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0.21

                夢境莊園

                建筑師Patrizio Fradiani對這片天地開闊的景致一見鐘情,耗時兩年,在此創造心中那座純樸無憂的如夢境地。
                編輯 | 肖琨
                造型 | Martina Hunglinger
                作者 | Martina Hunglinger
                攝影師 | Mads Mogensen

                建筑師兼室內設計師Patrizio Fradiani坐在通向花園的臺階旁。故鄉在托斯卡納的他,對意大利南部臨海的普利亞大區一直懷有很深的情感依戀,童年時期他在這里度過了許多個暑假。金屬框架的沙發由Patrizio Fradiani設計,由當地鐵匠和布料制造商定制;陶瓷邊桌由Patrizio Fradiani設計,由一位當地陶藝家手工制作。

                在個性化的室內陳設與古典的建筑外觀之間,在多元創意與文化傳統之間,莊園實現了一種細微而難得的平衡。

                來到Tenuta dell ’ Alto的訪客,首先踏入的是一個八邊形立面的門廳,擺在正中的是一個圓形軟墊坐墩。褪去多層白色涂料后,建筑的初始顏色重又浮出表面。從高高的屋頂懸垂下來的吊燈是用羽毛制作的,看起來像一朵朵恬淡的云,為空間內另添一種輕柔的氣息。圓形坐墩來自Poliform;圓形邊桌來自Gervasoni;羽毛吊燈由位于加里波利(Gallipoli)的Salamastra定制。

                藝術吊燈裝置由一位當地玻璃藝術家制作,為餐桌帶來一抹動人的亮色。Patrizio很留意細節,他將吊燈裝置的電線設計為藍色,呼應墻壁上的纖細藍線。古典的鄉村木桌與白色的Eames座椅組合,再加上金屬框架的現代柜架,形成更顯隨性自如的折中風格。餐桌來自當地市集;餐椅出自Charles&Ray Eames;燭臺是普利亞大區的典型工藝品;瓶子形狀的吊頂裝置出自當地藝術家Massimo Maci;柜架來自Rimadesio。

                已在芝加哥生活二十多年的羅馬建筑師兼室內設計師Patrizio Fradiani,將自己對意式美學的透徹了解也帶到了北美,他的設計公司 Studio F 多年來在美國取得了突出成就。有別于現代主義建筑中涌現出的淡而無味或缺失溫情的設計,他在作品中實踐著另一種不被風格所限的簡約:加入變幻的色彩,以及更多貼近本真的個性與人情味。

                客廳中保持白色和灰色的純色基調,構建出安靜、舒緩的氛圍。高高的天花板上懸掛著許多用當地捕蟹籠改制的吊燈,并且一直延續至相連的廚房區。灰色沙發來自意大利家具品牌Gruppo Euromobil的沙發子品牌Désirée;金屬邊桌來自Zeus Noto;銅碗和盤子購自當地商店;木制燭臺是一位朋友送的禮物;灰色天鵝絨扶手椅是Marcel Wanders為Poliform設計的;白色邊桌來自Kartell;吊燈名為“Nasse”,用加里波利當地漁民的捕蟹籠制作;白色休閑椅出自Sabrina,來自Officine Ragnini。

                盡管Patrizio的設計受尊崇極簡的建筑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和John Pawson的影響,但在少年時期,他的偶像是堅定反對一致性的奧地利畫家、建筑師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這位建筑師早期曾拒斥 20 世紀建筑中力求秩序且單色化的設計模式。

                莊園呈現了一種充滿自由精神的折中美學,一種不被風格所限的簡約:加入變幻的色彩,及貼近本真的個性與溫情。

                意大利鄉村的古典拱頂,用漁民的捕蟹籠改制的吊燈裝置,都與簡潔利落的不銹鋼廚房島臺、無煙煤廚房櫥柜和工業風格的地板形成反差,體現出不拘一格的折中美學。廚房島來自Poliform的“Varenna”系列;吊燈“Nasse”,捕蟹籠來自加里波利的漁民。

                同樣,Patrizio的作品也呈現出一種充滿自由精神的折中美學。在他位于意大利普利亞(Puglia)內陸的度假屋Tenuta dell'Alto莊園中,傳統的燭臺、漁民的捕蟹籠(被改制為燈具)、紙漿裝飾等當地手工藝,不僅與現代藝術和設計相融,也混搭著從古董市集發現的各種老物件。 Patrizio 解釋道: “我的一切都由‘美’指引著。在我看來,住宅當然應該非常個性化,尤其是度假屋。室內的狀態應隨著居于其中的人而變化。”與他年少時敬仰的建筑師對標準化的反對一樣, Patrizio 拒絕固守范式。“單調的重復會熄滅我的生活熱情。”他說, “而在這里,景象在時日的漸變中永遠在變化,不斷給我靈感與鮮活感。”這種態度也融入了經他修復的Tenuta dell'Alto莊園中。

