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5.19

                游戲美學真空

                建筑師Giancarlo Valle在一座新住宅的空白中注入了濃烈豐富的色彩韻味,書寫自己的美學游戲規則。
                編輯 | 肖琨
                造型 | Colin King
                作者 | Samuel Cochran
                攝影師 | Stephen Kent Johnson

                書房內,定制的拉絲橡木書架及環繞式座椅;一張20世紀70年代的邊桌;一把出自Pierre Chapo的木椅來自Magen H Gallery。 

                Giancarlo Valle喜歡在現實的限制中尋找樂趣,這是他作為建筑師的趣味所在。陡峭斷崖,偉岸巨石,抑或盤根錯節的古樹, 每一個困難都隱含機會,每一個障礙皆引向靈光乍現的時刻。當其他人可能只看到迷亂, 聚焦于那些以周折、苛求或限定高度的形式出現的刻板約束時,建筑師們看到的是結構,是可透視并破解的框架,只待施 展神奇的創造力。 


                手工打造的水泥扶手大幅改變了原有樓梯的沉悶。門廳處, 擺放著出自Minjae Kim的長凳和Cory Arcangel的藝術作品

                Giancarlo Valle說“:屋主對顏色有強烈的見解。 有他們的參與,我們一起走得更遠, 從元素的色彩語匯中建構一種連續的表達。” 在這間曼哈頓公寓的餐室中,橡木桌和成套桃花心木椅子 皆由Studio Giancarlo Valle定制設計;墻面飾有Farrow & Ball的紫紅色涂料;復古吊燈出自Paavo Tynell;桌上,Myungjin Kim的雕塑來自Salon 94;邊柜上,Claude Conover的器皿來自Gallery Dobrinka Salzman;懸掛在壁爐墻上的各式盤子出自Stephen Bird 

                當Giancarlo Valle受一對重視創意的夫婦委托,負責更新這座在曼哈頓的聯排別墅時,他卻發現其中并無此類“牽制”,沒有既定條件的引路。他面對的是一座新建的五層市區住宅,完全缺失性格,只是盒狀空房,只有白墻和全無靈魂的初始細節。它是一個“美學的真空”,等待被寄予無論何種用途或目的。“像這樣的項目是空白畫布。沒有游戲規則,甚至你幾乎要自己創造游戲。”他回顧說,正因為沒有任何“起跳點”,于是Valle自行創造出發點。 


                一種顏色、一件家具都可以成為他美學游戲的起點, 例如客廳設計的起點,便始于一張定制染色的藍色馬海毛飾面沙發。 客廳中,奶油色的摩洛哥馬賽克磚包裹著壁爐外側的墻面,藍色沙發由Studio Giancarlo Valle定制設計休閑椅出自Green River Project和Bode的合作系列復古咖啡桌由Philip & Kelvin LaVerne設計,壁爐兩側的畫作分別是Martin Kippenberger()和Robert Bittenbender()的作品


                建筑師兼設計師Giancarlo Valle出生于舊金山,在舊金山、芝加哥、加拉加斯和危地馬拉城長大,于2016年在紐約創立工作室。

                在某些房間,美學游戲的起點在于色彩,例如餐室的紫紅色和主臥室的海藍色,都構成包裹房間的基調。“屋主對顏色有強烈的見解。有他們的參與,我們一起走得更遠,從元素的色彩語匯中建構一種連續的表達。”Valle說。在另一些空間, 則是某一件家具驅動了設計思路。例如,客廳的設計從一張定制染色的藍色沙發開始,這件馬海毛飾面的J形沙發相當寬長,需要拆分成多塊組件才搬得進來。定好沙發后,Valle為它配置Franz West的鏈環落地燈、Philip & Kelvin LaVerne的咖啡桌,及一對由Green River Project和Bode合作推出的休閑椅。Valle說“:每個房間、每個細節,都需要由它本身去定奪。” 


