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7.3

                冷感極簡

                眾所周知的時裝設計師Rick Owens,在威尼斯麗都海灘邊自建了一座回應其生活方式的家,一如其時尚風格一般大膽,搭配如來自史前時代的家具,極簡而前衛。
                編輯 | 宋揚
                作者 | Marie Kalt
                攝影師 | Jean-Francois Jaussaud

                會客室朝向陽臺,門窗框替換成Inox不銹鋼,并用螺栓以“維也納工作坊”(Wiener Werkst?tte)的美學理念加以固定。沙發的基座使用和地面同樣的石質材料,輔以厚實的布藝坐墊和靠背。Thayaht雕塑的旁邊,是Eliel Saarinen的一張座椅。房間盡頭的原木腳凳由Rick Owens設計。臨窗的原木柱上是Ritratto di 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 deThayaht的頭部銅像。

                “我自始至終喜歡麗都海灘,喜歡它非都市化的一面,也喜歡它緊鄰威尼斯,毫無不便之處。”從陽臺上可以看到麗都海灘和海灘上涂色小木屋的矩陣。

                這里離我生產服裝的工廠僅兩小時車程,我養成了來這里工作的習慣。每個月至少在這里待一周,夏天更是全部待在這里。過去這些年,我住在Excelsior酒店,但我再也無法生活在不是我自己設計的空間里了。”Rick Owens說。距這座在威尼斯電影節中接待無數巨星的神秘酒店僅數百米之遙,他購置了一棟20世紀50年代建筑的最高兩層,可以近距離欣賞麗都海灘的風景。

                公寓位于一棟20世紀50年代建筑的5層。Rick Owens在公寓陽臺上,前景為George Minne的銅像作品《跪著的男孩》。

                “這間公寓以前的裝修俗氣不堪,就像被打翻的調色盤,破舊,但不酷!”他微笑著補充。在操刀了他所有店鋪的建筑師Anna Tumaini的幫助下,他把最頂層想象成自己的理想空間,滿足他如樂譜般有序規律的生活:工作、閱讀、去海灘、健身和下午雷打不動的午覺。下面一層則被改造成他和工作伙伴的工作室。

                “我想要同時捕捉Jean-Michel Frank的精致,和1930、40年代意大利建筑的樸素風格。”原木書桌由Rick Owens設計,書桌前Eliel Saarinen的座椅是創作于1907年系列中很罕見的一款,同系列的其他作品散落在公寓的各個空間。

                “我的參考是柯布西耶的卡巴農海濱小屋,不過我這間是現代版的,功能、效用兼備。”他解釋道, “我想要擯棄裝飾性的東西,甚至是冷感的,兼具Jean-Michel Frank的精致和1930、40年代意大利建筑的樸素。”基于這樣的設想,公寓的結構被重新加以考慮,最終分割為3個空間:會客兼辦公區、浴室與臥室以及健身房——他每天要鍛煉一個多小時。確切地說,沒有廚房,在外就餐的生活方式讓Rick Owens的海邊公寓變成了一個極簡版的生活單元。

                “我每天在健身房至少要待一小時。為了更好地工作,我需要鍛煉以及自律的生活。”廚房極其簡約,隱藏在櫥門背后。在洗滌池旁,有Rick Owens設計的巖石水晶杯、骨質和銀質的餐具。茉莉花葉散落在地上,這是他每天從陽臺上采下來的,并隨意地撒在公寓的地面各處,他用這種方式取代看似頗為“完美”的瓶花。

                衛生間與健身房毗鄰,采用黑色大理石墻面,廁具采用同樣材質,圓柱造型是根據他本人的要求用石材特別定制的。

                “去除所有雜亂無章以及會影響我專注力的無用之物。我所處的空間應該就像一塊白板。”浴室部分由淋浴和石質洗手盆組成。長凳可以用作收納,放著Hugo Elmquist的兩個銅質花瓶和Rick Owens自己設計的金屬杯。前景是Renato Bertelli的雕塑 “ProfiloContinuo del Duce” 。

                室內外地面、護欄、臺面以及坐具的底座都選了一種獨特的材質——金色的撒丁島石,賦予整體空間完美的統一感。所有的門框都朝向陽臺,用Inox不銹鋼重新設計并制作,使公寓的三面得以延伸,有了一個把海灘風景引入其間的明亮環境。同時,家具被銳減至最簡單的表達:幾張軟凳長椅、一張木桌和幾個腳凳。 “隨著年齡漸長,我感覺到一種對簡約主義的需求,”Rick Owens表示,“我需要去除所有雜亂無章以及會影響我專注力的無用之物。我所處的空間應該就像一塊白板,我可以在上面勾畫自己的想法。只是我太感性了,為了能夠更好地工作,我需要非常自律。”

                前景是公元前9世紀的埃及木棺。

                臥室與浴室共享一個空間,地面鋪著撒丁島石材。床被安置在一個臺面上,周圍用行軍毯鑲飾,延伸出來同時作為地毯。電視屏幕上顯示的是Charles Bryant和Alla Nazimova執導的《莎樂美》,它是Rick Owens最愛的電影之一。前景是Thayaht的雕塑 “Dux” 。床品為染色床單,來自D. Porthault。書籍在Rick Owens的生活中占據了重要的地位。所有書籍都被脫去封套,跟隨他前往海灘,漫出書架,或堆落在家里的不同角落。

                唯一打破他“清規戒律”的,是他最喜歡的設計師Eliel Saarinen的幾張1907年的珍稀系列座椅、堆在地上和書架上的書、Hugo Elmquist簽名的銅質花瓶系列Thayaht、Renato Bertelli的未來派雕塑,這些作品見證了古羅馬時期的成就,也是意大利藝術創造的輝煌。書桌上擺放著的物品,有些繼承于收藏家的父親,帶有些許沖突和矛盾感,卻也豐富了Rick Owens的審美體系。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