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0.23

                再見鐘情

                有時一座建筑的外觀 或許沒什么可吸引你的,但當你向內看,也許會 發現它有“金子般的心”, 隱藏著珍稀的美。 如果你愛上了這種第二眼的美,那你一定會愛上Hannes Peer改造的這個家。
                編輯 | 肖琨
                造型 | Martina Lucatelli
                攝影師 | Giulio Ghirardi

                沙發正對面是一對Boomerang椅,材質由藍花楹木材和織物組成,由José Zanine Caldas設計,Mòveis Artisticos制作,來自20世紀50年代;中間圓桌飾 有黃銅馬賽克和瑪瑙,由Georges Mathias設計,來自比利時,桌上物品有:出自 Alessio Tasca的花瓶(白色)20世紀60年代;表面帶紋飾的圓形花瓶是Giovanni GariboldiSan Cristoforo-Richard Ginori設計的;紅色琺瑯銀花瓶是出自Lino SabattiniAssieme花瓶。以上均來自Galleria Compasso藝廊;紫羅蘭色地毯, Art Deco裝飾藝術與抽象設計,來自Alberto Levi Gallery;墻上掛有Hannes Peer的畫作SUPERSTRUCTURE 1L(《超結構1L),年份:2018 

                Hannes Peer這間兼作工作室的公寓是他在米蘭的一個歸處,容納著他所尋找的理想生活。這位長居米蘭20余年的德 國建筑師尋覓了三年多,才找到這處空間。當他第一次踏入其中時,他幾乎看不出這里有何利用潛力,它在過去多年 間先后歷經不同業主的改建,從印刷廠到美容院,最后又變成按摩療愈中心,以至于里面有20多個小房間,并且有數 不清的隔墻。當他最終決定買入這座舊建筑時,就連他最好的朋友都覺得他“瘋了”。然而作為一位在修葺米蘭工業 時代的建筑方面已有充分經驗,并且對家具設計及雕塑藝術自有洞見的建筑師,他決心要把這個廢置空間變成一個 如空白畫板的地方,歸返“純潔質樸”的狀態。 


                Hannes Peer,建筑師、設計師。生于德國,長居米蘭,于2009年創辦位于米 蘭的Hannes Peer Architecture。工作室專注豪華零售、酒店和住宅空間的打造。 

                他總共拆除了50多堵墻,引入天窗和格外寬闊的窗戶,以重建一個開放透氣的雙層空間。不僅如此,他將其設計 為多用途居所,每個房間各有不一樣的調性,為各處空間填充細微而雜糅的飾面、元素和織物,有活力且有趣的色彩 和圖案從中凸顯。不過,空間整體體現了一種風格前衛的現代主義設計,乃是因為他應用了現代主義最基本的設計 原則,例如開放且流動的布局、平坦的屋頂、厚實的混凝土墻、清晰可見的結構,以及落地式玻璃幕墻......“公寓的設 計更多地參考了美國20世紀80年代的建筑,比如設計師Joe D'Urso和Alan Buchsbaum的作品。” 


                從另一個角度從客廳看客廳。餐桌是Hannes Peer 在他的畫室空間內設計和手工制作的原型。桌面是青銅 色玻璃,框架是漆為深灰色的橡木結構;桌上物品有: 雙色玻璃制成的L'ATTIMO紅色花瓶,由意大利慕拉諾 島的玻璃工坊Ermes-Bespoke Glass定制,陶瓷花瓶出自Bay Keramik;餐椅是6把原版的復古Tueroma椅子。 這是Guido Faleschini1969年設計的標志性作品,輕質鍍鉻管狀鋼框架。橙色/駝色皮革飾面以及馬鞍式皮革 緊固帶均為原裝,購自米蘭的Bellucci藝廊;懸浮燈帶式 Mobile燈光雕塑的原型是Hannes Peer專為羅馬的 Blend藝廊設計的;墻上畫作由Hannes Peer創作,名為 Superstructure II(I 《超結構3)2019 

