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0.3

                此刻安寧

                “在我的室內設計中,始終尋求創造一種 安寧的感覺,讓人面對紛擾時得到舒緩、釋放,在今天,這種庇護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意義。” 設計師Sandra Nunnerley位于紐約曼哈頓的居所,可謂是言傳身教的體現。
                編輯 | 余雯婷
                造型 | Michael Reynolds
                作者 | Mallery Roberts Morgan
                攝影師 | Stephen Kent Johnson(OTTO)

                在她設計的沙發上方掛著藝 術家劉丹的當代水墨畫中國的文人認為,這種巖石有助于凝聚思 緒,進入冥想狀態。在漢語中,這種巖石被稱為拱石,我覺得它們非 常有靈性。”Sandra Nunnerley 解釋說。左側的邊桌上有兩個新西蘭毛利人的戰斧擺件,一塊是鯨骨的,一塊玉石的,大約源自1900 年。空間內的咖啡桌和藤制椅背的扶手椅也均由她自己設計。 

                Sndra Nunnerley的家里,匯集了她費盡心思布置的藝術品、家具、古董和織物,都是她在多年來的旅行中收集的。這些心愛之物,與她設計的現 代感家具共處一室,毫不違和。她說“:我并不是極簡主義者,但我也發現,克制地使用裝飾,讓空間留白,會提升質感。當你給事物留出呼吸的空 間時,它們之間會奇妙地自我調適,協調兼容。” 

                Sandra Nunnerley 出生、成長于新西蘭,曾在悉 尼修讀建筑學,在巴黎和倫 敦的藝術界短期工作過,如 今在紐約扎根。她的設計履 歷包括為紐約傳奇名媛、室 內設計師Chessy Rayner 作,那是她在室內設計領域 的起步。Sandra身后是藝術家劉丹的水墨畫。 

                在她看來,讓一個房間變得有生命力的關鍵在于色彩。她解釋說,貫穿全屋的彩漆墻面,在色調上設置了從藍灰色到象牙米色的柔和漸 變“。唯獨在書房中,我用了一種‘苦味巧克力’色。”她補充道“。作為設計師,我的設計語言必然離不開色彩。沒有任何顏色是我反感的,但的確 有些顏色是我更喜歡的:瓷藍、開心果綠、淺米色、珠光灰,我稱它們為‘陰影’色,因為這幾種色調會隨著一天中的日光而時時變化。” 


                在亞洲的旅行經歷, 給我留下了持久的影響, 家里收藏的中國藝術家的當代水墨作品會讓我時時想起那段時光。”

                客廳角落處,中國藝 術家泰祥洲的作品《天象 5》靜置于墻上,左側的小 畫是Nunnerley的老友、 紐約藝術家McDermott & McGough為她畫的肖像畫。 旁邊是Pierre Jeanneret設計的躺椅,上面擺放著的手 工面料編織靠墊是她在緬甸旅行時發現的。圓形小邊 桌出自Sandra Nunnerley Maison Gerard設計的Celestial系列。羊毛和真絲 材質的手工編織地毯放置于 地板一側,這是她為The Rug Company設計的Madison 地毯。 

                就如她常掛在嘴邊那句話一樣“,一切都在細節中”,微妙、看似簡單,但極具力量,這是真正的手藝人,才能達到的純熟技巧。 出生、成長于新西蘭的Sandra Nunnerley正是能走遠路的人。從她在悉尼修讀建筑學,而后在巴黎和倫敦的藝術界短期工作過,后來在紐約扎根,她在這歷程中一直穩步前行。到紐約后,她的設計履歷包括為紐約傳奇名媛、室內設計師Chessy Rayner工作,那是她在室內裝飾領域的起步。“現在看來,我發覺我在建筑和藝術方面的背景,對我的設計有深遠的影響。可以說,過去和現在的經歷,造就了我的設計風格。”Sandra Nunnerley回顧道。


