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p5dj"><nobr id="5p5dj"></nobr></form>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2.8.26

                自然藝趣

                在綠意與阡陌之間,藝術家楊丹鳳與先生于崇明建起一座充滿奇趣與歡樂的藝術之家。他們回到從小長大的地方,毗鄰自然的生活讓他們的身心更為放松,而孩童式的率真在丹鳳的藝術世界里生長得越發茂盛起來。
                編輯 | Simona
                造型 | 朱雋,許佩佩
                作者 | 徐翹楚
                攝影師 | 朱海

                穿過用彩色馬賽克瓷磚鋪設的坡道,便從楊丹鳳家的二樓來到了位于另一座房子的工作室。丹鳳父母居住在工作室樓下,兩座房子保持著親密且自洽的距離。工作室內,位于左側墻面上的地毯名為“Keep Cool 鎮定自若”,右側地毯為“Biu Biu Biu 心花怒放”,地面上的地毯是“Chill 輕松”,以上均為丹鳳設計、太平地毯出品的合作系列。中景左側的黑色沙發Utility Sofa來自Stellar Works;中央放置著的樟木箱是楊丹鳳母親的嫁妝,箱子上的一對雕塑是藝術家André Dubreuil的作品;右側的扶手椅“泡沫大師 - PJ easy chair”是周軼倫設計的作品。近景桌上的筆袋和公雞造型的擺件來自Lotus,右側是丹鳳的作品《溫柔地包裝我》。

                在遠離上海市區的崇明,空氣清潤得讓人忘記了時光。駛過被茂密植被掩映的公路與廣闊田野,我們來到了一座別出心裁的鄉間屋舍——藝術家楊丹鳳和先生張亮的家。從外面看去,這座兩層式的房子并無“特別”之處,它與鄉間景致毫無違和;直至步入其中,你才會發現它的與眾不同。主人為它填滿了層出不窮的精妙細節:充滿故事的老物件、奇妙跳脫且風格多元的藝術作品,還有獨具巧思、特別打造的室內設計以及現代風格的陳設和家具……一切皆相互浸潤,洋溢著趣味與生命力。

                當蓬松綿軟的白襪子一躍“飛”至木質單椅上時,俏皮細節點亮了自然意蘊的活力,讓人忍俊不禁地感嘆,這個別出心裁的場景很“丹鳳”! 木質單椅Antler Chair為中古品,椅子一旁的“蘑菇咖啡桌”是丹鳳的設計作品。桌面上放置著由藝術家倪志琪打造的小椅子裝置;白色襪子來自ar。場景中的右側,墻上懸掛的瓷器裝置作品為《魔鬼還是天使》,來自楊丹鳳。

                藝術家、設計師楊丹鳳(右),生于1980年,盡管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設計教育,她卻對藝術和設計有著獨特的領悟力。楊丹鳳擅長將中國傳統手工藝與西方現代的材料和理念相結合進行創作,讓物件與材料以幽默的方式出人意料地相結合,她的作品常常給人俏皮幽默的印象。她的作品已被加拿大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悉尼藝術與科學博物館、中國香港M+美術館和Fredrick R. Weisman藝術基金會等收藏。丹鳳與先生張亮(左)是初中同班同學,兩人都是崇明人。張亮擁有學習藝術的經歷,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他被丹鳳調侃為“被我耽誤了的‘藝術家’。

                正因如此,來這座與自然為鄰的“奇趣藝術樂園”做客的過程變成了一場大型的“尋找彩蛋”之旅——你總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發現驚喜。有趣的是,這般體驗與感受和楊丹鳳的作品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灑脫之中有細膩,詼諧輕松的表達之中不失嚴謹和自我態度。

                如今居于崇明成為日常,他們更依賴于與自然親近的純粹,與趣味藝術的對話。沿著餐廳一側的樓梯拾級而上,墻角放置著丹鳳的裝置作品《曾經》;墻上的畫作《拉布拉多Labrador》來自藝術家倪好。樓梯下的邊柜上陳列著丹鳳的作品《溫柔地包裝我》,一旁的版畫作品為Double Cheeseburger End of the World Giveaway,來自藝術家David Shrigley。

                丹鳳告訴我們,在建造“樂園”的過程中,“意外”和“驚喜”是并肩而來的。建造房屋用的圖紙是她親手畫的,屋頂空間雖未能被全然利用,卻造就了別致的折角與豐富的層次;通往工作室的過道里鋪滿了彩色馬賽克瓷磚,這里的坡道雖然沒有階梯來得方便,穿過此處卻有著別樣歡樂的體驗。

                工作室窗戶旁墻面白色的架上畫作來自藝術家JUJU Wang。右側墻面上為丹鳳的作品《溫柔地包裝我》。兩把上海Art Deco風格的扶手椅為20世紀70年代的古董。椅子之間陳列著丹鳳創作的“石頭咖啡桌”,桌上的花瓶來自謝東。在右側地面上,落地燈Flower lamp和小型裝置作品《乘涼兔》均為丹鳳的作品。

                開放式的餐廚區域擁有優越采光。遠景處廚房臺面上放置著丹鳳的作品《溫柔地撕貼我》;“啊,請讓我放松下”餐桌的一條桌腿上擰著俏皮的結,桌上的花瓶是一頓飯創作的“曾經”。冰箱正對的黑色單椅是Ren Dinning Chair,它與一旁的木質藤編靠背單椅Risom C140 Chair 1955)均來自Stellar Works;前景左側的木質扶手椅New Legacy Vito Chair與右側的黑色扶手椅Ren Dinning Arm Chair均來自Stellar Works;地毯Edition Two Collection來自太平地毯。

