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8.24

                東方冒險

                17年前,丹麥人NikolajSchnoor只身搬到從未踏足過的上海。如今,他和女友及狗狗住在一處頂層公寓,過著時髦又地道的上海生活!
                編輯 | 宋揚Yann
                造型 | 宋揚Yann
                作者 | 陳桑雨
                攝影師 | 隋思聰

                米色USM組合柜上的黑色花瓶來自Armani/Casa,與Nikolaj相伴已有25年。后景中,PP225休閑椅是丹麥的經典設計之一,由Hans J. Wegner為PP M?bler創作;墻面上紅色的仙人掌雕塑名為《一株- 5》,是藝術家張如怡的作品,購于DonGallery東畫廊;銀色梯子雕塑來自娜布其。


                Nikolaj Schnoor(右)來自丹麥,于眼鏡品牌LINDBERG擔任全球首席商務官。他和女友ShuYu(左)及狗狗Albert生活在舊法租界的一套公寓里。粉色階梯狀雕塑《空間外的風景》來自娜布其,墻上藍紫色的雕塑來自靳山,兩位藝術家皆由上海BANK畫廊代理。

                看2003年為了工作搬到上海的決定,丹麥眼鏡品牌LINDBERG的全球首席商務官Nikolaj Schnoor仍然感到相當瘋狂。“那時我們準備建立品牌的亞洲前哨,在香港與上海之間糾結,一個朋友說上海特別棒,我就來了這兒。”沒想到,Nikolaj在中國一待就再沒離開,與品牌攜手成長。客居上海的17年間,Nikolaj搬家的次數屈指可數,他在如今的公寓生活已有八年。對待城市、居所、工作,Nikolaj的態度不無相似:堅定而長情。

                這個家極具北歐性格:空間開敞通透,自然光充足;繁復的硬裝細節被統統剝除,只留下干凈的淺色基底。

                墻上的復合媒材作品來自藝術家高偉剛,這是Nikolaj在中國收獲的首件收藏。白色長餐桌由MDF Italia出品;奶牛皮餐椅來自Minotti,是屋主在20年前購入的,現已不再發行。餐桌上的森林綠色花瓶來自minima?st 的冰島系列。

                Nikolaj特別注重睡眠質量,不管搬到哪兒,都要帶著他的H?stens床墊;床頭上方的小幅作品來自法國藝術家SophieCalle,除這件作品以外,家中所有收藏均出自中國藝術家之手。

                Nikolaj的家極具北歐性格:空間開敞通透,寬幅玻璃窗保證了充足的自然光;繁復的硬裝細節被統統剝除,只留下干凈的淺色基底。“征得房東同意后,我把壁紙和裝飾著皮革的護墻板都拆掉了,并刷成了白色。”Nikolaj介紹道。在家具和器物的選擇上,空間的斯堪的納維亞血統相當純正,PP M?bler的休閑椅、FritzHansen的桌幾、H?stens的床墊……北歐的經典設計令人目不暇接。作為在全球多個城市生活過的“世界公民”,Nikolaj的絕大多數家當都曾隨他游歷四方,他的個人最愛要數主臥里相伴多年的兩把扶手椅,由瑞典藝術家Mats Theselius為限量設計藝廊K?llemo打造。“這兩把扶手椅的框架選材來自回收金屬,與柔和的皮質軟包形成奇妙的碰撞。”Nikolaj介紹道,“設計師對尺度的把握很精準,它們看起來挺緊湊,但我這樣的大高個兒坐在里面也剛剛好。”

                客廳中,空間的底色和家具都呈現出質樸的大地基調,豐富的藝術收藏為此注入了繽紛色彩。藍色三人座沙發來自Hay;墻上的攝影作品來自陳維。

                PK61灰色茶幾是PoulKj?rholm為Fritz Hansen打造的;其上的白色瓷盤出自美國陶藝家Adrien Miller之手;背景中的陶俑是屋主淘來的仿古品。墻上的白色繪畫是高偉剛之作。

                空間的底色和家具呈現出天然質樸的大地調調,而豐富的藝術收藏為這里注入了繽紛色彩。Nikolaj在藝術的氛圍中長大,兒時便經常跟著藏家父母走訪畫廊、博物館、藝術家工作室……搬到中國后,藝術也成了Nikolaj探索新生活、結交新朋友的一種媒介。“初來乍到時,上海的藝術圈讓我感到新鮮不已,但那會兒我對中國的當代藝術了解非常有限,一直在審慎地學習,始終沒有出手。”他說道。觀望了兩三年后,Nikolaj逐漸把對中國當代藝術的好奇發展成嚴肅的興趣,并且在2015年收獲了自己在中國的首件收藏。從此以后,一發不可收拾,他迅速積累了一批本土當代藝術家之作,還為自己在丹麥的家添置了一幅丁乙的“十字”繪畫。“看到收藏的藝術家都在穩步成長,我對自己的眼光越來越自信;可惜當年不夠果斷,有些作品的漲幅已經超過了我的承受能力。”他笑言,“中國的藝術市場生機勃勃。歐洲的主力藏家都是五六十歲的人,而在中國,這批人變成了三十來歲的年輕一代,這在我看來太不可思議了!”


                Nikolaj從小便在藝術的氛圍中長大。搬到中國后,也成了他探索新生活、結交新朋友的媒介。

                白色自行車是Nikolaj的女友ShuYu的“坐騎”,由Martone CyclingCo.出品。墻上的裝置作品《遺跡4(古羅馬)》是藝術家倪有魚之作,由柏林CFA畫廊代理。

                主臥中,紙本水粉繪畫來自藝術家胡子,由DonGallery東畫廊代理。

                餐廳中的繪畫來自吳笛。

                在藝術以外,中國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讓Nikolaj驚奇不斷,最讓他深受觸動的巨變之一便是人們生活方式的革新。“從前人們都覺得自己看著不胖就行了,何必要健身呢?而如今,上海的年輕人不會落下任何一項時髦的運動,瑜伽、拳擊、滑雪、動感單車……他們對身材管理及生活品質極為重視。”Nikolaj說道。最近,觀察到公司同事參加各類團課的積極性,Nikolaj終于也“坐不住”了,重啟了暫停多年的健身習慣。“我現在每天清晨五點從家出發,沿著黃浦江一直騎行到蘇州河,總共35公里,最后在安福路喝一杯咖啡作為結束,七點半回到家,剛好趕上女友起床。”

                主臥中的兩把扶手椅是Nikolaj的最愛,由瑞典藝術家Mats Theselius為K?llemo打造。墻上的繪畫來自吳笛。

                LINDBERG落地上海至今,Nikolaj手下的團隊由6人變成了50人,中國也晉升為品牌最重要的市場之一。“當年搬到上海的決定太瘋狂了,但回報喜人。如今我們依然在此,并將繼續待下去。”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