                每個人都需要有一個安靜、 舒緩的地方,在放松、 反思和冥想中獲得力量。”

                藝術家泰祥洲的作品《峰巒環秀》,延展于過道的墻上,木地板呈縱向排列。在經典設計的空間中,地板是橫向排列的,但在這里,我想加入少許工業感。”Sandra Nunnerley解釋。

                主臥中,床邊Biedermeier時期的斗柜上方有一幅臨摹繪畫,復刻了英國藝術家Lynn Chadwick的兩件雕塑。柜子上擺放的紫水晶購于拍賣會,是Andy Warhol的收藏,旁邊是屋主收集的物品及家人照片

                書房內,沙發上方懸掛的是Richard Serra的作品 My Curves Are Not Mad》,左側是Alberto Magnelli的畫作。Sandra Nunnerley喜歡在旅行時收集面料,沙發上帶紋飾的靠墊是用罕見的爪哇蠟染印花布制成的。對稱擺放著的是20 70 年代的意大利陶瓷花瓶,被改制成兩側邊桌上的臺燈,與前面出自Jules Leleu的成對扶手椅相互呼應。羊毛和絲綢材質的手工編織地毯,是NunnerleyThe Rug Company設計的 Gramercy地毯。墻面涂料的顏色是她自己調制的,稱之為苦味巧克力色,與地面上Sandra NunnerleyThe Rug Company設計的Gramercy手工編織地毯顏色相似。 

                雖然目前不能在世界各地順暢通行,她建立的同名設計公司卻仍遠程忙碌于全球的多個項目,位于休斯頓、香港和柏林的項目都在有序推進“。技術為室內設計帶來了變革。”她解釋說“。借助CAD 和 3D 打印機,我們甚至可以在還未去過現場時,就先在辦公室里看到、觸摸到了最 終的設計方案。”  “我總是對客戶說,你必須先讓建筑骨架達到足夠好。”Sandra Nunnerley解釋著她是如何著手設計的。


                門廳處的墻上有一幅Gregor Hildebrandt的當代攝影作品,是她在拍賣會上購得的,我喜歡其中的沖擊感,現代與傳統之間的張力, 不同風格時期間的交匯,種種充滿矛盾的對立。”Sandra Nunnerley說。照片下方是路易十四時期法式巴洛克風格的案桌。

                她的設計過程,從重視建筑上的構 造和細節開始“。如果建筑本身的質地被疏忽了,后面無論如何費力去設計都只是浮于表面。”她補充道。在自己家里,她踐行著同樣的原則,住 所位于曼哈頓上東區,在一棟由紐約建筑商Carrère and Hastings于本世紀初建造的聯排別墅中。因為幸運地找到了兩套并排相連的公寓,她重 構了一個貫通兩者的平面布局,空間之間的流動不受阻礙。其中的設計顯示出她在細小處的深思熟慮,這些細節被她歸納為“現代與古典的細 微對撞”,例如呈縱向延伸的閣樓式木地板設計。 

                睡在天篷下, 這種被包裹著的氛圍像是進入一個 房間中的房間’ 。”

                這里是她最愛且最能讓她感到安寧的臥室,床頭板由復古的Scalamandré面料包裹著。 

                她認為,臥室有別于家中其余空間,專屬于安寧時刻。我們都需要有一個只屬于自己的地方,拋開一切,將外界的繁雜隔絕在外。她為 自己的臥室設計了一張帶天篷的定制四柱床,構成一個房間中的房間。復古風格的Scalamandré織物包裹起床頭板,其中的紋樣將遐思引 向了遠古之城的奇觀。我在墻上放置了一幅畫,它能讓我記起我前往馬丘比丘古城時,徒步走完的印加古道。她補充說:“當你的所愛之物 圍繞在你身旁的時候,是多么美好的時刻!在那些屬于你的、對你有意義的事物之間生活,能給你極大的安慰和鼓勵,能讓你不至于迷失自 己,不失去遠見。”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