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7.20

                回歸本真

                從繁華都市到百里鄉野,她將城市里的生活換了一種模樣, 建一座房子,抱山而居,從山水中收獲一份重返自然的意趣。
                編輯 | 田海鳳
                造型 | 遠方
                作者 | 梁丹丹
                攝影師 | Boris Shiu

                距離北京城100余公里的夏日沿途,滿目皆綠。經過一段綿延起伏的山間公路,居住的痕跡開始錯落隱 現“。這段公路也是我們喜歡這里的原因之一。”女主人欣然說。它就像一條時光隧道,是城市與自然之間的過渡,經過它,剝離了城市的繁華喧囂,然后才仿佛進入另一個自然的世界“。100余公里是與 繁華都市的距離,不那么輕易到達,才是恰到好處的尺度。” 

                這座房子背靠海坨山,周遭被不同的植物花草環繞,回歸自然便也是回歸自我與本真。

                設計師戴國軍在改建的前半年就開始從江蘇、山東等全國各地回收六七百塊老建筑廢舊石材,用于打造庭院的地面。


                群山 、綠植環抱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具及收藏, 更是一種舒展而適切的生活方式。 

                整面落地玻璃窗是人與自然對話的窗口,開放式的空間布局更能讓家人在這里團聚。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具在這里不僅是輔助生活的工具,更是日常相伴的朋友。落地燈來自KUNDALINI,扶手椅源自Carl Hansen & S?n,餐椅購自于連卡佛,吊燈是Louis Poulsen的經典代表作PH5 

                車開到路的盡頭,停在山腳下,林梢半掩的房屋像古畫中的隱居之所。房子依山而建,屋后有一個泉眼,潺潺流水繞過半棟建筑與碩大的石頭,不經意間,這里的一切仿佛是自然對訪客最直白的 宣言。十幾年前,房子的主人就是因為泉眼和盤踞于此的石頭選擇了這里。設計師戴國軍和主人是 多年至交,他說“:在這間房子里,你要怎么看待自然界的所有一切和它周邊的關系是關鍵。我不想 因為這里是鄉野,就用鄉野的設計來對待,這間房子里應該容納的是現代的、精致的生活方式。”他 將原先占據空間的木梁支柱消解掉,改用粗獷的水泥梁結構支撐,創造了更為開闊的空間視野。原本的建筑向外擴建了好幾米,大面積的落地玻璃窗讓光線和自然風景肆意地融入,成為房子最重要 的組成部分。他希望用結構去做設計,那是房子的骨相,這樣才更有力量,但同時又要克制,以敬畏 和謹慎的態度對待自然,盡量不要去打擾。 

                Michael Thonet設計的經典搖椅和Frits Henningsen 設計的FH429簽名椅是從歐洲專門購得的。坐在這里對著室外的山發呆是人在這個山居會客廳最舒適的常態。 

                開闊、傾斜的屋頂在水泥梁柱結構的支撐下拓寬了空間,木質的屋頂與從中古家具店淘來的昌迪加爾椅和邊柜悄然一致。Poul Henningsen設計的PH5吊燈是這個空間的點睛之筆,既輕巧,又有質感。

                從二手家具店淘來的東南亞餐桌,其駁斑的桌面因特殊的肌理與陶制的茶具搭配在一起,儼然是一幅油畫。

                人形雕塑是在荷蘭一家畫廊購得的,銅制的臺燈來自以卓越工藝和品質聞名的英國品牌VAUGHAN 墻上掛的是由整座房子的建筑水彩規劃圖制成的裝飾畫。

                那些原本屬于這里的大石頭從一開始就在設計的藍圖中,其天然的狀態基本被保留,房子的格局圍繞著這些自然元素一點點鋪陳轉化“。在這里,任何與之對抗的設計都顯得蒼白無力。”戴國軍 將用一年時間從全國各地回收的六七百塊廢舊老宅子石地板鋪在庭院里,它們與這里的天然石頭 形成一種奇妙的歷史與自然的對話。 

