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9.12.10

                愛之甘醇

                “如果我當年沒有放棄足球去學紡織,那全世界都會愛Celso比C羅更多!”我們又詳細打量了這位1950年代波爾圖青年隊的10號隊員那平坦的小腹,情不自禁昂頭,一飲而盡這來自葡萄牙的愛之甘醇。
                編輯 | Iris Kao
                造型 | 韓健
                作者 | 陳思蒙
                攝影師 | 王為

                Quinta de Lemos酒莊建在一片山頭的緩坡上,穿過柔潤的葡萄田就能到達山頂上融餐廳與客房于一體的體驗空間。

                喝酒的快樂從某種意義上講,是甘于暴露弱點。而酒液如何承接你的弱點,便是它與你之間最私密的情感交流。沿著葡萄牙著名的杜羅河谷(Douro Valley),從波爾圖駕車1.5小時,我們便來到了有藍色大西洋環抱,又有“綠色地毯”覆蓋的古老山城Viseu。73歲的Celso大叔從山腳下那個傳統得不能再傳統的石頭小屋里穿過暮色中的葡萄田,走向山巔這個酷得不能再酷的極簡風格建筑,那種滿溢著南歐陽光的誠摯笑容,讓我們心甘情愿地在這片葡萄田釀出的酒液里暴露了弱點。

                從葡萄園腳下的石質小屋的窗口望出去,仍然是綠油油的葡萄田。

                QuintadeLemos的佳釀融匯著葡萄牙的熱情陽光和峻礪巖石之味,但也有著Viseu青翠山谷和包圍它的碧藍大海的回響。

                葡萄牙的杜羅河谷是全球最著名的波特酒產區,而隱身于山地丘陵間的Viseu從羅馬時期就開始了自己的葡萄酒釀造歷史。這里幾乎每家農戶都有自己的菜園和小塊葡萄田,大家自釀自飲,享受著這片土地上簡單而熱切的生活。來自本地區的Celso大叔幼年時也有過類似經歷,自家佳釀多余的部分會由母親沿著村巷進行兜售。大概是跟中國類似,在極其注重家庭價值的葡萄牙,母親是一個家庭中重之又重的角色,所以17歲之前心中只有足球,甚至每天都要抱著足球睡覺的Celso,在母親一番語重心長之后,決心前往比利時學習紡織,這一“不小心”,就創辦了全球最著名的高品質床品品牌Celso de Lemos和毛浴巾品牌Abyss。好在如今已成為C羅最愛的愛比絲(Abyss)在另一 個層面上將已近耄耋之年的Celso大叔與足球又聯系了起來。我偷偷瞥了一眼他健碩的身材和無一點贅肉的肚皮,情不自禁舉杯跟他又干了一杯Dona——從他酒莊出品的葡萄酒,每一款都用家族中女性的名字來命名,從他的母親Dona Georgina,到他的女兒Geraldine,男人們雖然拋頭露面,但看來女性才是葡萄牙傳統價值之核心。

                全球著名的高品質床品品牌Celso de Lemos、毛浴巾及地墊品牌Abyss&Habidecor,以及Quinta de Lemos酒莊的創始人Celso de Lemos大叔站在他的葡萄田地里,享受著作為一個葡萄牙人的所有驕傲。

                整個空間是名副其實的“葡萄牙制造”,房間朝外的落地玻璃墻面可以如移門般推開,跳到外面巖石上眺望葡萄園和遠山,那一刻好似真做了自然之子。

                但身在這座從山巖間爆破而來,與巖體相互咬合鑲嵌的水泥建筑內,我們感受到的卻是一種相當現代的設計對撞。2015年,熱衷購買土地的Celso大叔決心要在自己居住的石頭小屋的山頂上建一處可供親友和客人居停的空間。跟傳統價值相對,他選擇了一種非常現代的極簡主義風格。來自葡萄牙的建筑師Carvalho Araujo讓這個以各種直線構成的建筑在山巖間若隱若現,仿佛電影中某個秘密科研基地;室內設計師NiniAndradeSilva(她也負責設計了C羅的好幾處家宅)則以簡潔而富于藝術感的單品來襯托空間:爆破得來的大塊巖石被雕刻家Paul Neves就地取材,鑿成天然雕塑般的浴缸,近旁的毛浴巾架則保留著樹枝天然的曲線,人在其中,沒有任何多余矯飾,每一扇可推開的落地玻璃墻都正對著優美柔潤的葡萄田。

