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6.22

                綠野奇跡

                在黃金海岸上棕櫚樹的蔥郁中,Graeme Page和太太為自己建了一座藏在山谷中的房子。空氣、陽光、潺潺的溪水······一個真正讓人接近自然的地方。
                編輯 | 田海鳳
                作者 | Andreas Kühnlein
                攝影師 | Derek Swalwell

                沿著黃金海岸,在利文斯頓棕櫚樹和桉樹的蔥郁樹叢中,陽光從樹與樹的縫隙中灑進來,將這座像生長在山谷中的房子,如油畫般定格在大自然的四季流轉中。

                當被問及在家里和周圍最喜歡的地方時Page夫婦說:“ 地方只有一個那就是與頂樓相鄰的游泳池 那里是擁抱回歸自然的天堂。”

                游泳池是Page夫婦最喜歡的地方,在這里他們可以零距離地與自然對話。設計師 刻意將周邊的綠樹成蔭考慮在設計范疇中,使其像一把 天然的遮陽傘與泳池相伴。同 時,夫婦二人還在泳池后面的山坡上開辟了自己的菜圃。

                自從住在澳大利亞東部黃金海岸以來,Graeme Page 和妻子Jan Page早已對周邊的動物鄰居習以為常。有時是袋鼠在屋腳下嬉戲 ,有時是五彩繽紛的鳥兒在窗外飛翔,有時則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在附近徘徊、沉醉在秀麗的旖旎景色中。Graeme Page“:這個 地方并不位于澳大利亞的叢林深處,盡管人們從窗戶向外看時可能會下意識地這樣認為。事實上,Page夫婦的家就在悉尼郊區, 離海岸線并不遠,附近的住宅鱗次櫛比。有時,游客就會站在這座看起來特別簡陋的房屋前面。Jan Page笑著說“:很多游客都是先 敲隔壁工具房的門。如果他們繞到這座房子的后面,他們就會發現這里其實是一個綠野奇跡 


                手工制作的磚塊是從一個被拆除的舊工廠中運回來的, 精心挑選配色讓外墻交替運用的紅棕色調在氧氣的森林中顯得異常歡快跳脫。


                室內以暖黃色為主,呼應室外溫暖的配色。色調從室外延續到室內。

                碩大的玻璃窗將室外的自然生機框進來, 像一幅長卷讓人滿眼皆是美景

                碩大的玻璃窗將室外的自然生機框進來, 像一幅長卷讓人滿眼皆是美景

                60歲出頭、喜歡運動的Page夫婦沿著海岸沖浪,第一次看到這個地方時,他們就知道:千載難逢的機會只有一次。2.2萬平方 米未開發的土地從黃金海岸開始,然后消失在利文斯頓棕櫚樹和桉樹的蔥郁樹叢中。有一塊平坦的地面和一個延伸到小山谷的巖 石斜坡。在山谷的底部,一條小溪輕輕地潺潺流過。背后則是一片尚未被開發的叢林,與附近的大都市仿佛遙不可及。微風輕拂過 山谷的地面,太陽從樹梢上探出頭來。這是新南威爾士州海岸上的一個小天堂 


                傾斜的房子就像是從山坡上 自然生長出來的設計師Peter Stutchbury用復古風格的墻磚、 混凝土玻璃, 將房子自然地融于山谷之中, 悠然自得

                房子前面的景觀花園只占這個2.2萬平方米房產的一小部分,周圍全是未開發的荒地。這是Page夫婦最喜歡的自然風景,與小屋遙相呼應,成為庭院最美的延伸。

                我們尋找的是一個接地氣、能真正讓人接近自然的地方,即使這里有大蟒蛇光顧。就在前幾天,一條一米半長的蟒蛇躺 在門口,愜意地在陽光下曬太陽,享受石頭的溫暖。”Jan Page說道。陽光、空氣、水、土壤——房子的設計師Peter Stutchbury Emma Trask組成的設計團隊知道如何巧妙地將其轉化為房屋設計中最重要的元素。他們在這里花了好幾天的時間,研究陽光 的入射率及其在地面上的移動軌跡,并且準確地記錄了氣流,然后制訂了一個瘋狂的計劃:他們不想把這座三層樓的房屋建在 平地上,而是要建在山坡上,從街面一直延伸到山谷。實際上,我們已經把設計方案調整得比原來平坦了一些。”Jan Page笑道,畢竟我們已經不再年輕”Graeme Page說道:“設計師Peter告訴我,房屋歸根結底其實只有兩種,那就是帳篷和洞穴。我想我們 的房子絕對不是帳篷。” 

