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7.21

                收獲驚喜

                裸露的混凝土結構,結合木材及石材的建筑空間,是室內設計師Giacomo Totti向意大利建筑大師Carlo Scarpa的致敬。空間中混搭20世紀中期現代、東方風格及當代的家具,創造出一棟令人驚喜的意大利住宅!
                編輯 | 高慧瑩
                作者 | Itziar Narro
                攝影師 | Helenio Barbetta,Living Inside

                客廳內不少定制家具由Totti設計,例如胡桃木滑動門、綠色大理石長椅、墻上如同日本折紙藝術的雕塑,以及中間的黃銅咖啡桌。長凳上的肖像畫作出自斯洛伐克藝術家。

                在Totti選用綠色大理石定制設計的廚房中,吊燈是Ronan&Erwan Bouroullec為Flos設計的Aim燈;高腳凳是Kazuhide Takahama為Cassina設計的Gaia系列;陶瓷出自斯洛伐克藝術家的作品。

                這個家的室內設計是對意大利建筑大師Carlo Scarpa的致敬,Scarpa主要使用混凝土、木材、石材和金屬建造,并且深受日本傳統建筑的影響。”室內設計師Giacomo Totti向我們介紹道, “這里是意大利東北部很有特色的一個區域,除了Carlo Scarpa之外,在這里出生或者移居此地的還有Angelo Brotto、Gino Sarfatti以及高浜和秀( Kazuhide Takahama)等眾多出色設計師。其中,Kazuhide Takahama雖然是日本人,但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期間,他在這個地區的設計史上留下了非常厚重深遠的印記。”這個洋溢自由想象與色彩的家庭住宅是Giacomo Totti的近期作品。

                客廳中,原始而不加修飾的混凝土墻,Art Deco風格的中國地毯。沙發是Arketipo的Auto-Reverse系列;紅色扶手椅出自Gio Ponti在1940年代設計的Casa e Giardino系列;旁邊是一把1960年代的木框架皮革椅子,由W. D. Andersag設計;同出于1960年代的落地燈是Angelo Brotto為Esperia設計的作品。

                屋主Brazzarola一家,坐在左邊的是女主人Elena,站在后側的是男主人Giovanni,以及他們的3個孩子。

                建筑外觀是一個并不顯眼的白色立方體,所在的位置距離以帕拉第奧式建筑聞名于世的絕美之城維琴察(Vicenza)市中心僅有15分鐘路程。400平方米的面積中,共用的各個分區以T形布局集中在一層中央的起居空間內,健身房也在一層,而3間臥室、2間浴室以及一個開闊的露臺設在樓上。 “整個設計的關鍵在于,裸露的混凝土墻壁所構造的建筑骨架是摒棄修飾的樸素風格,而其間所有細節又充滿了蓬勃的生命活力,看似矛盾的反差創造出了令人驚喜的變化。而且這種對立具有深層的契合度,并不會落入俗套。”Totti解釋道,“因此,盡管建筑設計上秉持最大限度的嚴謹,具有肅穆的一面,但對于日常生活而言完全實現了舒適與自在。寬敞的客廳讓年齡段不同的3個孩子可以融洽地玩在一起,也能各有各的玩樂空間。”

                當夏日清晨的陽光穿透淺綠色亞麻窗簾投射進來,便為墻壁染上一層柔和如水的淡綠光暈。右側的紅色小桌是高浜和秀(Kazuhide Takahama)為Cassina設計的Djuna咖啡桌,桌上1950年代的臺燈出自Gaetano Sciolari;近景處,在Totti設計的矮桌上,放著兩件David Aaron Angeli為意大利的藝術空間Cellar Contemporary創作的蜂蠟雕塑。

                Paolo Buffa設計的扶手椅,出于1940年代;以及由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設計、Nemo復刻重制的Marseille燈。

                從餐廳的家具中可以看出Giacomo Totti對20世紀中期意大利設計輝煌年代的懷念和崇敬。餐廳中,Carlo Scarpa為Cassina設計的Doge餐桌,桌上的是1950年代的雞尾酒器皿套件,由Aldo Tura為米蘭的文化藝術中心Macao Milano設計;餐椅是Giuseppe Gibelli于1950 年代為Sormani 計的;吊燈是Gino Sarfatti設計的2097/50燈,由Flos復刻重制。墻上掛著Alessandro Fogo的畫作。

                起初,屋主Brazzarola夫婦向設計師要求的是更簡約、莊重的外觀, “但那和我的設計哲學是相反的,”Totti解釋說,“中和彼此的想法后,我在偏重男性氣質的建筑結構中加入了更溫柔的細節。”空間因此逐漸轉為了現在這種不浮夸且更有新意的面貌。無論是廚房、客廳、壁爐、樓梯或各種門和咖啡桌,都是 Totti 親自設計的,但家具大多是20世紀中期的意大利中古家具:Gio Ponti和Franco Albini設計的扶手椅,Gaetano Sciolari、Angelo Brotto和Gino Sarfatti設計的燈具,出自Carlo Scarpa的小邊桌以及出自Giuseppe Gibelli的椅子。這些大師級家具混搭另一些風格獨特的家居單品,例如1920年代的中國地毯,或是主臥中那張迷幻的地毯,它是Josep Grau-Garriga于1970年代創作的。所有這些家具,與墻壁上的當代藝術、散發力量的墻紙,以及餐桌旁的Alessandro Fogo油畫作品構成了完美的整體。

                藍色天鵝絨床頭板和濃重的棕櫚樹印花墻紙,將臥室帶進了一個寧靜的熱帶仲夏夜。 主臥的天鵝絨床和邊幾由Totti設計;懸垂而下的是Michael Anastassiades為Flos設計的IC燈具;以及Cole&Son的Palm Jungle in Forest Green墻紙。

                在主臥中,1950年代的Pelikan落地燈是J. T. Kalmar為自創品牌Kalmar設計的作品;中古扶手椅出自Studio Tecnico Cassina;1970年代的地毯出自Josep Grau-Garriga。

                “只集中于特定設計師或時代不是我感興趣的設計方式,我希望讓來自不同‘語言’、不同時期的好作品建立超時空的對話,組合出不同以往的新形式。”這座房子的迷人之處不僅僅在于它喚起了人的想象力。Totti對意大利設計杰作的選用讓它如此特別,而它如此特別的原因,不在于設計師將設計基于過去;恰恰相反,他選用了經典設計,其中不乏少有人知道的歷史遺珠,但重要的是他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創造出一個宇宙,一個充滿了生命光輝的自己的世界。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