                他想在過去與現在之間創造一種建筑對話, 用來自各個年代的設計與藝術品模糊新與舊的分隔。 

                巨大的玻璃枝形Paysage吊燈,玻璃花瓣采用透明 的和乳白色的玻璃手工鑄造,由Hannes Peer設計,由意大利慕拉諾島的玻璃工坊6:AM-Bespoke Glass定制; 右側沙發同樣出自Hannes Peer的定制設計,采用駝色皮革飾面,專為這間公寓兼工作室設計。遠景一對古董中國扶手椅,18世紀末期,嵌有象牙裝飾。靠窗成對壁燈是 Gio Ponti設計的Finestra燈,型號是12664,大約1957 年。由Arredoluce制作。 

                的確,這間公寓是傳統與現代的混合,即不同建筑風格的重疊。對歷史元素保有尊重,但也引入和疊加現代元 素,將這些融于自己的設計中,形成兼收并蓄的豐厚感覺。比如在公寓門廳處的下沉式對話區,是他對美國現代主義 建筑的傳統特征的致意,例如建筑師Eero Saarinen設計的Miller House私宅建筑。嵌合駝色皮革襯墊的長椅,鋪陳在 深棕色樹脂地板上,圍出對話空間。他更進一步地在當下語境下將此設計范式應用于構建一個現代的門廳。懸置于 對話區上方的是一組面積達16平方米的玻璃枝形吊燈,吊燈中有透明的和乳白色的玻璃花瓣,這是他自己設計的燈 飾,交由意大利威尼斯慕拉諾島的玻璃工坊Ermes手工制成。在這組鋪滿對話區上空的吊燈旁邊,靠近天花板處的橫 向石膏淺浮雕是帕特農神殿飾帶,出自Fumagalli & Dossi。此外,還可見到其他精挑細選的新古典主義元素,但加入 這些古典元素的意圖是消解風格,并非為了讓內飾顯得古典高雅。 


                米蘭設計周期間,Hannes Peer La Chance合作,將自己的家變成展場, 展出他與La Chance合作的家具系列以及其他作品。懸浮燈帶下是Hannes PeerLa Chance設計的Lamina餐桌。 photo by Natalie Krag for Living Inside 

                做每個人都在做的事情 當然會更容易,但我想要對自己完全坦誠。 很多人說他們忠于自己, 但他們并沒有。 我很堅決地堅持自己的方式。” 

                石膏人像雕塑由Fumagalli&Dossi制作;沙發旁落地燈是Hannes Peer的設計原型“XXL”,焊接鐵結構,表面是陽極氧化銀,內部鍍金。

                豐富的年代感為空間鋪了一層底色,在這豐富的時間層次中他又加入了多重 質感,客廳空間在面積和風格上都很開闊,但其中并不缺乏人性化尺度的細微裝飾, 這由多彩的色調、絲綢地毯、氧化金屬、老化木材、光滑的桌面及有質感的藝術品營 造。紋理和材質的豐富,隨自然光的變幻而更添光影層次,為客廳空間填充了滿滿的 戲劇感。到處可見的畫作、織物和地毯,突顯生動色彩和充滿奇趣的圖案。四處散落 著有異域情調的雕塑,從非洲木制面具和桌子,到Oreste Dequel創作的小件青銅雕 塑,再到各種意大利陶瓷雕塑。所有這些作品的擺置方式形成了令人驚異的新奇組 合,也讓到訪的客人可以更親密地與空間互動。 


                窗前沙發是Antonio CitterioPaolo NavaB&B Italia設計的Diesis 40;沙發旁是I Personaggi白色落地燈,由Lorenzo CarmelliniFederico RezzonicoTroconi設計,意大利制造,大約1972;墻上畫作是Philippe Rinaldo的作品,無題,2019; 右側成對扶手椅是Ingmar RellingWestnofa設計的Manta扶手椅,棕色皮革材質,1970;左側成對扶手椅是Pereival Lafer設計的原版MP-091躺椅,采用巴西櫻桃木制成,其中的焦糖色皮革和 扶手固定帶完全是原裝的;中間是黃銅和透明鋼化玻璃材質的咖啡桌,由Maison Jansen生產;地毯來自馬贊德蘭(Mazandaran)Kilim地毯,波斯北部,大約1930年,Alberto Levi Gallery有售; 景成對FDC I扶手椅,涂漆金屬和皮革材質,由Flavio de Carvalho設計、Objekto制作,最早設計于1939年,此為再版版本,Be Modern有售;前方是藝術家Ursula Huber創作的嵌有古董陶瓷的輕質混 凝土雕塑,名為“Erosion("《侵蝕》)

