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28

                心游于藝

                在珠寶設計師Lama Hourani及路易威登中國區總裁尚銳風夫婦和孩子們的家中,藝術收藏串起了人生旅程。
                編輯 | Yann Song
                造型 | Yann Song
                作者 | 王小邪Wendy Wang
                攝影師 | 雷壇壇

                無論去任何地方,一個充盈著藝術氛圍的家都宛如一根細細的紅線,串聯起我們的人生旅程。”珠寶設計師LamaHourani及路易威登中國區總裁尚銳風夫婦及孩子們曾旅居世界各地,如今他們又回到上海安家。窗外綠樹成蔭,屋內日影流連,更重要的是有藝術和至愛為伴。

                開放式客廳與餐廳相連,挑高達6米,充沛的自然光灑滿室內。家里布滿了Lama和Ramon夫婦從世界各地收藏的藝術作品、家具設計和各種擺設。白色人臉柱形雕塑作品出自西班牙藝術家SamuelSalcedo。窗邊的黑色木質螺旋槳購于巴黎一家專門售賣航空物品的古董店,生產于20世紀20年代,當年僅有32架飛機安裝了這款螺旋槳。遠處角落里的白色落地燈為Foscarini fromH.N.LIN空間美學館。

                主人Lama Hourani,首飾設計師,從小因父親工作的原因旅居各地,在GIA學院及米蘭學習并完成首飾設計、寶石鑒定及產品設計的學位,2004年開設自己的第一家首飾店及藝廊,作品曾現身全球設計周、時尚周盛會及美術館等地,上海的展廳也在日前完成;尚銳風(RamonRos Parellada),路易威登中國區總裁。夫婦二人與一對四歲的兒女一起生活在上海。

                在尋找房子時,“我們最看重空間的高度和光線”。逐光而居,是在地中海沿岸長大的Ramon的天性。他和Lama的新家是位于城市中心的一座復式公寓,客廳挑高足有6米,陽光透過四面大玻璃窗灑入室內,親吻著墻角落里滿燭淚的老燭臺,滑過復古的沙發和典雅的意大利當代家具,定格在經過精心排布的布滿整面墻的多幅畫作上。其中一幅黑白紙上作品線條簡潔卻意味深長,那是Ramon的最愛,出自西班牙已故大師Eduardo Chillida,“Chillida可以稱得上一位現象級的藝術家,他建立起一套屬于自己的獨特語言體系,他的紐結的雕塑和圖案是關于時間和空間的無盡思考……”

                客廳宛如美術館,其中藝術作品的整體調性趨向冷靜克制,來自不同時期的經典家具與柔和的織物適當地增加了居家的舒適感。

                客廳里最引人注目的一面墻如同博物館里的展陳布置,其中包括攝影家RichardAvedon的攝影作品、藝術家Jaume Plensa的繪畫和西班牙對后世極具影響力的藝術家Eduardo Chillida的紙上作品。長沙發來自Cassina,靠墊來自Vitrafrom casa casa,紅色小邊桌來自Moooi from設計共和,木質扶手皮面椅是Tobia & Affra Scarpa20世紀70年代的設計,灰色單人沙發來自PoltronaFrau,旁邊是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為路易威登設計的Objets Nomades系列黑色花瓣凳。

                客廳一角墻上掛著西班牙藝術家Albert Coma的畫作,挨著它的兩支巴洛克風格的老燭臺購于意大利一個跳蚤市場,原本屬于一座被拆掉的有三百多年歷史的教堂。地上的BellLamp鐘形燈來自路易威登Objets Nomades系列。

                客廳一角閱讀區,地上豎著一幅涂鴉藝術家Vhils的標志性人臉作品,Lama在巴黎的一個展覽上對它一見傾心。

                Lama來自約旦安曼,Ramon來自西班牙巴塞羅那。“Ramon和我來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但我們在精神上無比契合。我們有著相同的生活態度,活在此時此刻,對世界充滿好奇心,都熱愛藝術……”Ramon向Lama求婚的方式也很藝術,在巴塞羅那的一面墻上,他在深夜將兩個人的一張合影繪制成一幅3米x2米的涂鴉,上面寫著“Lama,let's fly together”(Lama,讓我們一起飛)。

                記憶在不斷疊加,舊物也會用到新家中。時間意味著一段段人生旅程,支撐一切的根基是堅持,堅持如一的人,堅持如一的情感。

                餐廳中的餐椅是Tobia & Affra Scarpa20世紀70年代的設計,木質餐桌是他們之前為巴黎的公寓購置的,現在被沿用到這個新家中,可以打開延展,能夠容納十個人同時進餐。桌上的紅色水果盤為2016/from casa casa。

                廚房局部,夫婦倆用搜集來的中國20世紀60、70年代雜志頁面創作了一幅拼貼裝飾。

                餐桌上的紅色橢圓盤來自日本陶瓷品牌2016/ fromcasacasa,單人扶手椅是Jaime Hayón的設計。

                結婚之后,Lama和Ramon先搬到上海生活了幾年,后來又移居巴黎四年。Lama是一名頗有天分的首飾設計師,成為母親讓她放慢了工作節奏。“幸運的是我擁有自己的愛巢,時刻被鐘愛的藝術品和物件包圍著……一個人不論去哪兒,都需要保持這種情感牽系,這是我的人生哲學。”因此,他們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按照自己的理想打造一個家,而昔日舊家中的很多收藏自然地來到新家里。家中一件非常惹眼的白色人臉柱形雕塑是他們最初搬來上海前在巴塞羅那買下的,后來輾轉到了巴黎,如今再次回到上海。購于巴黎古董店的飛機螺旋槳、為巴黎公寓定制的木質餐桌也被運到這里……“跨越時間局限的是物品背后的故事,還有與之相連的情感記憶。”

