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4.22

                簡約有序

                “家”這個大工程,載著主人對生活的熱情,不斷凝練、不斷厘清,成為他與這個世界發生連接的通路之一。
                編輯 | Yann
                造型 | Yann Song
                作者 | 陳思蒙
                攝影師 | 隋思聰

                在這個特別的早春,走入有近百年歷史的黑石公寓(BlackstoneApartments),科林斯立柱帶來的古典氣質與弧形陽臺彰顯的巴洛克風情尚倔強訴說著它建造之初要爭作中國最豪華酒店公寓的雄心。可惜建筑內里的煙火氣出賣了它的歷史記憶,直到敲開于聰家的門,一室簡靜、素白才讓要在非常時期做非常采訪的我們定了心。 

                這個大工程,承載著主人對生活的熱情,不斷凝練、不斷厘清,成為他與這個世界發生連接的通路之一。

                朝西的客廳下午有陽光灑入,窗外是老建筑頗帶童話感的橘色煙囪頂,層疊交錯、延伸遠去,在攝影師眼中,這恐怕是超越了時空的畫幅。 

                身在法租界,公寓的前身是亦安畫廊。畫廊搬走后,這里真成了一個空盒子對于彼時決心從北京搬來上海的于聰而言,再完美不過。畫廊留的底子尚佳,空間和裝飾都無須改動,唯一增添的只有臥室與書房間那道軟性屏風。公寓的西面與北面保留了原始的大開窗,整個白天都通透敞亮,更別說靠近復興中路的北窗外,梧桐樹構成的四季風景和街對面磯崎新設計的上海交響音樂廳了。

                理科訓練同樣也賦予他對理性、有序和簡約之美的偏好,加上日本美學對他的交織影響,直接導致了于聰對皮埃爾·讓納雷(Pierre Jeanneret)與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所設計家具的迷戀。喜歡這種美學的時間很長了,七八年前開始從小件器物入手,到后來開始收藏他們的家具。有的設計師靈感來自情緒迸發,有的設計師靈感來自科學思考,能擊中于聰的自然是后者。當年Pierre Jeanneret跟柯布西耶一起在印度昌迪加爾做的那個城市項目是很理想化的,而這批家具是作為那個項目的一部分衍化出來的。我相信它們的很多角度、切面都是有數據的嚴密演算和分析的,不是那種拍腦袋想設計一個漂亮家具的輕薄想象。這點很吸引我。 

                有的設計師靈感來自情緒迸發,有的設計師靈感來自科學思考,能擊中于聰的自然是后者。


                素白的基底、有層次的空間,加之深淺變化的木色、石色和棉麻本色,人在其間會自然安靜。

                 如此評價聽來理性十足,可攝影師本人又怎能少了感性的一面?我有時候自己在家,會把這些椅子換著一把、一把坐過去,你會發現即使是同一款式,每把椅子的形狀、構造、材質還是有細微變化。我坐在上面,它給我身體的感受也是微妙相異的。這也讓我很享受去接觸它們——那一刻,你也在跟時間、歷史和這個世界發生關聯。如果此時你們突然產生了情感共鳴,那就太幸福了!也因此,于聰從不把這些家具的投資屬性放在首位。我如果有這部分預算,還是會選擇把它投入到這種實實在在的、每天能跟它發生關聯的物件。

                畫廊的“白盒子”理念幫忙把這150平方米的空間梳理得流暢、通達,也賦予這空間一種介于展示與居家之間的氣質。

                作為審美,于聰喜歡臻于極致——極致的簡約,一直減、一直集中,直到最后成為但對于一個家來說,它會減掉很多你生活中的痕跡。所以當進入自己的生活時,他還是盡量找平衡。當時昌迪加爾那個項目主要是以辦公為主,所以建筑和家具也都以這個訴求為前提,比較少有關于家的溫度和舒適性的考慮。在客廳里,他選了柔軟的Jasper Morrison布面沙發和FritzHansen的扶手椅來平衡餐廳的絕對理性。而在滿屋子PierreJeanneret標志性的藤面椅之外,他私心卻最鐘愛書房中那張Jean ProuvéDay Bed我經常出差,工作強度也大,沒事時就想待在家里。我時常躺在這張榻上,翻翻畫冊,真的很放松。

