              11. “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將來的某一天把我們的收藏無償捐贈出去,既然我們已經享受到了它們所帶來的至大快樂,那就應該讓更多人一起來分享。”這幅曾梵志于2003年創作的自畫像,畫好不久就被Andrew收入。

              12. 周春芽的《綠狗》掛在主臥內通往浴室走廊兩邊的墻上,2001年收得。

              13. 樓梯左邊的綠色油畫來自張恩利。

              14. 一層與客廳相連的花園。

              15. Andrew的審美自信來源于家庭教育,夫婦倆也希望能把這種收藏的快樂傳給自己的孩子。床頭上方的畫作來自Howard Hodgkin,床頭的小畫是曾梵志于2011年畫的Andrew Ruff本人。

                • 客廳的空間方正而敞亮,如同一座小型的美術館,朝南的落地窗正對著精致的花園,一方池水里立著男女擁摟的抽象現代雕塑。右側墻面的大畫是曾梵志于2006年創作的《游泳的人》。
                • 墻上的畫作來自藝術家黃奎;畫面前景的裝置作品來自藝術家計文于。
                • 20多年前第一件收藏的作品,充滿記憶和情感,是要掛在每天吃飯的餐桌旁的。餐廳的這幅曾梵志的《面具》系列之一是Andrew收藏的第一幅作品,是1990年代初香格納畫廊還在復興公園的時候,他在附近吃飯時偶得的。每每談起這第一次收藏,主人都會開心一笑。
                • “我選作品很簡單,能感覺到藝術家有話要說,而且,他有說的能力。”墻上的畫作是曾梵志畫的另外一位藝術家劉小東。對頁Andrew和太太齡齡以及他們的兒子。墻上的“窗”是藝術家李青的作品(《泄密的窗》,2011年)。
                • 主人:Andrew Ruff是職業律師,與太太齡齡共同收藏了眾多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紐約長大的Andrew從小就和父母經常出入各大美術館,并在心里時常演練“如果可以,我要收藏那些作品”,這成了他藝術鑒賞力的最初啟蒙,也培養了一種本能的審美自信。從最早收藏曾梵志開始,一路走來,中國當代藝術界的大名字都被裝進了這個三口之家。
                • 右手墻面的大畫來自藝術家申玲,Andrew于2000年收藏了這幅《幸福》。旁邊兩幅小的“瓶子”來自藝術家王玉平。這兩位藝術家剛好是夫妻。
                • 男主人愛畫,女主人愛花,“奉獻給自己的愛好,完全不是辛苦,而是一種幸福。”墻面畫作來自藝術家何森;裝置作品《花園內外》來自藝術家計文于,2006年購得。
                • “對藝術家過多的了解有時候也會是種干擾,我更喜歡讓作品自己說話。”畫作來自周子曦2007年創作的”中國1946-1949“系列作品之一《沉船》。樓梯下方是一幅攝影作品,來自藝術家王寧德。
                • 廚房與客廳相連,是家里唯一沒有畫作的空間。
                • Andrew偏愛丁乙早期的黑白作品,客房內的這幅收藏于2003年。床頭的這幅小畫來自張恩利。
                • “我們最大的愿望,就是將來的某一天把我們的收藏無償捐贈出去,既然我們已經享受到了它們所帶來的至大快樂,那就應該讓更多人一起來分享。”這幅曾梵志于2003年創作的自畫像,畫好不久就被Andrew收入。
                • 周春芽的《綠狗》掛在主臥內通往浴室走廊兩邊的墻上,2001年收得。
                • 樓梯左邊的綠色油畫來自張恩利。
                • 一層與客廳相連的花園。
                • Andrew的審美自信來源于家庭教育,夫婦倆也希望能把這種收藏的快樂傳給自己的孩子。床頭上方的畫作來自Howard Hodgkin,床頭的小畫是曾梵志于2011年畫的Andrew Ruff本人。

