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1.13

                新的開始

                法國建筑師Joseph Dirand的家 隱于巴黎市中心的一家老酒店內,別致而靜謐。 他用簡單干練的線條勾畫,精心設計的背后隱藏著妙趣橫生, 展示他對家的深刻理解。
                編輯 | 田海鳳
                作者 | Dana Thomas
                攝影師 | Adrien Dirand


                Breccia Stazzema大理石結合黃銅定 制的案桌由Joseph Dirand自己設計。墻上是澳洲畫家Lawrence Carroll的作品,桌面陳列的藝術品擺件來自美國畫家Robert Rauschenberg、法國陶藝家Georges Jouve 法國藝術家André Borderie等。 

                Joseph Dirand和妻子Anso及兩個女兒在法國左岸生活了6年。當他們準備迎接即將出生的第五位家庭成員時,更為寬 敞的房間成為必需。于是Joseph Dirand和妻子Anso開始到處尋覓合適的地方。然而,即使在巴黎,“要找到品質絕好 的房子也絕非易事。”身為建筑師的Joseph Dirand說道。幸運的是,他們從房東那里得知有一套位于Passy區高地的公寓,這套公寓位于1900年為世界博覽會建造的酒店內部。 


                客廳里來自比利時畫家Harold Ancart 的畫作與Rick Owens設計的椅子相輔相成; 落地燈出自Mathieu Matégot;小木凳出自 Pierre Jeanneret 

                “室內設計可以隨時改變,但風景不能。 你是否喜歡家所面對的風景,這也很重要。” 

                來自Pierre Jeanneret的沙發和不同座 椅圍繞著Joseph Dirand設計的咖啡桌,形 成一個溫馨的圍合場景。來自西班牙藝術家 ángel Alonso的畫作是整個客廳中最獨特的 點睛之筆,它們組合在一起就仿佛一幅寫實 主義的生活油畫。 

                當Joseph Dirand看到這個面積約為240平方米、對面就是壯美如畫的巴黎景致的公寓時,他堅信這就是自己所追尋的地方,也立刻明白如何讓這座房子變成理想的家。“在我的設計生涯中,我一直在為他人創造空間,很少有機會為自己設計。”他說,“我對于自己想要什么很明確。對我而言,設計需要發揮實際的作用。經過充分考慮而設計的空間最終實現的必然是生活品質本身。” 


                Breccia Stazzema大理石的中島臺是廚房的核心,富含肌理的大理石面就像一幅畫作點綴在空間里,搭配法國雕塑家、藝術家 Philippe Anthonioz設計的白色吊燈,使得廚 房成為整個空間里最富有層次的區域。 

                “我感興趣的不僅僅是設計一座房子 而是創造一種生活品質: 如何利用光、透明度和視野去實現它的氣質。”

                法國建筑師Joseph Dirand和妻子Anso最喜歡待在廚房里,喝著喜歡的咖啡,聊聊孩子的近況。吊燈出自Eric Schmitt;桌子由 Ettore Sottsass設計。 

                顯然,石材是Joseph Dirand的首選。墻壁、盥洗臺和浴室都是用色調柔和的巖石或大理石鋪設而成。這些石材 多數是從他以前收集并保存至今的大塊石頭上切割下來的,現在終于“等到了合適的時機”。如Joseph Dirand的所有 設計一樣,設計這個家時也請來了自己最喜歡的工匠合作,他們知道如何精準地執行Joseph Dirand那種“對細節品 位”的極致要求。進入Joseph Dirand的新家,門廳左側的三個拱門是精致手工藝的體現。這些高闊的拱門采用法國 Massangis石灰石砌成,將門廳通向開敞的客廳及餐廳區域。Joseph Dirand解釋說:“拱門更多地是出現在獨棟宅邸 中。”但在這套公寓里,拱門營造出了獨棟“迷你宮殿”的氛圍,為了捕捉光線,所有邊緣都經過泥瓦匠手工細磨而成, 使其形成一道連續的曼妙弧線,讓人感覺像一條綿延無盡的絲帶。 


