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2.7

                流金旋律

                踏入意大利爵士歌手Simona Molinari的公寓,感覺像是進入了一個時光劇院。
                編輯 | 肖琨
                造型 | Francesca Davoli
                作者 | Francesca Davoli
                攝影師 | Fabrizio Cicconi / Living Inside

                這個如同百寶箱的家充滿藝術氛圍聲音和影像給所有空隙填滿了魅力。

                左側的是Graham Gilmore的藝術作品,右側的金色飾板是19世紀的,來自中國。

                如果看過智利導演Pablo Larraín拍攝的電影《追捕聶魯達》(Neruda),或許就會在這樣的畫面中捕捉到那種屬于20世紀四五十年代的迷人流光,一種那時的藝術家們擁有的廣闊,他們將所有生活的切面升格為藝術,他們對于美的激情與追尋沒有邊界,在不同的藝術形式之間自由跳躍。這個如同百寶箱的家也充滿了這種氛圍,聲音和影像給所有空隙填滿了魅力。其中沒有什么是流于表面的,唯有隨內心所愿去生活的存在方式。

                Simona Molinari出生于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Napoli)。她從8歲開始學音樂,隨之成為古典音樂和爵士樂迷。她于2015年發布的專輯Casa Mia,是其第5張專輯;第6張正在制作。Simona Molinari也參演了2019年上映的意大利喜劇電影《有時間》(C'è tempo

                Simona和她的伴侶已在這里生活了大約三年。這里最特別的是一種時間消失的感覺,好像走進了一個遠在時間之外的空間。這位歌手坦言一直以來她都生活在脫離實際年齡的狀態中,我的朋友們都深知這一點,經常笑我太奇怪了。我總感覺自己并不屬于我身處的這個時代,這也是為什么我希望我的家能像我的音樂一樣成為自己心中的避風港,讓我能有歸屬感。在這間房子里,仿若沒有時間的流動。現代世界的風尚和生活步調,在這里都能找回一種由自己定奪的節奏,而藝術引領著這一切。我出生于1983年,但我迷戀爵士樂,也熱愛攝影,而我的伴侶喜歡設計,對現代和當代藝術感興趣。我們的房子里到處都是書籍、照片、唱片和來自不同地方的物品,它是我們的真實縮影,我們需要和自己熱愛的事物近距離地一起生活。

                這里有一種時間消失的感覺好像走進了一個遠在時間之外的藝術空間。

                客廳空間。地上鋪有竹藤圖案的19世紀中國地毯;屋頂懸掛著20世紀20年代的Venini枝形吊燈;書柜里面的書是不同畫家的作品集匯編。

                從走廊中望向客廳的視角。

                無論是裝飾墻壁的藝術品,還是地毯、家具和更多小物件,它們從不同的歷史時期留存下來,各具靈性,彼此輝映。客廳里有一幅畫是Graham Gilmore的作品,Simona繼續說道,這位美國畫家能夠非常有力地在畫面中表達情感。我把它放在Giulio Turcato創作于20世紀60年代的畫作旁,這幅畫中彌漫著某種東方的意味。因此,出于觀念的聯想,我們加入了一個16世紀的木質佛像,它與這幅畫有所銜接。門廳處匯集了我的伴侶喜歡的攝影師Peter Beard所拍攝的一系列照片,還有他出版的攝影作品集,以及他寫下的所有關于非洲的旅行筆記,這些影像和文字時常喚起我們對非洲大陸的懷念。

                現代世界的風尚和生活步調,在這里都能找回一種由自己定奪的節奏,而藝術引領著這一切。

                亞麻布飾面沙發來自Flexform;地毯是非洲柏柏爾地毯;在跳蚤市場淘來的桌子;窗戶左側的畫作是意大利藝術家Giulio Turcato的作品;右側是Graham Gilmore的藝術作品。

                光,被色調濃重的暗色墻面吸收后,又從幽暗中釋放,重現為一種柔軟、縹緲如絲絨般的氛圍。此刻我們雖在米蘭,在意大利爵士歌手Simona Molinari的公寓里,卻感覺踏入了一個小劇院。

                加拿大藝術家Graham Gilmore的藝術作品。

                但說到個人最愛,Simona還是回歸到了音樂:至于我個人,爵士樂是我的最愛,而且我對黑膠唱片極其著迷,我收集了我愛的所有音樂家的唱片,從Miles DavisThelonius MonkBill Evans。我有7000多張爵士樂唱片,也有大量的關于偉大音樂家的專著。每當我聆聽他們的音樂時,我都會覺得自己瞬間被帶回了20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的時光,那是紐約爵士俱樂部最閃耀的時代,比如位于紐約Harlem 區第52街的Three DeucesRoyal RoostMinton's等俱樂部。貫穿墻壁的暗調色系,便是以舊時巴黎俱樂部的氛圍為參照,Simona帶著滿是向往的天真表情坦言,她總夢想生活在歐洲曾經的那個美好年代Belle Epoque)。

                音樂人Simona Molinari在自己的工作室中,背景是她收藏的唱片。爵士樂是她的最愛,而且她對黑膠唱片極其著迷,收集有7000 多張爵士樂唱片。

                Simona Molinari收藏的一些20世紀40年代黑膠唱片。

                無論裝飾墻壁的藝術品,還是地毯或家具,它們都是從不同的歷史時期留存下來,各具靈性,彼此輝映。

                家中走廊,左側是來自蒙古的家具,墻上懸掛美國攝影師、藝術家Peter Beard拍攝的舊照片;靠墻的家具上擺著一些從跳蚤市場尋獲的物件;拼色方格地毯來自摩洛哥。

                公寓的面積約200平方米,它所在的建筑可以追溯到久遠的1870年。在搬入前,兩人決定改變原來的建筑結構,去除不需要的屏障,讓光線能夠在空間中滑行。公寓中間的走廊旁邊,部分墻壁被推倒,改成落地玻璃門。此外,家中有好幾處地方都安裝了鏡子,延伸出亦真亦幻的假想通道。過去的夜間休息區域被徹底改造為音樂室,為此主臥也被移到了現在的位置。

                從跳蚤市場尋獲的Fornasetti裝飾面板。

                臥室里的床來自Flou;床上毯子來自LawrenceSteele;床頭處有一張使用銀絲編織的19世紀印度織錦。

                Simona 的上一張專輯Casa Mia(《我的家》)是對美國爵士經典曲目的致敬。不必說,正是專輯名稱引起的好奇把我們帶到了這里,希望能對那些音樂的背后故事有更多了解。但我們必須說的是,她本人的家給我們的驚喜超乎預料,吸引我們更細心地聆聽這位歌手創作的動聽曲調,伴著她的音樂回味她所營造的空間氛圍。在我們到達的時刻,等候我們的音樂是Melody Gardot的最新專輯,而當我們說再見時,Duke EllingtonTake the “A” Trainn正在屋中縈繞。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