                 餐廳的桌子和椅子出自墨爾本的著名家具設計師Adam Markowitz之手;20世紀50年代風格的酒吧椅是由澳大利亞標志性藝術家Clement Meadmore設計的。 

                臥室前放在有一把德國高端戶外家具品牌Gloster的躺椅,閑暇時,夫婦二人躺在這里看書、曬太陽、享受日光浴,任室外的風景環繞在身旁,帶人瞬時回歸自然。

                這座房屋的兩側墻壁就像獅身人面像的手臂一樣延伸到谷底,主體結構在起伏的山丘側面呈現出一條柔和的曲線,加上從 小溪吹來的穩定氣流,即使室外氣溫高達40°C,屋內也始終涼爽宜人。我們不能忍受密閉的、由空調營造的生活空間。”Jan Page ,這就是我們不用空調的原因。Page夫婦的這個小山谷中,形成了一個令人心曠神怡的小氣候,冬天穿T恤衫就可以了,夏天也很少讓人感到非常熱。當 天氣變得很冷時,Graeme Page喜歡用自己砍的柴加熱壁爐 ,這也是他們喜歡的 、接地氣的生活方式的一部分。這座房屋的用材與之相配:墻上的手工磚是從一個建造于20世紀20年代、即將被拆除的工廠里買來的,上面保留的涂鴉 痕跡講述著它們的故事。墻磚的赭石色與悉尼砂巖的典型色調完全一致,很適合這個地方,雖然來自墨爾本,但它們好像原本就出 自這里,毫無違和感。


                陽光、 空氣、 水、土壤—— 房子的設計師 Peter Stutchbury Emma Trask 組成的設計團隊知道如何 巧妙地將這些 自然元素 轉化成房屋設計最重要的因素。

                浴室里的洗臉臺是設計師專門為夫婦二人定制的,分為上下兩層, 擁有不同的功能。 

                把浴缸放置在與室外最接近的地方,他們可以一邊泡澡一邊享受自然的饋贈,與自然進 行最親密的接觸。

                 臥室的木床出自亞當·卡利諾斯基之手,塊狀圖案的床品是Page夫婦從印度齋浦爾帶回來的。

                設計師和Page夫婦很快達成了共識。對于這座占地170平方米的房屋,你甚至很難判斷它的大小,事實上,這取決于你從哪里 看。從下面看,它是巨大的;從內部看它又是緊湊的,從街道上看,它是適中的。樓頂有一個誘人的游泳池,屋頂有一塊菜地,底部有 一個開放的浴室,可以從浴缸向外眺望叢林。再往上走,你會感覺自己仿佛身處一艘遠洋客輪的天臺上,從傾斜的窗戶可以看到茂 密的樹梢。后面是幾個光線充足的房間,日光從上方的大天窗灑下。這既是一個自己獨處的地方,也是一個擺放藝術品的好地方。我們不是大收藏家。”Graeme Page,但對于我們而言,這些作品中的每一件都有意義。例如,Ross Laurie的那幅畫曾經是Jan Page的母親去世前不久送給她的禮物。 

                浴室用玻璃將室外景致引入室內,使他們淋浴時可以看到室外的風景,甚至不時會有袋鼠出現在視野中。 

                這座房屋的包括地上和地下部分的建造共花了兩年半的時間。有一段時間,我們不確定是否自己想要的太多。”Graeme Page笑道。但萬事俱備,無論如何也要蓋完。在此期間,Page夫婦為他們的咨詢公司找到了尋求已久的買家,此時他們的資金正面 臨耗盡的威脅。GraemePage一邊回憶一邊笑著說“:與真正熱愛自己作品的人一起創作,這難道不是一種快樂嗎?這座房子里充滿 了我們每一個人投入的感情。總之,心有靈犀的雙方在這里找到了共鳴。落地生根,這不就是最美好的事情嗎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