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1.12.28

                日日是晴天

                在這間富有藝術氛圍的小公寓里, 色彩的魔法造就了另一個馥郁、明媚的小世界, 種種人生片段演繹成跳躍的色塊, 讓人的思緒在色彩中暢游,目光中閃動激情。
                編輯 | 肖琨
                作者 | Gabriela Estrada
                攝影師 | Sergey Krasyuk

                小狗Lofer在一把重換過織物飾面的復古扶手椅上,它背后是Dmitry Samygin自己涂繪的墻面。簡直就是藝術品般。

                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邊角,可以發現一片恬靜悅目的街區,這里交錯排列著戶外綠地,多數建筑建于20世紀40至50年代間。室內造型師Daria Soboleva就是在這片街區長大的。“我記得自己小時候經常穿過這片公園,也會在公園里畫畫,我最早的涂鴉和設計嘗試就是在這里畫的。” 她回憶道。正因此,重新回到這片街區生活令Daria分外興奮,這里的每一棵樹、每一條街巷都承載著她的童年回憶。 


                廚房門口旁邊的黑色邊柜上陳列著家主收集的黑白陶器,其中包括出自Ceramum和Elena Aleksenko的花瓶,以及從舊物市集尋獲的物件。

                “我試著自己創造 一個明媚、有色彩的空間, 讓它每天為我的心情填補喜悅。” 

                客廳及餐廳處,地上鋪有Art de Vivre 的地毯;Repeat Story橡木貼面的復古餐桌來自荷蘭;四周擺有20世紀80年代Cattelan Italia的椅子;桌面上方是約20世紀50- 70年代間的中古吊燈來自意大利。

                她的公寓位于一座建于20世紀60年代的建筑里,低矮的層高和節制的面積是公寓的明顯特征。但這間小居所卻有一個難得的優點:窗戶朝向外面的廣場。所以每到夏天,當廣場上所有的樹都開花后,窗外 一片清新,住在這里會讓人有生活在森林中的感覺,像被樹蔭守護著。 


                在這處小空間,家主選擇添置扶手椅而不是沙發。空間中擺放著兩把已經改換為Dedar織物飾面的復古椅子;黑色邊柜案 桌來自Ethnicraft,上面擺著家主收集的陶 瓷Gio Ponti設計的臺燈和藝術家Natalia Vilvovskaya的絲網印刷版畫。吊燈是二手舊物,涂漆書柜來自宜家家居Ikea。

                “不要吝惜添置好的燈具。設計對任何內飾而言都是關鍵。我推薦選擇復古舊家具,并搭配有個性的私物。”DariaSoboleva如此分享道。 

                為了讓廚房看起來更寬敞,Daria拆除了上層櫥柜,以擱板取而代之。窗前的吧臺用于早餐或工作,吧臺與烹飪區臺面使用一致的材質。

                Daria目前只想暫時住在這里,因此她決定不投入重金去改造,而是買一些工藝精良的家具,擴充藝術收藏,以后還能把它們轉運到命運帶她去往的地方。并且,要改變氛圍,可以利用最激烈、最快速、最輕易可得的裝飾手段: 顏色。 


                水池上的儲物柜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狹窄的置物架,以創造更多的空間。

                她與藝術家Dmitry Samygin制定出使用色塊給墻壁和柜架染色的方案。“原來的空間陰暗又狹窄,所以我決定不使用淺色,而是用明艷的色調在視覺上形成一種更廣闊的深度。我希望這里是很有藝術感的。”Daria Soboleva解釋說。她也希望每個房間都能令她記起過去的某段旅行,時時看得見最珍視的回憶片刻。例如,廚房表達出她前往摩洛哥馬拉喀什旅行時的印象,因此這里有粉紅色墻壁,加以許多綠色植物;而客廳有飽和、 馥郁的色調,是她對意大利的記憶;臥室則具有精致文雅的法式魅力。 


                來自Redecoration Store的邊柜經過重新染色個性十足。上方Katya Nechaeva的畫作來自莫斯科Art Brut畫廊。 

                每個房間的不同色彩都令她記起過去的某段旅行,這些色彩已轉換為她時時看得見的人生片刻。 

                原來的空間陰暗狹窄,所以她決定不使用淺色,而是用明艷的色調在視覺上形成一種更廣闊的深度。

                幾乎所有家具都是淘來的復古舊家具,這件置物柜經過重新噴漆,給人個性化的感覺。

                “我覺得,我的家完全是我本人的體現。設計自己的空間,我并沒有也不需要和任何人商量或是有所妥協。 顏色總是令我著迷,也能為我填滿能量。在此之外,幾乎所有的家具都是復古舊家具,我喜歡的是每件物品背后的故事,它們都有過各異的經歷,比如坐在椅子上時,會想象它以前在什么樣的地方,這很有趣。同時,這也對生 態更友好,因為我很少買新的東西,我更喜歡給舊的東西第二次生命。比如,廚房的餐具柜以前是藥柜,凳子是從一個工廠回收來的。我喜歡有故事的房子,那就像是在無言中講述主人的故事與品位。在我看來,我對室內的設計最終也是這樣的效果。”Daria說。 


                “我喜歡有故事的房子, 那就像是在無言中講述主人的故事與品位。” 

                臥室的房間面對著綠樹的濃蔭窗臺作為閱讀角邊柜重新涂染幾何紋飾復古扶手椅改換為Pierre Frey織物地毯來自Art de Vivre窗臺處放著一張出自 Vladimir Kurashev的照片

                在入戶門口處的走廊中,Daria收集的各種版畫和照片鋪滿墻面而營造的氛圍,也流向了空間各處。而房間的墻面簡直就是藝術,都是Dmitry Samygin自己涂繪的。由于空間比較細窄,Daria選擇添置扶手椅而不是沙發, 以便更自如地變換室內布置。客廳中的核心家具是比利時品牌Ethnicraft的現代桌式柜,臺面放著黑白色陶瓷的雕塑作品,其上方的墻上掛著Daria收藏的第一件藝術品,那是藝術家Natalia Vilvovskaya的一幅絲網版畫,來自Art Brut畫廊。 


                定制床頭板與房間的寬度一 致。天花板和墻面被漆為相同的顏色,這使得狹窄房間顯得更寬闊, 也更有溫情。

                莫斯科有很多陰天和雨天,所以我試著自己創造一個明媚、有色彩的空間,讓它每天為我的心情填補喜悅。”Daria Soboleva最后說道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