                “不論去哪兒,我都希望擁有自己的愛巢,時刻被鐘愛的藝術品和物件包圍著,它們觸手可及,提醒著我是誰、我擁有些什么……”

                進門玄關處,條案上方的作品來自Joan Miró,是Roman過去送給Lama的一件禮物,上方是伊拉克藝術家QusaiFahmi的作品,左側墻上的作品來自藝術家Joseph Tong。綠色編織收納籃來自Paola Lenti。

                玄關的另一側,墻上的畫作是來自巴塞羅那的藝術家Bravo Orozcofrom 德玉堂畫廊,紅色幾何圖案地毯來自House of Tai Ping。

                世事難料,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全球危機也波及到這個游牧家庭。因此,去年3月份,Ramon開始一個人布置這個新家。他跨越時差,每天和妻兒保持5小時同時在線的時間,在虛擬世界中互相陪伴,也和Lama商討布置事宜。“我們就像一個共同協作體,四個人一起’飛’,很不容易,但是棒極了!”如今,新家擁有自成一體的微環境,寬敞通透,窗外綠樹成蔭,屋內日影流連,還有至愛的親人及藝術做伴。“人總在不斷尋找著情感投射,我們現在離歐洲的家人很遠,藝術可以把我們和熱愛的人連接在一起”,家庭藝術項目由此應運而生,一家人聚在一起做拼貼,涂寫,制作“夢想棒”,把想念的人和美好的詞語涂抹在木棒上,療愈和教育的雙重目的在靈性創作的過程中同時得到了實現。

                面對一件心儀的藝術品,夫婦倆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它應該被擺在一個家里,而不是積存在某個收藏家的倉庫里。

                二樓通往主臥外的休閑區,黃色作品來自法國涂鴉藝術家Monsta,黑色畫作來自智利藝術家Fernando Prats from德玉堂畫廊,黑色Lune躺椅由Marcel Wanders設計,來自路易威登ObjetsNomades系列。

                一樓樓梯旁側的空間被辟為一片小型閱讀區,遠處墻上畫作出自中國藝術家倪志琪from藝術門畫廊,Blossom奶白色花瓣凳由吉岡德仁設計,來自路易威登。書架上的人臉銅雕出自波蘭著名雕塑家Igor Mitoraj,綠色花瓶為minima?st冰島系列。黃色編織收納籃來自Paola Lenti。

                Lama與藝術的淵源始自于父母,他們擁有約旦第一家私人畫廊。在她記憶中,家里的藝術品總是從墻壁蔓延到天花板上,仿佛一家畫廊的倉庫。“回首往事,我想我很幸運,在豐厚的藝術滋養下長大。”這些年下來,她和Ramon不斷擴充自己的收藏,通過藝術博覽會、拍賣行、畫廊或者藝術家本人等各種渠道,他們發現來自世界各地知名藝術家或者前衛新秀的作品,日益豐盈著自己的家,兩個孩子也在濃厚的藝術氛圍下成長著。Lama坦言,孩子并不只是“甜蜜的負擔”,也可以是有趣的玩伴。“有一天,我的兒子在紙板上涂畫,我跟他說,‘我們沒有更多紙板了,你別浪費了’,他說,‘媽咪,我正在做一件抽象藝術’。我的心一下子被感動擊中了。”

                “對于我們來說,跨越時間局限的是物品背后的故事,還有與之相連的情感記憶。”

                主臥床頭的紅色畫作出自德國藝術家Tina Berning,黑色畫作出自智利藝術家Fernando Prats from 德玉堂畫廊,淺藍色花器為minima?st冰島系列。

                主臥一角,床頭的小畫是孩子們的作品。

                臥室的邊柜上展示著Lama設計的一些首飾,靈感來自于她在世界各地的旅居生活和藝術滋養。背景攝影作品來自意大利攝影師 Olivo Barbieri from德玉堂畫廊。

                在為家添置藝術品這件事情上,只有Lama和Ramon都喜歡的作品才會買回來。Lama說:“在收藏上,我們比過去成長了很多,風格在過去的基礎上延續,但是更成熟,知識性更強,我們比過去更慎重,會考慮藝術家在之后的潛力……”但先決條件仍然是“熱愛”。

                兩個孩子的房間是家里最色彩繽紛的地方,墻上有好多他們自己涂抹的作品。

                浴室一角,花瓶為minima?st巨浪系列。

                這個家中出現了不少與臉這一題材有關的作品,男人和女人的臉,動物的臉、攝影、油畫、涂鴉或雕刻的臉……有的收藏者或許難以想象在家中擺很多張臉,“但我們很好奇,那些臉背后會有些什么樣的故事呢?”客廳墻邊靠著一幅體量可觀的人臉作品,來自葡萄牙涂鴉藝術家Vhils,購自于巴黎一場公共展覽,Lama對它一見傾心,‘它應該被擺在一個家里,而不是存放在某個收藏家的倉庫里’——這就是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希望好的藝術能被人們以正確的方式欣賞。”在孩子們出生的醫院的兩面墻上,正好也有Vhils留下的涂鴉,“他的作品和我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有著微妙的情感連接,所以更是無價之寶。”在Lama與她欣賞的藝術之間,似乎也有一根細細的紅線牽連著,一切始于純真的叩問,“它們屬于哪兒?我們如何與它們產生連接?”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