                “我們喜歡的空間里一定有干凈有力的線條, 無懈可擊的比例和非凡的精準度“。 

                在門廳走廊中,并排懸置的雪花石膏吊燈由Joseph Dirand 設計。沙發出自英國建筑師T. H. Robsjohn-Gibbings之手; 桌是瑞典設計師Folke Bensow的杰作;希臘裔藝術家Jannis Kounellis的畫作雖簡單卻富有深意;最生動的還是藝術家 Harumi Klossowska de Rola的鍍金青銅母獅雕塑作品,它好像 真的在走廊里愜意地踱步。 

                在廚房里,Joseph Dirand十多歲的女兒Ninon正在香草色調的中島臺上做作業。這個島臺由大塊Breccia Stazzema大理石雕刻而成,這塊石材是他從采石場購得并保存了五年的寶貝。“我喜歡這種厚實、寬闊的底座以及脈 絡肌理沿著切面向下流淌的視覺觀感。你能輕易地捕捉到它的質地。”Joseph Dirand說。洗手間運用了他從意大利買 來的一種具有深綠紋理的角礫巖——Breccia Verde大理石。即便將其隨意安置在家中的任何角落,“這種大理石也 會像一道風景”惹人矚目,他注視著大理石的花紋說道。主臥浴 室選擇了來自意大利卡拉拉山間的Paonazzo大理石。他甚至將 礦物材料用于幾件關鍵家具,比如白色石灰華的餐桌和葡萄牙 Estremoz大理石的咖啡桌等。 


                米色調的溫和包裹著房間里的鋪陳, 在光線的映照下輕柔地撫慰著房間里的每一寸空間, 如同一首舒緩平靜的小夜曲。 

                Paonazzo大理石用其極其自然的紋理抒寫著浴室的 天然與驚艷。采用柔軟織物的坐墩出自Eric Schmitt,搭配 Waterworks水槽和浴缸配件,在讓人感受自然氣息的同時現代 的舒適便利也必不可少。 

                從門廳走廊盡頭,穿過一道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山墻形石灰巖 門廊,就步入了私密的房間區域。佇立在過道邊角的一頭鍍金青 銅母獅的眼睛閃爍著金光,身姿如在悄聲踱步。這是法國畫家巴 爾蒂斯的女兒Harumi Klossowska de Rola的雕塑作品。動物元素在 家里隨處可見。靜默、深情中帶著些許輕快用來概括Joseph Dirand 的設計最合適不過。他把自己的這種設計手法視為一種“美觀的 極簡”。“以古典風格作為基礎,創造一種平衡空間,兼具別樣的細 節和構造是一種樂趣。”比如將大理石粉末混合在灰泥中,讓它 呈現出微微閃光的絲綢感;為鏡面式壁櫥門涂滿氤氳的壁畫,讓人感覺它像畫家特納的畫;而在廚房中,鍍銀櫥柜有燒焦般的煙熏感,意在注入法國美好年代舞廳那種煙霧繚繞的微醺魅力。于 Joseph Dirand而言,所有小心設計的背后都是隱約的妙趣橫生。 


                Fran?ois Xavier LaLanne栩栩如生的羔 羊雕塑站在主臥的角落處。Oscar Niemeyer 設計的椅子在純凈的白色中充盈著質感;Georges Jouve的小咖啡桌與Charlotte Perriand設計的案桌用木質的溫潤增加了空間的柔和與溫暖。 

                室內的配色總體保持如Joseph Dirand所說的自然色調,這 種中性底色是為了襯托他從世界各地收藏的或現代,或抽象的 藝術品。他走到客廳的書架前,打開一個隱藏的小隔間,那是一 個可以旋轉的平臺。Joseph Dirand笑道:“我太太有時會做一個家庭DJ她也經常為在家宴客準備晚餐。我在幻想中工作,用設計為生活構建出一個框架,而我的妻子是一個能讓這一切真正活起來的人。”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