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4.22

                唯美伴侶

                攝影師Manolo Yllera和作家Cristina Lopez Barrio分別用鏡頭與文字,為我們講述這個家的美學蛻變。
                編輯 | Li Jun、Judy Zhu
                造型 | Amaya de Toledo
                作者 | Cristina López Barrio
                攝影師 | Manolo Yllera

                讓“美”圍繞在自己身邊,從美的啟示中吸收創作靈感,對于攝影師ManoloYllera和作家CristinaLópez Barrio而言是不可或缺的生活需求。兩人住在由舊工廠改造成的Loft公寓女主人親自為我們講述這個家最新的美學蛻變。

                主人: 作家Cristina López Barrio(左)和攝影師Manolo Yllera。Cristina López Barrio出生于馬德里,曾擔任律師長達13年,后放棄法律職業專心寫作,在2009~2019年她已出版7本小說,并獲得諸多獎項。Manolo Yllera于25歲開始攝影。如今,他的作品發表在包括《安邸AD》在內的全球最具聲望的雜志上,以及室內裝飾的書冊中。他還是紐約著名設計師PeterMarino和不少紐約建筑師的項目簽約攝影師。這對夫婦腳下的這對冰山形狀的椅子來自法國,歷史可追溯至1960年代,購自Serge Castella的古董店。

                我嫁給了一位“美學家”。不過,當他第一次帶我來到這個房子時,我對他的這一面還毫不知情。

                在一天中的某些時刻,從陳舊、褪色卻也有一種殘缺之美的窗戶照進來的陽光格外美好,令我著迷

                在公寓最主要的客廳空間里,天花板高達5米,墻面的石膏有著粗糙的紋理,Manolo解釋說它看起來像“漫不經心地刷成的”,這種效果是通過用泥刀來完成抹灰的方式實現的,泥灰混合著純白、象牙白和略呈淺褐色的赭石色等色調。前景處,左側的Pelican扶手椅由Finn Juhl設計,購于Batavia,右側的三足椅為西班牙制造,購自非營利慈善機構Traperosde Emaús。右側窗邊,紙質燈籠的Akari 10A落地燈是野口勇(Isamu Noguchi)為Vitra設計的燈具。兩扇窗戶的鐵窗框購于法國的一個跳蚤市場,窗口間掛著一幅非洲馬里攝影師SeydouKe?ta的攝影作品。整個地板上都鋪著來自北非的柏柏爾地毯。

                那天,他用一輛Vespa摩托車載著我穿過馬德里的一片街區,我們在如迷宮一般的小巷間繞行,那些街道對我來講很陌生,在那之前我從未去過。最后,他在一家印刷廠和一家汽車修理店中間停下來。他第一次向我敞開那扇將這間閣樓與外面的世界隔開的玻璃門,于是我跨入了一個在文學中被稱為“邊界空間”的異世界。

                在起居空間,吊燈由Enrique Romero de la Llana設計。弧形長沙發上的靠墊來自Gancedo。表面是母牛皮的沙發,來自Neutra。墻上的攝影作品出自Chema Madoz,購于馬德里的ElviraGonzález畫廊。亞麻窗簾是Gancedo為Casa Josephine參展2019年馬德里當代藝術博覽會(ArcoMadrid)而設計的特別款。落地燈出自Serge Mouille。左側小桌上是Achille & Pier Giacomo Castiglioni為Flos設計的Snoopy臺燈。中間的咖啡桌出自建筑師Eero Saarinen。

                當故事中的人物去到另一個世界后,他就再也不是過去的那個人了——在我本人的“故事”里,從那個時刻起,我也開始成為不一樣的我。這是一個邊界模糊的空間——它是一個令一切皆有可能的攝影棚、一個充滿熱情的工作室,也是一個有家的氛圍的居所。這里具有一種介于美與有趣之間的魅力。

                 從看到它的第一眼起,這里就征服了我的心,正如它的主人也是在最初就已走進我的心中。

                在客廳的角落中,左側是意大利建筑師Franco Albini設計的TrePezzi扶手椅,采用蒙古山羊毛制作,右側是意大利建筑師MarcoZanuso設計的Lady皮革椅,兩者均來自Cassina。墻上掛著Manolo Yllera拍攝的照片。Eero Saarinen設計的Tulip郁金香咖啡桌上放著一件中國陶瓷,吊燈出自西班牙設計師EnriqueRomero de la Llana

                它征服了我的心,從見到它的第一眼就如此,正如它的主人也是在最初就已走進我的心中。空間里挑高的天花板、用回收的舊報紙制作的紙燈,以及那些與墻壁的樸素質地非常契合的純手工織物都讓我無法抗拒,深受吸引。

                1950年代的辦公桌購于Batavia,Gio Ponti設計的Superleggera超輕椅來自Cassina,落地燈出自西班牙燈具品牌D-Luz,鮮花來自馬德里的Sally Hambleton花店,墻上掛著西班牙藝術家Icíar de la Concha和Daniel Salorio的畫作,以及Uxío da Vila和Elisa González Miralles的攝影作品。

