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4.21

                極致純粹

                在Axel Vervoordt的助力下,卡戴珊和Kanye West將一座加州豪宅變為了超凡脫俗的遁世之地:純粹、空靈,充滿了光。
                編輯 | Iris Kao
                作者 | Mayer Rus
                攝影師 | Jackie Nickerson

                 挑高而空闊的走廊全部用灰白色石膏鋪滿。

                “ 也許這座房子看起來像建筑實驗,

                但它是圍繞著我們對家庭的長遠愿望而打造的。”——Kanye West

                West一家,他們身旁的巨型雕塑是藝術家Isabel Rower的作品。左起,小女兒Chicago、Kanye、大女兒North、大兒子Saint、小兒子Psalm、Kim。

                KimKanye West第一次看見這座房子時,兩人的反應相當不同。我們在附近散步時路過了這個建得非常奢華的房子,當時我剛生下女兒North沒多久,對于這個日后成為他們一家庇護所的建筑物,Kim表示,我覺得那個房子十分完美,而Kanye只說還不錯。將近7年之后,West夫婦不僅又多了3個孩子,也一起將這處房產變成了地球上最迷人的住宅建筑之一。當然,它也異常奇怪,曾經的典型郊區豪宅蛻變成被Kanye歡快地形容為未來主義比利時修道院的詩意居所。這種質變源自與眾不同的探索及堅持所愛,也更加彰顯出總能破除界限的說唱歌手Kanye的不羈靈魂,以及定義著時代潮流的真人秀明星兼時尚企業家Kim的無所畏懼。

                在比利時設計師Axel Vervoordt的主導與助力下,Kim Kardashian West和KanyeWest將一座加州郊區豪宅變成了超凡脫俗的遁世之地:純粹、空靈,充滿了光。

                WirtzInternational Landscape Architects設計了一個綠意盎然的花園,掩映著以落地窗代替外墻的主浴室。

                Kanye對建筑和室內設計的興趣直到最近才真正為公眾所知,但其實他對建成環境的關注開始于很多年前。我在芝加哥長大。在互聯網進入我們的生活之前,我經常去當地的Barnes & Noble書店找Architectural DigestAD)和其他設計雜志來看。”Kanye說。

                客廳中,出自Jean Royère的軟墊沙發椅環繞著AxelVervoordt設計的石灰石雞尾酒桌。

                隨著事業的極速飛升及與之相伴的財富積累,Kanye漸漸有能力更認真地沉迷于自己對設計的熱愛。他經常去巴黎跳蚤市場尋覓稀罕美物,頻繁現身國際設計展,也開始收藏他欣賞的設計作品,例如Jean Royère的初版北極熊Polar Bear)沙發。談起這件他不愿錯過的設計家具,Kanye說:為了買下這件Royère作品,我賣掉了我的邁巴赫轎車。別人都說我為一件沙發花費那么多太瘋狂了,但我覺得很值得。說他太瘋狂的人中也包括他的妻子。在認識Kanye之前,我對家具一無所知,”Kim坦言,和他在一起,對于我是一場非凡的教育。現在的我很了解我們所擁有的,也知道了那為何如此重要。 

                客廳中,Jean Royère設計的椅子和桌子。墻上的是Anish Kapoor的玻璃纖維雕塑。

                在全球設計界的巡游和尋覓,最終令他們與享譽世界的比利時設計師Axel Vervoordt產生了交集。Kanye在荷蘭Maastricht和威尼斯的古董展會上遇見了這位獨特的品位締造者,最初吸引他的是一件標志性的Vervoordt設計:一張名為Floating Stone的圓形桌子,它表達的正是這位設計師畢生一以貫之的寂美學以及深邃的簡潔。當我看到他所做的東西時,我覺得非常妙,這個人完全可以去設計蝙蝠俠的房子!”Kanye感嘆著,能把Axel請到加州Calabasas來改造一座大宅實在很難得,尤其是原先的房子充斥著累贅裝修。 