                位于餐廳Mesa de Lemos里的藏酒室,它直面著被爆破開的山體。

                在這里泡個澡,視線可以一往無前地穿梭在葡萄園、遠山和山坳中金紅的落日之間,這使得空間本身的敏銳氣質得到了有效軟化和延展,目光隨之而行,甚至拉開玻璃墻直接跳到巖石上,用雙腳感受石頭和土壤吸收了一整天太陽能量之后的余溫......這一切都讓我們生出悠遠的時間感受——至少在這一刻,我們誠懇地做了自然之子。

                而Celso大叔在跟我們道晚安前神秘一笑。次日清晨,伴著縹緲霧氣和鳥兒嘀哩,我們明明已經醒來,卻遲遲不愿起床。這些由像葡萄酒一樣講究產區的埃及超長長絨棉細作而成的床品,明明完全是棉,但我已經故意在其中打了3次滾,還是覺得它是絲緞。“哈,這也是我們的初衷,這個空間就是要讓你享受到葡萄牙最好的一切!”Celso大叔顯然早已習慣了這種舒適,早早起床在正對葡萄園晨景的餐廳Mesa de Lemos里等我們了。餐廳與僅有的5間臥室對稱分布,且早一步面向公眾開放了——“那是5年前,一位美食評委來吃過我們的餐食之后,強烈要求我們應與大家分享這樣好的食物。”于是他接受了這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建議,讓原本跟空間一樣只對親友與訪客開放的餐廳正式營業,立刻就受到一眾饕客與情侶的熱衷,順便還收獲了米其林的推薦。回想前晚,就有一對漂亮情侶訂了靠窗的兩人座位似在表白,如此美景、美食、美酒,想不答應也難。

                由葡萄牙建筑師Carvalho Araujo與室內設計師Nini Andrade Silva聯手設計的建筑與房間十分強調自然性和現代感。就地取材的石頭被雕刻家Paul Neves打造成雕塑般的浴缸。配上Abyss&Habidecor的地墊和毛浴巾,又獨特又舒適。

                在這樣一個農業發達的地區,所有入口之物都來自天地最原始、美好的饋贈,我們對這一切葡萄牙人的日常甘之如飴,同時也好奇,一位創立了全球最高端床品與毛浴巾品牌的企業家,如何決心“卷入”葡萄酒的世界里來?“一切都是為了愛與分享。”Celso大叔對家庭與朋友的看重,我們已經在他公司前的足球場見識過了——我們這個由穿露肩短裙、露背長裙和勃肯拖鞋的女士們組成的臨時隊伍被邀請來跟他們平均年齡超過65歲的“領導隊”進行“國際比賽”,盡管我們賣足了力,他們也想盡辦法地禮讓,我們還是以1:2輸掉了。據說這種“國際比賽”是Celso大叔歡迎每位來客的特殊方式,而在1979年建廠之初,他首先蓋的便是那座游泳館,“我們的工廠需要精工細作,全由人力完成,工人們需要足夠的休息、運動和交流。”所以跟我們頭腦里機械化、冷冰冰、急吼吼的工廠場景不同,我們在Abyss&Habidecor工廠見到的是一種井然有序又自得其樂的畫面。

                房間的洗手池也同樣采用了爆破時得來的石材,創意巧思又簡單又環保,還相當恰如其分。

                臥室的床上用品全部來自Celso de Lemos,舒服得讓人明明醒了但就是不愿意起床。

                一位涂著藍色眼影、紫色指甲的女士決定要出來抽根煙、休息一下,“你今天看起來很開心啊,你在這里工作多久了?”我們被她的熱情吸引,情不自禁打起招呼來。她有點驚訝:“開心?我不是今天開心,我在這工廠已經開心了40年了!”而另一邊,決定要去活動活動筋骨的帥氣男士也朝我們揮揮手,“你又在這里開心了多久了呢?”看到他迷人的笑臉,我們打趣起來。“我嗎?我還太年輕,只干了30年。”大概這世上有些時間標準的差異很大,但能讓員工們動輒幾十年起地熱愛自己所干之事,在Celso大叔心里也是成功的標準之一。“我媽媽能做很好的紡織品,當年她精湛的手工是遠近鄉鄰都喜歡我們家產品的原因。后來我去系統地學習紡織,從一臺小機器開始做到今天,我想我一直清楚我要的不是最大的規模,而是最好、最高階的產品。同時,還要讓做它們的人能夠開心。如果他們想休息,那就休息;如果他們要交談,那因為他們需要交談......只有制作它的人開心,使用它的人才能接受到開心的傳遞。”這些用我們的眼光看來有些“拖效率后腿”的觀點卻真正成就了他所做之事的藝術性,同時他還能以此風格把事業做成,這不得不說是種強大的個人魅力與信念。

