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2.12

                歡樂可掬

                倫敦一處維多利亞時代中期的公寓, 這里是女主人肖朗和她先生Andrew以及一雙兒女構筑的安居之所。 旅居華人在倫敦安家,他們操著各式鄉音, 而肖朗的普通話和開朗的個性, 讓人有種異國他鄉的久違親切感
                編輯 | 余雯婷
                造型 | 王為
                作者 | 徐易欣
                攝影師 | 王為

                女主人肖朗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本科畢業 后,就直接來到倫敦政治與經濟學院攻讀碩士學位, 之后隨著事業和家庭的發展定居于此。Andrew是土生土長倫敦人,在離開金融證券行業后,一直經營著家族畫廊。他們的女兒叫Maya,兒子叫Aya,合在一 起諧音誒呀媽呀,“這也是我先生會說的為數不多的東北話’”,肖朗笑道。他們身后紅色的壁毯依然是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為冬日灰冷的倫敦帶來了溫暖,而畫面上紅黃藍黑組成的旋渦則與側墻上的來自中國當代藝術家何岸的藍色燈光裝置形 成對話,為空間帶來了對比、樂趣和動感。 

                踏入這個家,從隨處可見的藝術品便能猜到主人與藝術的淵源——非洲部落藝術、印度細密繪畫、中國漢代陶俑、歐美現代繪畫、當代裝置和攝影,以及家中的英式古董和出自當代設計師之手的家具,鋪陳在家中。 


                公寓位于倫敦西區維多利亞時代中期的聯排別墅的一樓。這類空間以其古典兼容意大利風格為代表,以白磚建造,飾有裝飾性的灰泥外墻。客廳具有這類建筑的典型特征,頂高約4米。三扇落地門朝南而置,十分通透寬敞。在客廳中央,一張來自英國現代藝術家William Scott的壁毯作品(1980年共 25個版本)被當做了地毯。藝術家以靜物及抽象風格見長,作品中的黑色部分是一個平底鍋,伴有橘色的音符。這張品質細密、觸感舒適的地毯為親 歡聚提供了一片柔軟的天地。

                “我不需要孩子們 記住這件地毯出自英國藝術家WilliamScott, 我只需要他們記得在這個作品上, 我們玩氣球、跑步時的開懷大笑, 當他們看見這張地毯時,就能想起與它有關的家庭記憶。” 

                雙人扶手椅是19世紀的英國 古董家具,而上方色彩明快的作品則出自美國藝術家Alexander Calder之手創作于1971年自Andrew的父親在20世紀70年代收藏了這件作品起,它就一直掛在家中。肖朗和Andrew都非常喜愛 Calder的作品Calder不像其他藝術家的作品需要費腦去思考,它能簡單直接地帶來永恒的快樂”。

                肖朗的丈夫Andrew的父親于70多年前在曼徹斯特創立了第一家畫廊,主營英國以及國際現代藝術,后來畫廊搬至倫敦的騎士橋。如今,Andrew繼續經營著家族畫廊Crane Kalman Gallery,藝術商業并沒有消磨掉他從小耳濡目染獲得的審美 力,在為自己的家選擇藝術品時,他會憑借“我喜歡”來判斷。肖朗雖然所學的專業并非藝術,但藝術卻始終陪伴著她的成長。 她認為“:審美,一部分是與生俱來,一部分是后天習得,就是英文‘acquired taste’所指的概念。看得多了,自然就理解了,形成自己的審美和風格也是水到渠成。”過去的十年間,肖朗一方面是英國各大博物館、美術館、畫廊和藝博會的常客,一方面經營著文化藝術傳播和戰略咨詢的事業,為包括英國V&A博物館和上海西岸美術館在內的國際機構提供服務。而她與Andrew的相識就是在八年前的倫敦巨匠臻藏藝博會上。


                夫妻兩人因當代藝術結緣, 因此家中充滿當代藝術作品,同時也 融入了新穎的 設計家具及來自主人家族的古董桌椅。

                栗色的19世紀的英式古董書桌上方懸掛的是中國當代藝術家周春芽2001年創作的“綠狗”系列作品。畫面留白的地方與客廳中一對由英國設計師Ernest Race在20世紀50年代設計的白色扶手椅形成呼應。 