                一段走廊中,椅子出自Pierre Jeanneret。

                Vervoordt表示他與West夫婦達成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共識。我沒有流行音樂的背景,對說唱歌手的世界就更加陌生了。但是我發現我們對于生命有共同的價值觀,尤其是對于藝術中的美與靈性的尊重,設計師解釋道,我們圍繞著心靈的空間和靜默的重要性,深入地探討居所的本質。這些深刻的交談自然而然地引向了房子的徹底重構,用Vervoordt的話來說,那是一個提煉的過程。“Kanye和我從不談裝飾,只談生活的哲學:今天我們在過著怎樣的生活,未來我們將如何生活。當我們讓房子回歸干凈至簡后,它變得完全不同了。設計師解釋說。

                “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凈化這座房子,讓它 越來越趨近純粹。”——Axel Vervoordt

                廚房島臺上的陶瓷花瓶出自Shiro Tsujimura。

                具體而言,這種對極致純粹的追求最終轉化為空間比例的巨大轉變。所有房間都包裹在明凈的灰白色石膏里,而室內的其余天然材料也都保持為素色,沐浴在墻面、地面及天花板散發的柔光中。對于給人崇高之感的建筑結構,Kanye表示,家具極盡精簡,比例本身即是這個家的全部裝飾。家具多數是Vervoordt的獨到設計,而出自JeanRoyèrePierreJeanneret等設計大師的少量家具同樣是極簡風格。我和Kanye的共同點是我們都傾向于中性顏色。我喜歡這種視覺上的簡單。外界的所有一切都如此復雜混亂,我希望能有一個地方讓我一走進去就能感到平靜和安寧。”Kim說道。至于十足極簡主義的裝潢,她的觀點不盡相同,“Kanye會提出各種無比放飛的想法,然后我就會說,這太不正常了。我們需要抽屜!我更多地考慮實際功能。 

                在臨窗的早餐區,AxelVervoordt設計的定制胡桃木長桌置放于鐵架底座上。

                令人好奇的是,讓4個幼小的孩子在如此克制、空曠且近乎無色的家居環境中成長,會有怎樣的挑戰?然而,KimKanye都堅信這座房子非常適合兒童,而且并不只是家中幾處有些雜亂的游戲室以及隱匿于社交區域之外的兒童房才適合。孩子們在走廊里玩滑板車,在Axel設計的矮桌上蹦跳,他們把這些桌子當作舞臺。也許這座房子看起來像建筑實驗,但它完全是圍繞著我們對家庭的長遠愿望而打造的。”Kanye肯定地說道。 

                一個沐浴在陽光下的小角落。窗邊的雕塑作品出自VanessaBeecroft;桌上的臺燈出自Serge Mouille。

                盡管Kanye表示這座房子屬于“90%的Axel風格”,但另幾位卓越的設計師也為最終的設計效果奉獻了各自的出眾才華。極簡主義建筑師Claudio Silvestrin設計了格外寬闊的主浴室,他曾為Kanye設計過他與Kim在一起之前居住的曼哈頓頂樓公寓,目前也持續與Kanye合作其他正在建設中的建筑項目。Vincent Van Duysen負責布置起居室和孩子們的臥室。蔥郁清新的花園由Peter Wirtz的景觀事務所Wirtz International LandscapeArchitects打造,特意保留為純綠色。而黃東平(Dong-Ping Wong)和Oana Stanescu領導的FamilyNew York工作室則負責建筑的改造。

                泳池區依然極致純粹,在加州陽光下,綠樹成為唯一的裝飾。

                KimKanye的隱秘殿堂里有許多令人驚異的房間,其中之一完全留給了藝術家Isabel Rower制作的一件巨大、柔軟、好像某種生物的雕塑。面對這個房間是游戲室還是藝術裝置的疑問,這位從不墨守成規的音樂家提出異議,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藝術裝置,都是一種游戲室。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