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1.11

                純真心靈

                西班牙時裝設計師María Escoté把她心中的純真帶到了一間馬德里寓所, 在古典的建筑構造中加入歡愉、多彩的“艷俗”情調。莊嚴與輕狂,似無交集卻又神奇地彼此相契。這個家的一切都極有力量,充滿著讓人驚訝的個性與勇氣。
                編輯 | 肖琨
                作者 | Eduardo Infante
                攝影師 | Pablo Zamora

                Mari?a Escote?身著一件她設計的連衣裙,背后的兩幅畫是她父親Ferra?n Escote?的花朵畫作沙發左側臺燈是Ettore Sottsass設計的Tahit(i 大溪地);沙發右側是一株霓虹燈棕櫚樹深藍色的Stockholm沙發Sanela天鵝絨靠墊和定制羊毛地毯,三者均來自宜家家居

                四年前,當設計師María Escoté走進這間位于馬德里皇宮旁邊的公寓參觀時,她感到了一種清晰的感應。“當時的感覺是,我找到了自己的家。”她直率地說,這天她把自己裹在一件色彩繽紛的羊毛連衣裙里,這身衣服讓坐在沙發上的她幾乎消隱在各色靠墊中。作為西班牙極富開創性的時尚創造者,她卻唯獨傾心于這處高雅舊屋的恢宏氣息:俯瞰東方廣場(Plaza de Oriente)的地理位置,以及19世紀晚 期的古典住宅構造。“問題是它已經被預訂了,那天離開的時候我很沮喪。然后我連著兩個晚上都夢到它。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我媽媽,她對我說,如果它是屬于你 的,你終究會得到它的。”沒想到,第三天María就接到了房東的電話,這所公寓果然注定屬于她。

                成對的Landskrona躺椅、Vallentuna腳凳以及兩 個Ytterbyn帶門櫥柜,全部來自宜家家居。壁爐后的墻壁上包裹著絎縫菱格紋的黃色天鵝絨。Landskrona躺椅上各色靠墊均來自馬德里的家居店Tailak。墻上的畫作是Ferrán Escoté的一幅油畫。右側墻上的畫作是Mathieu Laca的作品。 

                好運從天而降后,這位巴塞羅那設計師開始將她獨一無二的烙印帶入這個200平方米的空間,其中包含客廳、廚房、書房和三間臥室。天花板裝飾線條和木制百葉窗傳遞出肅穆,但María在這種肅穆中創造出一個特別的世界。“我的家沒有 脫離我本人,它與我所做的事、我是怎樣的人,是無法分離的。”她說。“因此這只是 María Escoté的風格而已。也許這樣的設計對很多人而言是一種混亂,但這是100%的我。”她的父親Ferrán Escoté是一位深諳色彩密碼的畫家,父親的作品在這個家里幾乎無處不在:父親對濃郁色調的愛傳給了María,他的兩幅畫作不僅成為客廳 的主角,也激發了其余色彩的選擇。 

                門廳處,Eames設計的Hang It All衣帽架來自Vitra;成對Valentuna坐墩來自宜家家居。

                在室內陳設方面,María與宜家家居(Ikea)合作。結合她擬定的“狂熱”配色, 宜家的設計團隊為她定制出適合家庭的實用家具。絢麗多變的色調也用在了書房中,María在布置書房時參考過很多設計案例,包括著名的意大利女時裝設計師Elsa Schiaparelli和比利時女時裝設計師Diane von Fürstenberg的書房,最終她選擇了黃色限量版的宜家Billy書柜,桌面嵌有白色紋路的黑色大理石書桌也是由宜家家居定制。 

                María Escoté的工作室內,能看到這所住宅從19世紀晚期留存至今的建筑線腳。定制邊柜上方是Matías Sánchez的油畫,地板上的畫是Ferrán Escoté的作品。裝飾藝術(Art Déco)風格的吊燈和波斯地毯,來自馬德里的家居店Tailak。地毯上的復古椅包裹著毛皮。

                時裝設計師怎會不在面料上用足心思呢?María選擇的面料有她尤其喜歡的毛絨材質,也有人造毛和羊毛,她還用色調柔軟明朗的黃色天鵝絨,鋪滿一面裝有老式壁爐的墻壁。“我們也考慮過紫色和粉紅色,但最后選擇了黃色,因為這是我最迷戀的顏色之一。另外,在今年這段封城禁足的時間里,我發現這個顏色為我失去平靜的內心帶來許多安慰。”她說。 

                María Escoté站在她父親創作的一幅畫旁,定制Billy書架和大理石書桌均來自宜家家居。多種顏色的椅子都是設計工作室Big- Game為Moustache設計的Bold椅,地毯出自宜家家居的Art Event 2019系列。

                另一個特立獨行的冒險在她的臥室里:所有墻壁都被涂成了極不尋常的黑色;同時,宜家為她定制的柜子則重演孟菲斯美學。“在我眼中,黑色意味著‘光’, 和白色一樣。因為我可以從黑色中尋找到創造的起點,它能讓我進入自己的想象。 而且這個房間像是我自己的堡壘,讓我睡得很安穩。”María解釋道。 

                “這個房間像是我自己的堡壘,讓我睡得很安穩。”María如此 描述她的臥室,里面的墻壁完全涂染為黑色,而天花板又裝飾著粉紅色的線腳。Hemnes邊柜、Gj?ra床架、Stocksund床尾凳和Remsta扶手椅,均由宜家家居基于María 的設計定制。墻上的畫是Ferrán Escoté的作品。床頭板、長凳和絲絨靠墊的圖案取自María設計的L’Oiseau系列。 

                如此多的大膽搭配,卻未令幾乎填滿墻面的藝術作品黯然失色,“可我仍然 覺得墻上還有點空缺。”她歡快地笑著講道。家中各具特色的藝術,不限于藝術家Manuel León、Matías Sánchez和Marion Peck的作品以及她父親的畫作,也包括了她最珍愛的家具設計,例如Big-Game工作室的Bold椅子,或是沙發旁的霓虹燈棕櫚樹,這棵樹是買下María第一個服裝系列的合作者送給她的禮物。如María本人一樣,這個家的一切都極有力量,無處不充滿讓人驚訝的個性與勇氣。然而,仿佛神秘幻術般,一切又都彼此契合。只能說,這總歸是緣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