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2.7

                雙城故事

                布魯克林是一個異國文化相互沖突又彼此包容的地方。 曾經旅居云南大理十多年的藝術家夫婦胡詠儀與Henrik Drescher來到布魯克林。 這對在全球旅居的藝術家夫婦帶著隱士哲學和大理的慢活步調在此自得其樂。
                編輯 |  李君Li Jun
                造型 | 韓楓
                作者 | 姜冬仁Sunny Chiang
                攝影師 | Ngoc Minh Ngo

                白與黑營造出空間里質樸與沉靜的氣息。白色的墻面旁陳列著Wing自己創作的黑色陶器作品, 質樸的陶土與來自云南大理的菊花、茶磚相稱,營造出愜意慢活的氛圍。

                我們在布魯克林下了車,紐約秋冬的風景已經進入橘黃色調。一棟白色的美式小洋房從這片橘黃中顯露出來, 這便是Wing Yee Wu(胡詠儀)與Henrik Drescher的家。 推門而入,是一間全白的陽光房,陽光充沛地灑了進來。 Wing點起一支線香,泡上一壺普洱茶。被她喚作豆腐的狗跳上沙發小憩,她和Henrik與我們放松地聊起天來。 


                入門的陽光房擁有充沛的采光,Wing常常在這里迎接客人和喝茶。這里也是她的陶藝工作室。 墻上是Wing以自己的白色陶瓷作品為主題所作的攝影。桌上的茶器、架上的陶藝作品也都出自Wing之手。

                不論是在大理還是在布魯克林,這對在很多地方旅居過的 藝術家夫婦一直樂于親手設計自己的家。 Wing Yee Wu(胡詠儀) (左)、Henrik Drescher(右)與他們從大理帶到紐約的狗狗豆腐坐在沙發上。Wing畢業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及加州美術學院,她以東方根源為靈感進行藝術創作,現 專注于陶藝創作。Henrik為 New York Times、Washington Post 、 Rolling Stone等知名媒體創作插畫,并出版了超過50本兒童故 事書與插畫書。藝術家夫婦的作品正在由中國設計師、收藏家韓楓在紐約創辦的Han Feng Art Space內展出。 

                Wing與Henrik都是藝術家。他們相識于香港,在 2001年的一次云南旅行后,他們便留居大理十多年,開 始游牧般的藝術旅居生活(詳見《安邸AD》2014年3月刊)。2015年,他們因為工作回到紐約,選擇在富有活躍創造氛圍的布魯克林落腳。門口的純白陽光房是Wing用來接待客人、喝茶聊天的地方,也是她的工作室。她自己用白色陶瓷攝影構成的背景、墨黑色手捏陶的茶杯、 陶土混棉紗的瓶器,由土壤踏實捏造的世界一如Wing溫暖沉穩的性格。 客廳以白色、亮紅色、灰黑色為基調,展現出夫妻二人迥異的藝術個性與彼此的融合。


                客廳的色彩隨性豐富,采光 自然明亮,一張紅色調的餐桌成為空間的亮點。右面墻上掛著Wing以中國字解構的文字畫作,左面墻上是Henrik通過反復描繪幾何圖形拼貼成的畫作,它們展現著這對藝術家夫婦合而不同的生活風貌。 

                Wing出生、成長于中國香港,在美國上大學,她的很多靈感來自東方文化 中近似禪的安靜氣息,她將這種氣息以陶土制成器皿。 為了記住生活在大理時的溫度,工作室里還有用Wing千里迢迢從云南帶回的陶土做成的器皿。客廳墻上掛著一幅白底黑墨的作品,以中國字解構再創作,靜靜訴說著 Wing的東方文化根源和創作靈感。Henrik出生于丹麥,在美國長大,曾在不同國家長期生活,兼具歐洲的隨性與理性。身為多本著名雜志的手繪畫家,他筆下的人物往往個性鮮明。在大理的蒼山腳下,他開始觀察中國的山水, 用西方的筆觸來呈現中國山水的肌理。客廳墻上以不同大小的弧形構成的大型水彩畫,便是他近來正在實驗的色彩紋路與形體重復交錯的創作。 


                Henrik以細膩的幾何線條創作出大幅水彩畫。他刻意省略了自己擅長的人物速寫,令作品成為讓人躍然于紙上的背景。

                他們從大理帶回來的閑適之意與曾經考察中國山水的舒展,伴隨著藝術家夫婦來到了他們在布魯克林的家。

                客廳書柜角落的樓梯通往二層的臥室與浴室。WingHenrik兩人生活的樂趣在創作中,也在收藏里。客廳的書柜收藏著夫婦多年創作的圖文集,其中包括Henrik的兒童手繪書、在大理創作的視覺紀錄手繪書China Days、在市集收購的印刷樣本書等。

                穿過灰黑色系的開放式廚房,推開邊門,通往后院的車庫,Henrik將這里改建成自己的工作室。墻上貼滿了未完成的畫作,油墨畫汁滴灑在各個角落,藝術家的隨性與熱情仿佛隨時都會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爆發。工作室墻上掛著西式打字機和一把來自新疆的樂器都塔爾。Henrik的理性就像那井然有序的打字機,讓他在商業藝術創作中游刃有余,而他的隨性像隨手撥玩便能成樂音的西域樂器,讓作品充滿各種不可預期的樂趣“。我是一個自得其樂的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我反而有了好的理由來享受個人世界。”Henrik打趣地說。


                明亮的客廳一側是廚房,主人選擇黑色作為主要基調,為原本活潑的空間增加了沉穩的氣氛。

                他們不吝于將自己的陶瓷及繪畫作品擺設于居住環境中, 因為那代表了一路上兩人經歷所留下的生活痕跡、閱讀的思緒和在旅行中獲得的悸動。

                Henrik的工作室也在家中,墻上掛著他的手稿。

                這個布魯克林的家中處處散發著大理生活的氛圍。大紅色的餐桌上放著一把中國古琴,前院的陽光房中放著來自云南的普洱、菊花與線香。來家中做客的朋友都說他倆好像把之前大理的家整個搬了過來“。其實我們并沒有刻意地把家裝飾成一種特別的風格,這就是我們真實的生活面貌。不管在大理或是在紐約,我們都樂于親手設計自己的家。”Wing一邊沏茶一邊慢條斯理地說。大理在他們的生命中留下十幾年美好的印跡,這種對純粹與自然生活的向往之情又在他們布魯克林的新家中散發開來。 


                Henrik的工作臺上放著各種畫筆,他在這里進行各種繪畫實驗。

                在Wing的陶藝工作室中,各種工具整齊地排列著。 

                藝術家夫婦在家中各有獨立的工作室。對他們而言, 家是心之所向, 包容生活,更融合創作。 

                Henrik的工作室其實是由后院庫房改建而成的,他正在創作一幅已被藏家預定的大型繪本。

                Henrik從丹麥到了美國,Wing從香港到了大理,兩人再一起從大理來到紐約,他們深信藝術家需要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狀態,保持靈感與謙卑。家對他們而言并不是一個固定的概念,無論何處都能是心靈的歸屬。他們內心向往的是一個單純美麗的地方。這個地方可以延伸空間、放慢時間,還可以包容創作。對他們而言,心之所向,就是家。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