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1.21

                內在的探索

                著名的法國藝術家Pierre Bonnefille以其獨有的藝術語言,將材質,色彩與光之間的回響凝結于創作中,他首次向外界敞開這處低調隱秘的家門,展示了他沉靜、柔軟的內心世界。
                編輯 | 肖琨
                造型 | Ian Phillips
                作者 | Jean Grogan
                攝影師 | Stephan Julliard

                房子前的入口處有樹蔭環繞著,這 是家和創作工作室之間的一段通道。  

                25年前,Pierre Bonnefille從一位81歲的意大利木匠手中買下了這處房產,那位木匠自16歲時來到巴黎,一生專注于制作木質樓梯。當Pierre問他什 么時候會停止工作時,他回答說“:只要還年輕,我就會一直工作。”這句話令Pierre至今難忘,再憶起時仍不覺莞爾微笑。 


                客廳墻壁上的青銅畫作Bronze Painting #152(2020)出自Pierre Bonnefille,是他在金屬絲網上完成的混合材料畫作;地面上放置著帶有雕刻 紋理的古老陶罐,來自非洲布基納法索(Burkina Faso),是Pierre Bonnefille 旅行時帶回的紀念品;左側有一把Ole Wanscher復古扶手椅;落地燈來自 Christian Liaigre 

                購得這處房產后,Pierre重新布局,將工作室和家分隔在一片花園的兩端。工作室四壁沒有窗戶,他有意如此,他更喜歡讓光從頭頂的天窗 傾灑而下。夜晚時,他會點燃大約50根蠟燭,在燭光下完成工作“。我發現‘火光’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陽光是火,燭光是火;當太陽沉落,燭光就 與你更貼近,這是由距離決定的變化。我非常喜歡燭光,它讓我明白,我們手中握著太陽的光。” 


                這個家展示了他另一面豐盛的生命內容, 這里是承載友誼、旅行和家人的溫馨世界 。

                客廳前景處灰綠色矮凳和如 燒焦赤銅礦色的矮凳都來自Pierre Bonnefille設計的Metamorphosis 家具系列(2021);咖啡桌出自Pierre Bonnefille;青銅畫作左側地上的石柱 是來自柬埔寨的Shiva Lingam(濕婆林 );左側落地窗角落處的木凳上擺放 的青銅和玻璃花瓶出自Eric Schmitt; 畫面右側Wenge木制餐桌和皮革飾面 的橡木餐椅,來自Christian Liaigre,餐 桌上方懸掛著一盞工業風復古吊燈; 璃柜是Pierre Bonnefille在曼谷一家 古董店發現的中國藥柜;后景Paravent Automne屏風出自Pierre Bonnefille 

                這位著名的法國藝術家、設計師的大部分時光便在這間工作室度過,全然沉浸在自己的創作中,拋開外界一切事物。35年來,Pierre一直在 自己研制顏色,使用特殊的分層技法,確保每種色調都是完全的獨創。他在創作中總是使用自己獨創的顏色和材料,那是Pierre從礦物粉、石灰 巖、熔巖、大理石、青瓷、原木和泥土中提取原料后研制調和而成的。他標志性的藝術創作Bronze Paintings系列便由他獨創的青銅粉組成,畫布 上的青銅材料被拉伸、液化、凝固成縹緲的圖案。在他設計的首間冥想室“Meditation Room”中,他便用四幅青銅畫給空間帶入某種遼遠的深 邃感“。對我來說,冥想就如深呼吸。在深呼吸間你會發現,有另一個空間存在于心靈中,其中有一種振動,有一道無以名狀的光。” 


