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1.5

                由心而發

                姜杰工作室里這些各具神采的人像雕塑,帶著強烈的震撼力,讓人不自覺想要湊上前去凝視、觸摸,感受“他們”身上那些容易被忽視、遺忘的情感細節。
                編輯 | 余雯婷
                造型 | 遠方
                作者 | 王雪
                攝影師 | 雷壇壇





                姜杰,著名雕塑藝術家,生活創作于北京,任教于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

                姜杰利落的半長卷發別在耳后,身著垂墜的開襟外套工裝褲她站在工作室一層的客廳親切地迎接了我們,褲腳壓在黃色的中筒靴里,將近175cm的瘦高身材看起來干練而富有活力當她打開咖啡機時,動作忽然慢了下來,在轟轟聲中撫摸著握在手中的小杯子,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外化腦中的想法:小杯子掉在地上,碎片卻不知道哪里去了針對這一部分應該怎么處理呢?打磨?磨出一個豁口,正好在喝的地方......”說話間,猶如思索如何打磨一件生活偶得的小作品

                二層一處開闊的休息區,坐在臺階上的人物雕塑為姜杰的作品娛樂》。

                在這個高闊的空間里,光線從墻壁四周的開口與天窗注入,又偶爾遭遇云層遮擋,讓氛圍在光影的明暗虛實間有了明確的時間性。我平時都會來,主要是工作現在藝術家的工作室都弄得比較舒服了,一方面我覺得很好,另一方面又覺得,是不是太容易讓人舒服地坐下來,這一坐可就沒日子了’。”隨著姜杰的打趣,我們抬頭望見窗外遠山的美景,果真是一個舒服的氛圍。我會避開高峰,中 午過來,稍作休息就趕緊干活,先處理前一天的事情,白天的工作通常是之前的延續;比較有感覺的是傍晚,更有創造力,然而最好的狀態往往出現在快要離開的時候。”

                工作室位于北京北郊姜杰說,往北走看見山是很高興的一件事情,每次來工作,狀態很好,心情也很好

                工作間里擺放的人物雕塑為姜杰的作品現在開始

                兩年前姜杰搬來這里這座位于北京北郊的房子,最早的狀態像是三個小建筑夾一個小天井”,在實用性上顯得太過松散”。對于雕塑家來說,工作室首先需要一個大的場地和空間,才能形成一種讓人放松自然的創作狀態建筑師陳暄就是這樣幫姜杰進行調整的:梳理動線功能,把雕塑工作間作為心臟”,考慮到雕塑作品需要移動運輸,還額外搭建了裝卸平臺,再圍繞這個核心加建了現在的客廳,作為心臟的延伸姜杰環顧著四周說道“:這里比我之前所有的工作室都大,東西基本是從原先的地方直接搬來的真不知道之前的小工作室怎么塞下這么多物件的。”

                建筑師陳暄設置了一些待得住的角落”,有利于思考的地方一層客廳的一角有一處面積不大的茶室,正是這樣一個舒適的角落

                對于這一段合作的緣分,陳暄提起來難掩興奮“:我們兩個一直有一種莫名的聯系當時在老美院,姜杰是大美女’,專業水平又好,我則是他們口中的小姜杰’。女性藝術家在雕塑領域存活下來很不容易......她能一直保持著內心的隨和純真......在這個項目上,我們倆沒怎么碰過方案,溝通好就蓋,就像兩個姐們兒’,聊著聊著就把空間做出來了。”極佳的采光,裸露的混凝土天花板,光滑水泥的墻面地面,保持沒什么就好的內部裝飾,都讓姜杰更容易進入工作的狀態

                在幕布前展示的芭蕾舞者雕塑,還原了2018年在松美術館展出的中國當代雕塑大展感同身受的布展現場

                姜杰的雕塑工作間如心臟般重要,天花板上最大程度地開著天窗,照得室內和室外一樣明亮通透雕塑畫作看似隨意地擺放在上一次創作時的位置陽光充沛的下午,如此清晰真實的創作過程圖景,自身就是一件極具視覺沖擊力的裝置藝術品工作間的一 個轉角處擺放著一張靠墻的沙發條凳,它的前方則是一張堆滿了書的寫字臺姜杰告訴我們,她最近在閱讀關于劇場戲劇類的書籍,雖然跟當代藝術沒有太多關聯,但又恰能帶給她新鮮的啟發這兩件家具占地面積不大,反而形成一種聚攏包裹的安全感。我設置 了一些待得住的角落’,是有利于思考的地方。”陳暄指著那里繼續說道,,很多靈感就是在那桌前誕生的。”

                姜杰請建筑師陳暄為自己 設計了這個工作室兩人是惺惺相惜的摯友,很多設計的想法,就像閨蜜間的聊天,聊著聊著,感覺就出來了

                姜杰傾向于獨處,一個人工作一個人畫畫兒,對于與自己沒有太大關系的外界刺激,她不作任何精力上的浪費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一個無形的東西能夠到來,對她來說,那是支撐她創作的靈感與核心可她直言,創作的過程并沒有歡快可言,腦子里永遠有一根筋在著。不斷在思考,卻不知它什么時候到來可你不做足鋪墊,它就更不會來每次準備迎接這個不知道在哪兒的東西,便會有些絕望它可能隨時都在你身邊,只是有時候,各方面能量的積累不足以接收到它的信號。”

                人物雕塑均為姜杰的作品紅孩

                工作間里真實的狀態,凌亂卻帶著不容忽視的氣場,書籍不同的材料,常常帶給藝術家意想不到的靈感

                創作大多是一個糾結不舒服,以及不確定的過程,然而,姜杰已能坦誠地面對不確定性”。如何在這樣的情況下堅持創作?姜杰會向前看”,她心目中的引領者像明燈一般照亮前行的道路。前面有很多楷模,布爾喬亞蘇珊·桑塔格皮娜·鮑什......”客廳的一張邊桌上,便擺放著幾張皮娜·鮑什的照片她一直非常欣賞這位德國現代舞第一夫人”,卻總覺得與她缺少一個聯結直到有一天,她在報紙上看見一張照片,正是皮娜·鮑什訪華時,在姜杰為中央芭蕾舞團建團50周年所創作的芭蕾舞雕像前拍攝的肖像。對我來說,不一 定堅持就會產生偉大,每個人的使命都不一樣,但我聯結偉大的人和他們的創作,在快失去信念的時候,就能又攢下一口氣,去向另外一個地方,感受一種無比的喜悅。”

                右側的人物雕塑,為姜杰在創作完舞者之后的作品,原型為一位身材修長的北歐舞者姜杰說,在創作舞者的雕塑時,要展 現出他們那種肢體語言不斷向上拔的氣韻

                姜杰說,剛進入創作時,前面的路還寬一些,也相對容易一些,到了后面路越來越窄,難度也越來越大。“但我希望我的創造性是不會泄下來的一股勁兒’。”也許正是因為這一股勁兒一口氣的連貫性,讓她的作品始終帶有一種獨屬她的時間脈絡,是她觀察思考等待,從時代背景中抽離出與她自身認知相關的想法媒介材料,將當時的生活狀態個人經驗時代變遷,以及她對于這些問題的思考作為能量,不斷地注入在創作中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