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2.27

                模范居民

                意大利建筑師Aldo Cibic沒想到自己會成為上海鞍山五村的 “模范居民”,他租下的這間40平方米小公寓給左鄰右里帶來了啟迪, 這絕不是一場實驗游戲,而是他設計經驗的結晶。66歲的他在中國找到了認真生活的樂趣,這個精心妝扮的小家也是他人生新階段的起點。
                編輯 |  李君Li Jun
                造型 | 秦震
                作者 | Christa Yang
                攝影師 | 雷壇壇

                方正、整齊而精巧是人們進入這個 屋子的第一印象。從一果一蔬的擺放都 是主人每日早晨的練習。在這間面積有 限的一居室里,Aldo Cibic還舍去了窗邊右側額外凸出的1平方米面積,拉平 后的房型視覺上反而感覺更大了。

                踏進意大利設計師Aldo Cibic的上海新家時,我們被眼前的一塵不 染和精巧布置所驚訝,所有的燈具和擺設都規整地擺在了桌面 或架子的中間,連水果和鮮花都成熟得恰到好處。他告訴我們, 他每天早晨會將家里整理一遍,饒有開啟新的一天的儀式感“不 是出于自律,也不是強迫癥,而是出于愛。”這就是他每天的“晨間訓練”。 


                Aldo Cibic用綠玉色、明黃色、正紅色等中國傳統色彩決定了整個公寓基調的大膽配 色,室內的物件不少是他自己的設計產品。明黃色的書桌是他來中國后設計的樣品。墻洞 里擺放的彩色器皿套組是他為自己先后擔任 藝術總監、創意與文化顧問的品牌Paola C.創 作的。小竹凳則來自淘寶。

                在他每天路過的街邊咖啡店里,他為我們每人點上了一杯咖啡,“當我找到了口味正宗的espresso,我就知道自己找對了安家的地方!”從19歲在意大利自立門戶,22歲跟隨Ettore Sottsass進行了轟轟烈烈的孟菲斯運動,Aldo Cibic的設計事務所涉獵了建筑、室內、產品、學術研究等各個領域。當時的他,不會想到幾十年后的自己會安家上海。不僅如此,這個僅僅只有40平方米的家還“暗藏”著他的許多設計 理想“。


                也許是受到小區里公共健身器材的啟 發,Aldo Cibic在自己家里釘了一個木架,作為鍛煉身體的好幫手。

                我希望發起一場‘可負擔的設計之美’設計運動,這將是一場更大的‘運動’,比我人生中的第一場‘運動’還要大。”如今,一頭銀發的Aldo Cibic每天蹬著共享單車連接到工作室短短的通勤路線。上海的暗潮涌動讓他想起了20世紀80年代孟菲斯設計運動時期的米蘭,審美同樣被挑 戰,消費觀念同樣在被顛覆,他決心在中國做更有影響力的事情。 


                家里的物件全被歸置得整整齊齊,這源于AldoCibic每天早晨 充滿儀式感的整理。這種“晨練”出于他對生活的熱愛。 

                圓形地毯是從Aldo Cibic在米蘭的 34平米公寓里(詳見《安邸AD》2019年 7月刊)快遞到上海的,和幾個靠包、矮 凳一起,替代了沙發的位置。地毯上的Donut (甜甜圈)小木凳是Aldo Cibic自己的設計。右側的Brionvega播放器由 Achille&Piergiacomo Castiglioni設計。 正對著床的墻上掛著年輕的上海藝術家莊穎的紙本點染作品,他覺得它能為空 間帶來自然與戶外的氣息。

                這個家所處的整個社區提供了他生活所需的一切,咖啡店、健身單車、菜市場......我們跟隨他在菜場里挑挑揀揀了許久,在攤位老板蓋在布下的籃子里他終于覓得了自己心儀的一塊生姜“,要選姿態最奇特的那一塊”。在彌漫著陣陣桂花香氣的小區,穿過鄰居的大花被單和攪成 一團的電纜電線,軋過吱吱作響的實木老地板,他帶我們鉆進了他的地盤。