                 極簡的階梯步入式泳池,以及池邊為享受日光浴而設的平臺,給草坪區加入了幾何元素。從這里俯瞰,視野隨之開闊,仿佛沒有邊際的地中海岸原野景致盡在眼前。

                Tenuta dell'Alto莊園建于山脊上,坐落在令人感覺天地開闊的平坦景致之中,生長著刺梨仙人掌和棕櫚樹的山坡不見邊際地延伸至視野以外。Patrizio對普利亞懷有深深的依戀,這種依戀源于童年時在叔叔一家位于萊切(Lecce)的家中度過的夏天,叔叔對土地的深切熱愛令年幼的 Patrizio 很受觸動。在叔叔去世后,Patrizio回普利亞住了一段時間,然后決定尋找一處農莊,作為在意大利的家。

                古老的石砌樓梯的欄桿,向下通向酒窖,背景中是入口門廳。

                黃色和淡藍色是主臥室的色彩主題。墻上有一件抽象的藝術作品。兩個用回收瓶子制成的臺燈出自Massimo Maci;床來自Gervasoni的“Ghost”系列;黃褐色的床罩來自印度;由深色原木制作的床頭桌來自Jesse。

                “我們最終找到了這個我們一直在尋找的地方:一座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帕拉第奧式建筑( 800 平方米),另外還有一個小的附屬建筑作為客用小屋( 70 平方米)。它的位置很完美,我們立刻愛上了這片夢境般的風景。”Patrizio解釋道。他對這個地方的心靈感應是如此強烈,以至于在買下房產后的幾個小時之內,就已經清晰至極地設想出這里可以變成什么樣子。 “然而,我在頭腦中用幾分鐘就想清楚的畫面,卻花了兩年時間來實現。”他笑著說道。

                斑駁的藍色調讓建筑有古老的感覺,但并不那么莊嚴,而是更加溫厚。

                主臥室中,背景是房間內的浴室,所有臥室都設有套間浴室。

                主臥浴室設有淋浴間以及一個巖石材質的巨大水槽,它以前是給動物使用的飲水槽,現在已改用作浴缸。浴缸的天然外觀,墻壁和地板的光滑表面,互相形成了一種另類灑脫的反差。吊燈是當地藝術家Massimo Maci用回收再熔融的玻璃制作的。石制浴缸來自當地一個專售二手材料的商鋪;吊燈出自Massimo Maci;衣鉤出自Kartell的“Jellies”。

                此前,這座古宅曾是當地教區的接待中心,有時甚至接收多達 50 名童子軍入住。首先需要解決的是近幾十年來的不當裝修造成的混亂。Patrizio回憶說: “工人們耗費了三個星期才清除掉墻上的層層色彩,但幸運的是,由于那些顏料質量實在很差,它們很容易就脫落了。”在剝離某些墻壁的外層油漆,試圖讓底層的石塊裸露出來時,他們意外地發現了又一層修飾。 “如果事先知道我們會在表面之下再發現另一層被遮蔽的飾面,那么我可能會把天花板的抹灰保持為白色。”他解釋道。 “不過,現在的這種色調又恰好可以讓建筑有更古老的感覺,并且不那么莊嚴,而是更加溫厚。”

                莊園建于山脊上,天地開闊的平坦景致讓設計師一見鐘情,并且決定將畢生對美的追求實現于此。

                室外休息區的開闊視野。花園的一部分露臺開辟為室外休息區,栽種在側面的棕櫚樹已見證過漫長歷史,樹冠帶來些微陰涼。從靠墊的色調變幻中可見Patrizio對顏色的熱愛。背景處的淺色立方體是一處獨立的客房,面向泳池。躺椅是“Bayekou”椅,出自Moroso的M'Afrique系列;金屬框架的沙發由當地鐵匠和布料制造商定制;陶瓷邊桌由一位當地陶藝家手工制作。

                Patrizio對自然的愛和創造力,也都反映在了花園的設計中。這個鋪排為十字形的花園中有用石頭圍成的圓圈,靈感來自這塊地上種著的幾株圍成一圈的南歐海松。他懸掛在這些古老松樹中間的吊床在風中輕輕晃動,這里也是他最喜歡的午睡地點。夾竹桃、茉莉、馬纓丹、百子蓮、玫瑰、粉色凌霄花以及許多種芳香藥草,交錯地混雜著,因此更饒有趣味,喜歡折中美學的Patrizio欣賞這種混雜的妙處。

                廚房外面的室外用餐區是米色和灰綠色的柔和色調,石砌水槽處的墻上鋪有色調同樣輕淡的古董赤陶磚。雕塑形態的Verner Panton復古椅子令這種鄉村格調中也兼具少許現代感。白色椅子由Verner Panton設計;餐桌由木質桌面和木架底座拼合而成;墻上掛著的老式搓衣板來自跳蚤市場;手工繪制染色的赤陶磚也來自跳蚤市場。

                “在這里,在種滿了橄欖樹的果園中,我找回了平和的感覺。我與我自己之間,我與世界之間,都在這片安寧中找到了平衡。”Patrizio說。沒錯,他創造出了自己心中的那個純樸無憂的“天堂”。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