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6.7

                永恒傳奇

                在法國室內設計師Pierre Yovanovitch手中,這處傳奇設計師Jean-Michel Frank曾稱之為家的巴黎寓所融合經典設計與現代風度, 再現簡約優雅,重獲絢美新生命。
                編輯 | 思佳Sijia
                作者 | Dana Thomas
                攝影師 | Fran?ois Halard

                餐廳處,熏黑橡木餐桌由Yovanovitch設計,出品年代約為1958年的鐵制椅子來自Philolaos Tloupas,古董吊燈來自瑞典。

                20世紀20年代中期,彼時年輕的法國室內設計師Jean-Michel Frank搬進了一間建于18世紀的巴黎公寓,它隱匿在左岸Verneuil街的細窄巷道內。他親自改造了這處住所,那是咆哮的20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是風氣奢靡的“過度十年,但對Frank而言,簡約才是摩登。他摒棄所有附加的虛浮贅飾,從法式新古典主義風格的橡木嵌板上剝去油彩,讓木料表面復歸淺淡、原始的本色。 Frank重塑了一種簡單的內飾,它克制得如隱休圣所。空間的主色調是最樸實的中性色,浴室中深灰 紋路的白色大理石、皮革沙發,甚至巴洛克風格餐桌上鋪的桌布,全無浮夸的華麗。過去凡爾賽宮式 的拼花地板被他復原為不加雕琢的狀態,并且這個家摒棄了藝術品及袖珍擺設,被剝奪了一切表 面的美化,變得完全赤裸,以至于當讓·考克多(Jean Cocteau)登門做客時還打趣道“:多么有魅力的 年輕人啊,可惜他被洗劫一空了。但不幸的是,1941年在紐約停留期間,Frank離開人世。自此,這處 見證過傳奇的住宅幾度易手并歷經改造,傾向極繁美學的法國建筑大師Jacques Garcia也再設計過 這里。因此,Frank曾賦予的不少烙印已被抹去。 


                馬賽克藝術家Delphine Messmer為這個家創作的的浪漫 壁畫,滿是天真無邪的動物細節。

                幸運的是,過去的印跡并未消失殆盡。當法國設計師Pierre Yovanovitch接手為擁有這處Frank 故居的新任屋主翻新裝潢時,他發現原本那些褪除外飾的橡木嵌板和書柜仍然保留著,門廳處的淡 粉色大理石也是當時的模樣。在Yovanovitch看來,這足以滿足屋主的要求,即他希望將房子的氛圍 還原成某種更貼合Jean-Michel Frank的感覺、某種更為現代的風度。這是一項難有定準的重任, 需要找準Frank作品的精髓,但同時也要契合現代生活。在斟酌設計取舍時,設計師向Jean-Michel Frank理事會咨詢詳情。我對停留于模仿、拼湊的設計不感興趣,那只會被凍結在過去。我們希望 尊重歷史,但也要敢于延伸和演進,這才是其中最有趣的部分。我要構建的,要依然是Jean-Michel Frank的居所,但已經步入21世紀。” 


                我需要找準Jean-Michel Frank作品的精髓, 但同時也要契合現代生活。 古老的房子需要活在我們這個時代。” 

                Alexandre Benjamin Navet的壁畫為樓梯間帶入純美光彩,20世紀 50年代的吊燈出自芬蘭設計師Lisa Johansson-Pape之手。 

                面對這套面積約為230平方米的復式公寓,Yovanovitch首先重構這里的格局。他保留了兩間 主廳,其余空間幾乎都有改動。過去設在靠后角落里的廚房被移至中心位置(舊時巴黎高級公寓 通常有住家傭人,廚房一般設于邊角),并添加了一個中島,配以高腳凳,開放式的廚房讓一家人 多了許多共聚時間。設計師又將原來的廚房改為客用浴室和化妝間,而原來的餐廳則變成一間客房。我經手的房屋項目大多是那些建于1718世紀的房子,但古老的房子也需要活在我們這個時 代。”Yovanovitch懇切地說“,今天的人們更倚重物質,積累的東西更多,這迫使我們相應轉變設計 住宅內飾的方式。” 

