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6.2

                養成游戲

                設計師曾剛為自己打造新家的過程就如同玩一場養成游戲。
                編輯 | Kevin Ma
                造型 | Lily Zhao
                作者 | 閆夏Yanxia
                攝影師 | Boris Shiu

                設計師曾剛與造型師張夢音的新家寬敞通透公寓中收藏級別的家具與充滿玩味氣質的物品在不自覺中早已成為他們精彩生活的最佳見證家里的機電裝置都在臥室一側, 效仿很多美術館的做法老曾在客廳墻壁高處打出圓形風口在不增加機電組的情況下解決了新風和冷氣的流通Stefano Giovannoni設計的Qeeboo“Kong”猩猩燈,是朋友得知他要喬遷后,“盲送”給他們的禮物,卻正好破除了白墻大門洞的突兀。 

                曾剛和太太張夢音有4只貓北面窗邊的長羊毛小毯是貓們在這個家里最喜歡的物件老曾發現它們常常潛伏在這張毯子里就像趴在草叢里的小獅子有一天他看到夢音也躺在這兒的地上便走過去一 太陽正下山地暖很舒服兩人就這樣平躺著聊起天來原本這間208平方米的公寓是被陽臺圍繞的因為喜歡連通的感覺負責自家裝修的設計師老曾把所有陽臺全包起來并入室內除擴展空間之外也得到了一個四面都能采光的家 

                主人曾剛是獅子座擅長理清大方向張夢音是處女座對細節是極其敏感的老曾的設計方案常會交給夢音挑錯”,兩人遠視近視的性格正好互補 

                陽光是長途跋涉而來的原始能量為了更多收集它南邊的一面墻都往外了一些在他看來白墻是特別有意思的光的載體比如早晨光會一路打進把漂亮的樹葉影子留下玻璃窗會改變一部分光線的方向把它落在玄關邊的一尊哪吒木雕身上而光從窗邊的David Hockney巨型畫冊上經過又會在白墻上產生微妙的反映

                被主人戲稱為大鋼牙Soriana沙發是Afra& Tobia Scarpa夫婦在1970年為Cassina設計的產品與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所流行的激進風格不同它簡潔低矮“、身材微胖”。美國設計師John Dickinson設計的非洲石膏邊擁有3獸腿”,事實上它是由玻璃鋼制成內部支架然后用石膏手工覆蓋而成的 

                拍攝當天天氣不好盡管在描述下午家里會出現的兩條光帶時手臂揮舞 老曾最終還是遺憾地說那種光感是很難用照片捕捉到的只有你生活在這兒才能知道它會帶來什么樣的色彩變化” 

                白墻是特別有意思的光的載體,只有生活在此 才能感受到光所帶來的色彩變化 自蓬皮杜藝術中心的立面裝飾畫和佛羅倫薩旅游品商店的圣母百花大教堂模型被老曾放置在了一起,右側的Ocean Flame落地燈來自中國設計品牌The Shaw。

                老曾疫情時期常玩游戲發現游戲里的邏輯能解釋家的事情比如光帶來的是文字圖片都難描述的沉浸式體驗比如為客戶設計家其實是在為對方設計生活因為設計施工周期一般在一年左右復雜的私宅項目甚至需要花費3~5年時間才能完成設計師更多時候是通過價值觀的碰撞為居住者預估未來的生活這就像射擊游戲中為了擊中移動目標需要提前做出預判而安排自己的家就更像在玩兒養成游戲先做減法把夾雜了別人樣子的空間先減到一個極致再一 點一滴去做自己的加法

                一個家的養成過程,就像是在照鏡子 一些模糊的習慣會被看見 自身的心境變化也會在此體現 圓餐桌(Table Clay)來自Desalto,陶制的圓形桌面和底部錐體形成視覺落差帶來某種雕塑感它是空間中的第二個圓點與之相搭配的Tulip Chair鑄鋁椅來自法國戰后設計的代表Pierre Guariche。 