                  假如你不需要穿過那條充滿市井氣的小巷就能進入這個家,而是被直接空投到這客廳里,你一定很難想象自己置身在一間頗有年代的上海舊里弄公寓里。空間方正而敞亮,如同一座小型的美術館——墻頭陳列著曾梵志、張恩利等中國當代藝術大拿們的多幅作品,隋建國、劉建華的雕塑也穿插其中......客廳朝南的落地窗正對著精致的花園,一方池水里立著男女擁摟的抽象現代雕塑,挺拔的老樹下綠意蔥蘢、花意盎然,幾張點綴著的藤椅似乎隨時都邀請著你坐下來歇歇腳,細細慢賞美作、美景。

                  若干年前,當Andrew委托身為建筑師的弟弟裝修這套房子的時候,條件就只有一個——“讓我有地方掛畫”。收藏了百來件以中國當代藝術為主體的作品,除了在辦公室的30多件之外,Andrew也未能在這幢已化身美式House范的三層樓房子里展示出所有的作品——二層的走廊里有申玲、王玉平、陳博,主臥里有周春芽、張恩利、黃奎,客房里有丁乙、曾梵志,還散見著龔劍、石英、劉偉等人的真跡......

                  曾梵志的一幅《面具》是他收藏的第一件作品。“那是1990年代初,我去復興公園吃飯,當時也在那里的香格納畫廊空間太小,只好把有些畫放在外面展示,”Andrew回憶道,“我一眼就被這幅畫吸引住了,花了幾千美金收下來。”他是中國當代藝術最早的藏家之一,那時候,香格納的倉庫還有些捉襟見肘,老板勞倫斯親自帶著他們參觀各個藝術家的工作室,初出茅廬的曾梵志還遠在無人邀約乘坐直升機駕臨F1超級貴賓室觀賽之前,但凡去香港都會寄住在Andrew和齡齡的家里。

                  “我選作品很簡單”,Andrew說,“能感覺到藝術家有話要說,而且,他有說的能力。”他更多是直覺派的,在紐約長大,小時候就跟著父母出入各大美術館、畫廊、博物館,晚餐桌上總有個“家庭傳統保留節目”——“如果你能收藏展覽中的一張畫,你會選哪一張?為什么?”家庭成員各抒己見,這成了他藝術鑒賞力的最初啟蒙,也培養了一種本能的審美自信。“就是跟著感覺走,對我來說,藝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東西,它就是生活本身,”Andrew很平實地說,“我還想收更多作品,但房子裝不下了,而且老板不批準。”他幽默地朝齡齡眨眨眼。

                  齡齡失笑:“我確實是跟著Andrew才慢慢對中國當代藝術感興趣,但他喜歡的有些作品太黑暗,放在家里感覺太重。”作為女人和主婦,齡齡更本能地愛花,在插花方面,她和Andrew一樣也是“無師自通派”,“我去花市看到當季喜歡的時令鮮花就買回家,然后自由發揮,家里的廚房、餐桌、客廳的茶幾一日都不能無花。”前兩年家里重新翻修,愛花愛自然愛陽光的齡齡把露臺改成了陽光房,Andrew趁機也收了一個“窗子”的裝置,安在墻上以假亂真。“大牌的價格已經漸漸超出了我們能夠承受的范圍,我們知道今年是最后一年收丁乙的作品,明年之后不再收張恩利,而是會更多轉向關注年輕藝術家,比如倪有余。”

                  Andrew說一口流利的漢語。1988年在臺灣地區花9個月時間與弟弟一起學中文,然后兄弟倆一邊拍DV,一邊踏上了大陸的土地,從商業蓬勃萌芽的廣州到白皮膚高鼻子還會被圍觀的鄉村......回到美國,他漸漸意識到未來的中國正將是震蕩世界的一片熱土,為了實現到中國來的夢想,他依從哈佛教授的建議,棄商學習了法律,作為律師供職至今。

                  從來沒有見過一位律師如此文藝:以前常常和齡齡天南海北地去拜訪各個藝術家工作室,“現在少了,對藝術家過多的了解有時候也會是種干擾,我更喜歡讓作品自己說話”;帶著兒子逛畫廊、藝術展、藝術沙龍,“我只是想讓他感受到,藝術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photographer:雷壇壇

                stylist:Pete Bermejo

                writer:Alla

                editor:夏金婷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