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0.19

                一見傾心

                Claire幸運地請到在《安邸AD》雜志上讓她一見傾心的女建筑師陳暄為自己設計夢想之宅,和她并肩完成了一次珠聯璧合的創作。這不僅是一個美麗的家的故事,也是一段關于彼此理解、互相啟迪的女性友誼的故事。
                編輯 | 李君 Li Jun 、高慧瑩
                造型 | 朱雋
                作者 | 王小邪 Wendy Wang
                攝影師 | 雷壇壇

                 一層客廳起居區,窗口處擺著孟菲斯的經典設計Royal Daybed 1983,旁邊的落地燈來自Flos,再旁邊是Cassina Zig Zag椅,墻上的畫作《山花》出自藝術家朱金石,黑色大熊沙發來自Edra ,邊上有一把 Cassina紅藍椅,地毯是由伊朗手工地毯品牌 Zamani 定制的,不銹鋼冰山造型茶幾來自Driade。

                Caire和Larry是一對從事金融工作的年輕夫婦,他們和7歲的女兒、5歲的兒子生活在一起。Claire是《安邸AD》的忠實讀者,在雜志過去刊登的故事中,對建筑師陳暄為自己和家人設計的私宅一見傾心。她告訴我們: “我發現她的家在材質運用上沒有邊界感,有很多探索空間,還做了很藝術化的處理。還有一些細節打動了我,比如她在餐椅里混搭了一張宜家的舊餐椅,沙發中有一張是從舊家搬到新家的……這令我相信她是一個用心過生活的人。”于是,當Claire 一家四口決定移居一棟1100平方米的別墅時,她徑直撥通了陳暄工作室的電話……如今,時隔近三年,這棟毛坯別墅終于煥然一新,Claire和家人幸福地住進了夢想之宅。

                從二層俯瞰一層起居區,正好可以將地毯上馬蒂斯巨幅畫作的全貌收入眼底,賞心悅目。

                耀眼的大面積藍色塊貫穿于整個家中,營造出令人驚艷的效果,模糊了設計與藝術之間的界限

                Claire對于新家的訴求很清晰以生活、實用和舒適為基礎,然后才是設計感和藝術感。陳暄的整體規劃是從建筑而非室內裝飾的角度出發。 “我在設計時非常冷靜,以功能、動線和光線作為核心,將空間打造成一個生活的背景。當你步入其中后,你會發現它流暢、通透,沒有過度裝飾的痕跡。空間退隱在后,填充進來的‘內容’才是主導。”

                 一層與起居區相連的餐廳及西式廚房區域,窗邊還有一個特意辟出來的迷你用餐區。廚房的櫥柜來自 Boffi,漆質表面具有金屬質感,島臺為巖板材質,表面有獨特印花,耐臟,性價比高。大理石圓桌來自 Poliform ,透明樹脂餐椅及扶手沙發椅全部來自 Edra ,餐桌吊燈來自 Flos ,墻邊立著 Driade 的維納斯書架,它是女主人 Claire 最愛的單品。

                女主人 Claire 希望夢想中的家要由意大利家具裝點,它們外觀華麗,同時又具有真正的實用價值。

                別墅的建筑大體保持了原有結構,只做了部分調整。地下一層新增了一個內庭院,用于采光和防潮,成為一處新景觀,同時還能充當戶外聚會的社交場所,既開放,又私密。 “我們唯一糾結過的部分是入口處的樓梯。樓梯常被當作設計的焦點,但 Claire 和我一致認為,功能是最重要的。原有的樓梯本身寬度正好,也很舒適,我們決定不再改動它。”陳暄回憶道。她們反而就樓梯想出了一個創造性的處理手法:自頂層天花板垂下一組形態極具雕塑感的金色吊燈,它與一旁的樓梯融為一體,宛如一件大型裝置。這樣效果出色,又無須花費太多。 “事實上,這棟住宅的裝修造價比很多人想象中要低,我們在成本控制上很理性。”陳暄告訴我們,“樓梯旁的墻面擁有大量的留白, Claire 一直在拓展她的藝術收藏,這片區域將成為她的‘私人藝廊’,用以滿足她自由創作的樂趣。”

                樓梯的處理手法巧妙, Catellani&Smith 出品的金色吊燈自天花板垂下,形成藝術裝置般的效果。

                “我在設計時非常冷靜,以功能、動線和光線作為核心,當你步入其中后,你會發現它流暢、通透,沒有過度飾的痕跡。”


                整棟住宅的功能和分區很清晰。一層有一個開放式大客廳,與餐廳及西式廚房相連,Edra的黑熊沙發被別出心裁地用作了空間隔斷。陳暄說: “客廳面積很大,它是開放的,又要相對閉合,我們需要尋找一件家具在起居區形成圍合。通常人們會選擇條案,但它欠缺實際功用。我和Claire在米蘭的Edra展廳找到了這張大熊沙發,它完美地解決了這個問題。它不是傳統的隔斷,卻能讓這個空間得以生動地延續下去。另外,通過樓上的挑空俯瞰這片區域,那更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Claire補充道: “黑熊沙發既漂亮,又實用,它還是孩子們最愛的一件家具,姐弟倆每天都要在上面打滾。”此外,一層還設有中餐廚房、老人房,并在靠近花園的窗邊特意辟出了一塊小小的就餐區。陳暄說: “一家人正式用餐在圓桌區,這里可以供一兩個人吃早餐,也可以喝杯咖啡、看本書。當一個家的尺度很大時,會更需要特意打造一些溫馨自在小空間。”陳暄也為空間預留了其他可能性,比如她把兒童活動室設在入口處,隨著孩子們的成長,未來這里可以被用作小型會客廳。二層和三層包括兩套客房、兩間兒童房、一間主臥以及一個與之相連的圖書室和起居室。這個具有復合功能的空間成為一家四口待得最多的地方。晚間,孩子們可以和父母一起閱讀、聊天或是看電影,困了就直接回到同一層各自的房間睡覺,頗為方便。頂層的閣樓被設計成花樣繁多的游樂場,這里是兩個孩子的“秘密基地”。地下二層的籃球場則是為男主人Larry設計的。前陣子由于疫情無法出門時,一家人在這里溜冰、玩滑板、打籃球,健康又快樂。