                客廳中,墻上的燈光裝置作品Neon Sun來自Studio Swine,作品下方放置著丹鳳創作的“石頭咖啡桌”;靠窗的黑色古董造型桌是她從上海舊家具市場淘來的,桌上的木質雕塑 《咩咩羊》和白色的小型雕塑 《童子點燈》是丹鳳的作品。中景的兩把扶手椅Valet Lounge Chair和左側的沙發Utility Sofa均來自Stellar Works,地面上鋪著的La Manufacture Cogolin Collection地毯來自太平地毯。近景處的“豆豆咖啡桌”來自楊丹鳳。

                自步入房子的那刻起,純白與淺綠交錯的空間底色與大量木質元素將人包裹于愉悅之中,步履間皆是輕盈與愜意,氣韻生動的自然氛圍與藝術收藏、設計作品真切地交融共生。生活中的丹鳳始終保有“無齡感”的童心,這也讓她的作品透露著一股率真勁兒,獨抒性靈而不拘格套。這個空間亦與她所有的創作一致,如果你仔細感受,其中有真切灑脫的誠摯與豐盈的生活熱情,這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的珍貴品質。

                在寬闊而通透的工作室內,藏著不少等待被發現的“驚喜”。多年來丹鳳友人的藝術和設計,以及她本人的作品都放置于此,每件作品皆講述著獨一無二的回憶。二層的折角空間得到了充分利用。靠墻的書架上放置著景泰藍罐子;透明的工作桌是丹鳳的作品,用廢棄的材料拼裝而成;桌上的香水瓶裝置作品《內秀》和白色松柏裝置作品《長壽》均是丹鳳的作品;落地燈來自Dulton;金屬椅子是張周捷的作品;右側金色的汽水瓶裝置作品《口口可樂》來自丹鳳。

                不久之前,丹鳳和先生更多地在這里度過周末。如今他們常居于此,更依賴于與自然親近的純粹、與趣味藝術的對話。時光更為這座“樂園”帶來積淀:從窗外望去,房子的背后坐落著丹鳳從小生活的老宅,一磚一瓦皆寫滿了她的童年記憶;工作室的樟木箱是丹鳳母親的嫁妝,客廳里的雕花邊桌也是從她父母那里繼承的。

                版畫作品Shebah來自藝術家Jonathan Yeo。

                面對藝術、設計的創作,丹鳳相信生活始終是最好的浸潤之源。家中的每一件作品,無論是否出自丹鳳之手,皆是一段時光的切片,講述著這位藝術家的生活經歷,它們亦是她創作態度的最佳映照。丹鳳說道:“我傾向于從生活中的小細節去獲得靈感,特別是細枝末節的事情。

                工作室內,窗前的扶手椅Mandarin Dinning Chair和桌子Mandarin Dinning Table均來自Stellar Works。桌面左側是丹鳳奶奶的梳妝盒,筆筒購于景德鎮;桌面右側依次是丹鳳的雕塑作品cloud和JUJU Wang的作品。

                主臥里,墻面上的裝置作品Untitled Blue and Black來自藝術家Leonardo Drew;下方左側的作品是丹鳳的贗品椅,一旁是她的贗品凳,凳子上的小臺燈Setago來自設計師Jaime Hayon。床側的木化石被用作床頭柜,上面放置著丹鳳的香水瓶裝置作品《內秀》;床上的小老虎靠枕來自ar。

                很多時候,甚至在我感受到它的時候都不足以觸動我去馬上創作,但是它會在我的經驗和記憶里種下一顆種子,可能過幾年,它就會不經意地跳出來,然后被我用來創作。”正如至今她仍在不斷更新的《溫柔地包裝我》系列,其裝置作品和架上作品等都被置于家中各處。

                自然意蘊從室外浸潤至家中的各個角落,淺色花紋瓷磚不規則地鋪設于浴室墻面上,仿佛跳躍于抹茶奶油綠樂譜上的歡快音符。浴室角落里的金色裝置作品是《曾經》,來自楊丹鳳。

                在這個系列中,被人們遺棄的包裝盒“穿”上精湛的蘇繡,她用細膩巧妙的隱喻將人們的視角帶回被忽略的生活地帶;主臥里陳列著丹鳳的“贗品椅”,作品解構了偽造名牌的面料,將其重組為充滿視覺沖擊力的椅子,戲劇性地把“虛假”演繹成真實的創作。在丹鳳的創作世界里,不拘泥于陳規化作了充滿親近感的幽默,“意料之外”與“別出心裁”依舊是緊密相連的。

                走過院落的通道,便是戶外休閑區域。遠景處的墻邊陳列著兩件大型的汽水瓶造型裝置作品:《芳達》和《雷碧》,均來自楊丹鳳。

                生活中總有偶發意外,丹鳳總能別出心裁地將“意外”釀造為“驚喜”。她笑著分享自己與藝術結緣的趣事:“我陪張亮去的一次工作面試經歷,卻讓我陰差陽錯地進入了藝術行業,一待就是近20年,他是被我耽誤了的‘藝術家’。”是藝術將兩人捆綁得更為親密;正因彼此對藝術的共情,他們與自然為鄰、與藝術相伴的生活中洋溢著別樣的歡樂。如今,丹鳳的創作大多都在崇明的家里進行,那份孩童的率真在她的藝術世界里生長得越發茂盛起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m8娱乐