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5.25

                喜靜自轉

                家可以既豐富又簡單。 豐富在于除了作為居住之地, 家還是補充元氣的氧倉, 用來找回自己的步調, 擺脫從外界帶回的失控感。
                編輯 | Yang.S宋楊
                造型 | 遠方
                作者 | 閆夏
                攝影師 | Boris Shiu

                玄關處的壁燈與充滿玩味的鏡面形成兩種視覺焦點。兩個觀看方向在同一空間中交匯,即便是純色的家也會顯得豐富亮眼。MELT壁燈來自Tom Dixon,玄關鏡子是 Cassina的Deadline Daydream木椅來自Artek

                2020年,亞菲從上海搬回北京。她不是很喜歡熱鬧,身上煙火氣很淡,內心喜靜,但她從事的工作忙碌,也有很強的社會性。于是“家”的意義對亞菲來說就變得既豐富又簡單。它的豐富在于除了作為居住之地,還是補充元氣的氧倉,用來找回自己的步調,擺脫從外界帶回的失控感。 

                飄窗是家中的柔軟區域中心,來自立川的百葉窗柔化強烈的陽光,暖氣在窗臺之下幾乎隱形。無論什么季節,這里都能給予家主人平靜舒適的感受。灰白色絨球靠包來自瑞典品牌By On的Pom Pom 座椅來自Montana的KEVI儲物柜上來自Lladro的小丑玩偶也在享受時光。

                亞菲家的墻壁、家具和地板都被這幾種干凈的顏色覆蓋, 精簡靜謐,但不孤獨,一切都是她喜歡的。因為從事香氛行業,亞菲的家里總是飄散著各種不同卻相融的香氣。客廳墻面陳列架上的物品雖然不多,但都是亞菲的心愛之選, 因為有隱形的內容和感受充盈其 中,看上去疏闊的空間也并不會讓人寂寞。第一層架子左側的白瓷花瓶來自Simone Bodmer-Turner, 右側花瓶來自Jonathan Adler的utopia boy girl bud。第二層架子的酒杯和玻璃香氛燭臺分別來自Fferrone的May Coupe和Maison Francis。第三層架子的燭臺來自Stoff Nagel。 


                “外部世界還是挺復雜的,所以回家的時候,我希望能真正做自己,不需要跟很多人交流,不需要再去對接外部的很多復雜情況,能很安全、很安心。” 亞菲說。家的簡單又在于它只需要對亞菲一個人負責。在決定設計的過程中,亞菲不需要向外索求,也不需要向別人證明和表達什么,從結構到動線,從顏色到材質,從家具到味道,一切都只需要是自己喜歡的“:它是在服 務我的內心。”它需要像一個小宇宙般獨立運轉,有自己的時間節奏和自洽法則,精簡干凈,但不寡淡、不孤獨,充滿生命力。 


                家主人亞菲(),觀夏視覺創意總監,是一個喜歡安靜的北京女生。設計師桂子,因為靜謐簡單的設計語言與氣質吸引了亞菲,兩個女孩初次約見便一拍即合。

                在選擇設計師的過程中,亞菲很快被桂子作品中的“靜謐”和“極簡”所 吸引。兩人見面小聊,一拍即合。因為沒有傳統的社交習慣,亞菲不需要圍合式的會客空間。桂子便將封閉式的廚房打開,在島臺邊安置了餐桌。桂子也是女孩,了解城市獨居女性對安全的需求, 因此一堵新墻出現在了玄關處,除了讓一層公共空間的尺度更加合理,還能充當影壁使用。亞菲有冥想和閱讀的習慣, 于是沿著向南的大窗,桂子為她設計了可以坐下的長窗臺。身后百葉窗可以柔化強烈的日光,身前的桌子自然而然地充 當了工作臺。雖然看起來兩張桌子離得很近,功能相互重合,但這里是亞菲和桂子都特別喜歡的一個角落,是一層空間開放與私密的交匯處,能產生奇妙的使用體驗。有時親密的朋友們來做客,亞菲會坐在這里,傾聽朋友們有趣的近況,待在任何他們想待的地方,然后什么都不做,一直待下去。這個家營造一種氛圍,讓聚會是相處而不是派對,不喧鬧,也不 需要節目,這讓亞菲感到舒服。 


