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9.2

                超模的美滿生活

                Claudia Schiffer在20世紀90年代成為享譽國際的超模。而鎂光燈之外的她, 從中古風之中尋找靈感,在英國鄉間為自己構筑了一處簡約舒適的理想居所。
                編輯 | 鹿璐 Lu Lu
                作者 | Kate Finnigan
                攝影師 | Derek Henderson

                Claudia Schiffer在其英國鄉村住宅的餐廳里。扶手椅和腳凳出自Folke Ohlsson;Lato LN8邊桌來自&tradition;花瓶來自Louise Roe;Photophore Coast燭臺來自diptyque;霓虹燈牌藝術品I Promise To Love You(《承諾愛你》)出自Tracey Emin。

                這一天是英格蘭的仲夏,在草木繁茂的倫敦近郊,空氣中彌漫著炎炎夏日的清新緩慢。不遠處的蔓生旋花爬滿了灌木,籬墻上嬌小潔白的小野花在風中搖曳,而赤紅的罌粟花則如同烈焰般,美艷卻飄忽。就這樣沿著一側很不平坦的小路緩緩向前,便會在原野間尋得一處難得一見的現代住宅。 

                客廳中,左側的復古Seal扶手椅出自Ib Kofod-Larsen;Julep 沙發來自Tacchini; 復古Bonanza皮革椅來自Asko,由Esko Pajamies設計;咖啡桌出自Willy Rizzo;右側靠后的墻上掛著兩幅 David Hockney的畫作。

                坐落于牛津郡與北安普敦的交界處,這棟住宅是德國超模克勞迪婭·希弗(Claudia Schiffer)與其丈夫、電影導演兼制片人馬修·沃恩(Matthew Vaughn)的家。巖石和玻璃交迭圍合的住宅,其三面都朝向砌著小徑的庭院敞開,落地窗外是無盡的田野風光。每每從室內向外望時,在與畫框無異的落地窗中,一半是平黃的綠色田野,一半是淡灰藍色的天空,仿佛每一扇窗都是抽象派藝術家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筆下的畫作。“我喜歡這里的平靜。這種平靜讓我能更好地感受到自然。”從小在德國鄉村長大的Schiffer對我們說,“陰雨天我會坐在窗邊看云彩變化,不因被雨水困住腳步而煩惱。這是一件很美的事。” 

                入口門廳處,玫瑰木邊柜出自Ib Kofod-Larsen;復古印度土紗棉地毯來自 Guinevere Antiques;右側墻上的畫作出自Donald Baechler。 

                Schiffer一直在慢慢規劃這個家的模樣。“我幾乎每個月都會往家中添置新的東西。這可能和大部分人不太一樣,他們可能會一次性集中完成家的設計。”她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地聳了聳肩膀,“我知道,尤其是跟室內設計師合作的時候,往往是預先規劃好一切再著手布置。但我剛好相反,比如我可能先發現了一把喜歡的椅子,選中它之后我才會接著想‘有什么是適合這把椅子的嗎?’我更喜歡一步步地積累,讓房子的狀態越來越貼合自己的家庭和生活。” 客廳一側,桌子和椅子來自Pamono;桌上的花瓶來自Raawii;墻上的彩色藝術品是Damien Hirst的Kaleidoscope(《萬花筒》) 。

                餐廳中的復古玫瑰木會議桌出自Arne Vodder;桌旁搭配丹麥玫瑰木中古餐椅;平織地毯來自Sinclair Till。

                住宅硬朗的建筑線條促使Schiffer布置出更為柔軟的室內空間。“這個家是開放式的布局,家中多見玻璃隔墻。難點就在于如何讓這樣開放的空間擁有家的感覺。我曾在其他很多地方都有過這種感覺:空間看起來很完美,但身處其中卻忐忑不安, 沒有一處能讓你全身放松地坐下來。”然而這種狀況在這個家中全然不存在。相反,客人還很可能一坐到這些好看又舒適的沙發上就不愿再起身。“我一直挺迷戀中古風格,”Schiffer說,“我喜歡用木材和皮革這兩種材料搭配毛絨羊皮和摩洛哥地毯,再搭配一些現代藝術;空間整體以天然質感的飾面為主,再補充少許跳脫的色彩。”家中的大多數家具都是Schiffer自己從網上找到的。“網購的樂趣便是我可以在家中享受拆箱的驚喜,然后自己摸索這件家具在家中的不同組合方式。” 

                臥室一角,桌上是Claudia Schiffe為Vista Alegre設計的Cloudy Butterflies。

                俯瞰客廳一角,左側Oda扶手椅及軟墊矮凳出自Nanna Ditzel。

                在通往地下室樓梯間的白墻上,擺放著這對夫妻曾參演或參與過的各種電影項目。還有Schiffer的香奈兒J12手表廣告代言的細節,以及她為Bordallo Pinheiro和Vista Alegre設計的陶瓷及玻璃器皿“Cloudy Butterflies”,該系列9月上市,靈感源于她熱愛的大自然,如蝴蝶和云朵。Schiffer也和以法式風情為特色的être Cécile合作推出了由她設計的運動衫、針織衫及T恤等。沿著走廊可以一路穿過帶玻璃門的酒窖、洗衣房、按摩室,以及一間裝配扶手桿、可練習普拉提的舞蹈教室。但Schiffer坦言自己很少使用這間舞蹈教室,她更喜歡在戶外散步。樓上是一間能夠俯瞰戶外景色的臥室,臥室連接著布滿架子的套房式衣帽間,其中不乏Schiffer的各式手袋和一件她最喜歡的香奈兒Archive款,它是已故的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在Schiffer面前親手繪制的。她與這位設計師緊密合作了近30年,至今仍難以接受他的離去。Schiffer曾出鏡過的攝影、藝術和時尚書籍都被她收藏在家中的書房里,這其中包括一本她在模特生涯早期拍攝的Guess紀念檔案。“那是大約1989年的時候,我在紐約。一個星期天的早晨我從電梯里走出來,穿著慢跑運動服,也沒有洗臉,然后有個人攔住我說’你是那個Guess女孩!’。那時我突然意識到,我的職業生涯將會發生轉變......” 

                在2020年1月開幕的巴黎Maison&Objet展覽中,Claudia Schiffer首次揭幕了她與兩大葡萄牙家居品牌Vista Alegre和Bordallo Pinheiro合作的Cloudy Butterflies系列作品,這只布滿蝴蝶的花瓶就是她與Bordallo Pinheiro合作的系列作品之一。

                主臥空間,家中的家具都是由Claudia Schiffer親自采購的。

                “這個家很特別”Schiffer說,“它可以讓我們將工作和生活結合在一起。現在我們的多數會議都會安排在這里。”夫妻兩人的共用辦公室設在一層,兩張辦公桌彼此相對。“我們的很多朋友都堅稱’我永遠無法和我的丈夫/妻子一起工作’,但在我們的關系中, 我們從來都能深入地交流各自想法。我工作上的事都是他和我一起決定的,反過來也一樣,我們不分彼此。”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