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1.11

                字符迷宮

                出生于里斯本的收藏家José Carlos Santana Pinto買下自己的第一件藝術珍藏時只有20歲出頭, 自那時起,他便從未停步,藝術成為他的一生所愛。
                編輯 | 肖琨
                造型 | Cristina Gimenez
                作者 | Cristina Gimenez
                攝影師 | Montse Garriga

                遠景處的墻壁前,放在兩個豎直的鋅制盒子上的藝術品出自Christian Boltanski。

                在一個人的所有藝術收藏里,總會有某種充滿了故事或寓意的因素在內,那源于不同作品之間的聯系與聯結,也來自于它們被安放和呈現的方式,因為在這兩個層面中,作品間會產生一種對話,也能串連成一段軌跡。“巧合的是,直到最近我才發現,我所收藏的藝術品中有許多都包含字母和數字。在我的所有收藏中,有一幅河原溫(On Kawara)的小畫是我在情感上最無法割舍的。”José Carlos Santana Pinto說道。這一定在他的潛意識中埋下了影響的種子,使得字母和數字元素在他完全私人性質的收藏中占有如此分量,乃至成了一種可見的傾向。迄今,他已將大約300件藝術品收為私有,如他自己的概括,他所有藏品的本質都歸于觀念藝術與極簡藝術。 

                這處空間最顯眼的便是意大利建筑師Gaetano Pesce于1969年為B&B Italia設計的 "UP-7 Piede"足部雕塑躺椅。

                這些收藏的獨特之處在于Santana Pinto展現其中的遠見卓識,他以精深的素養研究藝術,審慎地選擇珍品。這些在詞語和數字之間尋找表達的藝術品形式迥異,有的誕生于當代葡萄牙藝術家之手,如葡萄牙藝術家Pedro Cabrita Reis,Juli?o Sarmento,葡萄牙雕塑家、畫家António Sena,葡萄牙畫家Joaquim Rodrigo等,這些作品與其他國家的創作者——如美國極簡藝術家、雕塑家Carl Andre,美國觀念藝術家Joseph Kosuth,法國觀念藝術家Daniel Buren,瑞士畫家Niele Toroni等——的作品共同分享著家中的墻壁、天花板和地板。 

                在地板上,從遠景至近景,雕塑作品分別出自Carl Andre、Detanico & Lain和Alice Ronchi。

                “在20世紀70年代,我曾有機會與同時代的一些偉大藝術家共同生活,在一種友情深厚、心靈相通的氛圍中近距離交流,我把當時那種濃烈的氣氛定義為我開始收藏的起點。那時候,認識藝術家,和他們一起吃飯,和他們聊天,了解他們的思想,這些都令我著迷。但現在我更希望不被個人方面影響,而是讓作品本身成為它吸引我的原因。” 

                餐桌由Piero Lissoni設計;兩旁的Zig Zag座椅出自Rietveld;桌上的瓷器: 近景處是設計師Miguel Vieira Baptista的一件作品,出自其“Alguidares, Pratos and Baldes”系列;遠景處,帶有大象的瓷器是Fernando Brízio為Bordalo Pinheiro的125周年紀念設計的特別系列;窗戶兩側的墻上,左側的是Christian Boltanski的作品,在它下面,地上的雕塑出自Délio Jasse。在窗戶的右側,霓虹燈作品出自Alfredo Jaar,在它下方的地上放著Bélen Uriel的作品。

                Santana Pinto是里斯本當代藝術博覽會(ARCO Lisboa)榮譽委員會的成員,這個國際展會是拉丁 美洲藝術進入歐洲的重要入口。“里斯本此前曾多次嘗試建立當代藝術博覽會,但里斯本當代藝術博覽會是第一個真正卓有成效的盛會,現在里斯本吸引了眾多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實力雄厚的收藏家。”他很喜歡參觀藝術展會,并通過這一途徑及拍賣會最終有所斬獲,盡管他個人更熱愛畫廊。雖然他現在依舊會買入炙手可熱的知名藝術家的作品,但對于大部分的新增收藏,他已開始轉向年輕藝術家。 

                墻面上是Haim Steinbach的藝術裝置Your Castle In The Sky,其下方是Joseph Kosuth的裝置作品。 

                當他購置了這處位于里斯本市中心區域一座歷史建筑里的住宅時,他在意大利建筑師Amedeo Mandolesi的幫助下進行了翻修改造,“當時無須顧慮如何收納所有藝術收藏品的問題。”Santana Pinto在我們的交談中這樣說道。而那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可能那時他便已經意識到,總有一天,這處350平方米的寬敞住宅將無法容納他的全部收藏。 

                從廚房朝向飯廳的視角。

                “在我看來,收藏家會經歷三個階段。在第一階段,開始購買藏品是為了能在房子的墻壁上懸掛點兒什么。在第二階段,家中已經沒有多余的空間了,這時我們是在并不知道要把它們放在哪里的情況下買入的。只有到了這時,你才真正成為一個收藏家,從此你的決定都不再與任何‘墻壁’有關,甚至有些新買的藝術品會被封存起來,它們會以交替循環的方式在將來取代那些已進入家里的藏品。第三階段通常是將藏品機構化,收編在公共收藏館。我個人更喜歡私密性質的收藏。”Santana Pinto說。 

                后側墻面上掛著的綠色畫作出自Carlos Bunga。

                收藏家本質上是被一種不滿足的精神滋養著,也被一種“永遠都能再增添新收獲”的念想誘惑著。Santana Pinto如今是否依然覺得缺少某位藝術家或某件作品來令他的收藏達成圓滿?一個收藏系列有可能終有一日達到完整無缺的狀態嗎? 

                入口和大廳之間的隔墻包裹著鐵質面板;天花板上的文字是Lawrence Weiner的作品;懸掛的藝術品出自Sara Chang Yan。

                “我當然每天都感到還欠缺某件作品,收藏永遠不會有終結。”他說道。 他給予新收藏家的建議是:“藝術是人生的一部分,融匯在生活之中。在購買時,不應從投資的角度去考慮。當你已買下的東西升值時,你當然會感到很開心,但你必須清楚那不應當是你的目標。如果想要開始嘗試收藏,要記住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第一,并不需要有很多錢;第二,信息是必不可少的,要多去參觀博物館和畫廊,閱讀書籍和藝術雜志;第三,不要只因沖動或追隨潮流而一知半解地買入,而是要真心對作品本身感興趣。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