                我喜歡含有沖突感和張力的狀態。 我不喜歡只存在美的狀態,因為如果它只是美麗而已,那會有點無聊。” 

                廚房櫥柜上陶瓷是西班牙瓷器,來自Sargadelos;銅制杯子,來自KnIndustrie;落地燈是由Carmellini & Trocononi設計的 模型,大約1970;兼用于分隔房間的畫作是Arturo Vermi的畫作,名為“Piattaforma ”,使用了金箔與帶切口的涂漿木材,1976年。 

                除了一手打造的空間外,家中也布滿他與品牌合作的設計以及部分原型作品, “我所做的不同于大多數設計師。我從不追隨潮流,而是我個人所做的研究,跟隨別 人,對我而言不是重點所在。重要的是追尋我自己對建筑和設計的想法。但對我來 說,這兩者實際上是重疊的。設計是一種建筑,而建筑也是被設計出來的,所以它們 幾乎完全重疊。”比如用餐區的雕塑餐桌便是他制作的設計原型,外觀奇特,當人們 從它旁邊經過時都無法忽視它的存在。


                墻上掛有Hannes Peer創作的名為Superstructure V(《超結構 5)的畫作,2019;壁燈是BiancardiJordan ArtePoliarte設計的罕見壁燈,源自20世紀70 代,意大利制造;Nr.4座椅是山毛櫸木結構,內嵌皮革,由Anacleto Spazzapan20世紀70年代設計制作;左側櫻桃木小桌,來自印度尼西亞,桌上臺燈,是Max Sauze1970年設計的Atlas;前方木凳, 來自非洲,約18世紀后期;酒紅色地毯來自T&T Shaggy High Pile Rug

                家越來越成為自己的 一個小領地,在這里,你真正是你自己,那是你的空間。這就是為什么家變得如此重要。 

                工作室前景是Bri Soleil遮陽 百葉窗鋁制面板,由Jean Prouvé 1969 年設計,購自Bellucci藝廊;靠窗 是原版復古Tucroma椅子,由Guido Faleschini1969年設計,購自米蘭 Galleria Bellucci藝廊;黑色行政辦公 桌由Poggi1960年制作,玫瑰木桌 面,嵌有皮革細節;桌上原版復古三 角鏡面燈,由A.R.D.I.T.I.Sormani Nucleo設計,意大利制造,20世紀70 年代;Mole休閑椅,材質是藍花楹木 材和黑色皮革,由Sergio Rodrigues OCA Brasil設計;三臂式懸掛吊燈, 黑色啞光漆面,是Hannes Peer Blend藝廊設計的原型;綠松石色地 毯來自T&T Shaggy High Pile Rug 

                米蘭設計周期間,Hannes Peer La Chance合作,將自己的家變 成展場,圖中展示的Monument 架。photo by Natalie Krag for Living Inside 

                還有尺寸可觀且具有動態感的燈光雕塑,墻上的鴿藍色雕塑畫以及工作室里的懸空式三臂吊燈也都是他的設計藝術作品。 當談及疫情是否對他室內設計方法上有所改變時,他肯定地說“:并沒有。我認 為,家越來越成為我們自己的一個小領地,是我們在生活中所能擁有的一個安全的地方。


                臥室墻上是一對由Biancardi Jordan ArtePoliarte設計的罕見 壁燈,意大利制造,20世紀70年代; 床上駝色波浪邊的兔毛格仔毯,來自 Ivano Redaelli;角落左側花瓶是Guido AndlovizSki Laveno設計的Turquoise 花瓶;右側花瓶由Antonia Campi Società Ceramiea設計,1954;Cubi 吊燈原型,由Jacopo Foggini設計。

                當我被人問到‘Hannes,你接下來會轉向極簡的室內設計嗎?這樣更容易清 潔。我聽了只覺得,你在開玩笑嗎?當然不會,那完全不合邏輯。現在反而更加有必 要向你的家里填充你自己,填充你的生活、你的夢想、你的旅行。在家的空間里,你 并不只是在以家體現你自己,而是,你真正是你自己,那是你的空間。這就是為什么家變得如此重要。”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