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2.20

                山中漫步

                建筑學者與評論家金秋野, 為這個不到百平方米的小家, 一個20世紀60年代的蘇式住宅進行改造,大刀闊斧一分為二成兩座“山”,又引入東方“園林” 概念,將這個不大的空間譜成一首居住之詩。
                編輯 | Yang.S 宋楊
                造型 | 遠方
                作者 | 王雪
                攝影師 | Boris Shiu

                金秋野在流水賬里記錄: 屋子里出現很多開孔,不同的孔竅間可以對望,彼此充當對方的,花瓶來自三山一舍。

                初見“大山宅”,第一印象是嚴絲合縫的理性。工整連貫的空間布局如同 環環扣合的敘事邏輯,推開它的宅門、走進它,便是自無序龐雜的大環境回歸令人身心放松的有序港灣。然而,設計“大山宅”的建筑師金 秋野卻樸素又不失文藝地將它形容為“一首小詩”。他說“:其實,我做出來的每一個‘小東西’都是一首寫實小詩,關懷、呵護人們的私人空間,引起的共鳴都是和生活相關的。”跟隨午后游走的陽光在宅中環 繞片刻,理性的感覺竟于純白空間中被 消解了不少。說起原因,或許是四周向身體懷抱而來的體驗很溫暖,反而引發強烈的感性。這正是金秋野的意圖, 他想做“第一人稱的房子”,在這些房子里,每個使用者的空間體驗都被很 好地照顧到,因而造就獨特而無法替代的主觀感受。 


                沿著右側門廊(圖右)北行繞一圈,最終會順著趣味十足的坡道滑梯(圖左)回到起始點。臺燈來自MUJI無印良品 

                在設計之始,金秋野總是習慣從房主那里要來一份詳細的日常狀態梳 理。這次他對于“大山宅”主人的印象, 是多年漂泊海外,數次搬家“斷舍離”, 不太重外物卻注重生活本身的海歸工程師夫妻,他們體諒建造過程中的難處,并給予建筑師最大自由去“折騰”。 或許這兩位理想房主唯一的確切要求,正是希望設計“不要太保守”,讓他 們的個人特質通過美好的空間形態生長出來。 


                從“園林”角度反觀建筑設計,尺度單元之間的關系是核心問題, “家”需要聚氣,而家具化單元空間正好滿足這個要求。

                金秋野()與工作室合伙人高蕾蕾(),金秋野 建筑工作室是一個棲身于高校中的研究式設計團隊, 秉持著居室亦園林的設計理念,在最普通的城市套 型中雕刻日常風景。金秋野,著名學者、評論家,他走遍 世界,尋找散布各處的建筑精華,通過一系列不一樣的 住宅設計,發掘隱藏在市井中的中國式住居理想。高蕾 蕾,是一名學過飛行器設計的建筑師,早年在全國航空 錦標賽上拿過金牌,后經受過北美一流設計學院的歷 練,其建筑學結合了她對于科學與藝術的雙重熱愛。

                布光的方式是設計師看待事物的方法,溫暖與包裹,突出體積, 形成優美的可視之物。 

                兒童房,架高的上方是兩個孩子的小床,被周 圍六扇窗戶和開孔照亮。金秋野記錄:“孩子小的時候大人可以陪睡。建好后一看,那里足能睡下十個孩 子。”Sigvard Bernadotte設計的陶瓷壁燈是品牌If? 來自海淘Vintage買手店;花瓶來自Georg Jensen喬治杰;椅子是包豪斯風格先驅設計師Marcel Breuer 設計的S32懸臂椅。 

                于是,金秋野直截了當地在這間20世紀60年代的蘇式老住宅內部,造起了兩座晝夜分明的“山”。本是再普遍不過的端正、狹長格局,被建筑師一分為二,又通過制造屏障、隔墻,改變吊頂高度,增加推拉簾,在墻上開洞,在室內東西兩側清晰劃分出不同的空間意象。


                金秋野為這個區域設計柔和的全局光,他記錄用軟膜天花投下無 影燈般的平行光線,讓這個區域成為一個發光的盒子。餐廳區域的餐桌 來自RIVA1920,卡座來自ANREI,越南手工水杯來自美國中古店。

                 