                走過入戶門前的“影壁”,一位獨居女孩的世界由此靜靜展開。客廳里沒有傳統的沙發圍合區,朋友來時,大家會散落在各自覺得舒服的角落。亞菲的烹飪多以清淡的沙拉水果為主,選擇開放式廚房既開闊了空間,也令身處其中的人互動無間。客廳的椅子均來自Carl Hansen & Son、半圓形白色吊燈來自& Tradition以及被置于客廳一側的Bolia的Jerome沙發都來自APARTMENT 101,吧臺上不銹鋼花瓶來自Georg Jensen,客廳的白色 地毯來自比利時的Geliwood,桌子及吧臺來自迪凱諾全屋定制。

                家里總是飄散著各種不同卻相融的香氣, 也混合著她對經典家具的執念, 讓這個家有了味覺和視覺的雙重獨特風格。 亞菲的二層休憩角。白色沙發來自Ligne Roset,異形毛絨地毯來自Bolia,作為點睛之筆的Cassina紅棕色小邊桌搭配在旁,垂直管狀落地燈來自Dyson,電視機來自Samsung。


                亞菲的家很安靜,但這種安靜并不是聽覺意義上的無聲。相反,當她獨處時,總會充滿節奏輕快的音樂。這里的安 靜更多地來自視覺和觸感,白色、乳白色、米色、灰色,除去一些小物件帶來的斑斕,亞菲家的墻壁、家具和地板都被這幾種干凈的顏色覆蓋。啞光質感的地面和墻面幾乎無縫連接,空間內的氛圍不會被輕易打斷。穩重的木質調氣味飄在空間中,綠植和花飾都新鮮有活力,任何嘈雜焦慮似乎都可以得到消解。亞菲的朋友們給予了空間最高的評價——他們常對 亞菲說“:這個家好像‘你’啊!”是的,當主人性情中的靜定被設計師敏感捕捉,翻譯成空間語言,一種家與人的雙向滋養就產生了。 


                平靜的氛圍也延伸至洗手間亞菲喜歡植物造型干凈的花枝成為活化空間的重要元素在簡單的基底上變換花材就能變換空間的局部性格

                書房是亞菲處理案頭工作的地方,相比其他區域,書房的布局更加緊湊,顏色也更豐富。事實上,在鏡頭之外,可以找到亞菲裝幀精巧的藝術類書籍和充滿童趣的小擺件玩具。Mont Marte的炭黑色畫架正對來自凱諾全屋定制的辦公桌,Vitra的白色綠色椅子來自APARTMENT 101。

                相比其他區域, 書房的布局更加緊湊,深入其中,你可以找到各種有趣的藏書和物件。 身處臥室,會發覺這里的氣質比其他房間更加沉靜。懸空的床體可以中和柜體的厚重,在這里亞菲可以整夜安眠。床品來自SIDANDA,來自New Works的壁燈散出溫柔安逸的光芒,床邊的圓形小木邊桌來自Ligne Roset。


                這個空間并不是亞菲對過往生活的照搬。以前她的家里沒有金屬元素,但現在玄關處出現了金屬裝置,島臺上有了鋼材質花瓶,一切都是對寡淡無聊的破壞。無論是藏在小書房里的扭蛋,西班牙帶回的小丑擺件(亞菲覺得它有點像自己),還是景德鎮獨立藝術家制作的器皿,在安靜的基底之上,這些緩慢搜集的小物件給這個空間填充進了更多故事,也補全了亞菲豐富的內心世界。大多數時間,亞菲不看電視,但她還是在二層保留了一個包裹感強烈的區域,供她偶爾休閑時使用。因為她暫時還沒想到用途,休閑角旁邊的房間目前還是全空的。走上私密的二層,會更加發覺這是一個完全自我的家。主人不忽略任何細小的需求,也不會為了填滿空間臆造使用場景。為了儲物和睡眠,亞菲主臥室的柜體敦厚,墻壁顏色更加沉靜,桂子便設計了具有懸空感的地臺床。窄窄的縫隙帶來虛實對照,亞菲的臥室也變得更輕盈了。 它確實很像她的家,安靜隨和里帶有自己的棱角,恬靜的性情中藏著調皮和幽默感。比如聊起二層休閑角的綠植,亞菲 會突然開玩笑說,“這半年來它只顧著變長,光長個子,沒長頭發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