                Pierre說自己從不用現有的顏色來創造, 常年在亞洲各國旅行汲取的靈感,成為他腦海中獨一無二的色盤。 

                Pierre Bonnefille,法國著名畫家和藝術家,他也是不止于家具及空間等領域的設計師,并獲頒法蘭西 “Ma?tre d’Ar(t 藝術大師)”頭銜,這是由法國文化部授予 的終身榮譽稱號,迄今僅頒給了一百位掌握獨特卓越的 工藝造詣的藝術家。Pierre目前同時投入多個項目,包括 為私人客戶制作的第二件Rhizome書架,為瑞士某個藝術基金會準備的壁畫,關于冥想室的研究,青銅繪畫系列的個人作品,以及他經常合作的建筑師的幾個項目。 本頁 前景案桌中間的雪茄盒出自Pierre Bonnefille; 側墻上的兩排紙本水彩和水墨畫出自Pierre Bonnefille Cortex系列(2019);左側沙發靠內的邊桌上擺放有 青銅和玻璃材質的花瓶,出自Eric Schmitt;中間擺放有 Poele Godin燃木壁爐;左側沙發前景處的邊桌上擺放有 燭臺,來自Sophie Dries 

                二維平面中的真實力量感,這是Pierre的藝術作品給人的第一印象。深入其中,你會發現這是用光線、色彩的沉靜流淌譜寫而成的抽象詩 歌,其所表達的是一種與人造世界無關、卻與自然的純粹與永恒緊密相連的靜默孤寂“。一切都始于顏色。我永遠不會使用現有的顏色;只有經 過我自己重新改制后我才會用。”他尤其重視的是,當光落在他的藝術作品上時,其中的顏色要能在光之下涌現生命力。如今工作室西側的墻 上掛著一幅他為新餐廳Ceto正在繪制的寬幅壁畫,在這幅畫面中,色調近似珍珠母貝的背景映襯著如彩虹般閃光的藍色和銀色,這是Pierre對 餐廳所在的南法藍色海岸的詮釋:地中海在潮起潮落間不舍晝夜地流動,而海水的波光倒映在屹立于岸邊的白色懸崖側面,留下光的幻影。 


                前景案桌中間的雪茄盒出自Pierre Bonnefille;右側墻上的兩排紙本水彩和水墨畫出自Pierre Bonnefille Cortex系列(2019);左側沙發靠內的邊桌上擺放有 青銅和玻璃材質的花瓶,出自Eric Schmitt;中間擺放有 Poele Godin燃木壁爐;左側沙發前景處的邊桌上擺放有燭臺,來自Sophie Dries 

                除了正在進行的藝術創作外,這里也在實驗著獨一無二的設計品,工作臺上滿是設計原型和圖紙。但無論是藝術創作還是設計,大 自然中的礦物質和動植物始終是Pierre的靈感核心:不同甲蟲和貝殼表面的色彩與光線間的關系,啟發他創造了獨特的Cortex系列;而 Metamorphosis系列的誕生則源自非洲古代銅礦石頭的發現,這激發他進一步探索地殼的豐富性,Metamorphosis系列也是他向大自然創造 的幾何形態的致敬。 


                前景案桌中間的雪茄盒出自Pierre Bonnefille;右側墻上的兩排紙本水彩和水墨畫出自Pierre Bonnefille Cortex系列(2019);左側沙發靠內的邊桌上擺放有 青銅和玻璃材質的花瓶,出自Eric Schmitt;中間擺放有 Poele Godin燃木壁爐;左側沙發前景處的邊桌上擺放有 燭臺,來自Sophie Dries Pierre Bonnefille的工作室,右 側根莖形態的Carbon Rhizome(2021 )書架出自Pierre Bonnefille。背景處 墻邊是青銅畫作Bronze Painting #75(2017)出自Pierre Bonnefille。在這 幅畫左側,是一件還在創作中的作品。