                Pierre Yovanovitch,1965年出生 于法國尼斯,知名室內、家具設計師。畢業于商學院的他在35歲時自學成才并轉行設計,崇尚簡約,認為設計真正有力的表達是從室內的獨特布局開始的。 此次改建作品原是Jean-Michel Frank (1895-1941)的故居,Frank被后世認為 裝飾藝術運動的代表人物、極簡派先鋒。他擅長用簡約包裹華麗”,創造性地應用迥異材料是其最負盛名的天賦, 他常常在家具及室內設計中應用意想 不到的工藝與形式。

                門廳處擺放了Yovanovitch設計的圓形軟凳,畫作來自法國藝術家Jérémy Demester。約1942 年出品的枝形吊燈來自Carlo Scarpa,使用Zanfirico玻璃和黃銅制成。 

                改進空間的動線之后,Yovanovitch對既有的設計特色加以變通演化。例如在細小的圓形塔樓 內為女主人設置出家中辦公室,臨窗安放一張月牙形的曲線書桌;通往二樓的樓梯間沒有窗戶,于 是他委托藝術家為樓梯間繪制壁畫,畫出虛擬的窗戶和建筑線條,帶來明朗、輕快的感覺;面積約為 60平方米的寬敞露臺如今與客廳及餐廳銜接在一起,讓進出的感受更為舒坦。 

                “我們希望尊重歷史,但也要敢于 延伸、演進,構建一處不過度粉飾和堆砌的住所。” 

                書房的橡木書柜從Jean- Michel Frank入住這間公寓時存留至今,椅子分別出自Fritz HansenPierre Yovanovitch。陶瓷雞尾酒桌由法國陶藝家Armelle Benoit制作,Pleyel鋼琴約為1925 年出品。 

                至于陳設,Yovanovitch延續了“Frank的風格”,包括在關鍵位置擺放一些Frank的原創設計: 主臥內的低矮書柜和床頭柜、女主人書桌旁如蘆葦般靈巧的椅子,以及主臥浴室里的衣帽架。同 時,為了符合現今的生活情調,Yovanovitch邀請多位藝術家和工匠專門為這個家創作了特定的 藝術和器物,包括Delphine Messmer為露臺繪制的浪漫壁畫,畫面中是一些天真無邪的動物; 梯間則交由Alexandre Benjamin Navet畫滿壁畫,它們保有20世紀的精神,同時又極具現代感。 


                新式設計和藝術為這間傳奇的歷史公寓注入了幾分優雅, 而優雅正是Frank設計的所有住宅中從未缺失的基準。

                為女主人設置的家中辦公室, 臨窗安放了Yovanovitch設計的月牙形曲線書桌,搭配1960年出品的Esko Pajamies椅子。落地燈也出自Yovanovitch,扶手椅是Philip Arctander設計的Clam Chair 

                 60平方米的寬敞露臺中,飾有DelphineMessmer創作的馬賽克壁畫,PaolaNavone設計的Gervasoni扶手椅和沙發,陶瓷桌面的雞尾酒桌來自PaolaLenti

                為了在Frank的時代與當下創作的藝術之間建立過渡,Yovanovitch在空間中加入了Fritz HansenPhilolaos TloupasElis BerghSvend Hammersh?i等大師的復古物件,并結合了 Campana BrothersIda TursicJérémy DemesterWilfried Mille等人的新式設計和藝術,以及他自己的幾件家具作品。他解釋說,這種折中風格能為公寓注入幾分優雅,而優雅正是Frank設計的所有住宅中從未缺失的基準。“Jean-Michel Frank是極簡主義的信徒。”Yovanovitch說道, 為設計師,他破除了許多局限和壁壘,改變了審美偏見。即便在80多年后的今天,他仍引領著眾多 后人,包括我在內。” 


                客廳中擺放著Yovanovitch設計的沙發床和出自德國雕塑家Matthias Kohn的巖石雞尾酒桌,約1960年的落地燈出自Tapio Wirkkala


                這依然是Jean-Michel Frank的居所,但已經步入21世紀。 

                浴室里鋪有Lias石材,落地浴缸龍頭配件來自Dornbracht,約1925年的衣帽架出自Jean-Michel Frank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