                建筑師將手作的細節和定制的創意 化為一條精微的引線, 輕巧且實在地將所有空間縫合, 讓手工藝的印記無處不在。Giancarlo Valle選用Farrow & Ball涂料將現有的廚房漆成綠色調,并為櫥柜添加烏木拉手;椅子由Studio Giancarlo Valle設計椅面加入Rose Tarlow Melrose House的Perennials條 紋面料花器是Kazunori Hamana的作品來自The Future Perfect


                在早餐區,20世紀60年代的木椅出自Pierre Chapo中間是一張古董支架桌;吊燈出自Natalie Page;Yulia Iosilzon的畫作來自Carvalho Park;古董木制研缽器皿,來自RW Guild。

                在欠缺經驗的設計師手中,這種逐個細節分別制定方案的設計手法,或許會造成氛圍不和的拼貼,最終可能至多是有趣,離“夢想居所”很遠。但偏偏Valle就能輕巧且實在地“縫合”所有空間,把手作細節和定制創意化為一條精微的引線, 讓手工藝的印記無處不在。對于客廳,他請布魯克林的Kamp Studios用灰泥給墻壁添加雅致的細紋。他與費城的陶瓷藝術家Jordan McDonald協作,為壁櫥和浴室柜配置具有古舊光澤的把手。傳統的摩洛哥Zellige馬賽克瓷磚,包裹著客廳和餐室的兩處壁爐及洗手間的臺盆四周,形成一段隔空回響的韻律。同時,逐層附加的水泥,將原先乏善可陳的樓梯雕琢成全屋最出彩的亮點。 

                這間兒童房是玫瑰粉的色調,與另一間兒童房的藍調有著明顯的風格差異。

                其中一間兒童房,藍色調的配色和定制木家具為其賦予靈動氛圍。

                在主臥室中,Ingo Maurer 設計的臺燈,20世紀70年代的Pierre Paulin休閑椅,定制的床上鋪著John Derian的床罩;床頭擺放有Ernst Yohji Jaeger的畫作。

                不過,每個房間的基礎都是由Valle的定制設計塑造而成,如廚房中島外側那些波浪形靠背的高腳椅,以及兩間兒童房里的曲線式儲物柜和擱架。門廳旁邊的書房中,配有考究的橡木書架和環繞式沙發,沙發軟墊采用厚實的Dedar圈絨呢料。餐室中,異乎尋常的橡木餐桌足以容納20多人,弧形原木板條在其中心處聚合,留存的樹干結疤痕跡使桌面變得生動。桌旁圍放著手工雕琢的椅子,體型充滿玩趣,椅背中間的切口是龍舌蘭屬草本的形狀,以響應屋主對龍舌蘭酒的熱愛。而早餐區加入的內置角柜是對勒·柯布西耶的致敬,參考了他設計的馬賽公寓(Unité d'Habitation)社區住宅項目中的柜型。 


                其中一間浴室里,鏡子來自John Derian Company。 

                傳統的摩洛哥Zellige馬賽克瓷磚, 賦予空間色彩及溫度, 這種材料延伸于家的其他空間, 這種一切互聯的設計靈感, 來自20世紀的諸位建筑大師。其中一間洗手間內,全鋪的 摩洛哥Zellige馬賽克瓷磚,來自 John Derian Company的鏡子和Charlotte Perriand設計的壁燈。


                “門把手與椅子關聯,椅子與房間關聯。”Valle解釋著他頗具雄心的設計方式,這種意在“一切互聯”的整體概念汲取自柯布、賴特(Frank Lloyd Wright)及霍夫曼(Josef Hoffmann)等設計大師。其中,受建筑師霍夫曼影響的構思融于屋內各處,從瓷磚的簡單網格,到餐室中利落而精準的墻壁邊飾和內置儲物柜,都能找到細微引用“。我們著重研究了20世紀20年代奧地利建筑的維也納分離派。”Valle解釋道“,在比例背后,總有一個主題,總是有旨意、有個性。那就是我們處理項目的方式,我們自上而下地思考,從總體到具體。”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