                工作室生動地展示著他的所思所想,不可名狀的色彩、 遠方的記憶,以及頭腦中激蕩著的靈感和呼之欲出的形象,都在空間中飄動著。 

                Pierre Bonnefille在從天窗流入的日光下畫草圖。

                沉浸在工作室的創作氛圍中,猶如在光與色彩的幻影中找不到現實的出口,唯有從這間充滿藝術、自然、抽象的工作室抽身而出,轉而踏 入Pierre家的瞬間,現實世界才又開始嗡嗡作響:天光從落地窗流入,灑落在光潔的木地板上,屋內通透明亮,Pierre的兩只蘇格蘭種愛犬偶爾發 出的吠叫聲,對不時停落在草地上的鳥兒有格外熱烈的回應。


                復古桃花心木儲 物柜來自英國V&A博物館,抽屜里面存 放著Pierre收集的各種自然元素,如樹 葉、沙礫、貝殼、石塊等,還有各種染色 玻璃碎片。

                這個家展示了Pierre另一面豐盛的生命內容,這里是承載友誼、旅行和家人的世界。多年來,這所房子里的家具和物品都在慢慢地積累, 有朋友的設計,也有來自旅行的紀念物,它們逐漸形成不同材質和色調的靈感庫。之前他去了中國、日本、爪哇和印度尼西亞的科莫多島。他在 旅行中收集的藝術書籍和發現的物品,多數都很珍稀。一排8米長的玻璃柜是Pierre在曼谷發現的一個中藥柜,需要被拆成六部分再運回到法國。而可以坐滿12人的非洲崖豆木長餐桌及皮革飾面的橡木餐椅,均由 Christian Liaigre設計,Pierre曾與他密切合作了25 年。在Pierre還是年輕藝術家時,正是Christian Liaigre最先鼓勵他去亞洲看看,去東方汲取 運用顏色和紋理的靈感。 


                Pierre Bonnefille在這里創作壁畫和家具作品,他有一個20人的團隊協助。

                無論是藝術創作還是家具設計, 大自然中的礦物質和動植物始終是Pierre的靈感核心。 

                排列有序的顏料是Pierre Bonnefille在旅行時收集的元素。過去 35年來,他一直自己研制顏色,使用特殊分層技法確保每種色調都是完全的 獨創。一切都始于顏色。我永遠不會使 用現有的顏色;只有經過我自己重新改 制后我才會用。” 

                在這種藝術氛圍濃郁的居家氛圍中,Poele Godin金屬燃木爐尤其 引人矚目,這種壁爐原本是本杰明·富蘭克林設計的,讓孩子們在學校里 足夠暖和。“它被設計得如此巧妙,完全不需要煙囪,這實在是睿智。富蘭克林拒絕專利權,他是為了公眾利益而設計。這是一種出于人道主義關懷的優雅姿態。”這也是家里每個人都喜歡的溫暖角落。 


                浴室中碳色矮凳和灰綠色矮凳均出 Pierre BonnefilleMetamorphosis系列(2021)

                Pierre Bonnefille家的廚房。

                花園里鋪著木甲板的露臺中設有室外用餐區。Pierre在這里栽種了多種亞洲樹木,如紫 葉李、羽毛楓、羽扇槭、獅子頭羽扇槭和日本 紅槭等,其中紅槭是一種很有趣的樹種,色彩 濃烈,葉子的形狀也很奇特。 

                不同于Pierre Bonnefille的作品在世界各地都有廣泛的報道,他的家 和工作室此前從未接受過拍攝。我一直想讓它保持隱秘。我的家和工作 室沒有多少差別,兩者有著內在關聯。但現在,考慮到我正在探索的這些 項目,我想我可以接受將自己的空間向外分享。我的思索過程部分也體 現在這所房子里。我收藏的物品存放在工作室和家里,它們可以很輕易 地在這兩處地方之間轉移切換。今日他為我們敞開這處曾經低調隱秘 的家門,如同向世界展示了他沉靜、柔軟的內心世界。 


                臥室窗邊圓形收藏品是源自六世紀的中國青銅板,兩側是一對中國景泰藍瓷器; 窗前和床頭的Lampe Gras燈具來自DCW Editions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