                床后的行李箱和它剛到上海時一樣躺在那里,這是他的衣柜。 

                他從二樓的窗口探出頭來和我們說,他喜歡聽鄰居兒子練習鋼琴, 喜歡一切小區里發生的“背景音”“,這些讓我想起意大利的南方,孩子們都禮貌又好奇,大家互相之間隔著不厚的一堵墻,這讓你在異國他鄉 感覺也不孤單。”回到家中,順著那塊生姜原本的模樣,他將它切割成了一只“生姜恐龍”。 


                沒有沙發,也不用電視機, 地毯和音樂構成了小屋的“客廳”。 

                床品出自Aldo Cibic的妻子 的工作室(nothingnew.it)的貼心 定制,是用回收的舊麻織物著色而成的。床邊的托盤邊桌Colony來自Paola C.品牌。他在靠窗的位置 設計了一整排儲物柜,同時也可以 作為書架、擱架和座椅使用。

                綠玉色、明黃色、正紅色是決定整個公寓基調的大膽配色,這些在他眼中正統的中國色彩在有節奏感地碰撞下似乎更有孟菲斯的意味。改造這間公寓,共耗時3個月,花費13萬元。在這間面積有限的一居室內,他還舍去了靠窗處額外凸出的1平方米面積“,很多人并不理解我這樣做。 這樣一來,其實空間被拉平了,房間格局變得非常方正,視覺上反而看起來空間更大了!” 


                廚房沒有定制櫥柜,而是用簡單的條紋彩布作為圍擋,節約了柜門打開的空間。

                對家鄉的思念 還是不言而明的。 AldoCibic選用了與他在威尼斯 家里一樣的木質百葉窗。 窗外不時傳來小區里孩子的玩鬧聲,更令他回憶起意大利南方無拘無束的氣氛。 


                廚房和洗手間被粉刷成明亮的紅色,窗沿上的“生姜恐龍”是他親手挑選切割的。

                “家的設計對我而言是一種練習,在打造自己的家時,你始終想的就是如何讓自己住得開心舒適。每天從工作室回到家中有庇護之感,不會想到我要在這里留下所謂建筑大師的標志手筆。”他這樣解釋道。這里沒有突出的風格,而是一種隨遇而安的融合,但到處都有出人意料的 驚喜。從網上淘來的小竹椅和小竹凳穿上了手工縫制的意大利軟墊,出自他妻子工作室(nothingnew.it)的貼心定制——用回收的舊麻織物著色而成。


                迷你的公寓卻充滿了 色彩和個人趣味。在這里,AldoCibic 正在構思他的下一場 “設計運動”。 

                小屋沒有陽臺,桌上的果盤就 是一座“小花園”,每天擺弄果蔬鮮花也是他對家的 一種“練習”。 

                天花板上,如今不太容易看見的復古造型電風扇也同樣來自淘寶,令小區里的老上海看到也頗感親切。13個月前從意大利跟著主人長 途飛行而來的黑色行李箱仍然躺在床的腳后,這就是他的衣柜,每一件襯衫都熨燙仔細整整齊齊地躺在里面。床上的亞麻床品和織物也全部 來自他妻子的心意“。在地毯送到之前,這張床就是我最喜歡的角落了。”由于空間面積的局限性,他決定舍掉沙發區域,一塊從自己米蘭的公寓快遞來到上海的地毯,以及幾個靠包和腳凳就成為了他的“沙發”,可以盡情地伸腿去觸摸。地毯正對著Brionvega中古播放器,音樂代替了沙發與電視機,和地毯一起構成了小屋的“客廳”。 


                廚房擱架上既有專業的意大利咖啡器皿,也有上海本地淘來的傳統瓷碗。迷你的抽油煙機、臺盆 都是Aldo Cibic特別淘來的。

                在受同濟大學之邀定居上海以前,他曾出差來過上海無數次,住過高端酒店,也住過膠囊旅舍,不得不說我還是更喜歡后者。不僅因為自己偏愛緊密的社區感,社區營造和保留也是他在同濟大學教授和研究的主要命題。我非常珍視一個城市的個性所在,那是獨一無二的存 在,語罷,外頭鄰居孩子的喧鬧聲傍著桂花香從窗外傳了進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