                兩人偶然聊到了Andrew單憑直覺就收藏下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周春芽作品的軼事,如今,這幅名為《黑根》的“綠狗”畫作就掛在她家的客廳里。兩人感情的深入還與畫廊主營的英國現代藝術家L. S. Lowry 密切相關。在Lowry的筆下,偌大的城市里人來人往,但每個人都有著各異的面孔和生活軌跡,這種工業化與城市化飛速發展 帶來的激揚與迷思令肖朗感同身受。二人一拍即合,共同促成了Lowry作品在中國的美術館首個個展。 

                家中來自中國藝術家的裝置作品,點亮之后,常常為身在異鄉的 女主人帶來精神上的暖意。

                家中迎來新生命, 多年來的藝術收藏 自然使孩子們在美的環境中耳濡目染, 親情和記憶在此延續、滋長。 

                廚房是一家人頻繁使用的空間,櫥柜上貼的手工也是一家人根據Calder的作品做的。廚房的主餐桌和座椅都來自Andrew父母的收藏。

                “現代中隱約閃現出傳統,是家的風格,可能也是我們自己。”家中既有肖朗為孩子們購買的現代感十足的USM課桌和Ponton座椅,也有Andrew從父母那里繼承來的古董桌椅,古今并置為整個空間帶來了驚喜和活力“。我們的公寓是經典的維多利亞時期建筑,客廳頂高有4米,再加上三面朝南的落地窗,整個空間是非常通透的,這也是我們最喜歡這套公寓的地方。幾年前剛搬進來的時候,我們放的藝術品和家具都不多。后來,我們共同收藏的藝術品多了起來,也不得不放棄這種空曠感,和收藏的欲望妥協了。”


                主臥衛生間里的作品,無論是19世紀印度的水粉作品還是19世紀荷蘭用于外語普及的圖示,或是20世紀初的印尼木制面具,都具有明顯的稚拙藝術風格,希望借此在私密的空間里營造出 放松詼諧的氣氛。

                客廳正對落地窗的地方懸掛著肖朗與先生在2014年中國之旅中購買的裝置作品——中國藝術家何岸創作的由被解構的漢字部首組成的亞克力燈箱。入夜時,在黑暗中如同霓虹燈一般藍光閃爍,增添了一絲來自東方的戲劇性;客廳窗邊的紅色陀螺轉椅,則是肖朗在生下龍鳳胎的四天前在離家不遠的設計博物館買下的“,第一次懷孕難免對新生命有著異常強烈的憧憬”,肖朗笑著說,即將臨盆的她憑借一己之力將轉椅從樓下搬進了客廳,現在想來仍感到不可思議。在連接客廳與孩子臥室的走廊上掛著以田園景觀見長的英國藝術家Mary Newcomb所創作的“綿羊”和“小黑狗”,以及15幅19世紀法國出版的鳥類水彩手繪“。教小朋友學說話的時候,我們常抱著他們在走廊里走來走去,指著不同的動物模仿叫聲。英文動物 的擬聲詞和中文不同,有很多樂趣”。


                兒童房的落地門也連接了一小塊露臺,它也成了小朋友的迷你游樂園。 

                “我們給小朋友房間選的作品多屬于自然和科學主題。哥哥床上方懸掛的那羅延畫像,他在早期印度神話體系中是宇宙根源,旁邊一側六幅版畫是對地心說和日心說兩種天壤之別的系統的表現。可能潛意識里,我們希望小朋友可以感受到人文和科學并不對立,藝術可以是多種形態的。”

                “春節期間, 我們特意換上了 英國古董紅色拼布貼花被罩, 在異鄉被熟悉的色彩包裹,感受不被時空阻隔的溫情。” 

                主臥的家具和藝術品都極具東方風格,兩件藝術品來自日本當代藝術家川北侑羽和中國香港的石家豪。 

                兩個小生命的誕生給這個家帶來了許多未曾預料的變化。部分藝術品被轉移到了孩子們 碰不到的地方。你當然渴望一個美觀的家,但你不會希望這是一個小朋友的一舉一動都會讓你膽戰心驚的家。雖然她也會抱怨歸整一個有小朋友的家,就好比是西西弗斯推石頭,但她和先生還是極盡所能讓小朋友參與到家的建設和使用中。肖 朗一直強調“:再珍貴的藝術和設計一旦放入家的環境,就要為家服務,要與每一位家庭成員相處;它們不再像在公共空間里 展出時的那樣,而是被這一家人賦予了性格和情緒。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