                在一天中的某些時刻,從陳舊、褪色卻也有一種殘缺之美的窗戶照進來的陽光格外美好,令我著迷,而這些窗戶是從法國一個不起眼的小攤上尋獲的。在客廳、廚房、飯廳和臥室中的所有家具和物品也都完全超乎我的想象。

                餐廳里,背景處的廚房簡單地由帶烤箱的鋼制集成灶臺和回收修復的家具組成。肖像照片出自ManoloYllera,帶有白色花朵的樹來自馬德里的花店Llorensy Durán。

                臥室中的紅色便桌仿佛隨時可能開始舞蹈,因為它的桌腿真是奇怪,似乎快要融化了。我后來才知道那是荷蘭設計師Marteen Baas的作品。除了仿佛具有生命的桌子,小板凳好像長出了蝴蝶的翅膀。白色的沙發像是從海底浮出的冰山,站在化為了一片海面的一張摩洛哥地毯中。樹上開著純白色的花朵,玻璃燈之間有小鳥,巴洛克鏡子里畫著涂鴉,鮮花從Fornasetti出品的、猶如腦袋的花瓶里探出來……毫無疑問,這個空間打開了我的心靈,它給了我新的啟發。

                 “這個裝滿不可思議的家具的空間打開了我的心靈,帶給我全新的啟發。

                紅色扶手椅和1950年代的上漆桌子均來自馬德里的古董店Los Gusano。桌上的陶瓷購自馬德里陶瓷店鋪Tado。白色的椅子來自馬德里的古董店L.A. Studio。墻上掛著Chema Madoz的攝影作品,購于馬德里Elvira González畫廊。單獨擺放于底座上的黑白花瓶及其背后的紙質屏風均來自Batavia。

                尤其是在夜晚,當寂靜籠罩一切時,我赤著腳在黑暗中走動,在陰影中默想,我感到它也可以成為我小說里的人物,只等待著我去書寫。我們棲居的空間總以某種形式帶給我們不可磨滅的影響,我們會與之建立情感的紐帶,甚至有時,空間反過來會徹底改變我們。這個房子不只是一個空間,它進入了我們的人生,參與改寫我們的故事與歷史。

                 這個房子不只是一個空間,它進入了我們的人生,參與改寫我們的故事與歷史。

                臥室里的床來自Nu Showroom。床頭上方掛著一張Uxío da Vila的攝影作品。柳宗理(Sori Yanagi)設計的Butterfly蝴蝶凳和Charles& Ray Eames設計的Plywood椅均來自Vitra。紅色的Clay小桌由荷蘭設計師MaartenBaas設計,桌上的臺燈購于馬德里 El Rastro跳蚤市場前方由WarrenPlatner設計的扶手椅購自Batavia地上鋪著北非柏柏爾地毯。在右側EeroSaarinen設計的Tulip郁金香小桌上擺著一只中式花瓶,鮮花來自馬德里的Sally Hambleton花店。

                在臥室里,18世紀的馬略卡木桌來自馬德里古董店Mercedes Urquijo,桌上有Fornasetti出品的花瓶,用于夾放紙張的彩色紙架購于馬德里家居店IKB 191,桌上靠右的植物雕塑是西班牙藝術家Daniel Salorio的作品。桌前的掛毯出自西班牙藝術家Teresa Lanceta,購于馬德里畫廊Espacio Mínimo。

                 

                對話Manolo Yllera

                 

                你的房子是:   我們在外旅行時很想回到的地方。在它里面永遠都有: 狗和很多書。

                 

                永遠不會進入其中的是:   電視。

                 

                裝飾箴言:   有序意味著要付出愛,盡管很多時候愛很稀有。

                 

                最心愛的房間:   臥室。一天中的任何時刻我們都最喜歡臥室,它是一個可以容納一切的宇宙

                 

                與裝飾有關的恐懼癥”:   動物標本的制作經過。

                 

                審美上的狂熱怪癖:   把書架藏在屏風后面。

                 

                一項儀式:   茶。

                 

                擁有的最珍貴的東西:   客廳中的地毯。我們坐在這些地毯上的時間多于坐在沙發上的時間。

                 

                放什么樣的音樂?   工作時會聽電影原聲,做飯的時候聽舞曲。

                 

                你喜歡如何入睡?   我喜歡和我的所有狗一起睡,我妻子喜歡有非常多的毯子,所以沖突是肯定有的。

                 

                床頭桌上會放什么書?   已故西班牙男演員MiguelMunárrizPoesíapara losque leen prosa(《給那些讀散文的人的詩歌》)

                 

                在裝飾上,對什么感到厭倦?   那些只是作為裝飾、沒有內在意義的物品。

                 

                不可錯過的藝術家:   我們不愿意錯過的不是具體哪一位藝術家,而是一種哲學——“侘寂Wabi-sabi)。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