                基本硬裝完成后夫婦倆對于軟裝的想法只確定了兩個圓形——餐桌會是一個圓茶幾也會是一個圓他們不想用屏風或家具 隔斷空間的通透感于是決定靠兩個圓點的錯位中和一下這個過于呈長條形的空間混凝土和金屬材質組成的圓餐桌是他們一眼相中的因為我們家常年養貓這樣的桌子是貓傷害不了的你會發現我們的家具幾乎都對貓免疫老曾說隨后確定的是孟菲斯設計小組 (Memphis Group)的圓幾比起離經叛道這樣的常見形容他更覺得它是永遠在一堆的假正經當中扮演那么一個調皮的角色

                左側于1983年設計的圓幾(Park Lane Coffee Table)來自孟菲斯學派大師Ettore Sottsass之手由大理石塑料和玻璃纖維材料組合而成它是空間中最早確定下來的兩個圓點之一音箱來自Brionvega,是女主人從香港購來的藝術家簡策所創作的三聯畫作 “Crop 1-3”來自空白空間

                這種調皮并不孤單在他和夢音的家里隨處可見他們安插的小家伙有時是成群出現的橡皮黃鴨有時是坐在角落里的玩偶或者是長了3獸腿的石膏邊幾 因為不太喜歡特別有儀式感的家夫婦倆擁有各自的床頭角落兩人都在按照自己的風格布置手邊空間于是臥室也正在養成中碰上什么就放什么合適就放不合適再換養成一個家的過程就像在照鏡子一些模糊的習慣會被看見自己的變化也得以在空間中被具象

                兩人差旅頻繁進門右手邊的玄關柜上擺著許多他們四處搜羅的童趣小物這樣的角落在這個家中還有很多

                向南的窗邊是貓咪生活區彩色收納箱用來裝貓砂將所有陽臺納入室內后主人和貓都擁有了能走遍全家的連通廊道

                起初老曾以為他們會在向南的地臺上待更久但住著住著發現反而是北邊的窗前因為挑高較低能帶來安全感人和貓都更喜歡窩在這里餐桌邊的木椅子是一個北歐村里老大爺的手作價格便宜主人本來設想的劇本是把它放在廚房坐在上面擇菜但用了一陣子它就跑到了桌邊來島臺邊的吧凳原本很有設計感但老曾越看越覺得太工業倒是暫時補缺的宜家吧椅出人意料的舒服 一張同樣來自宜家的沙發被包圍在其他精心搜羅來的家具中本想只暫時放放被貓撓壞了就丟掉但沒想到無論怎么失眠只要躺在上面就能快速入睡夫婦倆因此叫它睡眠之神家總是不給人膨脹的機會從2019年10月入住他們已經列了3版家具清單第一版清單上的家具還沒進家就被迭代了現在再看發現我之前怎么喜歡那么傻的東西”。

                主臥之內落地燈來自Flos。老曾把原本的臥室門后移讓出一個通道增加了洗手間的面積藝術家翟倞的布面油畫作品剛才我睡著了來自空白空間

                老曾為主臥浴室和洗手間地面選用了不常見的綠色花紋大理石在使用過程中它會不可避免地產生裂紋老曾的大多數客戶難以接受但他反而偏愛這種自然的痕跡墻上的檸檬計劃作品來自藝術家何翔宇。 

                這里只有一個開放式廚房因為他們想強迫自己少爆炒多吃蒸煮 的健康食物在聊起之前為客戶設計的家時老曾說或許因為自己是 學電影美術出身很多時候做的就是演員的流線”——某些使用場景 如果創造了就會有沒創造就不會有現在露臺上的紅楓等植物是特 意三五株組合的將來他還想繞著它們開卡丁車呢 

                這種調皮并不孤單這里隨處可見他們安插的小家伙有時是成群出現的橡皮黃鴨 有時是坐在角落里的玩偶或者是長了3只獸腿的石膏邊幾 主臥浴室擁有西向采光從向西的窗口看出去視野之內沒有遮擋物這也是他們選擇這套房子的原因之一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