                整個空間的入口處有一個圓弧形的半露臺空間,它直接與葡萄園相連,在這里抽支煙,欣賞風景,再美不過了。

                在如此一個幽僻山間的葡萄園中,真難想象竟藏著如此現代的設計感空間。極簡線條與冷淡色調,配上少許幾件藝術性極強的家具和裝飾,整個空間的氣場十分強大。

                房間內的地墊和毛浴巾都來自Abyss&Habidecor,觸感極好。

                大航海時期的榮光早已從這個南歐小國的身上褪去,但那一時期遠行之人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葡萄種子與釀酒技術卻把這個國家的快樂基因延續了下來。所以從20年前開始,Celso大叔決定種植自己的葡萄園,并成立了酒莊Quinta de Lemos。這不僅是這個古老酒區的傳統,也是Celso大叔想與朋友們分享這份葡萄牙快樂的源起。“享受好酒是葡萄牙人血液與文化里的一部分。如今葡萄牙有超過300個葡萄品種,其中大部分來自本國。譬如我們這里種植的Alfrocheiro和 Touriga Nacional,它們賦予我們的酒以新鮮感十足的酸度和果香、完美的平衡感,以及個性。”我對著陽光欣賞這剔透的深紅色液體,啜飲一口,嗯,太陽賦予了它南歐女郎似的熱烈真摯,如果是法國人,大概會說一句:真熱情,但少了一分優雅。可就跟Celso大叔對我喜歡梅西超過C羅表達的明確“抨擊”一樣,他堅定地認為:“全世界都同意C羅更好,除了你!”他也堅定地說:“陽光為我們的葡萄酒帶來了充足能量,但這種‘能量’在我們有魔法的國土中變得微妙而優雅。熱情難道就不優雅嗎?”可愛的葡萄牙人!

                每個臥室都以床品的顏色作為主題區分,而所有床品都來自Celso de Lemos。

                三個臥室與室內恒溫泳池之間有個小小的半露天休憩區,簡單的幾件坐具,就增添了無限情趣。

                但當我們在這份熱情的召喚下,舉著酒杯穿越逆光效果下的葡萄園,微醺狀態和著落日余暉,為我們和葡萄藤都勾勒出一道柔和的金邊。收獲葡萄的工人們都來自附近,他們個個帶著沉醉,像撫摸情人一般將這些飽滿的葡萄串放入背簍中,我們且飲且行,前面模糊光線里站著的難道不是《云中漫步》里的基努?里維斯嗎?揉揉眼睛,嗯,原來只是Celso大叔那個熱愛動物到連太太拍死了蒼蠅也會賭氣一整天不跟她說話的兒子Pierre。他正在等著帶我們去參觀酒窖,說真的,我還是頭一次走進這樣“粗礪”的酒窖,它也是用炸藥在山巖里爆破而來的,跟至今還采用人工腳踩的破皮工藝格外般配。次日就是釀酒慶祝日,每年收獲季的尾聲,Celso大叔都依照當地傳統,請自己葡萄園里的20位工人與所有在此停留或路過的訪客前來,一起跳進大石槽中踩葡萄。“我們會準備好豐盛的美食、好酒,還有我們的釀酒師樂隊會在石槽邊奏樂,你們就做好準備為自己染一個酒紅色的腳趾甲吧!”他語句間的快活真是讓人等不及了!

                室內恒溫泳池一角。

                “沒有愛,我們將一事無成!”Celso大叔仍然堅持著他那份“一切建立在家庭之上的葡萄牙人的價值觀”。而酒,也正因它的感性和隨機性而與人最柔軟的那部分弱點相連——“愛”,從任何意義上來說都是人類的阿喀琉斯之踵,因其軟弱而成為試煉每個獨特個體真實性的珍寶。“Celso大叔,我想我們會愛你比愛C羅更多!”我們這支草臺“足球隊”再次舉起了酒杯,大叔哈哈大笑:“如果我當年沒有放棄足球去學紡織,那全世界都會愛Celso比C羅更多!”我們又詳細打量了這位1950年代波爾圖青年隊的10號隊員那平坦的小腹,確信當年真會有客隊球迷大喊“盯住10號!盯住10號!”的光輝場景,于是我們情不自禁昂頭,一飲而盡這來自葡萄牙的愛之甘醇!

                整個體驗空間入口處的休息區,木質雕塑來自雕刻家Paul Neves。這個區域也連接起左邊對外開放的餐廳Mesa de Lemos和右邊僅限品牌親友入住的臥室區域。地墊來自Abyss&Habidecor。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