                晝為東側“山谷”,開敞的會客廳貫通了寬闊的廚房島臺,光線自由流動,主人的烹飪用餐習慣得以延續,在這里發生的各類活動亦不間斷地回望、互視。夜為西側“山峰”,層層疊置的功能空間包裹著尺度恰 到好處的多個臥室,而以門廳為起始點的一整圈動線勾勒出漫步其 中的“山間環路”:一路向北,拾級而上,穿過臥室、兒童房形成的“山 洞”,最終順著坡道滑梯朝南滑下,回到起始。 


                客廳與餐廳,互為對方的。各自空間里面發生的活動和光線條 件相互流動,但又并不屬于同一個空間,這樣就有了層次感。

                在不到百平方米的家中,十足的趣味與詩意卻因空間內部可漫游、可賞玩的“園林感”而自然流露。但是,主動追求園林性并非金秋野的訴求。“我的項目是功能的結果,但自然而然地帶上某種園林特 征是我所在意的”,他解釋說,“談園林不一定要附體‘春花秋月’。在 我的理解中,園林就是面對茫茫場地進行空間切割,切到一個讓人 ‘近體可感,不會覺得荒疏、空曠、有危機感的尺度’。實際上,園林是借用自然信息,再將其柔順地過渡為人文空間。” 


                金秋野說,很想保留客廳這種熹微,讓白天也有微妙的光線。與此同時,還設計了 書架上的燈具,可以同時向天花板和書架打光。找不到理想的照明方式, 最終客廳里的主光源由建筑師自己定制設計,藍黑色Alexander Calder 設計的的動態雕塑來自紐約MOMA,沙發來自造作ZAOZUO,落地燈來自 MUJI無印良品。

                如果從園林的角度反觀建筑設計,則尺度單元之間的關系是核 心問題,不同場景之間相互關照,造就高下狹闊,都取決于三維空間 的參數。在金秋野看來,太依賴從二維平面筆直向三維“拉出墻來”的設計手法,很可能造成從一個空間單線向另一個空間貼墻前進、迷宮 移動式的“降維”體驗。


                門廳一角,壁櫥下方有一個適合稍坐的凹龕,掛鐘來自 MUJI無印良品,木凳來自三山一舍。 

                家,這樣需要與心貼近的地方尤其不能這么設計。“大山宅”的空間尺度就是聚氣的,家具化的單元空間正好縮小到裹住一個必要功能。客廳有沙發、臺 燈、對位座椅,以及投影的一面白墻就足夠了,距離不要再大,能夠使五六個人圍成一圈談話即可。臥室更是如此, 既是房間,又如一個使用功能集中、生 活場景方位確定的親密“炕間”,織繭 一般的溫暖空間守護每個人的內心自由,同時,也被人用充盈、豐富而真實 的日常活動去“撫摸”。 


                有園林感的空間適合漫游和體驗, 可以帶來“一團”主觀感受, 卻也有著很強的邏輯性, 從而被理解、被閱讀。

                北側開的一個洞口,能讓一束光落在樓梯上。

                兒童房的書桌。金秋野記錄,足夠寬大的書桌,給小朋友未來做功課留出位置。但現在孩子還小,只把它當玩具,爬上爬下。

                隨著項目的推進,向來擅長寫東 西的金秋野記錄了一篇被自己謙虛笑稱“流水賬”的設計說明,從初拆改時 發現印在老樓混凝土板上的舊報紙印記,到糾結輾轉后得以解決的照明設 計歷程,再到設計完成后的希冀與感想,細節翔實生動“。大山宅”拔地而起 的全部過程著實算不上短,房主也帶著最大的耐心和期待,靜待建筑師精細打磨這塊樸實又有溫度的“山石”,就算在建成后,也拉長了自己搬進來的過渡期,讓一切信息都被更完整 地記錄下來。


                兒童房的六扇窗戶與開口之間形成有趣的互視關系。

                房主夫妻的主臥室,剛好是一 張雙人床的大小,家具房間化,床即為房間。房間里掛著的畫,就是大山宅軸測圖不同角度的拼貼 畫,壁燈來自Dijkstra 

                金秋野說,最終在這個節奏相當適宜、“他進我退”的過程中,我們都開心極了,“能感覺到,我們是如此愛惜,傳授他們養護空間的方法,他們也如此愛惜。隨著我們慢慢往出退,以后的一切就交給他們去體驗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