                重構一個時代可以通過很多形式:文學、音樂、電影……但對我來說,影像是我最喜歡的一種。 ”

                作為攝影師的于聰很早就為日本20世紀七八十年代那批攝影師的作品所驚艷,也早早就開始了對這一系列攝影作品的系統收藏。家中幾面墻上都不乏攝影作品。 

                至少目前,他喜歡的還是那種帶著豐富細節的簡約。不到極簡,而且我很懷疑是不是我們都有必要走到極簡。簡潔跟豐富細節會沖突嗎?至少于聰不認為。攝影師天生對細節之神的迷戀讓他在這個家的不同角落和區域都陳設了各種符合自己愛好的物什:非洲的人面石雕、從法國沉船里打撈起來的石器、日本來的漆盒,甚至家中的香薰都是用自己屬意的器皿裝了天然的檀香木、桂皮、生姜……嗯,就連氣味也要回歸本質。

                老公寓本就自帶時光印記的木門框、木地板,與家中的家具氣質搭配在一起格外協調。

                家中的藝術品是他對本質追求的另一層面表達。作為攝影師,于聰很早就為日本20世紀七八十年代那批攝影師的作品所驚艷,也早早就開始了對這一系列攝影作品的系統收藏。“那是日本攝影的黃金年代,也是亞洲攝影在全球范圍內最具話語權與影響力的年代。而我喜歡他們的作品,不光因為畫面,我喜歡透過這些畫面,在自己腦中重構出那個隱藏在背后的時代面貌。”不是全景,而是片段,但正因是吉光片羽的捕捉,才顯得尤為真實與誠懇。


                書房的這把椅子是最近的收藏,墻壁上的攝影作品來自張須田一政的《煙花》。

                所以他特意在自己最愛的DayBed上方掛上了這張須田一政的《煙花》。“須田的畫面一般都有一個比較具體的對象,這張作品卻相當抽象,讓我感覺安靜。”我此刻正坐在這張榻上,抬眼看它,是的,一種放空、一種古人臥游的虛靜之意。旋即我就明白了為何他會在自己眾多須田的藏品中選中了這并不具有代表性的一張——那里面能任他逍遙游。書桌隔壁的墻上掛的是一張需要仔細看的小小的銅版畫,親筆簽名:Giorgio Morandi(喬治·莫蘭迪)。即便在“莫蘭迪色”已然成為“網紅”的當下,于聰還是愿意撥開表層,再往內里走一步。“我去過莫蘭迪的故居,那里非常狹小,他那些著名的瓶瓶罐罐就在他的小臥室里,靜默著。”天才高迪在設計出那么多華麗大作后,留給自己的臥床寬不過1.2米;在柯布西耶面積敞闊的故居里,浴缸大概只能供他坐著沐浴……“這些大師,對于自己生活的思考,或許最后又都回到人類最本質的狀態中去?” 

                對理性、有序和簡約之美的偏好讓這個家充滿了沉靜氣息。

                書房的寫字桌同樣來自Pierre Jeanneret。從臥室望出去,氣氛安靜。

                每個人最終都要找到一條他與這個世界相連接的路徑。“首先是第一眼的感應,那一眼你和這件物品是否能建立連接,這很重要。但第一眼的連接可能會有很多,隨著時間推進,你對它們逐步去深入地了解,有些連接就此斷裂,有些卻不斷加強。在這個過程中,我可能不再喜歡它,但我也有可能瘋狂迷戀它……”

                臥室和書房用一道白色屏風間隔,兩個空間相互流通又各自獨立。

                這說得真像一段感情。這也的確是于聰用自己的方法付諸這個世界的感情。在“家”這個宏大的命題身上,他將不疾不徐地從自己簡潔、有序又層次豐富的視角出發,永葆熱情、不斷凝練地走下去。

                作為一名時尚攝影師,于聰刻意保持了與名利場的距離。“我天生對太光鮮的東西比較疏離,喜歡更純粹和簡約的東西。”他所謂的簡約,首先表現為色彩信息的統一。材質亦如是,木質家具、石質裝飾、棉麻織物……理科背景讓于聰總愿意親近本質——“好像都是從泥土里長出來的。”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