                房子前后通透,盡量將自然光發揮到極致。在材料的應用上,木材成為空間的主要角色。 

                由設計師Guglielmo Berchicci為意大利品牌 KUNDALINI設計的E.T.A.落地燈,白天像一個曼妙的雕塑,晚上則以光影的魅力駐守窗旁。

                受高技派建筑師倫佐·皮亞諾和羅杰斯的啟發,戴國軍找到了羅杰斯曾應用在西班牙馬德里 Barajas機場的竹板材料。他說,這種產自杭州的竹板有著極強的韌性,遇水會變得跟鋼一樣堅硬,正好跟這里的山石有一種和而不同與對立之外的和諧性。它是自然的,卻又不完全融入這里。設計師 特意從比利時訂購的陶制瓦片因為薄和平的特質,與竹板巧妙搭配,共同塑造出這間房子輕盈的簡約利落感。房子很現代,但是“我希望材料是自然的,它可以跟周圍的山、水、植物形成一種呼應關 系。正因如此,下過雨后,房子的建筑外立面在不同光影的交織中變得格外美”。 

                從朝鮮集市淘來的花器,其簡單的筆觸和陶的質地 渾然天成。Gerrit Thomoas Rietveld設計的Cassina經典紅藍椅與Horst Brüning設計的通透玻璃咖啡桌點綴出空間 的現代與雅致。

                山中最美是自然, 房間也不能太滿, 因為在這里, 一切與自然對抗的設計 都會顯得蒼白無力。 

                下沉式浴缸所采用的彩色石材是設計師專門從福建運來的,用鋼球故意刷出一種原始粗糙的特殊質感,使它仿佛會呼吸一般與室外的自然呼應。

                主人和設計師都不希望室內空間繁蕪。女主人說“:我喜歡安靜,東西可以不是很多。山里跟海 邊不一樣,山里的生活養人。而在海邊,身體一直處在輸出的狀態。”設計師戴國軍說“:我想做一種 有時間的設計,去掉刻意的裝飾,不受風格的限制,隨著時間的推移,房子越來越有味道。”他極其贊同攝影師高波對空間的看法“,過度裝飾的空間就像是大聲喧嘩。” 

                在不同的季節,房子周圍總會開出不同的花,隨便采摘插幾朵在花瓶里, 都是一道自然風景線。


                我想做一種有時間的設計,隨著時間的推移,房子越來越有味道。過度裝飾的空間就像是大聲喧嘩 ” 

                房間里的家具與收藏是主人和設計師從世界各地淘來的。桌面斑駁如油畫的東南亞長條桌是 主人偶然在一家二手家具店碰到的,之后用來招待客人與朋友,搭配從連卡佛買來的餐椅十分熨 帖。在閑暇周末,或與親人,或邀三五好友,在這里一起享用美食、品茶、飲酒。在被改造后的客廳,戴 國軍專門設計了與對面山谷對應的山形尖頂落地玻璃窗,便于將這里四季的美景盡收眼底。以結構著稱的昌迪加爾椅與整個房間的屋面呼應。Frits Henningsen在1954年設計的經典款Signature椅是 特意從歐洲購得的,完美的曲線透著內斂、優雅的質感。亞麻的白色沙發是多年之前老房子里的舊 家具,女主人將其重新改造一番,特意從市區挪過來,經過太陽的照射,它泛黃的樣子越發帶著歲月 的痕跡。被改造過后的臥室鋪設了特殊紙質材料飾面的榻榻米,長條的玻璃窗正對著庭院里的一 片新綠,像一幅自然的山水畫,四時流轉。素胚勾勒的青花陶器是從朝鮮的集市淘得的,與紅藍椅的 搭配就像是一種文化奇遇。這里沒有風格,也沒有時間,流動的是自然的性格、絕無拘束的影子。主臥卻不同,落地玻璃窗外是巨大的原生石頭,上面零星長了漂亮的苔蘚,像一個天然的屏風,躺在這 里,鳥啼聲、風聲、水聲,人不自覺地就回歸自然了。 

                紅色小桌是用廢舊家具重 新烤漆制成的,花瓶是設計師在一家玻璃手工藝買手店購得送給主人的禮物,搭配一株從山上折下的野山槐,別有一番風情。 

                在落地玻璃窗外的巨石上, 零星長著漂亮的苔蘚,像一個天然的屏風, 躺在這里,窗外鳥啼聲、風聲、水聲,聲聲皆深入人心。 

                在被問到最喜歡這座房子的哪個區域時,女主人笑道“:屋外泉水邊的平臺,那里有很奇妙的聲場。我喜歡在那兒彈琴,在那里可以和自己對話,也可以和自然對話。十幾年來,我們在這里種山楂樹、蘋果樹、銀杏樹,甚至還有沙棘,慢慢地便有了家的感覺。”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