                新開辟的露天庭院位于地下二層的茶室外,由七月合作社擔綱設計。陳暄告訴我們: “這里偏重于體現靜觀時的空間感受。自然材料的運用將日常起居空間從都市之中置換出來,給予精神上片刻的寧靜。”

                一層樓梯入口處的墻上掛著作品Blah, Blah, Blah,來自美國藝術家Mel Bochner,他是 20 世紀 60 年代觀念與后簡約藝術的中堅分子。女主人 Claire表示,這幅畫作寓意幽默,正好可以提醒自己謹言多思。黃色椅子來自 Edra,地毯來自 Zamani 定制。

                陳暄,中央美術學院建筑系博士,十上建筑設計工作室總裁及首席建筑師。她身側有一把經典的 Cassina Utrecht 沙發椅。除了作為主案設計師的陳暄外,參與這個家設計的還包括設計師張拓 、負責花藝與造型的孫笑天與程明。

                下沉式茶室由室內泳池改造而來,這是根據一家人對居住功能的實際要求做出的改變。陳暄告訴我們: “擁有室內泳池的確看上去有派頭,但是維護成本高昂,家人的使用頻率卻極低。”

                在Claire心中, “夢想中的家應該要有意大利家具”。對陳暄來說,這正好也是美事一樁, “我希望喜歡的意大利設計能以最好的狀態在這個空間里被呈現和使用,也想看看這些設計如何和生活發生真正的關系。比如我現在坐的這把 Edra 的餐椅,它看起來像綠色的花瓣,美得近乎脆弱,但是越使用越會讓人覺得舒服。家具選擇是我和 Claire共同創作的過程,很燒腦,最難的是做減法,選擇太多,關鍵是要看它們用在空間里是否適合。”Claire購入了她最向往的Driade維納斯書架。為了迎接這位“女神”,陳暄笑著說,當時專門在現場調整了墻的尺寸。她為 Claire 挑選了幾把 Cassina 的經典椅子,包括Zig Zag椅、Utrecht椅、Hill House椅和紅藍椅。Claire說,剛開始看到紅藍椅時還有些擔心會不會太大膽,但很快就發現它擺在客廳里“非常美,坐起來也很舒服”。當身型苗條的女人們紛紛打趣Campana Brothers的Favela拼接木椅只適合當擺設時, 一向被Claire認為實用主義至上、高大健碩的Larry卻出人意料地開口稱贊道:“不會啊,我坐上去感覺舒服極了!”在這個家中,我們驚喜地發現,那些容易被誤認為華而不實的設計體現出真正的實用價值。

                在位于二層的客臥之一大膽使用了黃綠對撞色,床頭的畫作來自美國女藝術家 Jasmine Little。

                 在位于一層的洗手間里,一體化洗手池來自 Antonio Lupi ,窗邊是 Cassina Hill House椅。

                頂層閣樓區是兩個孩子的秘密樂園。

                 地下二層的籃球場是男主人 Larry 的最愛。

                另外,值得特別指出的是,陳暄在空間中對色塊的運用也給這個家增添了強烈的藝術氣息。不論推拉窗、窗簾布藝還是墻面、家具本身的色彩,它們產生了畫作和裝置藝術般的搶眼效果。陳暄對顏色和材料的探索不設邊界,對于通常被認為“俗氣”的紅綠撞色她也躍躍欲試。而Claire對色彩也有超越東方傳統的接受度。伴隨著新居的裝修進程,Claire對藝術的認知也在不斷拓展。她在收藏藝術作品上完全從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出發,并且會花時間去了解畫作背后的故事。比如在聊到年輕的美國女藝術家Jasmine Little的兩幅畫作時,她感性地說道:“這個系列是藝術家在歐洲游歷時的作品,畫的多是歐洲的風物,我對她那種女性的細膩觀察、筆觸和外國人對于歐洲歷史文化的浪漫想象還挺有共鳴的……”

                主臥中原本很窄的陽臺被包在了室內,改造成一片藍色的休息區,孩子們也可以在這塊區域玩耍,與父母共度歡樂時光。床來自Ivano Redaelli,吊燈出自Mogg Madama 24。

                陳暄對顏色及材料的探索不設邊界。她在色彩上的大膽運用給這個家增添了強烈的藝術氣息。

                這次合作也促成了兩位女士的友誼。從與像Claire這樣的年輕業主的合作中,陳暄欣喜地發現,中國新一代私宅委托方正在崛起,他們擁有比父輩更開闊的視野和藝術上的靈性,既不從眾,也不為炫耀。Claire不僅對陳暄為自己打造的新家贊不絕口,甚至將她視為女性典范, “我希望能成為像她那樣的人,她身上的很多特質都是我想擁有的”。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